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Adolf and Arnold

1 真樹 [ 2007/09/29(Sat) 08:36 ID:nWgTVIJ6 ]
我喜歡站在高處俯瞰一個地方的景色。
會讓我想起的過去一些事情。
不過大部分是不太好的就是了。

但是我可不是為了提醒自己才這麼做的。
純粹只是因為興趣而已。

就有如以往一般,早上,我都會抽空來這裡。
站在位於學校最高處的這個辦公大樓的頂樓,看著這個靠山又靠海的美麗城市。
不經意地抬頭望著天空。
現在,她大概在飛機上吧。
正在前往德國的途中。
我的妹妹因為成績優秀,而獲選成為與德國一所知名學院所舉辦的交換學生活動中的代表。
簡單來說,她要以這個身分去德國待一年。

無意地低下頭,隔著鐵網看著空無一人的操場。
來到這個地方已經五年了,無論是這裡,還是自己,都沒有甚麼特別大的改變。
不知道為什麼,我嘆了一聲氣。
這幾年來,雖然生活還算過的去,但是總覺得有什麼不太夠。
覺得缺少了些什麼東西。
但是也僅止於此。
那個答案我不想去尋找。
理由我更不想多說。

我轉過身,踏岀步伐。
準備回到教室去。
但是,被什麼東西給攔住了。
「......聲音?」
像是鳥類快速振翅的聲音。
而且正朝著這裡,越來越近,越來越明顯。
這個聲音讓我停下的開始沒幾秒的腳步動作,再度轉過身望著天空。
在我的視線彼端,九月的晴空中,一個顯眼而且不協調的黑色物體,伴隨著噪音,正在逐漸接近這個方向。
大概可以看得出一架直升機的輪廓。
雖然我偶爾會看到直升機,但是會飛過這個位在山坡上的學校的倒是沒見過。
於是我決定暫停自己的動作,等著直昇機從頭上飛過的瞬間。
好像電影一樣的場景,光想就很令人興奮。
如同預料的,直昇機正準備往我頭頂的位置經過。
但是......為什麼......速度越來越慢了?

這架全身漆成黑色的武裝直昇機,現在正在我頭頂上,數公尺高的地方盤駐著。
「這......到底......」
螺旋槳的噪音讓我幾乎聽不到我的自言自語。
我的襯衫被風狂亂的吹拂著,變成有如手掌般連續拍打著皮膚。不過沒能吹移我的視線。
在面對著我的機身左側門上,漆著一個白色的斜勾十字紋章。
先是探出頭來,然後整個人站出來的,是一個幼小的女性身影。
中間有一排銀色鈕扣的黑色襯衫。
被風撥動而劇烈擺蕩著的銀邊黑色百折長裙。
銀色的微捲長髮,清澈的碧綠色雙眼,一手抓著扶手,昂然的站立著。
就像在樹梢尋找獵物的老鷹一般,給人一種強烈的存在感。
然而那不是只停駐在一個方向,而是左右ˋ上下交互觀望的神情。卻又給人其他的感覺。
那是好奇心的表現,有如剛出生的雛鳥一般,對這個世界的一切充滿著好奇。
之後,她注意到正在她腳下的方向的我,並將視線往我身上集中,如同我注視著她一般。
兩股視線疊合在一起。
「...!!」
臉上突然泛起紅暈的她,雙手緊緊壓住剛才飄起的裙襬。
「呀!!」
之後是一聲跟她的樣貌很相稱的叫聲。
不過,同一時間,她卻也因為重心不穩而上半身往前傾斜。
最後連腳也一同踩空,整個人像枯樹枝一般突然從直昇機側門上掉落。
「危險!」
我馬上往前跨出腳步,往那個方向奔跑。
最後,我往前平伸出雙手......

