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校園戀愛加文學表示

1 名無しさん [ 2007/08/25(Sat) 23:41 ID:iBnQmPVM ]
我在文中寫到,目光讓我興奮,所以請讓我保留我的想像

一如你們所想的,我非常喜歡昆德拉及帕慕克,所以文風自然模仿這兩位大師,當然很明顯我是連他們的邊都摸不上

主要的構想是表現情節對白與作品枝節的分離性,是實驗性質很重的作品

的確序章看不出來輕小說的校園愛情主題加以文學手法的細節描寫,不過至少當初的概念是想這麼做的

微啟的窗外吹進挾帶著一縷晨光的四月暖風,將兩片榻榻米大小的空間灌滿了春日的慵懶。在這股幸福氛圍脅迫下使得我不得不被侷限在床上的窄小空間來展示對這份濃郁悠閒的敬意。

故事開始於一道雷鳴電閃的聲響如尖刀般劃破這幅畫的寧靜表面,顯露出我生活的樸實本質。事物如果真有其本身可被辨識或被預測的連續性本質的話,那麼這項本質也必定是由一種不連續的表徵形式存在。這種隱晦曖昧的現象常常表現在我們的性情之中。

『今天又是星期一了嗎?』

多年來習慣讓我在將迷失於房間各個角落的思緒回收的同時先接收到『星期一』這個詞句對身為學生的我所帶來的情緒性影響---包括對習慣的不耐以及對無法習慣的恐懼。接著到來的才是字詞象徵意義的實感。

『對了,今天早上要考物理。馬的,老師上課在教啥鬼我根本就聽不懂。』

『說起來真正該反省的應該是物理老師才對,每次考試平均都差不多在30分左右,不就像是全班的血淚控訴嗎?』

儘管意識仍在腦中猶疑不定,然而抱怨的能力卻絲毫不減,因此讓我懷疑這種抱怨可能是發自於我的原始本能,我想像這個本能的形象是一個正在摩拳擦掌隨時等待著跳出台面的魯莽年輕人,也由於這位年輕人的好勇鬥狠令人印象深刻,使得他機乎成為了我的一種簽名,或著說是一種風格,進而成為代表『我』的一種色彩。雖然說實話,我並不喜歡擁有一種風格,因為風格是從瑕疵演化而成的,代表的是世俗意義的反動,一個和諧樂章的不合諧音,他將我置身在一種隨時會從一大群人之中被辨認出來的恐懼中。但是不得不說於此同時我感謝這個體內的年輕人,他讓我有了足以說服自己存在的理由,接受注目是我的養分來源。只有目光能夠使我成長,也只有目光能夠讓我憂鬱。僅僅想像著我的存在給予目光的可能性便足以讓我雀躍不已,更使說出這段話的嘴唇激情顫抖。

片刻後,我自覺已經達到了清醒的程度,同時無意間發覺身體已將飽經蒼霜充滿皺摺的學校制服穿上了。不愧是跟我相處了18年的伙伴,總是知道如何在正確的時刻作正確的事,並和我有老朋友般的默契,瞭解尊重我沈思的時間。

整理過服裝儀容之後,發覺我沒有多餘時間與你們分享我對於個人衛生的心得,因為當我離開位於二樓的房間,沿著家中唯一能夠配的上典雅這形容詞的桃木樓梯扶手,帶著有些猶豫的腳步來到寬闊的一樓。現在的我已經具有向你們說明我家地理位置的能力了,但請原諒我興奮而顯的做作的口氣。

我很想用一句『正如大街小巷間隨處可見的受薪階級的平房』來避免可能的長篇大論,但基於我比你們大多數人更熟悉我家的環境,所以我試著讓這個故事更加具體。

被我稱為家的這棟建築位在一個不足已被稱作城市卻也不能因此被委屈歸類為鄉村的城鎮邊緣區域,正如你們所知,這些區域的特色的是日常生活機能重於商業機能。因此轉角的便利商店彷彿順理成章的佇立在屬於他的位置上,理直氣壯的向附近住家收取生活費,然而對我來說這間便利商店的強硬態度不僅不會造成我的反感,甚至讓我欣賞起它的誠實了呢。尤其在兩個街區外的學校校門新開了一家與之競爭的對手之後,儼然使得他的怒氣變的情有可原。由於我個人並不欣賞開在學校門口的商店,我認為這樣的商店簡直是一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富家少爺,緊張的抓住自己的特權不放,你可以從大排長龍人潮身上了無新意的整齊制服看出它的膚淺無知,這樣的投機份子身上實在找不到讓人心悅誠服的特質而令人不齒。基於這種同仇敵慨的情感,我決定走進轉角的商店,看也不多看一眼便隨手抓了兩個飯團向櫃臺走去,無視於店員能否感受到這股戰友帶來的勉勵(從我進店時間點與身上的制服來說,可以說做足了暗示)。結帳時與店員交換的眼神中,我發現得到了一些進入商店前沒有的情緒---驕傲與慚愧。有意識的設計了對店家表示支持的各種暗示讓我享受到互通秘密及智性的優越感,同時,不可避免的自卑隨之而來。自卑來自於我對共同敵人產生的敵意並不純潔,我的敵意出發於一種自以為是並夾雜些許嫉恨的價值判斷,人為的判斷總是複雜醜陋的。一放在那渾然天成的競爭關係之下,忽地間便顯得不值一提,看著這樣的敵意一如看著無盡深遠的蒼穹,使得再激烈的敵意在一碧如洗的青空下是如此的自然而美麗。

帶著如此複雜的情感我走出了商店,機乎喪失了繼續解說的意願。但是必須讓各位知道的,我剛剛提到過那個令人不齒(這句話的意義與上一次出現已經有所不同)的校前商店,其中那所學校便是我目前就讀的高中,如果你專心的聽著這個故事(我誠心希望你這麼做),那麼你不會意外我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間中便看到了我熟悉的校門,一道將我的生活攔腰斷成兩截的鏡子,裡面住著我一半的生命。門外與門內存在著兩個我,分別向各自的空間發展,時時感受到各自的存在、互相影響又互相排斥。

一時之間,我無法判斷這種情感是不是叫做猶豫,因為我連下這個判斷都猶豫了。請各位給我一點猶豫的時間,到底該不該把發生的事告訴你們。

好吧,既然這是一個故事,那麼與其相伴而生的義務便是讓這個故事進行下去。發生的不是一件事,而是一個畫面。更確切的說,是以這個畫面做為觸媒誘發出的心理衝突導致了我現在的窘況。

---我震懾於如此明晰的看盡自身夢想的實體



2 林奈 [ 2007/08/28(Tue) 17:51 ID:/cD7XeGA ]
此文不俗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