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王子歷險記

1 癸夜 [ 2007/08/18(Sat) 21:58 ID:00FVPZUI ]
年輕的王子因為再也無法忍受眾人對他的指望期待與明誇暗咒,在一個明月高掛的夜空下逃出了豪華的城堡。

「我自由了~!!」
年輕的凱因王子奔馳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心中不禁這麼大聲的吶喊著!

從現在起,不必再見到眼中只有名利的父母;從現在起,不必再見到口裏只會說出諂媚奉承話語的家臣;從現在起,不必再擔憂生活在苦海中的百姓….甚而從現在起,自己再也不必背負擁有強權兵源的史托爾王國王子之名!

「沒錯,我是自由的!」

雀躍不已的心情使得凱因王子不斷的奔馳,直至消失在草原的彼端。

********************

矇矓中飄來了一股撲鼻的花香,凱因王子微微的睜開惺忪的睡眼,緩緩坐起,他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座茂密森林入口前的一塊略為平坦的石板上。
「這是哪兒?….對了!我已經逃離皇宮了。」,看著眼前陌生的景象,凱因王子喃喃地說著。但是這一切對他而言是如此的新奇、如此的有趣。高大茂盛的樹木、嬌豔欲滴的花朵、悅耳清脆的鳥語、甚而地面上任何的花草昆蟲都逗的王子笑容滿面、開心不已。
「從今天起,我不再是史托爾皇室的皇子,而只是個流浪的詩人--凱因!」
說著凱因王子便起身往森林邁進---向著一個他所未知的世界前進!

王子邊走邊想著:「我不知道前方是什麼景象,什麼世界;但是我想我會極力去克服困難的!」
但是對於從小在皇室長大的凱因王子而言,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中生存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那般簡單,很快的,這點理論即在他的空腹中得到印證。
『咕嚕咕嚕~~』
肚子發出了已到進食時間的鬧鐘,促使王子本能性的找食物充飢,對於一向在溫室中成長的王子而言,餓肚子這件事似乎是他從來不曾想過的問題。
當他意識考慮到這個問題的同時,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暈眩,就這樣,王子迷迷糊糊的走著,走著走著,不知過了多久,王子遠遠地便聞到一股食物的香味及一陣陣伐木的聲響。
如同洩洪般的饑餓使得王子三步併作兩步走,向著香味的源頭直奔而去~~穿過了重重高茂的樹叢,遠遠的,王子便看見了一棟屋頂煙囪冒著陣陣白煙的獨立小木屋及屋外一名看似年約半百、滿臉落腮鬍的粗獷樵夫。
饑餓使得王子將禮儀修養都拋至了腦後,他走向面情嚴肅的樵夫說:
「您好,親愛的先生,我是個流浪的詩人,因為種種因素在這個森林中迷失了方向,而引導我前來的正是這股食物濃郁的香味,不知我是否可以與您共享餐點呢?」。
粗壯的樵夫停下了手邊的伐木工作,仔細的上下打量著王子的裝扮,接著便不發一語自行進入屋內。過了些會兒,屋子內傳出樵夫低沈的聲音:「進來吧。」,王子欣喜的大步邁入屋內,腳剛踏進門,迎面就撲來一隻全身毛茸茸的老狗。「牠叫加斯帝,是唯一一個由始至終都陪伴在我身旁的夥伴。」
樵夫邊打理餐點邊這麼說著。「呵哈哈~」加斯帝一見如故般地舔著王子的臉頰,「好癢喔~呵哈哈~!」。
「親愛的先生,請問我該如何稱呼您呢?」在用餐的途中,王子禁不住好奇的問著;畢竟在他的心中,眼前這位看來歷經滄桑的樵夫似乎有著種種可能的過去。「……。」樵夫停止了刀叉的動作,沉默了一會兒「我?這並不重要吧!生活在這種深山密林裏,名字將是不再被需要的奢侈品啊….。」說完後,樵夫又逕自用起餐來;飯後,王子跟著樵夫一起出外伐木,王子繼續問道:「親愛的先生,為什麼你要選擇這種場所居住呢?你的家人、朋友都不會為你擔心嗎?」,然而樵夫只是一味的揮動斧頭,絲毫沒有回答的意思,現場安靜地只有規律的伐木聲及老加斯帝的喘息聲。
「讓我先自我介紹吧!」,王子打破了寂靜出奇的場面:「我叫凱因,原本是城裏一位富商的繼承人,但我卻忍受不了奴僕們及周遭親友的勢利,因此決定暫時離家旅行一陣子…。」,樵夫仍然默不作聲,只是繼續他的伐木工作。
「但我發現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新奇、有趣呀。」
王子繼續說道:「這和成天只能待在家裏的感受大不相同,有趣的多了!」王子難掩心中興奮的情緒,這時樵夫所伐的一棵高大巨木應聲倒地,他打破沉默,回過頭來對王子說:「是這樣啊….,沒想到短短數十年的歲月,竟能讓人心腐敗至這種程度….。」
樵夫放下了手中的斧頭,走至王子身旁並以單膝跪下:「親愛的王子殿下!」,樵夫行了騎士的禮儀:「敝人奈特‧伯洛斯,是皇家前騎士團團長,在此拜見殿下!」,凱因王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你知道我是史托爾王國的王子?」,伯洛斯:「是的,在現在這個國家中雙手能如此潔白無疤的,除了少數富有的人之外就只剩皇家了….。」

-----------------------------------------(未完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