「好在趕上了......妳沒事吧?」
我看著跌坐在我的手臂上的少女說著。
她的身體很輕盈,不花什麼力氣就能接住。
她看著我的表情先是驚愕。
「你......」
然後開始漲紅。
「......放ˋ放開我!!」
然後她的身體開始劇烈掙扎。
「你這變態! 放開我!」
我趕緊把這個連道謝都沒說的小女孩放到地面上。
同時,她往後跳離剛才的位置。
「你剛才看到了吧!! 我的...!!」
雖然聲音很細緻,但是語調卻非常帶有威嚴。
「看到? 你是指什麼?」
「別裝蒜了!」
「我什麼都沒看到阿,除了黑色的-
「你果然看到了!!」
快速伸向腰間的她的右手,從皮套中拿出一個東西指著我。
P08,魯格手槍,名字取自發明者喬治˙魯格,1908年成為德國的主力配槍。在大戰末期之前一直是德國的主力手槍,而且......
等一下,現在不是介紹槍枝的時候吧。
這麼一把已經只該被當成古董收藏起來的武器,現在正被拿來指著我。
磨的光亮的槍身,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幾十年前的舊型號,彷彿從未被使用過一般。
「等ˋ等等,冷靜一點!」
我一邊說著一邊後退。
「那東西很危險的,快點收起來。」
雖然我繼續這樣說著,可是她似乎不為所動,繼續保持著瞄準我的姿勢。
她該不會真的打算要開槍吧?
這樣下去的話,我可能真的會死的......
..........
「算了。」
她突然把手中平舉的槍放了下來。
「看在你剛剛救了我的份上,這次就饒過你。」
「......咦?」
直升機已經在她的身後著陸。
不久之後,從直升機的背面,有另一個身影跑過來。
「小姐!!」
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少女,比小女孩還要高上許多。
她穿著黑白色系的女僕裝,擁有許多花邊裝飾。
綠色的短頭髮給人很有活力的感覺。
她握起小女孩的手,一邊用擔心的神情看著她。
「小姐! 妳沒事吧! 怎麼突然摔下來了呢...」
「嘻嘻,抱歉,芙蕾妲,剛才一時腳滑了,不過幸好這個人救了我。」
「救了你......嗎?」
這時候那個女僕往我這裡看過來。
不過為什麼是用很嫌惡的眼神阿......
「艾莉卡小姐,下次還是請注意一點,我們家族的人可不能隨便給這種鄉下國家的粗野男性碰觸。」
「其實是這樣的......剛才這個男的......」
接下來的內容,小女孩是貼著旁邊彎下腰的女僕的耳邊說的。
雖然我聽不到,不過依照那個女僕聽完後的反應來看,大概是不太好的話吧。
她臉色大變,表情僵直的看著我。
「你..........」
「我.....?」
「艾莉卡小姐,請妳稍等一下。」
說完,那個女僕朝著我緩緩走近。
「剛才......」
「剛才......?」
「你對小姐......做了不知廉恥的事情嗎?」
「咦!? 等ˋ等一下,那是不得已的阿! 因為要救她阿!」
「那麼,偷看裙底,也是為了要救她嗎......」
「嗚! 那ˋ那個是..........」
我看著她打開女僕圍裙裡面的襯衫領口鈕扣,然後伸進去,從裡面抽出一把光亮的刺刀。
隨後,那看起來像光是蜻蜓停在上面如果一不小心失足就會被切成兩半的鋒利刀刃,正被直指著我。
「為了守護小姐的清譽,你今天就在這裡消失嗎。」
「喂! 妳...你是認真的嗎?」
我一邊說,一邊隨著她的腳步慢慢後退。
「別怪我,怪你自己不該出生吧。」
仔細想一想,對著一個拿著刀往自己走過來的人問這個問題絕對是有點蠢。
「等一下! 芙蕾妲!」
被叫住的女僕,回頭看著身後突然出聲的小女孩。
「他救了我也是事實,是我自己不夠成熟才會摔落的,跟他沒關係,身為軍人,有時候要學會包容才行。」
「小姐......」
女僕看著小女孩一下子,然後就把刺刀扔在地上,衝過去一把把小女孩抱住。
「嗚嗚! 小姐真是心胸寬大又善良! 而且又好可愛! 我也想像小姐這樣溫柔!」
「嘿嘿嘿...」
被女僕以臉頰摩蹭著的小女孩微笑著。
「聽到了嗎!」
然後女僕又突然以先前的可怕眼神轉頭看著我。
「這是小姐的意思,所以這次我就原諒你! 你應該感激得五體投地才是....」
「嗯.....喔。」
「如果再敢對小姐怎麼樣! 我就把你做成火腿!」
「是是......」
「對了,你是這個學校的人嗎?」
小女孩這樣說著。
「阿阿,沒錯。」
「現在是上課時間吧,怎麼在這裡偷懶?」
「咦?」
她是誤會了什麼吧。
「不ˋ我不是學生。」
我這麼解釋著,不過接下來她卻又說出更奇怪的答案。
「這樣嗎......原來是打掃頂樓的校工嗎?」
「更不是! 我也不是工友!」
「竟然敢對小姐大聲說話!」
這時一旁的女僕又作勢要從胸口抽出刺刀。
「我不應該出生對不起。」
「算了,不管你是誰,就幫我們帶個路吧。」
「帶路? 妳們要去哪裡?」


2 真樹 [ 2007/09/29(Sat) 08:39 ID:nWgTVIJ6 ]
從打開的電梯門後走出三個人,在校舍四樓的走廊上走著。
走在前面的人是我,而後面則跟著兩個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而且要我把她們帶到教室去的女孩子。
這兩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來頭?
突然開著武裝直昇機降落在頂樓,該不會是......恐怖份子?
等等一走進教室,就會馬上大聲喊著"這間教室已經被我們給佔領了"之類的,然後要求這個國家的政客及媒體出面,以全班同學的性命交換某種條件之類的嗎?
不,那應該只會出現在電影裡面吧。
不過如果是真的怎麼辦?
首先,那台直昇機,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
但是,只有她們兩個人,有可能辦的到嗎?
不過這個小女孩我不知道,但是另外這位女僕的身手倒是可以感覺的出來。
每走過一間教室,就馬上可以感受到從透過玻璃像箭雨一般射過來的好奇視線。
當然那不是落在我身上。

