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Marchentic caprice 1【序】 白之姬…或者…?

1 沙士河馬 [ 2007/08/17(Fri) 23:23 ID:BNgcxNFs ]
  「哈…哈……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在這黑暗的走廊上不斷的喘息著,剛剛做出激烈的奔跑讓我的上氣不接下氣,無力的蹲在舊校舍破舊樑柱下,我人在這間破爛無比的校舍並不是無聊來這裡。

  我的喘息,與金屬摩擦的聲音形成獨特的節奏,而我呢,正在逃離這發出鎖鏈聲音的主人。

  「哈…哈…媽的……媽的…怎麼會這樣子呢…真是的…」

  我知道被女生到追是件好事,但是假如被一個手持大刀,而且還是來砍你的女生,不管她長的多好看,相信我,你也會像我一樣跑的跟什麼一樣。

  看著手上的電子錶,凌晨一點零八分……天呀!我哪有時間悠閒看手錶啊!!逃命都來不及了。

  「!?」

  「噓!」

  我現在只感覺到的是頭上的頭髮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消掉了,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還是感覺到了,我將頭慢慢的往上看去,一把白色的刀深深的砍進石頭樑柱中,而且還很輕易的陷入好幾公分,如果不是持有者有怪力,就是這把大刀真是利的相當誇張。

  「找‧到‧你‧了!」

  銀髮少女的嘴角上揚,充滿惡意的微笑,他輕易的把大概有十幾公斤的大刀從樑柱上抽了出來,窗外皎潔的月光映照在那雪白色大刀上,雖然看似美麗,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在這裡賞心悅目的時候了!

  「你到底為什麼?如果是上次的事情的話,我在這裡跟妳…」

  「不是上次的事情,悟你根本不需要道歉,現在的我只想砍你罷了」她將雙手握緊刀柄,將它緩緩的舉起在她的頭上,臉上擺出興奮又期待的表情,似乎非常渴望我這微不足道的性命。

  雙腿因為剛剛的過度奔跑以及心理上的恐懼導致無法動彈,整個人攤在地上,現在的我沒有逃走或反擊的力氣了,像隻關在籠子裡的飼料雞任人宰割…


  少女嘴角微微的上揚「會痛要說唷…四方…」

  而頭上不斷的冒汗,雙手因為害怕而不斷顫抖,就算妳說這句話也沒什麼用,因為這一定會非常非常的痛…


  


  在這二十一世紀,是個科技、知識發達的時代,我們所未知之的事情,幾乎都可以用「科學」來做一切的解釋。

  像以前人們稱哈雷彗星是會帶來霉運的掃把星,結果他只是一顆有著七十六年週期性的彗星,並不具有任何威脅性質,只是與大氣摩擦產生亮光的宇宙碎石吧了。

  還有鬼火這種玩兒也是一種能夠用科學的方法來解釋,它只是一種自然現象,人類或者動物體後都有磷,腐爛之後就會產生磷化氫,磷化氫這種東西比空氣稍微還輕,加上又會自燃,而從一般來看就像鬼火了。

  另外惡魔這東西的存在,如果用現在的觀點來看的話,那種東西因該是屬於心理層次方面的東西,簡單來說那東西並沒有實體的存在,因為外在的環性改變而產生出的內心疑惑以及心裡傷害,一定的累積使的理智或者行動方面出現異常。

  人類從擁有知識以及信仰開始,就開始有著團體的生活方式,當出現行為異常或者外表與他人不同的人,就會有排斥以及歧視等現象(如今現在依然還是有這現象),在過去的人認為這是被不好的東西附身或者是直接被認做是不好的東西,東方的話就有所謂的鬼怪怨靈之類等,西方的話就只有惡魔的存在了。

  雖然說惡魔最後只能用「壓力累積所造成行為異常」作出結論,但是這並不能證實說惡魔他並不是沒有實體存在的,這個世界還有許東我不知道的事情,在遇見那女人之前…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