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蒂娜...(挑戰者戰場槓龜)

1 bk478478 [ 2007/09/03(Mon) 12:18 ID:SoiUDAoQ ]
話說這其實是我某篇長篇的先行試寫版本...因為字數剛剛好所以就拿去投挑戰者了...

結果當然是毫無疑問地被槓掉...這樣想想對編輯真的不太好意思...拿一篇還沒寫完的東西去投稿...orz

故事內容是科幻機器人戰爭...我對於機器人小說一直有怨念但是就是寫不出自己看的滿意的東西...

為了慶祝今年是傲嬌年...所以把女主角設定成傲嬌一枚...(拖走)


2 bk478478 [ 2007/09/03(Mon) 12:22 ID:SoiUDAoQ ]
  鬧鐘的電子音效響起。
  宇宙殖民站Luna的早晨,永遠是如此的燦爛明亮。儘管這個小房間的窗簾已經被緊密地拉上,但是金黃色的光束仍然從窗簾的縫隙透入,照映在少女的臉上。
  她用手掌啪的一聲蓋住了自己的雙眼。
  由人工智慧控制的氣象電腦永遠將早晨的天氣設定為「晴」,這是為了不讓陰沉的天氣一大早破壞了大眾的好心情才有的配置。
  但是,不管在何時、何處總會有一些異類存在。
  她嚥了嚥口水,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喃喃自語道:
  「這該死的爛AI,該死的爛早晨……」
  她將遮住雙眼的手掌移開,無精打采地在床鋪上坐起身子,並緩緩地睜開她深棕色的雙眼。
  「晴天討厭死了……」
  順手梳了梳亞麻色的長髮,緩緩地將棉被拉開,並且以踏入新大陸般的謹慎表情將雙腳移至地板上。
  「……腳麻掉了。」
  陽光依舊耀眼地從窗簾的縫隙透入,照映在她齜牙咧嘴的面孔上。
  
  
  
  在另一邊,陽光則是自敞開的窗戶穿透而過,直接灑落在格局類似的小房間裡。
  戴著附有毛球的睡帽並身穿粉色系睡袍的男子正掛著大大的笑容迎向早晨,他面向窗戶望向殖民站上空的人工陽光說道:
  「啊啊啊,是陽光呢。這個殖民站還真是通情達理,我之前待的那個地方可是每天都是黑夜的說--」
  他從睡衣的口袋中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
  「新工作的內容還真是不錯啊,只不過我這次的長官是哪位呢……?」
  他熱切的目光在紙上游移了片刻,然後在一張彩色照片上停了下來。
  「哎呀呀--是女孩子呢。」
  彩色照片上,一名將亞麻色長髮束成馬尾的少女正不悅地皺起了眉頭,深棕色的雙眼則是睡眠不足般地半瞇著瞪著他自己。
  男人咧嘴而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看來可以合作愉快呢。」
  
  
  
  少女將身上穿來當睡衣的無袖背心和熱褲脫下並隨便地拋開,換上了一件白襯衫和及膝裙,並套上鮮黃色和黑色為主要配色的制式軍服。接著再將自己亞麻色的長髮用髮圈在腦後綁成一束簡潔的馬尾。
  在整理了領口之後,她在上頭別上了金色的軍階標章。
  十三中隊隊長
  接下來則是在胸前別上名牌。
  蒂娜.凱.傑佛森
  她扁了扁嘴,打開了冰箱門,從裡頭拿出了牛奶咕嚕咕嚕地灌了一口。
  「……吃飽了。」
  少女踢開了她房間的大門,嘟噥道:
  「上班去。」
  
  
  
  「啊--早上就是要好好地吃一頓早餐……雖然我想這麼做,但是時間好像來不及了呢。」
  男子正在邊叼著吐司邊單手繫領帶,另一手還在不屈不撓地攪拌即溶咖啡。
  「真是的,第一天上班可不能遲到啊。」
  他猛然張開大嘴,一口將吐司吞了進去。然後同時綁好了鬆鬆垮垮的領帶和將即溶咖啡攪拌完成。
  男子拿起掛椅背上有點陳舊的黃黑兩色軍服,直接將它披在身上。
  領口上的軍階標章是銀色的,上頭刻著「十三中隊副隊長」的字樣,而名牌上則是三個曲線複雜的漢字。
  李凱威
  男子低頭瞄了一下電子錶顯示的時間,並轉身看了看桌上的咖啡。
  「來不及了,帶去喝好了。」
  男子拿起咖啡,邁開大步衝出房門。