最後,我們在這一層樓的最後一間教室門外停下腳步。
「就是這裡嗎?」
小女孩這麼問著,然後我則是"嗯"的一聲點頭回答。
這時候我看著她走到門邊,握住門把,然後又鬆開手,轉回身看著我們兩個人。
「等等讓我一個人來吧,芙蕾妲,不要插手。」
「一個人? 你是指什麼?」我這麼問道。
該不會是要一個人進去控制場面,一個人在外面把風?
「自我介紹。」
小女孩回答著。
「小姐......一個人沒問題嗎?」
我旁邊的那個被叫做芙蕾妲的女僕則是顯得有些擔心。
「放心吧,我私底下練習過幾次了。」
小女孩則是以回以自信的神情。
「而且,身為軍人,要有表現自己的勇氣。」
「嗚嗚...小姐真是成器...如果老爺在的話也會深受感動的。」
「為什麼要自我介紹?」
「因為,我是從今天開始,轉到這個班上的學生。」
「......咦咦咦?!」
在我吃驚的同時,小女孩又轉回身,打開教室的門。
「我也進去吧。」
當我起步準備跟著小女孩時,突然又有一把冰冷鋒利的金屬片抵在我的喉嚨。
「唔......這是幹什麼......」
「你聽到小姐的話了吧,誰都不准插手! 這是小姐自己的戰鬥。」
「可是我是-」
「再囉嗦我就把你做成臘腸。」
「好好好,我待在這裡,妳可以先放手嗎?」
「不行,安全考量。」
「那我的安全呢......倒是她沒問題吧......」
吵雜的聲音有如音爆一般,隨著冷氣從打開的門縫噴射出來。
小女孩就這麼信步走進教室,站上講台。
在她眼前的是一片空前的混亂景象。

把桌子當成腳踏墊,手拿著撲克牌的少年們。
把椅子給圍成一圈,嘴巴談論趣聞的少女們。
把窗戶框當成樹枝,在上面攀爬還發出類似猴子叫聲的人們。
把日光燈當成橋墩,試圖飛越過去的勇敢的紙飛機們。
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教室的教室。
「這......到底是......」
站在我身後的芙蕾妲看傻了眼。
「沒什麼,不過就是......普通的高中教室而已,因為這個班的導師,在早上的導師時間經常翹頭......」
「你稱這些人叫高中生? 這種混亂場面應該是發生軍事政變才有的吧!」
「雖然這個比喻很奇怪,不過我不否認......還有,可以先把刀子放下來嗎?」
我看著滴上我一兩低冷汗的冰冷刀鋒說著。
「不行,我不能讓你打擾小姐,這是她的希望,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可以插手。」
「我不會跟進去了啦,先放開我可以嗎?」
「我什麼都聽不見。」
「妳......」

「等一下啦! 安靜一點! 講台上有什麼人在!」
一個還能夠保持理智的戴眼鏡女學生,試圖以一己之力將場面給控制住。
但是,現在就連坐在她旁邊補妝的另一個女學生也不一定聽的到。
「唔......」
小女孩站在台上,雙手握拳,看著底下這比坦克會戰還要熱鬧的情景。
一架紙飛機重重的撞上黑板,癱軟地墜落。
「唔唔唔......」
小女孩的眉毛抽動了兩下。
「全壘打!」
一顆棒球不知從哪裡竄出,朝著小女孩的臉部直擊過去。
「吵死人啦!!!!!!!!!」
在那一瞬間,象徵著和平與安詳的校園內,想起了槍響。
棒球像是中間被什麼東西貫穿,靜靜地躺在講桌前的地上。
小女孩往前平舉的雙手,不之何時握著那把槍口正冒著煙霧的魯格手槍。
接著,班上陷入了空前的寧靜。
學生們正襟危坐,雙眼直視前方,好像深怕漏聽了老師的一字一句。
桌椅相當整齊地等距離縱橫排裂,連灰塵都不忍沾染的桌面輝映著九月刺眼的早晨的陽光。
一副像是正在聯考中的景象。
「呼~」
深呼口氣之後,小女孩把槍收回腰間,然後開口了。
「我是今天開始,以交換學生的身分,來到這個班上就讀的艾莉卡˙隆美爾,預計會待一個學期,雖然時間短暫,不過還是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努力,為了復興黨國而奮鬥,以上。」
之後,過沒幾秒,教室裏面再度恢復原本的吵鬧。
不過話題全都集中在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教室裡的小女孩。
「交換學生? 我從沒有聽說過。」
「我記得前幾天不是有人轉學到國外去了嗎?」
「長的還滿可愛的。」
「那是COSPLAY嗎? 那套衣服。」
「哥德蘿莉風嗎?」
「不,比較像軍服吧。」
聒噪持續中,小女孩掃視了班上兩次。
「教官呢? 這個班上的教官呢? 我記得是叫做克雷爾教官吧。」
「教官? 你是指老師嗎? 他一直都在阿。」
一個女學生這麼回答。
「在哪裡?」
「從剛剛開始,一直邊被人拿刀子抵著喉嚨,邊站在門外面啊。」
另外一個人這麼補充著。
「........」
「........」
同一時間,講台上的小女孩,和我背後的女僕,全都不發一語,然後同時用飽受震驚的神情看著我。
而班上的同學們也一起跟著看著我。
「怎麼會......」
抵住我喉頭的刺刀鬆開了。
我回頭只看到芙蕾妲以失意的體前彎姿勢跪在地上。
「這個變態......竟然是......」
再回頭向前,看到艾莉卡打開了教室的門,走出來抬頭看著我。
班上的人也都只是默默的看著現在的狀況。
「你是......我的......老師?」
還剛才那種滿自信的語調完全相反,這個時候的艾莉卡,在字句中充滿了緊張與不安。
的確,換作是我,我大概也是一樣吧。
會擺出像現在的她一樣的羞憤神情。
「這個......我沒有說我不是吧。」
我淡淡地這麼回答著。
「雖然我曾經想要說明,不過不知不覺就被牽著鼻子走了,抱歉。」
艾莉卡沒有再多說話。。
然後,突然就轉身朝著走廊的一端快步跑走。
「啊! 小姐!」
一旁的女僕也馬上追過去......
只留在在原地看著這一切發生的我。
「那兩個人......怎麼了啊。」
之後我推開教室門走進去,馬上發現學生們似乎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我。
「總而言之,他就是今天新來的轉學生,妳們可別欺負她喔。」
「老師......欺負他的人是妳吧......」
「我? 等一下! 你們誤會了什麼了吧!」
「她看到你之後就哭著跑開了耶。」
另一個同學這麼說著。
「我剛才可是差點被殺掉啊!」
「明天這所學校要上社論版了,啊啊,如果我們被記者採訪怎麼辦。」
「我看從明天開始,我們全部都戴著帽子ˋ口罩跟墨鏡來上課好了。」
「啊,贊成。」
「你ˋ你們這些人.....」
我不自覺得握著拳看著這些只會火上加油的同學。
「別說這個了,老師,你不追上去嗎......」
這句話倒是讓我想起來,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

