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第柒零捌篇:強襲!神秘的轉學生!

1 銀子 ◆DboZoI027I [ 2007/08/18(Sat) 18:03 ID:2cRAu4R. ]
  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天實在過得非常莫名其妙。  ──《千山之主 千谷中央》
  不知道那孩子過得好不好呢?          ──《赤雪的西山主 八雲雪》
  絕望啊!我對這個不平衡的惡搞世界絕望啦!   ──《悠閒的南山主 出野玉》
  ……                     ──《消失的東山主 稻海岸》
  ……                     ──《失蹤記錄二十三小時 阿里》


  ※  ※  ※


  今天的風特別強。
  睜開雙眼,才發現到晨間的陽光被層層積雲覆蓋住,悠閒的氣候令人產生一種幾近向晚的錯覺,很是舒服。院子裡傳來陣陣威嚇的風聲,並夾帶著稀疏的雨量。
  「早安……千谷姐姐……」疲憊的聲音自左方傳來,我一臉懶洋洋的表情轉過頭去,向剛起床的小雪道了聲早。
  八雲雪,不知道是從哪裡蹦出來的遠房親戚的小孩,日前因為就讀跟我同一所大學而寄宿我家……也就是這間月租兩萬的學生公寓。
  「早安……千谷姐姐……」同樣是剛醒過來的聲音,這回出現在我的右方,我還是素著一張臉摸了摸小玉的頭。
  出野玉,不知道是從哪裡蹦出來的遠房親戚的小孩,同樣因為考上跟我同一所大學而寄宿著。
  我們按照慣例一同伸了個大懶腰,早晨做身體伸展的動作格外舒服,除了小玉所發出的奇異叫聲。
  喀啦!
  「啊!」邊發出奇怪聲音邊伸懶腰的小玉突然大叫一聲,看來她又用力過度了。
  這代表我們得在聽第七百零八次的晨間搞笑後對她吐嘈。
  「嗚嗚……明明同樣是伸懶腰,為什麼千谷姐姐跟八雲就不會因為太用力而被弄痛?說到痛,就讓人聯想到打針,明明都上了大學,為什麼還要打預防針!這世界真討厭,真是個討厭的世界!絕望啊!我對伸懶腰不能過度用力的世界絕望啦!」
  其實這對我們而言已經老套到不行了,不過為了一早就精神奕奕的小玉,小雪也打起精神吐他的嘈。
  「說這什麼話啊?這個世上可是充滿希望呢。」
  「那八雲妳說我剛剛為什麼會發出『喀啦』一聲!」
  「我知道,那是為了讓雙手變得更修長。」
  ……總而言之,暫時先扔下她們兩個吧,我得儘快整理一下準備做早餐,否則會來不及的。才剛踏進浴室,小雪旋即跟了進來,一臉慵懶的神情讓人忍不住想捏她一下。
  「好痛痛痛……」
  「這是為了讓小雪清醒喔。」我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軟軟滑滑的觸感。就像濫用職權的政府官員,身為姐姐的我隨便找一個理由便能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合理化……大部分啦。小玉總是喜歡在帶點迷茫的狀態下看漫畫,所以我們倆就直接開始盥洗。等到多如辦理入境手續的項目通通完成以後,鬧鐘剛好傳來了設立於七點半的鬧鈴聲,我聽見小玉的嚷嚷,她似乎對於自己忘了按掉鬧鐘一事感到十分懊惱,也許是這道聲音徹底消滅掉她的懶散吧;不過,本來殺氣騰騰的寢室很快又發出笑聲。
  晨間梳洗結束,小雪開始綁起她的頭髮,通常這會花上將近十分鐘的時間。
  「再留這種頭髮,谷田教授那個老古板可是不會讓妳過關的喔。」我對小雪那頭長到膝蓋的誇張長髮打量著,由於小雪的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出頭,所以看起來是格外離譜。我在她忙於梳頭時接著說下去:「光是染褐色或紅色應該沒問題,不過紅褐相間的話……」
  「姐姐快點去弄早餐啦!」
  「喂,怎麼可以這樣對姐姐說話?」趁著小雪雙手忙碌之際,我再次狠狠捏了她的臉頰。投射到鏡子上的小雪看起來相當可笑。
  「姐姐──!」
  「知道啦。我這就去。不過要是因為頭髮沒過關的話,不要怪我沒提醒妳喔。」
  「姐姐再不去弄早餐的話,大家都會因為遲到而被留級啦!」
  「咦?谷田教授的課不是可以遲到一次嗎?」
  「昨天就因為吃早餐拖到來不及啦!」
  「是是是,八雲大小姐。」無奈地聳聳肩,我在氣急敗壞的小雪催促下離開了浴室。
  ……仔細想想,今天的確不能遲到呢,否則唸了七年的女大可就畢不了業了。好──打起精神!趕快做一做早餐、充滿活力地出門吧!


