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浪花

1 kisaku ◆MgpuGOTbDc [ 2007/08/31(Fri) 11:48 ID:RLxV8RRk ]

那裏大海是沒有回憶的.
這是我從母親的日記中找到我特別喜歡的一句.

如果大海沒有回憶,那浪花就是我們偶爾會想回憶起來的東西.
******
******


紀子慢慢的把西瓜放入特製的小漁網裡.
漁網是紅色的,有點舊.
她長長的手指頭用力的將裝好的漁網整理收緊,
指甲根部是粉紅色,指頭的末端在我看來是好看的白色.

紅,粉紅,白色.
我第一件想到的就是她送我的調色盤.
隨著"通咚"一聲入水,我的聯想也從大學的裸體畫
拉回到這個小漁港.

"晚上才吃吧?"她並沒友看著我講話.
我也沒有,用力吸了幾口海邊的冷空氣後,用力的咳嗽.

這裡的漁港並沒有停靠任何機械動力的漁船,所以任何
漁獲都沒有油汙染的煩惱,
西瓜自然也可以綁緊後大方的丟入海中.

廣告上講自然栽培,村民也開始樂於用自然養殖漁業的說法.
問題是,人人駕這那種對抗小型颱風都有問題的小漁船,
和曾將西瓜裝網後,忘記將它綁在岸上就丟入海中的我;
沒有不同.

紀子在我有印象以來就從未做過這種事.
我看著她,並沒有說甚麼.
她只是用圍裙慢慢的擦去手上的一些細砂.

"很冰啊,西瓜...."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講.

"說什麼呢,不是才剛剛放下去的嗎?"
她的眼睛很大,不過從未迎上我的視線.

我一直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以為眼睛很大的人一定有很大的
視角,換言之,能看的到比小眼睛的人更多的東西.
但在紀子身上,我的假說是失敗的.
她經常無視來車的行為,已經不可以用冒失來形容了.
同行的人都必須要很快地抓住她肩膀,
將她拉到一邊免得被汽車撞倒.

應該是習慣了,不論是誰同行,她都會小聲的說聲謝謝.
微笑的同時,一面將對方的手拉開她的肩膀.

有這麼一次,我也正好這麼做了.
她的肩膀比想像中來的寬,我是指從一般女性身型來講,
通常這種打扮的女孩子都必須要加肩墊,有時小外套中都有的,
但她沒有.可以想像雖然不具有強烈的肌肉線條,那種
綁住漁網的健康的力道在她將我的手拍開之前,我自動離開.

to be continue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