3 bk478478 [ 2007/09/03(Mon) 12:23 ID:SoiUDAoQ ]
  彷彿是沙丁魚罐頭的公車正在往軍政局的路上,坐在作椅上的蒂娜則是不耐煩地盯著車窗外悠閒的街景。
  車窗外是一列較為低矮的民房,而穿著棉布服的居民們正在街上四處慵懶地閒晃著,也有正在叫賣著新鮮蔬果的攤販與討價還價的大嬸。人種也是各種膚色和民族都有,和習慣依膚色劃分居住地的其他殖民站相差甚大。
  相較於其他殖民站喜歡採用金屬來製造房屋,Luna的居民卻採用磚牆或石塊為主要建材。這裡沒有摩天大樓或是高科技的設備,甚至還在使用以石化燃料為動力的交通工具。像是蒂娜現在所搭乘正在噗噗作響並且不時搖晃的公車就是一個例子。
  蒂娜嘆了一口氣,要是改用其他殖民站的磁浮列車的話,她只要一分多鐘就可到達目的地了,也用不著忍受這刺鼻的汗臭與汽油味。
  公車駛出聚落,往鄉間田野駛去。
  四周隨著人造微風搖擺的,是Luna當地人稱之為「稻米」的一種作物。當地人並沒有採用AI來控制作物的生長,仍然是以人力和簡陋的機械栽培著自己的稻米。
  這種食物甚至還要用一種叫做「筷子」的兩支長木條來食用,蒂娜至今仍然無法學筷子的用法,所以只好用湯匙來進食。
  隨著公車逐漸遠離市區,原本擁擠的乘客也逐漸散去,她終於可以從薰人的汗臭中解放。漸漸地,又變成了她與司機獨處的時光……
  不對,今天不一樣。
  另一名直接將破舊的軍服披在身上的黃種人男子,看起來年紀似乎在二十五歲上下的他正翹著二郎腿,悠閒地用瓷杯喝著咖啡。
  有沒有搞錯?在公車上喝咖啡?
  果然,公車猛然一個震動,讓他手中的咖啡濺出來一大半,並且直接灑在他的白襯衫上。
  「燙燙燙!痛痛痛!」
  男子連忙從口袋裡掏出髒兮兮的手帕擦拭著。
  「哎喲喂呀--少年仔,拍謝啦。哇嘸注意到地上有一塊石頭。」
  有點年紀的公車司機瞇起他那有著魚尾紋的眼睛,轉過身用Luna常見的地方口音向他道歉。而男子則是連忙揮揮手,說:
  「啊啊啊--這是我的不對,我不應該在公車上喝咖啡的。」
  原來他也有自知之名啊。
  司機轉過頭,望向蒂娜無精打采的棕色雙眼,說道:
  「今早小蒂娜的精神唄拜喔。」
  「老伯……你還是專心開車吧。」
  「哇災哇災--」
  司機微微一笑,重新將視線投向擋風玻璃的前方。而蒂娜則是不經意地打量著男子。
  軍服?這個鄉下地方的殖民站正式配置的軍人應該只有她和另一名老傢伙才對……但是這麼說來,前一陣子的確有聽老傢伙說過有另一名軍官要從前線調度來Luna沒錯。
  就是這傢伙?看起來還真不可靠。
  他似乎也注意到了蒂娜的視線,先是不太禮貌地反盯著她一會兒,接著又像是想起來什麼一樣,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張進行確認。
  男子抬頭站起身,扶著公車上的扶手搖搖晃晃地向蒂娜靠近。
  「妳好!」
  他笑吟吟地露出潔白的牙齒,自我介紹道:
  「我是即將接手十三中隊副隊長一職的李凱威,妳可以叫我阿威,想必妳就是蒂娜.凱.傑佛森隊長吧?請多多指教。」
  蒂娜不悅地看著他伸出的手,完全沒有伸出手的意願。
  「我可以叫妳小蒂娜嗎?」
  「……想都別想。」
  
  
  
