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kanon&clannad 同人小說「冬泉」

1 haka [ 2007/11/02(Fri) 23:54 ID:6cld2bLw ]
這是一篇以kanon真琴線和clannd渚線完結以後的狀況來進行的同人小說,怕被捏到劇情的人請注意。同文也有發表在ptt


踏出火車,一陣寒風撲面而來,朋也哆嗦著縮起了身體。
「回去吧。」朋也走向月台對面的列車。
「咦?」渚趕緊伸手抓住了朋也的外套。「朋也,我們不是才剛來嗎?」她認真的說著。
「冷死了!這種鬼地方誰要來啊!」朋也指著上面,天空中飄滿了鵝毛般的雪花。
「哇!是雪耶!」渚興奮的傻笑著。紅撲撲的小臉藏在雪帽裏,可愛的樣子讓朋也瞇起了眼睛。
「去!小鬼要回去就讓他回去就好了,一點骨氣都沒有。」秋生扛著行李箱步下了火車,粗魯說著。
「爸爸,不可以這麼說。」渚認真的說著。「朋也只是還不適應而已。」
「妳啊!」朋也把手放在渚的額頭上。「來這麼冷的地方,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的。」渚笑著說。「我的精神很好。」
「醫生也同意了,我想應該沒有問題的。」早苗幫渚把雪衣再拉緊了點。「而且聽說這裏的溫泉對她的身體很好」
「溫泉啊…」朋也露出了嚮往的表情。

從岡崎朋也和古河渚在學校的階梯前相遇時算起,已經過了快一年了。在充滿了回憶的學生生活以後,渚因為身體不好,又回到了家裏療養。但和之前不同的是,她家裏多了朋也這個食客。前幾天,早苗的親戚邀請她們一家去作客,聽說這裏的溫泉可以療養渚的身體,渚的雙親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麵包店的生意怎麼辦?」
「就貼告示說,我們到北方去尋找新的麵包創意,客人們一定都很期待的。」早苗笑著說。
「古河麵包店的存亡危機啊…」朋也一邊嘀咕著,一邊接受了和她們同去的邀請,就這麼來到了北方的小鎮。

古河一家人走到了車站大門,有個少女朝他們迎了上來。
「請問…是早苗阿姨嗎?」
「我就是,妳是?」
「我是名雪,是媽媽要我來迎接你們的。」
「是名雪啊!妳長的這麼大了!」早苗高興的握住了名雪的手。
「阿姨一點都沒變,就跟媽媽一樣。」名雪微笑著說。「妳一定就是渚囉!我想見妳很久了。」
「我也是!」渚高興的說。「常常聽媽媽說到妳的事。」
「你一定是古河叔叔囉!」
「喔!」秋生向名雪打了個招呼。
「啊~」看著古河一家人和名雪敘舊著,朋也無聊的打了個呵欠,忽然發現身前有個年輕男子也和他一樣打了個呵欠。
「女孩子一講起話就沒完沒了。」
「沒錯沒錯…」朋也點了點頭。
「常常為了女孩子的事心煩。」
「沒錯沒錯…」
「你也常這樣嗎?」
「沒錯沒錯…你是誰啊!」朋也終於忍不住吐嘈了。
「失禮了。我是相澤祐一,名雪的表哥。」祐一向朋也打了個招呼。
「啊~我是岡崎朋也。算是和他們一起來的食客吧。」朋也搔了搔頭說。
雖然朋也的自我介紹有點奇怪,祐一並沒有多問,只是不斷的左右張望。
  「你在找什麼?」朋也好奇的問。
「有個和我們一起來接你們的女孩,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了…」祐一看著旁邊說。
「咦?」朋也突然發現車站旁邊柱子後面,有個金色的東西露了出來,好像是女孩子的頭髮。再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女孩子在偷看自已。像是小動物的眼神…朋也不由得這麼想。
「喂!是不是那個?」朋也指給祐一看。
「真琴!妳躲在那裏幹嘛?」祐一朝著柱子走了過去。
「啊嗚!」真琴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幾步。
「秋子阿姨不是要妳和我們一來接客人?妳怎麼躲了起來。」
「啊嗚~可是…」真琴頭低了下去,突然轉身跑掉了。
「喂!真琴!」祐一追了過去。
「祐一?」名雪在後面喊著。。
「不好意思,妳先帶他們回家吧!」祐一的聲音傳來,人已經跑到車站外面去了。
「真是的。」名雪搖了搖頭。
「他們…沒關係吧?」搞不清楚狀況的渚問。
「沒關係,這種事常常發生。」名雪笑道。「我們出發吧,媽媽準備了很多好吃的菜哦!」


「呼…呼…跑到那裏去啦?」祐一跑到車站前的商店街,卻找不到真琴的身影。「真是的,這傢伙就是跑的快。」
「啊嗚…」熟悉的叫聲從背後傳來,祐一轉過頭去,真琴從路邊車子後面抬起頭來,怯生生的看著祐一。
「我說妳啊…」祐一走到她的身前,把手高高舉起來。真琴害怕的閉上了眼睛。祐一的手輕輕的落在她的頭上,摸著她的頭髮。
「祐一?」真琴睜開了眼睛。
「妳怕生也要有個限度吧!」
「可是…人家害怕陌生人嘛!」真琴不滿的嘟起了嘴。
「回去以後,要好好的向客人打招呼哦!」
「啊嗚~」真琴頭又低了下來。
「不理妳,我要回去了。」祐一轉身,才邁開腳步,真琴趕緊跟在他的後面,抓住了他的衣角。
「唉!」祐一嘆了口氣,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往水瀨家走了回去。


「相澤祐一?這是什麼軟弱的名字!簡直像是路邊的雜碎麵!從今天起你就叫「天元君」!」秋生在水瀨家客廳大聲的說著。「很有氣魄的名字吧!」
「嗯~我覺得「突破君」也不錯。」早苗在旁邊笑著應和著。
「決定了!你就叫「天元突破!」」秋生滿意的點著頭。
「不要隨便幫我改名字…」祐一苦笑說。
  「不要在意,他們就是這樣的人。」朋也拍了拍祐一的肩膀。「天元突破太郎君。」
  「就說別改名字了…」真是有活力的一家人,祐一心想著。
  加入了古河一家人和朋也,水瀨家的餐桌顯得十分熱鬧。大家一邊享受著秋子準備的晚餐,一邊愉快的閒聊著。原來秋子和早苗雖然是遠房親戚,但學生時期是高中同班同學,兩個人的感情特別好,也常常到對方家去作客。
  「上次見面時,名雪還是小學生吧。」早苗微笑說。「現在已經是個美人了。」
  「沒有啦…」名雪的臉紅了。
  「她睡眠時間比人家多好幾倍,長的當然比較快。」祐一說。
「那可真是厲害。」渚驚訝的看著名雪。
「好過份哦,祐一。」名雪抗議著。「才沒有好幾倍。」
「不不不,那簡直可以算是神技了。」祐一靠近名雪。「妳現在真的是醒著的嗎?」
「欺負人…」名雪不依的嘟著嘴。渚拉了拉朋也的衣角。
「幹嘛?」朋也問。
「我覺得他有點像…」
「像誰?」
「像你,嘴巴都很壞。」渚笑著說。
「也許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哦。」
「真的嗎?」渚認真的問。
「不,這是開玩笑的。」朋也趕快澄清。有這種兄弟還得了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