我,亞歷山大˙克雷爾,二十七歲。
我是個不成材的老師,因為我做了壞榜樣。
我在走廊上奔跑。
「阿! 老師!」
站在我面前背著書包的少年叫做海井,因為興趣與我非常接近,所以跟我的關係還不錯。
剩下的我現在沒時間介紹,連打招呼的空檔都沒了。
「抱歉! 今天我又遲到了,哈哈哈....」
他搔搔頭微笑著。
「到走廊罰站!」
我一邊從他身旁跑過去一邊向他丟出這句話。
「怎麼這樣! 等等,老師,你要去哪裡阿!」


3 真樹 [ 2007/09/29(Sat) 08:44 ID:nWgTVIJ6 ]
順著我剛才看著她們跑走的方向下樓,來到操場。
從我面前經過的,是在學校裡面跟我非常好的體育老師山原,以下省略。
他穿著體育外套,拿著點名版,應該是正要去上課。
「喂!」
我出聲叫住他。
「嗯?」
聽到我的呼叫的他停下來轉頭看著我。
「克雷爾嗎? 怎麼了?」
我跑到他面前,然後開口。
「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穿著軍服和一個穿著女僕裝的人跑過去?」
「.........」
他突然沉默不語,過了不久,他拍了我的肩膀。
「克雷爾,我知道動漫畫的世界很美好,不過你要知道,那裡面的人物是不可能岀-
「是真的啦! 我剛才還差點被她們給殺掉!」
「........看來,你的情況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要不要去找學校裡面的教哲學的老師談一談?」
「唔.....算了! 我先走了!」
說完我馬上跑開。
「他沒問題吧......」
只丟下苦笑著看著我的山原老師。

「嘖.....會在哪裡呢?」
我站在迴廊中,持續四處觀望著。
突然間,我的視線飄移到了那裡。
辦公大樓的屋頂。
那裡還停著早上看到的那架黑色武裝直昇機。
「......」
之後,我便往那裡一直線跑過去。

啪答!!
陳舊的鐵門向被踢開一樣快速轉動,打在旁邊的牆壁上。
穿著黑色軍裝的銀髮小女孩,從打開的門後跑出來到頂樓。
「我......我剛才......」
艾莉卡的腦中,浮現出了早上的事情。
有關於那個人的事情。
「小姐!!」
跟著跑來的是芙蕾妲,她關上門之後,跑到艾莉卡身邊。
「芙蕾妲......」
艾莉卡看著滿臉擔憂神情的芙蕾妲。
「那個人......是我的老師......我剛才......」
「嗯,雖然我也不敢接受,不過應該不是騙人的,沒有事先查過資料的我的確有疏忽,對不起,小姐。」
「不......不是妳的錯......」
艾莉卡低下頭。
「會特地前來迎接我們的人,一定是很重要的人,我竟然沒發現這一點,而且竟然還拿槍指著他...我...」
「小姐......」
「如果姊姊知道了,一定會罵我的吧......我......讓家族丟臉了......我......」
芙蕾妲走上前,一把抱住已經眼框泛紅的艾莉卡。
「放心,我不會向大小姐說的,而且我保證沒有人會。」
「芙蕾妲......」
「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回到飯店去再想想辦法。」
「說的也是......現在我沒有臉再見老師了。」
之後,兩個人往從剛才就停著的直昇機的方向走過去。

我走完通往頂樓的最後一階樓梯,將手伸向門把。
「嗯?」
鎖住了?
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某個聲音。
什麼東西開始轉動的聲音。
「可惡...!」
我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條短鐵絲,將它拉直後伸近鑰匙孔中。
一陣搔弄之後,我聽到了門鎖打開的聲音。
為什麼我會這種事情,這個當然跟我以前的經歷有關。
不管是不是好的技能,總之是派上用場了。
我打開門,快速往外面跑出去。
「唔!」
螺旋槳快速轉動的直昇機,已經是隨時都可以起飛的狀態。
而且同一時間,機身已經開始往上浮起。

