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原創]永遠微笑以對...

1 夏樹kaki [ 2007/11/23(Fri) 12:49 ID:7fQmjwvg ]
飄蕩著
是絢爛的淡紅之嵐
颯散天冀...
但是倒印畫簿上的殘花之影...顯出來的卻是一片片飛越著的赤黑...

那沉黑理所當然的是原本就存在...
或許....黑的是自己的內心,而不是飄著的所有種種?
「或許...這也是最後一次看到櫻花了呢...」
喃喃著的少女...踏過著片片飄落下來的碎櫻葉...
誤以為如此閃麗的色彩...
但真像不過是一個蹋著"曾經是名"為櫻花的蛋白質與即將也成為蛋白質的有機物...

擁有生存的渴妄,意義存在於那邊呢?
一樣踏著僅存一點點的火苗前進著
笑著?哭著?
如果讓人選責的話...前者或許會受到絕對性的喜愛...

那...就選擇前者吧...
掛在臉上的虛偽笑臉,裝出似乎自己相當的為了活下去而努力著...

微風吹拂,捲起了陣陣的櫻吹雪...
放著長長的髮在風中浮動...
雖然沒有意義...但是還是暫時不要剪掉吧..
必竟頭髮與肝藏是自己死亡後的最好見證者
冷眼的看著自己的消亡...不過這或許只是對自己來說...
以生存的角度來觀看...頭髮還活著,或許就代表著自己還未死亡?
還是說想著這些無意義的問題...反而讓自己跌入了無意義的迴圈?
自己真的發自內心的希望...在僅存的生存時間當中...內心存在著的,
只是這種事情?
如果是那樣的話...倒不如在蠟燭還沒熄滅之前..一口氣的用手將它捻滅......

「........」
「........」
「瞳子.......」
遠遠的..傳來叫喊聲...
「不是跟妳說過不可以走太遠的嗎?這樣會讓身體變的更糟的喔!」
(反正總是要死的人了..早死晚死也差不多吧?........妳..也是知道的吧?)

「恩..是的..真的是非常對不起」
名為瞳子的少女回眸...浮現在臉上的...是讓人浮現無比希望的笑容

在這個僅剩不多的日子...
在這個隨時可能的消亡...
自己所剩下來的...

「我們回去吧」
看起來風韻以衰的看護婦拉上了瞳子的手
「恩,走吧..」
「瞳子看起來真是有勇氣呢..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戰勝病魔的!」


自己所剩下來的....
是眼前的一片黑暗....
不過...



「呵呵~我可是常常著自怨自哀的喔,婆婆相信嗎?」
「不可以想那一些...而且我也知道妳不會想那些的,對吧?」
被瞳子稱之為婆婆的人笑著說


不過....
世界是不會因為自己的停止而隨之停止轉動的...
悲傷,煩腦,將隨著時間的流動而噬去的一點丁都沒有...
但是...可以將自己小小而即將熄滅的火星...

分一點給其他人...
讓其他人更加的光明...來照亮著更多的人...


「永遠微笑以對.......」



「耶?小瞳剛剛說什麼婆婆沒有聽清處耶?」
「呵呵~婆婆妳說呢?」

















-End-




--------------------------------
請大家批一下吧><~不好意思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