  下了公車,還是得走上一段路才能到達軍政局。
  「小蒂娜,透早!」
  「嗯,山姆大叔早。」
  「早安吶,小蒂娜。」
  「……瑪格利特阿姨,妳也早。」
  在鄉間的小道上,一對精神飽滿地扛著鋤頭的白人夫婦愉悅地向蒂娜打著招呼,而她則是有氣無力地敷衍了一下便了事。但是那對夫婦似乎也不怎麼生氣,那大叔只是面向阿威,說道:
  「這位少年仔是新面孔,你是……」
  一名年約十歲上下的男孩從大嬸的身後冒了出來,張開嘴大聲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蒂娜姐姐的男朋友!」
  「那個,我只是……」
  蒂娜的嘴巴瞬間垮了一大半,額頭則是冒出了些許地青筋。
  「吉米,別亂說話。」
  大嬸一拳往男孩的頭頂敲了下去。
  「呃--我是來這裡擔任蒂娜副手的李凱威,你們叫我阿威就好了,請多多指……」
  在他的手還沒有伸出去之前,大叔早已搶先一步握住並猛力地搖晃著。
  「哎呀--看起來真是個不錯的少年家,改天你到我們家來喝一杯如何?」
  大嬸則是在一旁微笑著說道:
  「要把Luna當作自己的家喔,阿威。」
  阿威爽朗地一笑,說道:
  「沒問題!」
  「還有,不可以背叛蒂娜姐姐喔……啊!」
  再也忍不住的蒂娜同時和大嬸擰了男孩的耳朵一把。
  阿威看著頻頻喊痛的男孩,忍俊不住地和大叔一起放聲大笑。
  蒂娜放開了男孩的耳朵,低聲嘀咕道:
  「……到底有什麼好笑的?」
  
  
  
  位於殖民站最頂端,和宇宙空間只有一道艙門相隔的軍政局大概是整個殖民站中最高科技的設施,蜂巢狀的它也是Luna少數以金屬製造的建築物之一。
  雖然如此,整個偌大設施中的職員一直都只有兩位……至少以前是這樣的。
  阿威,今天新加入的成員,正熱絡地與軍備整備員喬登打著哈哈。
  「哎呀--老伯你也是從前線退下來的啊?」
  山米.喬登是一名剃著光頭且留著花白小鬍子的黑人老兵,總是戴著老式雷鵬墨鏡的他在蒂娜出生前便早已在前線奮戰多年,最後被當局以「超齡」的理由從前線調來Luna當十三中隊的技術總長……雖然是個有頭有臉的稱呼,但是整個技術部門其實也只有他一個人。
  喬登以他沙啞卻帶著磁性的嗓音說道:
  「只是技術人員啦,跟你們駕駛員差的可遠了。」
  在場的兩人都知道喬登言不由衷,培養一名技術人員的時數是駕駛員的三倍,花費更是難以估計。
  他的工作是負責維修保養殖民站中的半人型兵器,<蜂>。
  那正是蒂娜正輕柔地撫摸著的物體。
  大約是三公尺高,不管是背上的半透明羽翼、巨大的複眼型視覺感應裝置、因為裝設引擎和武裝而略顯龐大的腹部都像是不折不扣的蜜蜂。但是卻只有四肢且用下肢著地的模樣卻讓人有它同樣是人類的錯覺。
  這架塗裝成銀灰色的機體正是蒂娜的愛機,<女王蜂13>。
  而一旁的黑色機體則是阿威剛運來的機體<兵蜂13|1>。
  他們三人現在所在的位置,正是軍政局擺放<蜂>的格納庫。
  她來到Luna的三年,十三中隊就一直是一人中隊,直到今天為止。
  真是的,多管閒事。
  Luna的位置是在整個人類聯防體系中的非戰略位置。也就代表了目前與人類為敵,外型像是巨大蝗蟲的半生命體<蝗>會對這裡發動攻擊的機率是天文數字的低。蒂娜有把握光靠她一個人就能擊退零星來犯的<蝗>。
  「哎呀--真是架不錯的<女王蜂>。是蒂娜妳的座機嗎?」
  阿威突然來到了蒂娜的身旁高聲問道,而蒂娜則是完全沒有回答的打算。
  「只不過有點可憐呢。妳和她都是孤單的女王蜂啊……這樣費洛蒙系統不就毫無用處了嗎?」
  火氣從心頭往上冒,蒂娜默默地握緊了雙拳。
  這傢伙懂什麼?
  費洛蒙系統,這是<蜂>設計的原點,功能是讓<女王蜂>的駕駛員能與其他<兵蜂>的駕駛員的腦波同調……說簡單一點,就是共享心靈。身為隊長的<女王蜂>能介由彼此相通的心靈,將團體的力量發揮到最大……
  全都是狗屁。
  蒂娜突然俐落的一個翻身,在亞麻色的馬尾飛揚的瞬間,她已攀上了駕駛艙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機體的胸口。
  「我去巡邏一下。喬登,準備升空。」
  蒂娜滑進了駕駛艙,熟練地將馬尾在腦後盤成一圈後戴上了全罩式的安全帽。
  喬登聳聳肩,拉下了艙門的控制閥,用沙啞的嗓音說道:
  「<女王蜂13>,發進!」
  電磁力驅動的強力彈簧猛然將<女王蜂>銀灰色機身彈出軍政局,而通往宇宙空間的艙門也在同一時間開啟。
  阿威先是透過隔著軍政局和宇宙的強化透明塑膠望著那銀灰色的光點逐漸地消失在蒼茫的宇宙之中。然後轉身面向喬登黝黑的老臉,一臉無辜地問:
  「她生氣了?是我害的?」
  喬登並沒有回答。他摘下了雷鵬墨鏡,露出僅有眼白的左眼。
  「這麼說起來,明天就是『那個日子』啊……」
  老兵炯炯有神的右眼和空蕩慘白的左眼同時望向透明塑膠外那永不閃爍的星空,嘴角則硬是擠出一抹苦澀的微笑。
  「是你害的沒錯,所以小子你得好好負起責任啊。」