2 銀子 ◆DboZoI027I [ 2007/08/18(Sat) 20:55 ID:2cRAu4R. ]
  「姐姐大笨蛋!」

  「……所以說我下次會記得做少一點……」

  「再五分鐘就上課了耶!要是害大家被留級的話,姐姐要怎麼負起這個責任!」

  「……幫妳們做一年分的早餐?」

  「啊──!人家不想跟大姐、二姐還有三姐一起留級啦!這樣下去我們就要跟阿里同年級了!」

  是的,情況就是因為我在料理早餐的部分花了太多時間,使得我們飯還沒來得及吃完,在不經意地注意到時間後才急急忙忙的出門。當然,我與小雪、小玉正在大馬路上打破晨間應有的懶散氣息,小雪的喊叫聲尤其引發旁人的注意。至於小玉,則是從頭到尾忙著平衡左右兩手的東西,其中九成九都與學業無關。

  關於小雪提到的阿里,她也是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遠房親戚的小孩,聽說是印日混血,同樣因為考上跟我同一所大學而寄宿著。不過,我從昨晚起就沒看到她了。

  「說到妳二姐……稻那個傢伙該不會打算要讀第七年吧?」我伸出右手,食指戳了下唇兩下。

  稻海岸,跟她的三個表堂妹一樣,反正就是住在我的宿舍裡。目前大學唸了六年,雖然不論是畢業課題還是考試都以近乎完美的成績達成,卻因為在期末礦課數過多而不得不多留一年。上個禮拜日我收到一封從台灣寄來的信,看來她今年也留定了。

  順帶一提,我們四個表堂姐妹當前的危機都是那位斬人不手軟的谷田教授。

  「怎麼現在開始擔心稻姐姐呢?千谷姐姐要是沒趕上可就糟糕了喔?」小雪一臉真的很擔心的樣子望著我。

  「下一個轉彎就到了,沒問題。啊、小玉,十步後左轉!」我提高音量,提醒正專心注視著左右手上的小玉,免得她直直撞上那間有著很兇的中年店長的便利商店。

  「了解。」

  身體稍微壓低,接著只要盡全力衝到校內就沒問題了,時間相當充足。這個時候,我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彷彿在這種緊要關頭就一定要發生什麼事似的……果不其然,才剛這麼想,小玉就發出斷斷續續的慘叫聲,看來她在轉彎後沒抓準平衡度,不慎跌倒了。無可奈何之下,我們只好停下來幫這個傢伙撿掉落一地的東西。

  「我是可以理解妳帶PSP的用意……但是連筆記型電腦都帶出來會不會太扯了?」小雪迅速地挑起體型較大的東西,嘴上免不了一陣抱怨。「而且一台也就算了,妳竟然出門隨身帶三台電腦……真是的,怎麼連遊戲手把都有?」