「那是......老師?」
偶然轉頭看著窗外的艾莉卡,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棕色頭髮的青年。
「可惡...追的比預料的還快嗎?」
坐在駕駛座上的芙蕾妲,也跟著望向克雷爾的方向。
「明明只是個變態...」
「芙蕾妲,我...還是下去跟那個老師道歉好了!」
「不行! 小姐! 隆美爾家的人不可以向這種人低頭! 就算他是師長也一樣!」
「可是...」
「如果他真的是個好老師的話,那就追上來給我看看,讓我知道他有能夠與我們家族的人相比的堅強意志!」

「可惡...艾莉卡!!」
我對著直昇機的方向大喊。
不過它依然以穩定的速度在上浮,離我站的位置越來越遠。
「怎麼辦......」

這是有時間問自己的時候嗎?
該怎麼做,應該非常清楚吧。
這個時候,還有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只有自己做得到的事情。
不做的話,這個女孩就會離自己而去。

「克雷爾......果然......我不該活著的對不對?」

「唔喔喔喔!!」
我突然開始跑步。
往自己面前,往升起的直昇機的方向。
使出自己的全力。
用自己所能辦的到的最快速度。
我不想知道我跑的快不快,但是至少我已經盡了力。
雖然頂樓的四周圍,裝了一圈為了防止我這種笨蛋用的鐵網。
不過對已經徹底沒救的笨蛋是沒有用的。
「呀阿!!」
我往前躍起,然後將雙手對著那個方向用力高舉。
碰!
接著是一陣金屬的碰撞聲。
我的雙手抓住了鐵網的頂端。
這時候,我的身體理所當然的繼續向前擺動。
我利用那個動作,在身體快要撞上鐵網的瞬間抬起雙腳,在鐵網上用力一蹬。
接著我的身體隨著後座力往後彈起。
在同一時間,我的雙手用力往下一拉,將自己整個人往上帶起。
然後再度抬起腳。
啪!
我的左腳順利地踩在鐵網上,然後我趕緊讓另一腳也踩上來。
之後我鬆開雙手,站起身,看著還在自己面前的直昇機。
先說明一下,這裡是整間學校的最高處,有12層樓高的辦公大樓的頂樓。
只要我往前跳,我就等同於在三十公尺的空中浮游著。
當然零點零一秒後就不算浮游了,而是自滅。

我往前使勁一跳。
啪!
我的雙手緊握住直昇機的腳架,沒握住的話,下一行就寫著全劇終了。
我只感覺我的身體像鯉魚旗一樣飄蕩著,隨著直昇機快速在空中翱翔。
我的雙眼筆直盯著機身。
以現在的速度來說,我要爬上去根本不可能,光是要抓著腳架就很吃力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

「那是...!」
偶然看向窗外的艾莉卡,再往下俯瞰時,發現了令他非常吃驚的身影。
一個少年雙手抓著腳架,正對她用反射著陽光的燦爛牙齒笑著。
「芙ˋ芙蕾妲!」
「怎麼了?」
「老師......是老師! 他在底下!」
艾莉卡一邊指著外面一邊說著。
「什ˋ什麼! 真的跟過來了!?」
「快點降落! 芙蕾妲! 這樣下去的話老師會...」
「小姐......不行! 就算現在回到學校頂樓,也不確定他能不能撐到那時候!」
「...既然這樣...!」

啪!
還在高空飛行的直昇機,側門突然間打開了。
「阿?!」
從門中探出頭的是艾莉卡。
「老師!」
她對著我伸出手。
「請把手給我!」
「艾莉卡.......笨蛋! 快把門關上!」
「不行! 那老師怎麼辦?」
「我自己會想辦法,如果妳又掉下去的話,這次沒有人可以救妳喔。」
「不行! 快點抓住我!」
「唔......」
說真的,自己的力氣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活動了,身體覺得好累......
「沒辦法了,會怎樣我可不管喔!」
我將身體使勁往上拉,然後鬆開右手,往上一伸,跟艾莉卡伸出的手緊握在一起。
「唔阿!」
艾莉卡的身體被往機身外拖岀,不過她即時用另一手抓住門外的扶手。
「唔.....」
她使勁地拉起我,而我在同時也用另一手舉起身體。
然後我往上抬起右腳,勾住了腳架,在同一時間連左腳也一起。
我變成坐在腳架上的姿勢,然後繼續被艾莉卡拉進門內。
之後我馬上把門關上。
「呼.....呼.....呼.....」
「呼......呼......呼......呼......」
兩個氣喘如牛的人看著彼此。
「老師....為什麼.....要跟過來......」
「這個嗎......先回學校去吧,剩下的事情等等再說。」
「......嗯,芙蕾妲。」
「......我知道了。」