4 bk478478 [ 2007/09/03(Mon) 12:24 ID:SoiUDAoQ ]
  蒂娜.凱.傑佛森,曾經是地球聯防體系中最受人矚目的天才少女,十四歲便考取了<女王蜂>駕駛執照,分發位置是在自己的故鄉殖民站Diana……
  蒂娜呆愣蒂望著被柔和銀光所圍繞的殖民站Luna,讓自己被回憶擄獲。
  「幹的好,蒂娜。真不愧是我的乖女兒。」
  「蒂娜,媽咪以妳為榮喔。」
  衣錦還鄉?這麼說也不為過吧?
  她當時可以笑的很開心、很開懷,真心地為他人和為自己而笑。
  當時的十三中隊的隊員都很照顧她這個新隊長,忍受她鬧彆扭、忍受她驕傲自大。他們曾經一同歡笑、一同爲死去的戰友掉淚,甚至相互愛慕……
  <蝗害>摧毀了這一切,將她曾經擁有的幸福啃食殆盡。
  半生命體<蝗>的來源還是個謎,它們的身軀是機械,卻擁有自我行動的意志。單一來襲的<蝗>並不可怕,<蜂>可輕易地擊退它們,但是幾十年偶而出現一次的<蝗害>卻是人類最驚駭的夢魘。
  那天,是一個大晴天。距離今天是兩年又三百六十四天。
  成千上萬的<蝗>往Diana撲來。
  十三中隊緊急出動,但是無疑是以卵擊石的行為。
  當時她甚至還抱有一絲戰勝的期待,不切實際的期待。
  費洛蒙系統一一傳遞了隊員們死前的心聲,絕望、遺憾、恐懼、失落、後悔排山倒海而來,壓在她的理智之上。
  她遮住雙耳、閉上雙眼,但是老實的系統仍然一一傳遞著同伴的死前訊息。
  無能為力。她技術高超又如何?只是讓她苟延殘喘地活了下來罷了。她眼睜睜地看著Diana在她的眼前被<蝗>撕裂、啃食。
  假如要死,她一個人就夠了,沒有必要拉人一起下水。
  『喂--小蒂娜--』
  阿威的聲音直接在腦子裡響起,讓蒂娜感到一陣反胃。
  該死的費落蒙系統,該死的傻笑男。
  『我可沒有准許你發進。』
  黑色的<兵蜂>出現在視覺感應螢幕上,它竟然還在愚蠢地揮著手。
  最可悲的應該是那架<兵蜂>吧?有一個腦細胞不足的駕駛。
  『哪有男生會丟下含淚而去的女生不管呢?』
  『你嫌薪水太多是不是?』
  蒂娜並不繼續交談,而是緩緩地駕駛著<女王蜂>飛離,在Luna四周盤旋著。但是阿威的<兵蜂>卻緊跟在後頭不放。
  這傢伙肯定是因為智能過低所以才從前線被換到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剛剛我聽喬登伯說了,妳的遭遇還真是令人同情啊。』
  『……那個多嘴的瞎眼老頭。』
  從他這種挖別人瘡疤的行為來看,她先前的推測準沒錯。
  『其實我們的遭遇很像呢,我之前待的殖民站也是被<蝗害>給摧毀的。』
  費洛蒙系統將一陣暖意滲入蒂娜的心底,這多半是愉快時的感應。
  這傢伙在這情況下還笑得出來?
  『那是個軍用殖民站,很大,但是很醜,Luna就可愛多了。所以我很慶幸自己能來到Luna,重新找到自己的<女王蜂>。』
  黑色<兵蜂>轉身面向銀白色的Luna,它漆黑的裝甲因星光照映而熠熠生輝。
  滲入心中的暖意卻突然逐漸冷卻了下來。
  『我記得那個軍用殖民站叫做Mars,是個沉悶的地方。當時因為怕被敵人偵測到,所以連氣象電腦都沒有,每天都是烏漆抹黑的,連同伴的臉都看不到。』
  <兵蜂>回過頭,複眼望著<女王蜂>。
  少了那陣暖意,蒂娜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絲的失落。