  面對小雪的質問,小玉則是一派輕鬆的回答「一台裝電動遊戲、一台裝動漫畫、一台要還給學校」。

  ……不管怎麼樣,我們總算順利趕在谷田教授踏入教室以前到達。人站在離門口約十尺遠的谷田教授皺起眉頭,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五秒鐘後,教授拉開了教室前門,背後尾隨著一名留有漂亮金髮的女生,也許是交換學生看多了,她沒有引起我多大的注意,反正八成是個美人就對了。

  「自我介紹就免了,畢竟大家再兩個月就畢業了,還是省掉那些不必要又麻煩的程序吧。」金髮美女以誇張的語氣這麼說,她的日語相當流利。

  才正要開口的谷田教授被交換學生這麼一說,頓時不知該如何接下去,不過他很快地對那名學生乾笑道:

  「那麼請妳挑一個自己喜歡的座位吧。」

  「好的。」

  ……至少也要報一下名字吧?算了,她說得沒錯,這間教室的人們再過兩個月就互不相干了,與其站在台上長篇大論介紹自己,倒不如直接上課要來得好。

  我們的座位是四人一張的長桌椅,整間教室一共有十八張,將修課學生列入計算的話,平均一人可以坐擁一整套長桌椅。當然,這一切都是理論,實際的情況卻完全相反──對我而言。這點從坐在我左側擦汗的小雪,以及坐在我右側正同時啟動三台電腦的小玉可以明顯看出來;所幸我的前方一覽無遺,而平日坐在後方的稻則是待在台灣不知道正做些什麼。總而言之,我的麻煩少了三分之一。

  這個時候,我聽見正後方傳來刺耳的聲音。

  我有股異常到了極點的預感,強大的壓力幻化成某個名牌的香水味逐漸逼近。

  等等,不會是這樣吧……

  「妳好。我叫聖帕,請多多指教。」交換學生將臉頰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道。

3 銀子 ◆DboZoI027I [ 2007/08/19(Sun) 03:17 ID:TWlAlXxw ]
  詭異、詭異、太詭異了!

  那位叫聖帕的交換學生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敢光明正大地在教室裡親吻千谷姐姐!可惡,要不是因為我正在忙著擦汗,才不會讓那個傢伙得逞!谷田教授雖然無時無刻注意著交換學生,不過向來以嚴厲出了名的教授卻放任這種行為,真是太令人生氣了!既然如此,接下來我得特別注意她的行為才可以。

  谷田教授按照以往的慣例開始點名,當他唸到「稻海岸同學又沒來嗎」這句時嘆了第三次氣,第一次與第二次分別是在兩年前與一年前,看來稻姐姐最終還是步上千谷姐姐的後塵。話說回來,千谷姐姐總是為自己留級三年的事情守口如瓶,每次問到這個問題都會巧妙地迴避掉,一向頭腦好人際佳的千谷姐姐到底是為什麼會留級呢?……至於出野那個笨蛋表姐,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說,她現在已經開始一面看卡通、一面玩電腦遊戲了。

  「出野同學,麻煩將電腦的音量關掉。」谷田教授正經八百地看向我們。當然,教授的意思並不是默許出野姐姐關掉音效就可以繼續玩。

  不曉得是出野姐姐太專心了?還是說她根本沒聽進去呢?總之,在千谷姐姐掐住她的脖子後,她才從包包裡拿出兩組單側耳機,左耳聽電玩音樂、右耳聽卡通配音。不消說,這個舉動自然引來了谷田教授的注意,非但如此,就連身後其他的同學們也密切注意這裡。只見谷田教授的步伐不斷逼近,出野姐姐卻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反倒是一旁的千谷姐姐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我猜千谷姐姐大概已經忘記去年發生的事情了吧。

  現在它又要重演一遍了。

  「出野同學。」谷田教授的語氣變得相當奇特,充滿了像是裝出來的禮貌感,當中夾雜不易察覺的怒火。「可以麻煩妳不要在課堂上做奇怪的舉動嗎?」

  我想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整間教室都聽到了谷田教授那即將爆發的憤怒,除了一個人以外。正當谷田教授的怒氣即將突破臨界點之際,教室內響起一道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熟悉是因為幾分鐘前才聽到,陌生是十分鐘以前我們都不曾聽過。是那位自稱為聖帕的交換學生。