4 真樹 [ 2007/09/29(Sat) 08:44 ID:nWgTVIJ6 ]
直昇機再度降落在學校頂樓。
我打開門跳下直昇機,然後是艾莉卡跟芙蕾妲。
「老師......」
艾莉卡走到我身後,然後我轉身看著她。
「艾莉卡...為什麼突然就跑走了?」
「因為......」
她低下頭,然後繼續說著。
「我把來迎接我的老師當成變態,對老師說了很多不敬的話,甚至還舉槍相向......」
「迎接? 不ˋ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身為一個軍人,竟然如此對待自己的師長,真的是沒有臉回去見姊姊跟爺爺。」
「那些...其實都沒關係啦......我根本不在意那種事情。」
「可是我......我......」
她的眼角開始滲出一兩滴水珠,看到這樣的我馬上走上前,用手按著她的頭頂。
「喂喂! 別哭阿! 反正妳沒事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怎樣都無所謂啦。」
「老師.....」
她抬起頭來,再度跟我四目相交。
「以後別再這樣子了,自己的學生在上課時間亂跑,我很困擾的呢.....」
「......嗯。」
她微微點著頭。
「總之現在妳知道了吧,我不是變態,也不是校工,我是亞歷山大˙克雷爾,這個學校的老師。」
「那麼,就是變態老師了嗎?」
這時候從艾莉卡身後冒出另一個聲音。
我抬頭看著聲音來的方向,看到芙蕾妲快歩往我這裡走過來。
「唔...」
糟糕,我剛才完全忘記她的存在了。
我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一邊說著。
「做ˋ做什麼? 我是在安慰我的學生喔。」
「咦...安慰阿...」
「只不過是摸摸頭...應該沒那麼嚴重吧...」
「就是有!!」
她再度從胸口抽出刺刀來。
「唔阿!!!」
我被拿刀直指著我的的芙蕾妲,嚇得再往後退了幾步。
「竟然毫不猶豫的就跳上直昇機,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我說過了,我是老師阿...」
「這不是一般人辦的到的吧,如此迅速而且熟練的體術,更可怕的是,你根本毫不畏懼,你......絕對不是普通人......」
「我......」
我逐漸沉默了下來。
她說的或許沒有錯。
但是那不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果然太危險了,你這傢伙比變態還可怕,對小姐的威脅性超過我的想像,像你這樣的變態......」
話還沒說完,她已經將刺刀架在胸前,朝著我衝過來。
「住手!! 芙蕾妲!」
在她身後的艾莉卡對著她大喊著。
就在她說完的同一瞬間,刺刀在剛好抵住我的喉頭的位置停下來。
「唔......」
「為什麼! 小姐! 這個人不值得小姐這麼在意才對!」
「他是我的老師!! 把刀收起來!! 我不允許任何人再對他無禮了!!」
「小姐......這個人讓妳顏面盡失,即使這樣小姐依然要這麼做嗎!!」
「這是我決定的事情!! 我的話,就是隆美爾家的命令!!」
之後,時間有如像跳針的電影片段般靜止。
與剛才那充滿羞愧與失望的神情不同,現在艾莉卡說出的這句話,的確充滿了有如將領一般的威嚴。
就連天上的老鷹也會飛下來向她低頭的那種強烈的高傲感。

「我.....知道了。」
她站直身體,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把刀收回胸前。
「我身為隆美爾家的女僕,沒辦法體察小姐的心情,這是我的失職,雖然我依然沒辦法理解,但是我尊重小姐的決定。」
「芙蕾妲......呼!!」
艾莉卡這時候整個人像癱軟一般跪在地上。
「小姐!!」
芙蕾妲馬上跑過去將她扶起。
「嘻嘻....其實我剛剛很緊張呢,如果妳真的傷害了老師怎麼辦...嚇到腿都軟了...」
「小姐......」
「艾莉卡。」
我也跟著走上前。
「真的很對不起......教官,又讓你看到我出糗的一面。」
微微紅著臉的艾莉卡看著我。
「沒關係啦,反正............等等,妳剛剛叫我...什麼?」
「教官阿! 因為我是軍人,所以軍人的老師就叫做教官!!」
「不ˋ叫老師就好了啦。」
「不行,這是我的堅持,我不能再對教官無禮了。」
「......好吧,隨便妳吧。」
我按著自己的額頭。
「剛才真的很抱歉,我把教官對我做的訓練當成是無恥的事情。」
「訓練? 我又做了什麼?」
「剛才教官不是對我做了身體檢查嗎?」
「檢ˋ檢查? 我...」
「嗯,教官是要檢查雙腿的健康程度,所以才會從裙底看進來的吧,因為我還不夠成熟,所以才把那麼重要的檢查當成是下流的偷窺。」
「這個..........」
我不知道該不該反駁她...
「剛才抱住我,也是為了要幫我量體重吧!」
「體重! 不,我沒有那麼厲害,就說了只是為了要救妳...」
「教官真是謙虛的人呢! 總是不願意說明自己很厲害!」
「..........」
我感覺像被牽著鼻子走呢。
「艾莉卡˙隆美爾在此正式報到,今天開始,在教官的部隊裡服役,請多多指教!」
說完之後,她對我用了一個五指敬禮。
「.....喂,艾莉卡,妳不是大人,不能用五指...」
「阿! 非常對不起!」
之後她又連忙改用三指敬禮。
「真是的......」
我看著她背後不遠處,佇立著的芙蕾妲。
「真的沒關係嗎? 讓她這樣...」
「這是艾莉卡小姐的堅持,我也不能插手管,從今天開始,你就是艾莉卡小姐的師長了。」
「阿.......」
感覺態度好像跟剛才差了很多。
「不過我還是會繼續監視你,如果你對艾莉卡做出不知廉恥的事情,我就-」
「芙蕾妲! 不可以批評教官!」
艾莉卡轉頭對著芙蕾妲說著。
「...........」
「阿,對了。」
艾莉卡又回頭看著繼續說話的我。
「既然我是妳的教官.......那就代表........我可以隨心所欲的教你做任何事情...不,應該說是任何訓練?」
「沒錯!」
「喔喔.......既然這樣的話..........」
接下來的幾秒內,我的腦中閃過了幾千個被到處打上馬賽克的畫面。
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女孩,而且稱呼我為長官,而且,還說我可以對她做任何事情........
怎麼想都太奇怪了,這是仙人跳嗎?
但是.........
她的眼神,不像是在隱瞞什麼。
就像是幼小的老鷹一般,清澈ˋ卻又堅定。
或許,根本不需要懷疑。
而且也不容懷疑。
「好吧,這裡是我的第一個命令!」
「是!」
「........到教室去上課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我對她露出微笑。
「教官.......是!」
後來仔細想想,我的人生,或許就從這一天開始,完全改變了......
相隔了五年,我再度覺得自己活的有意義......

