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沒頭沒尾

1 名無しさん [ 2007/10/22(Mon) 23:04 ID:IcGQGAcs ]
少年、少女、死者之丘

山丘上是片一望無際的草原,彷彿是延伸到地平線的盡頭一般的遼闊,視界前方展開的是一片乾淨無暇的碧綠,清脆到彷彿一個小石塊落下便會激起漣渏似的。蝴蝶們開心的嬉戲,白的、黃的、藍的、交錯盤旋、跳著他們獨有的不規則的八字舞。草原上並沒有花開著,在這片沒有花蜜可吸食的草原上忘我的飛舞,想必他們也是被這景色所吸引而來的吧。是啊,只要置身這般仙境之中,腦袋中只要有著其他的慾望便會顯得自身的低俗,想必蝴蝶們也懂得這點道理吧。而與前方的草原相互輝映,後方有著一座大湖,雖說位置是在草原後方,但中間仍隔著一座不算矮的丘陵,翻過丘陵另一面到達的面積廣大的湖泊,是尼爾頓人們口中稱之為「聖湖」的重要命脈。

山丘上的風不間斷的忽忽吹著,風中帶著無比涼爽。當你佇立於草原。由頸子吹過的風就像是有一隻細緻的手為你按摩著,由耳朵拂過的風,就像是母親的細語一般,比世上任何一種語言都更能安撫人心,此時的風,於身於心都令人感到說不出的的舒適。可惜,這樣的涼風只能持續數個小時,之後便會刮起有別於之前舒適的強風。是的,若要強人所難的挑出這座山丘令人不滿的一點,想必就是他特有的山風了。在每天接近日落,在夕陽昇起之時,這裡便會開始刮起陣陣的強風。風中並夾帶著「聖湖*」中的水(血)氣,人們稱之為「死者之風」,「死者之風」會持續吹到深夜方停止,而這座山丘也因為有這陣風的關係,平時並鮮少有人佇足於此,也因為如此才成就了這座山丘得天獨厚的景色,造就了這座美麗的「死者之丘」吧。附帶一提,這不祥的名字也許是它第二個令人不滿的地方。

在這片擁有絕美景色但卻鮮有人跡的草原上,每天為這塊綠色畫布上抹上一撇色彩的,除了白黃藍三種顏色的蝴蝶之外,便是少年的紅與少女的黑。草原上的少年閉著雙眼,靜靜的享受著這山丘上限時供應的涼風。每天練完劍之後能來到這裡享受片刻的寧靜,對少年來說這是他一天內最期待也是最任性的時刻。風吹著他那及耳的一頭楬髮,年僅15歲的他,俊美的臉龐看不到一絲的青澀,反而顯現出他的幹練,而其中卻又不帶有成年人的城府,雖然少年並非笑著而是板著一張臉,但從他的臉上仍能感到令人溫暖的安心感。太陽即將西下,淺淺的夕陽也像水墨暈開般的映照在少年的紅色護甲之上。風,也漸漸大了起來,於是少年緩緩的向後躺下,呈大字型的躺在草原上的少年,將意識交給這座山丘、這片草原,以及這不解風情的風。他正等待著「死者之風」的吹起。穿著一身黑色洋裝的少女坐在少年的身邊,正一手撥弄著被強風吹亂的頭髮,一邊從上往下俯視著少年的臉。少女有著一頭及腰的秀麗長髮,頭髮的顏色也是一片湛黑。肌膚有如玻璃一樣透明潔白,身材苖條但不至於過於削瘦,就像在雕刻精美的工藝品的臉上落下二滴墨汁一般,少女擁有一對烏黑的大眼睛。風愈吹愈強,飛舞在空中的烏黑長髮像是無數雙在空中探尋的手一樣,盡力的想在風中抓住什麼,卻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撲空。她放下了撥弄著頭髮的手,將雙手環抱著自己的雙腳,視線仍然俯看著少年的臉,少女向少年問道。

那是與她的纖細外表不符,過於有活力的聲音。

「今天剛好是第三年了,還聽得見嗎?你哥哥的聲音。」少年彷彿沒聽見少女的話一般,仍然靜靜的躺著。
「喂!法夏,我在問你話啊,你該不會睡著了吧。」少女握起拳頭作勢要朝少年的胸口搥下,彷彿早已知道少女會作出此舉動般,少年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問口說道。