  『還是沒用,<蝗害>一來也是全都沒了。我原本那個中隊沒有像妳那麼慘,除了我以外還有少數幾個人活了下來。可是<女王蜂>卻戰死了,她死前的失落感傳到了我們在場的所有人心中。』
  剛好相反……嗎?
  阿威的感傷在此時才真正的朝蒂娜湧來。
  『我當時哭的很慘呢,畢竟我一個小時前才把結婚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兵蜂>黑色的機身突然銀灰色的<女王蜂>擁入懷中,那是個輕柔卻堅定的擁抱。
  『很丟臉吧?妳不能像我一樣丟臉喔……所以--就別哭了吧。』
  那是宛若流水般源源不絕的哀愁、如寒冰般永不溶解的傷痛。
  蒂娜猛捶著自己的膝蓋,眼前的景色霧濛濛地看不清,安全帽上的透明塑膠上則是多了幾顆透明的水珠。
  三年,她終於明瞭了自己為了父母和同伴的死而傷悲的理由、畏懼聽到同伴的死前心聲的理由、想要孤身作戰的理由……
  『我知道的,妳其實是個善良的女孩,對外人的表現只是妳害怕再次失去的自我防衛而已……』
  曾經失去的人不只她一個。但是只有仍然她活在失去的過去當中。
  『放心,我和Luna都不會離妳而去。』
  真笨,自己真是個大笨蛋。
  嗡--兩架<蜂>的翅膀同開始高速震動。這是偵測到<蝗>時自動提升機體效能的反應
  『似乎有不速之客呢。』
  在宙域的另一端,龐大的金屬波潮正在往遠方移動著。
  那是吞滅一切的海嘯、摧毀一切的強震、撕裂一切的利齒……
  是<蝗害>。
  『雖然目標不是Luna,但是不能置之不理……』
  <兵蜂>鬆開了對<女王蜂>的擁抱,只不過雙手仍然緊緊相握。
  『小姐,願意與我共舞嗎?』
  蒂娜甩開安全帽,拭去眼角的淚水。
  『你裝什麼紳士啊?』
  雙手分離,兩架<蜂>開始以八字型盤旋飛舞。
  八字舞,功能是通知地球聯防體系所有的<蜂>,通知<蝗害>即將到來的消息。
  高速震動的翅膀透過機體傳來的嗡嗡聲隨著機體的律動譜成一首柔美的旋律。這旋律將以電磁波的方式傳出,代表著末世的警訊。
  機體盡情伸展四肢。迴旋、翻轉、搖擺。規律的、隨性的。含蓄的、奔放的……
  暖意再度滲入蒂娜的心頭,她也可以感到暖意從自己的心中滲出。
  她現在一定在笑吧?久違的真心笑容。
  終於,兩架<蜂>重新雙手交疊,優美的弦樂也隨之終止。
  幾隻脫隊的<蝗>正往他們飛來,醜惡且菱角處處的機械身軀像是追逐獵物似地撲來。
  他們即將投入戰場。
  <女王蜂>猛然抽出腹部的雷射砲,而<兵蜂>則是拿出兩支金屬短棍,並將他們接合成更為修長的長棍。
  隨著熾熱的金光從長棍前端噴灑而出,兵蜂手中握著的光束方天化戟也逐漸成形。
  暖意,依舊經由費洛蒙系統源源不絕地湧向蒂娜的心。
  『你不怕死嗎?』
  她扣下板機,銀白色的雷射乾淨俐落地貫穿了為首的<蝗>。而<兵蜂>漆黑的機身也在此時劃出閃耀的金色弧線往<蝗>群撲去。
  『當然怕,在戰場上說不怕死的人不是瘋子就是懦夫。』
  方天化戟一揮,燦爛的金光將兩隻張開醜惡下顎的<蝗>斬成兩段。蒂娜則是將雷射砲轉為連發,銀白色的雷射如雨絲般地降下,如屏風般地掩護著<兵蜂>。
  『但是就是因為怕死,所以才要盡情地享受人生啊!』
  嗡--
  隨著嗡嗡聲的共鳴逐漸響亮。一架、兩架、三架……無數的<蜂>開始以他們兩為中心集結,光束和雷射同時往<蝗害>席捲而去,綻放出燦爛的宇宙花火……
  