「對了,教官。」
「嗯?」
在走向通往樓梯口的門的途中,艾莉卡又開口了。
「剛剛教官真的好厲害喔,竟然可以一跳就跳上鐵網呢,然後還接著馬上跳上直昇機呢。」
「這個嗎......也沒什麼,誰都做的來,最重要的是膽量。」
「下次也教我吧!」
「不,妳應該沒辦法吧。」
「教官不是說誰都做的來嗎?」
「可是即使是這樣,以妳的身體也......」
「你懷疑小姐的能力嗎?」
「我不應該出生對不起。」
「芙蕾妲! 不可以罵教官!」
「可是......」

5 真樹 [ 2007/09/29(Sat) 08:46 ID:nWgTVIJ6 ]
這是我這邊完成度比較高的作品 放上來讓大家看看

裡面可能有惡趣味或捏他 嗯......不過 我這邊小說主要是輕鬆寫出來的 所以可能會不自覺寫岀平常常接觸的東西

有錯字也可以幫忙挑一下O_o

6 我是個廚 [ 2007/10/06(Sat) 23:19 ID:CUJKHB6k ]
「我不應該出生對不起。」
這句真的很絕啊!
主角被罵變態罵的很慘啊XD


7 真樹 [ 2007/10/29(Mon) 06:10 ID:ylSPT5D6 ]
「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啦。」
我靠站在講台右側的黑板前,對著台下的大家說著。
「艾莉卡,再自我介紹一次吧,剛才那次老師不在所以不算。」
我轉頭看著站在講台後的艾莉卡。
「是! 教官!」
當艾莉卡回答完之後,台下突然出現了議論的聲音。
「你聽到了嗎?」
「嗯,剛剛她叫老師"教官"吧。」
「這是角色扮演嗎?」
「不知道是哪一方面的教官...」

「嗯...咳! 咳!」
艾莉卡刻意的清喉嚨,讓底下的聲音暫時消失。
「我是今天開始,以交換學生的身分,轉學到這個半上就讀的,艾莉卡˙隆美爾,預定會待一年的時間,雖然時間不長,不過我會充分利用這段時間,在這裡吸收學問,成為以後復興黨國ˋ建立第四帝國的基石,嗯.....總而言之......」
她又再度立正,對著台下的方向敬禮。
「請大家多多指教!」
說完之後,台下馬上響起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
「太帥了......艾莉卡小姐......」
站在黑板另一側的芙蕾妲感動的看著這幅情景。
「那個,艾莉卡同學~」
一個女同學舉起手,然後又接著說。
「可以問問題嗎?」
「喔! 我也要問!」另一個人跟著舉手。
「我也要!」
「我也要!」
相同的動作與話陸續被幾個人重複,頓時全班的人幾乎都舉起了手。
「咦? 那個.....」
「等一下!!」
芙蕾妲走上前擋在台下的人與有點不知所措的艾莉卡中間。
「要問問題的人一個一個照順序來!! 還有,不可以問私人問題以及個人資料!!」
當女僕這麼說完之後,台下的學生們馬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那麼,我是老師,我應該可以問吧?」
我馬上跟著說道。
「你更不行! 你敢問我就修理你!」
芙蕾妲在一秒內便做出了這個回答。
「唔......」
「那,教官,我的座位在哪裡?」
「嗯....這個嗎.....」
雖然後面有空著的座位,但是艾莉卡比其他人都還要嬌小,不可能讓她去坐那裡。
在說也還有其他我的個人考量。
「好吧,就坐這裡!」
我指著講桌正前方緊鄰著講桌的座位說著。
「咦?」
不過,在那裡已經坐著一個男同學了。
「那個...老師,這裡不是我的位子嗎?」
他無辜的看著我。
「是嗎? 我有說過你們的座位是固定的嗎? 從今天開始,你就到最後一排去坐吧。」
「怎ˋ怎麼這樣......」
「再囉唆的話,可能不止換座位,連班級都會換喔,呼呼呼呼......」
「老ˋ老師說的是! 我馬上換!」
當男同學走開之後,我對著艾莉卡微笑著。
「好了,去坐吧。」
「是!」
當她坐了下來之後,突然旁邊有個少女叫住了我。
「我的座位呢?」
芙蕾妲還是那副充滿不滿的表情。
「我要坐小姐旁邊,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選擇。」
還沒等我回答她就先這麼聲明著。
「咦? 可是...妳不是學生,照理來說上課時間是不能待在教室裡面的...」
沒錯,只要用這個理由,至少能在上課時間擺脫這個人的糾纏。
唰!
不過這時,我感覺到一個東西擦過我的臉頰邊。
同一時間,背後的黑板發出一聲聲響。
轉頭看著,一把刺刀筆直插在黑板上。
「我知道了,妳把後面的空桌子搬過來跟艾莉卡併在一起。」

