■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名之1

1 不可燃核廢料 [ 2007/08/05(Sun) 23:24 ID:iREjXvEc ]
當陽光均勻的灑在平原上時,同時也照入那簡陋的二等車廂內

狹小的車廂內,舖設有兩排面對著的雙人坐椅,地上擺滿著大小件的旅行箱,上面"帝國陸軍"的標示早已斑駁,顯得有些歷史,而零散的擺在地上的是一本又一本的小說,從顯得貴重的精裝書,到近期才出版的最新暢銷作品都有,而這些書本的主人,如今仍攤在雙人座上,顯然是把座椅當作床來使用,畢竟從首都出發,到達邊境需要整整三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它已經在這裡睡了兩天,身上的軍裝滿是皺折跟污垢,此時他的正用陸軍配給的毛毯蓋住頭來抵擋射入車廂內的刺眼陽光,但顯得途然無功,於是像是自暴自棄的猛然起身坐起,以一臉嫌惡的眼神盯著窗外,說了一句

「它媽的」

然後又倒下,但沒有再次合上眼皮

滿是鬍渣的下顎以及那嚴重的黑眼圈,外加因為嚴重暈車所導致食慾不振而消瘦的臉頰,如果說他是從哪裡偷渡上車的流浪漢大概也不會有人懷疑

它隨手往附在窗邊的小桌子一伸,拿了一張紙到自己臉前,像是逼著自己再看一次般的讀了一便

那張紙上面燙金字的抬頭寫著"調職令"三個大字,再陽光照射下顯得刺眼,上面還有用文書處理機所工整打出的「即日起,艾斯特雷‧F‧雷蒙蓋頓由帝國軍司令部轉任戰後邊境整頓部隊輔佐官。」

雖然表面上還縉紳為少校,為當地的第二高階的官員

但無論是權力上還是實質距離,都算是被留放邊疆了

他好幾次都想要把這封信撕掉,但是隨即又打消主意

卻又因為這樣子而生這個軟弱的自己的悶氣

總而言之,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

自從停戰條約簽訂之後,這些曾經被國家捧為英雄的人反而變成軍隊的絆腳石,而在派系林立的帝國軍內更是常有的事情,所依附的貴族只要一失勢,甚麼"王牌飛行員"、"戰車殺手",都敵不過一張退伍令而只能乖乖回家種田

而跟他們比起來,也許甚麼也不懂,更不懂得甚麼是權力鬥爭的我,最後還能夠保有那麼一份俸祿,也許也是老天有保佑吧

當他自我嘲解完時,火車已經緩緩的進站,氣笛長鳴了一聲著後,車掌報告說會在這邊做最後的補給,半小時後將直達終點站,也就是目的地-邊盡之地‧西格拉

「去買點吃的吧......」雖然一點也吃不下,但走走也好

就抱著這種心態,他緩緩的走下列車............


2 不可燃核廢料 [ 2007/08/06(Mon) 21:36 ID:zMMxVwBU ]
當他走下列車,放眼望去偌大的車站內部只有稀疏的人潮以及少數的攤販
這裡幾年前還只是軍用的調車場,在戰後才開放給一般民眾作為火車站使用
整體構造使用堅固的鋼筋跟混凝土作成以及毫無藝術感的天棚籠罩住整個火車站上方

「已經跟以前有些不同了呢。」

雖然還談不上繁榮,但是空氣中那股讓人繃緊神經的火藥味已經消失的差不多,遠方也在也沒傳來砲擊聲

跟幾年前相比,雖然談不上有啥天壤之別,但也相差挺大

而當大批軍隊從此地撤離的混亂場面也早已不復見

當艾斯特雷在車站內散步完之後,他到車站的洗手間內稍作盥洗

先將滿臉的鬍渣剃掉然後再將滿是皺折的襯衫拉平,當他出來時已經經跟前先前毫無精神的樣子完全不同

此時的他已經成為帝國軍的英雄們之一

「受眷顧的艾斯特雷」

當他注意到有人這樣子稱呼他時,剛好是戰況最激烈的時候

被人稱為泥沼戰爭的西格拉攻防戰,兩軍都無法有任何突破性的進展,陷入了近乎無限的消耗戰

由於冬季多雨的氣候,使得兩方的裝甲部隊都無法推進

最後演變成只能靠著肉搏戰來一步一步推進戰線,濃霧也使得兩方無法使用火砲支援

在槍枝極容易受潮的情況下,戰鬥變成了最原始的人對人的互相砍殺

從上刺刀的步槍,到圓鏟,甚至還出現了將廢棄的鋼板用土法磨利拿來當斧頭來使用

兩方人馬就用這種方式來盡可能的殺敵

沒有一天不人頭落地,沒有一天不血流成河

空氣內瀰漫著霧氣跟鐵銹的味道

能聽到的只有嘶吼的殺敵聲跟微弱的哀嚎

到了戰爭後期,究盡使得地面泥楞的是雨水還是血水

已經沒有人分辨的出來了

即使到最後,軍方仍不願公佈確實的死亡數字

有人說,是因為被自己人誤殺的情況太多了

但是無論戰況如此激烈,艾斯特雷仍舊能平安歸來

幾使整個小隊幾乎全滅,艾斯特雷仍舊能平安歸來

即使整個班幾乎全滅,艾斯特雷仍舊能平安歸來

即使整個連幾乎全滅,艾斯特雷仍舊能平安歸來

於是不知不絕中「受眷顧的」稱號便再軍方得刻意宣傳下

他成為了帝國軍的英雄之一,成為了軍方用來振奮國內士氣的棋子

但他心裡很明白,在軍中大家用另外一個更廣為人知的稱號

「掃把星」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