  
  
  地球聯合防禦體系公告:由於Luna殖民站十三中隊隊長蒂娜.凱.傑佛森、副隊長李凱威的即時通報,聯合防禦體系成功在<蝗害>來襲前便由各殖民站共同將之擊破,此為人類歷史上首次抵抗<蝗害>的成功紀錄。相信在未來,人類終有一天能終止<蝗害>所造成的種種悲劇……

5 bk478478 [ 2007/09/03(Mon) 12:24 ID:SoiUDAoQ ]
  翌日……
  鬧鐘的電子音效再度在蒂娜的小房間響起,她撐開棕色的眼珠,遲緩地爬起身子,讓亞麻色的長髮隨性地披垂而下。
  晨光依舊自窗簾的縫隙透入,微微地照亮了陰暗的室內。
  又是晴天啊,真不想起床……
  等一下,不太對勁。
  窗外是有光線透入沒錯,卻是非常黯淡的光線。
  她連忙爬起身,猛然拉開窗簾。
  窗外落下的,是絲絲的冷雨。
  在雨中,傻呼呼地朝著她揮手的……
  她推開窗戶,不管自己身處二樓、不管身上只穿著熱褲和無袖背心、不管外頭正在下著雨,就這樣直接跳出窗外。
  人在外頭的阿威連忙接住她,卻因此滑了一大跤。蒂娜在上,阿威在下,兩人跌落在濕濘的地面上。
  雨水順著亞麻色的髮絲滴落,壓在阿威身上的蒂娜圓睜著棕色的雙眼,罵道:
  「你這低能傻笑男在幹什麼蠢事啊?」
  阿威則是睜大了無辜的雙眼,回答:
  「因為我聽喬登伯說妳討厭晴天,所以我請他幫我把氣象電腦動了一下手腳……」
  蒂娜戳了戳他的鼻頭,氣呼呼地繼續說:
  「你這樣會給大家帶來麻煩的啊!」
  「可是大家都說沒問題啊……」
  「啊?」
  喬登沙啞的嗓音突然從殖民站的擴音器中傳出:
  「今天是妳的生日啊,蒂娜。」
  蒂娜愣住了,傻傻地望著平躺在地上的阿威。
  「以前大家就想要幫妳慶祝了,但是大家都知道三年前的今天……」
  喬登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大家都知道,知道三年前的今天,殖民站Diana,也就是蒂娜的故鄉被「蝗害」摧毀的往事。
  淚水又在眼框打轉了,她連忙揉了揉了雙眼,抹去了溢出的淚水。
  「誰要你多管閒事!我現在已經不會討厭晴天了……」
  「早說嘛--喬登伯還有大家,可以囉!」
  綿綿雨絲中斷,耀眼的陽光從厚重的雲層中炸裂而出,暖洋洋的朝陽今早依舊給了Luna的萬物一個熱情的晨吻。
  「生日快樂,小蒂娜!」
  壯大的聲響,聽的出來是整個Luna的居民一起喊的。
  阿威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開口道:
  「生日快樂,蒂娜。」
  真是的,又想哭又想笑,也不能說是哭笑不得……
  她紅著臉,囁嚅道:
  「謝謝你……阿威。」
  這次換阿威愣住了,但是他隨即切換回原本的爽朗笑容。
  「不客氣!」
  雨水蒸發昇華而上,在陽光的照映下,幻化成一彎七彩的繽紛霓虹。
  
  
  
  間隔了三年,少女收到了最棒的生日禮物……
  其名為「新生」。


6 へのへのもへじ [ 2007/12/29(Sat) 15:48 ID:2mgDX4eo ]
完食。
翻舊文時發現這一篇有潛力的文章,不錯吶
﹙不過看那個蜂為啥我會想到EVA?﹚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