今天早上剛好是世界史,也就是我擔任的科目。
這同時也是我第一次上這個班級的課。
也是第一次上艾莉卡的課。
「眾人在凱薩的身旁下跪,之後凱薩要他們起身,並說了一句話"你們以為你們能撼動奧林帕斯嗎?" 就在這個時候...」
「來,請用茶。」
芙蕾妲拿著茶壺,將紅茶倒進艾莉卡桌上的銀杯子中。
「謝謝妳!」
艾莉卡對她回以微笑。
「不會啦~」
「那個......我說.....」
我看著似乎陷入另一個世界的她們兩人。
「阿,教官也要嗎? 芙蕾妲,幫教官倒一杯吧。」
「對不起,我沒有準備這個變態的份,也沒有他能用的茶杯。」
「那我這杯給教官好了。」
「不,我不是要喝茶! 現在是上課不是下午茶時間,再說我現在正講到精采的地方。」
「哼! 這哪裡算精采了,不過就是歷史事件而已,很抱歉,祖國的歷史以外的部分我們沒興趣聽。」
芙蕾妲馬上這樣回答著。
「這樣可不行喔,這一堂課是"世界"史,如果因為沒興趣而導致成績不好的話,可是要連續一個禮拜到老師家中進行特訓的。」
「喔喔! 特訓嗎!」
聽到這個字眼,艾莉卡似乎眼睛亮了起來。
「我也要特訓!」
「喔喔! 好! 今天就過來吧! 當然是一個人來。」
「絕對不行! 這個傢伙說的訓練根本不是小姐想的那樣!」
「咦? 那會是什麼訓練?」
「這個......就是......該怎麼說呢......」

「結果變成三個人的肥皂劇了...」
後排的一個男同學向旁邊的人說著。
「對阿,我們也想上課阿......」

「於是,這把用來殺死耶穌的長槍,目前被分成三截,被教會保管著,據說,是因為力量太過強大,
所以才刻意分成三截,之後呢...」
這個時候,鐘聲響起了。
在中午十二點整響起的這個鐘聲幾乎跟放學的鐘聲一樣重要。
「好吧,今天就上到這裡,回去之後,把我今天說的兩河時代的內容給複習一下,那麼,不敬禮下課!」
話才剛說出,就已經有人直接往教室外面衝過去。
目標當然是福利社,
每天中午,那個地方就會化為戰場。
為了自己的肚子,在人海之中努力奮進。
當然也有不需要跟那些人生死與共的人存在。
也有許多人會自己準備便當。
可能是自己做的,也可能是來自家人,或是同居在一起的青梅竹馬,或是每天一起上學的傲嬌委員長。
不過我相信後面兩種是不存在於這個班上。
至於我呢,我只要趁下午沒課的時間去吃就行了。
不過今天我的計畫有點改變。
我看著正在收拾桌面的艾莉卡。
「艾莉卡。」
「嗯?」
她抬頭看著我。
「什麼事,教官?」
「我們一起過去福利社吃飯吧。」
「嗯,好阿!」
沒錯,還有這個女孩。
雖然是以非常奇怪的狀況見面,但是,她突然就把我當成長官般唯命是從。
只要繼續這個樣子,我就可以對她做很多奇怪的事情。
「等一下! 小姐!」
正當我們兩人走出教室時,在面前站著一個穿著女僕裝的少女。
「你們要去哪裡?」
「去吃中飯而已。」
「對阿,芙蕾妲要不要也一起來?」
「不行,小姐怎麼可以吃這裡的庶民食物。」
「庶民......」
這間學校賣的東西已經算高級了。
「再說,跟著這個人走太危險了。」
沒錯,還有這個女孩。
打從一開始,就把我當成是一個變態,並且似乎對我抱持著必要以上的敵意。
她絕對會成為我跟艾莉卡之間的最大阻礙。
「那午餐怎麼辦?」
艾莉卡問著。
「請放心,妳看。」
接著她拿出兩個黑色的盒子。
「鏘鏘! 充滿愛與營養的女僕特製便當!」
「喔喔! 好ˋ好亮!」
雖然是黑色的盒子,但是不知為何我卻感受到耀眼的光芒。
「一起吃吧~小姐。」
「等一下! 既然要吃便當的話...!」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