  「出野同學。」聖帕同學的語氣跟谷田教授簡直如出一轍,沸騰的怒火躲在勉強的禮貌裡,但是因為聲音相當尖銳,聽起來反倒有股說不出來的陰森感。

  這個時候,就連谷田教授也退避三舍的殺氣瞬間充斥整間教室。磅!不只是正玩得津津樂道的出野姐姐,大家都被聖帕同學的舉動嚇到了,她雙腿跪在我們後方的桌子上,右拳惡狠狠地落在一台正進行某種電玩遊戲的筆記型電腦的鍵盤上,也許是那台電腦本身就比較破舊,它的觸控面板不爭氣地凹了進去──不,就連鍵盤中央也整個向內凹。受到餘震波及的另外兩台電腦自然無法倖免,不過害它們落到如此田地的惡魔,現在正張著嘴巴吐不出半句話。

  空氣彷彿就此凝固,掉落在身上的兩隻耳機發出細微而嘈雜的聲音,全部的視線都集中在聖帕同學身上,除了她與出野姐姐例外。劃破靜謐氣氛的,是讓惡魔也嚇得目瞪口呆的魔王,只不過她說的話除了讓人不解之外,就只剩下十足的挑釁意味。

  「『無雙風神』……這種無聊的彈幕也過不了嗎?」聖帕同學這麼說道。

  受到刺激的出野姐姐眼中冒出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不過這時卻傳出一聲「喀啦」,瞬間失去魄力的出野姐姐沮喪地將頭埋在桌上,發出無意義的低語。數秒鐘後,出野姐姐重新振作了起來,但是她這次轉身的速度相當慢,我猜她是在擔心自己可能再度陷入方才那般窘境,才會將速度放慢到跟烏龜差不多的等級。出野姐姐的雙眼與聖帕同學的膝蓋對個正著,接著又陷入一片沉默,別說是我們,就連聖帕同學也不知道盯著自己膝蓋的傢伙正在想些什麼。大約過了十秒鐘後,出野姐姐做了一個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舉動。

  出野姐姐突然趴在聖帕同學的大腿上,大哭了起來,嘴裡還嚷嚷著美腿之類的字眼。

  「這種事情果然還是看不見比較好!」像個孩子般的出野姐姐大叫道。

  「所……所以說是什麼事情啊?」聖帕同學臉上漲起了紅潮,因為她的肌膚很白,臉紅也格外明顯。

  「還在下載卻看到那款遊戲的破關畫面、健康檢查的身高體重表、塑膠針筒裡面的針、風評佳卻爛尾的連載、冬○景老師筆下的結局、希露的捲毛頭!」

  ……啊,又要來了。聖帕同學一臉驚慌失措地愣在原處,這也難怪,畢竟現場大概只有三個人知道出野姐姐現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出野姐姐抓著躺在聖帕同學大腿上的鮮艷短裙,然後大叫道:「看到了只會增添無限的失望!這樣根本是正中擁有美腿的惡魔下懷啊!絕望啦!我對什麼都一覽無遺的社會絕望啦!」

  我想我現在應該要吐個嘈才對,免得出野姐姐將整間教室冰凍起來……

  「才、才沒這種事呢!」我急忙開口,接著成了眾人的焦點。「這個世上可是充滿許多看不見的事情呢。出野姐姐會看見聖帕同學的美腿……一定是因為出野姐姐將來長大以後也會有那樣漂亮的美腿!嗯,就是這樣沒錯!」

4 DboZoI027I [ 2007/08/19(Sun) 19:53 ID:CQ89loZ. ]
表版兩篇、裏版兩篇未完文有興趣請到OW或個人Blog

今後不打算在這裡自討沒趣



以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