少年的聲音與他精練的外貌一樣的堅毅且令人放心。

「已經。。。聽不見了。」說出這句話的少年,臉中透露出不知是安心或是失落的複雜表情。「即然還醒著就趕快給我回答啊,這個笨蛋。」少女的拳頭仍然朝少年的胸口搥了下去。
「噗!咳咳咳!」少年被這冷不防的一擊打得咳了起來「羅莎啊,妳這粗暴的個性再不改一改以後可嫁不了人的喔。」
「呿!要你管啊,我以後要嫁給誰是我自己的事,不用勞你費心。」少女對於少年的「忠告」顯然沒有放在心上的意思,這從來就不是她所會擔心的事。
突然,彷彿想起了少年說的第一句話,少女的語氣突然有別於剛才的氣勢凌人,看著眼前無盡的草原,不解風情的風持續的吹亂著他的黑髮。

「是嗎。。。聽不見了嗎。。。」
「嗯。」
「那你以後就不會來這裡嗎?」
「嗯,我已經向父親答應過了,只要這一天到了,我便會乖乖的回宮廷裡接受王子的位子。不過雖說繼位王子,但我不懂的事務其實多得不得了,畢竟這幾年我只跟著師父接受騎術與劍術的訓練啊,對於國政的處理與宮中官員們的應對,我可是一概不知呢。」少年邊說邊苦笑著。
「喔喔喔,那就代表我終於不用每天來這裡陪你來吹這難受的風囉,啊|解脫,解脫啦。」少女將雙手手心朝上,擺出一幅不在意的姿勢。
「哈哈,那真是辛苦妳囉,羅莎大小姐。」少年仍然苦笑著「話說回來,妳好歹也是班提斯的王女,怎麼可以每天東跑西跑的啊,就像我三年前在這裡遇到妳一樣,妳就沒有些正事可幹嗎,我看路邊的乞丐都沒有妳來得悠閒呢。」或許拿一國的王女與乞丐做比喻有點不妥,少年仍然照實將他心中所想的說了出來。
「哎呀,哎呀,那些自然有姐姐們去操心啦,況且我們二國從以前到現在一直維持著良好的邦交,各自的國家治安也都很好,那會有什麼大事發生啊,現在連小偷都抓不太到了呢。所謂的政治頂多是一些稅率、街規劃之類數字遊戲。你知道班提斯國目前施政第一方針是什麼嗎?是"如何有效抑制害蟲以保障農作物產量"啊。啊|真是個和平到令人想每天睡懶覺的國家啊。」少女以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自顧自的說著。也許是根本沒注意到吧,她也並未將少年不妥當的比喻放在心上。少年與少女之間的相處就是這樣子的自然,雙方都十分瞭解對方的個性,儘管有一方失言,但另一方絕對不會刻意去追究,因為雙方都知道,那不會帶有一絲的惡意或是猜疑。
「話雖如此,但妳也是和我同年啊。王族到了這個年齡,照理來說都該入宮學習宮中事務了吧。一國的王女成天向外跑,也不見得是件好事吧。」少年話說完,視線便朝著少女看去,由下而上仰望著少女,映照著夕陽餘輝的少女的側臉,仍然是那麼的晶螢剔透,秀麗的長髮被風吹著正狂野的搖曳著,少年忽然覺得,如果少女的長髮能直順的垂直披至腰際,那應該也是個氣質出眾的美女吧,雖然現在看來就像個野丫頭一樣。
少年看得出神,令他沒有注意到少女在這時所流露出一絲絲的憂傷。
「真是的,講起國家大事太沉重了。」少女奮力的起身,朝著躺著的少年伸出手「走吧,天快完全暗了。」少年也伸出他的手,二人起身後準備朝著山丘下走去,與平常不同的,今天二人的手與手一直相繫著。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肩併肩走在這片草原上了吧,就讓你牽著吧。」
「。。。妳不願意的話可以隨時放開啊。」
「呿,得了便宜還賣乖。」
「佔了妳這種粗暴王女的便宜我可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
「你!」少女一臉生氣貌,但仍緊緊的握住少年的手。為了不讓生氣的臉讓少年看見,少女偏過頭去,望向天邊的垂陽,人們說在即將完全日落前的夕陽是最美麗的,少女看著夕陽淡淡的說著:「要是這樣的和平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了。」
「是啊。」
「喂!答應我,一定要把你的國家治理好。」
「嗯!那妳也得答應我,現在開始乖乖的回宮中好好學習,我可不想之後二國通婚的話本國娶到的是個像妳這樣的野丫頭。」

少女聽出少年的語中含意了嗎?只見她迎著風笑著,這是她今天第一次的笑臉吧。強勁的風持續的吹著,飄揚在空中的秀髮抓住了什麼嗎?

「嗯!不准食言喔!」

少年與少女在屬於她們「約束之丘」上,交換了彼此的誓言,並將其牢牢的鎖進心裡。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