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自我妄想小說的倒數第2篇...

1 妄想人 [ 2007/09/06(Thu) 01:46 ID:ZJvL1DFE ]
第一篇什麼的我都還沒妄想到...
等宇宙電波告訴我吧...

--
那身影低垂著頭,隨著獸騎士的拖行擺蕩.
已經不能說是穿著什麼了.
身上滿是一條條紅色的痕跡.
"!!"我想發出聲音,但是口中的布條再次提醒我的處境.
我使上全身的力量,上身往前探去.盡力的想看仔細那身影.
原來制在我肩上的力量鬆開,
讓我狠狠的跌了出去.

獸騎士把那身影一甩,身軀像是布團一般的稍稍浮起.
不偏不依,滑移到我面前一小段距離.
我眼睛一直告訴我:那不是她那不是她那不是她那不是她那不是她
那只是一個村姑一個可憐的女孩一個倒楣的女人一個人偶一個幻像.
但是我的心裡說:

那就是葛莉亞.

原來的淡金色頭髮沾染上一小塊一小塊血垢.
脖子,肩膀,胸部,腹部.大腿...
全部都是細而長的傷痕,還有凝在她白析皮膚上的血痕.
我不敢看她的臉;那垂落的長髮下的臉,
我怕會看到.成真的惡夢...

...在鵝蛋臉上,兩個濕漉漉的紅色小洞...

我努力想要扭身往前 看她是否還活著 但是這時背上傳來重重的一記力道
"她還活著.不過不久了,跟你一樣."
我上方傳來非常熟悉的嬌柔聲音:
"你要知道喔,你的這位同伴可是個勇者."
是安妮.海迪斯;血亭候的千金,囚禁公主殿下並假冒她的人.我的青梅竹馬.
叛國者.
"一開始,我的部下還因為她的騙術放走了她.但很不巧,我的養的狗嗅覺很靈敏."
站在葛莉亞旁的獸騎士和應著般的噴了噴氣
"她真的很可愛喔,不論是尖叫還是喘息還是哭嚎,聲音與姿態都是上上選喔.如果她不是你這告密者的同夥,
她現在應該是在我叔叔的小房間繼續她的苦難."
她扭了一下採著我的腳 力道直接傳到脊椎 我發出了嗚嗚聲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來這裡嘛?小蘭道..."
她一把抓住我的後腦髮根,用力拉起我的頭.
"因為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她的唇就在我耳邊.我可以聞到她身上的玫瑰香.
"可是你太梗直了."刀鋒自我右邊亮出,冷冷的頂刮著我的脖子."直的我受不了呢.嘻嘻."
"最後呢,我要說,"她的聲音低了下來,
"你沒有挑人的眼光."

我閉上眼睛.

然後是尖叫,大叫,怒吼.
還有一聲來自彼方的聲音.
宛如沙子在說話.
"要對死者心懷敬意,美麗的小姐."

我的臉撞到地上,脖子上的冰涼感消失了.

眼睛睜開.
那是不應存在,也不該存在的人.
黑燄的術者,禁忌的艾博佛蘭.
他被兩個獸騎士抓住硬生生撕開來.
屍首被丟棄至藍河激流.
但是他現在就在這裡,在我面前.抱著葛莉亞.
他腳邊的是一團被黑色的火燄點燃的人型.
"不然,死人會復活的."

我身邊的獸騎士們抽出斧刀,往他突刺.
全數命中.
然而當第一位的刀刃穿過他的身體時,黑色的烈焰爆開.
不祥的黑色纏著刀身而上.
那位獸騎士馬上將武器脫手.改以爪抓去.
但太晚了,牠的手還沒碰到艾博佛蘭,瞬間週身已染滿死亡之火,定了型般停在空中.
第二位跟第三位來不及將武器脫手.也步上了後塵.
黑色的火花之後,他與葛莉亞看起來沒有因為斧刃而受傷.

他有這麼強嘛?
還是我已經死了.眼前是死後的幻夢?

他身邊細如絲般的黑火,千條萬條地浮在半空,繞著他畫著不定的圓.
原來蒼老的身型面容與雜亂的長髮;現在則是下巴留著些鬍鬚的青年模樣和梳理整齊的馬尾.
身上原來的舊布破衣也成為以紫色絲線佐以裝飾的絲絨長袍.
唯一與原來相符的,便是紫白相間的髮色及他枯槁的聲音.
還有與死亡相處的氣質.

我聽到有腳步聲自我後方跑去.沒幾步後,就沒有聲音了.

艾博佛蘭把葛莉亞輕輕的放在我旁邊.把我口中的布團拿走.
"葛莉亞怎麼了..."我聽到我的聲音這樣說.
"大體上沒事,還活著.但是..."
我沒聽到但是之後的話語.
我昏過去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