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血月--Preamble.

1 sst. [ 2007/11/25(Sun) 13:46 ID:FgRN6DhY ]



  喀……達……喀……達……
  單調的鐘擺聲在房間內不停來回輕響著。
  喀……達……喀……達……
  外面的夜色已深,而且沒有任何人或行車的聲音。
位在二樓的這個房間,從唯一的窗戶向外所能看見的景色,就只有被漆黑所籠罩住的樹林。
那裡,即使是月光也極其稀疏。

  在這宛若歐式貴族私房的空間內,所有傢俱和擺飾都是高級的桃紅木所製成,就連在窗戶旁那座不停發出單調擺動聲的老舊立鐘,在橘黃燈光的映射下,也有著說不出的尊貴感。
  房間內的擺飾雖然高級卻十分簡單,除了老舊的立鐘之外,就只剩一張稍大的雙人書桌以及有著三層隔板的玻璃書櫃,書櫃裡是給孩子們閱讀的童書,最上層則是擺滿孩子們的合影。

書桌前,一名女子正靜靜地閱讀手中的書籍,那是本有著舊牛皮封面的日記本,封面上只剩下一行淡淡的墨跡:Sikender。
  
此時。
打斷了這單調的沉默氣氛,象徵深夜十二點已然到來的鐘聲響起。
離孩子們的就寢時間也過了兩個小時,一整天都在耗費體力玩耍的他們,想必已經入睡。
心中如此想著的女子安心地闔上手中的書。

她站起身,然後將日記放回書櫃。接著,在她準備離開房間之前,她朝牆上懸掛著的照片看了一眼:裡面有位感覺就像是教師的人,身著純白襯衫加上黑色的長百摺裙,身邊則是圍繞著六個小孩。那是女子與孩子們的合照。
朱紅、彷彿火焰般鮮明的髮色、端正的面容以及那對深褐色瞳孔所擁有的銳利視線,配上女子臉上那自信的微笑,使原本就英氣過人的她更加有魅力。
但女子真正在意的並不是照片中的自己,而是那些孩子、所展露出來的純真笑容。

女子輕聲笑了笑。
然後她離開了房間,並悄悄地繞過孩子們的臥房,一個人走下樓梯。
從客廳到玄關的這段距離,靜謐的屋內,除了她的腳步聲之外,沒有任何聲音。

女子並不擔心孩子們晚上如果突然醒來是否會因為她的不在而感到害怕,也不擔心深夜的屋子是否會有不速之客造訪。畢竟自己房間內的橘黃光源就是孩子們安心的依據,房子外圍的結界也不可能會讓她以外的人進出。
而且,裡面還有著她相當信賴的優秀使魔正在熟睡著。
一旦有任何情況,他絕對能適時地處理好。

確保了這幾點,女子順手披上灰黃色大衣,走出這間三層樓的歐式洋房。
眼前,是東京近郊的一處住宅區,連接至市中心的公路上沒有任何車輛的蹤跡。

看似平靜的夜晚,卻隱隱有著不安的氣氛在暗處鼓動著。
女子之所以會行動,也是為了這個原因。

在東京這個現代化的都市中,身為魔法師的女子,正靜靜地走入黑夜深處。
追尋著那股喪失了理性的氣味,此時她所要前往的地方,將會是個連光線都無法照進的黑暗角落。



------------------------------
原創小說,請大家批吧~


2 sst. [ 2007/12/02(Sun) 11:07 ID:kqNPIgUk ]



這個次元的人類社會,在經歷過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已經鮮少聽見所謂的『神秘』了。

科技越是進步,人類所能做到的事就越多。
現在的人類,不但掌握了大部分的自然界奧秘,更能輕鬆地做出一些過去無法想像的事││例如像是不停實驗如何進行空間轉移和瞬間移動,或是研究出擁有極強威力的核子武器,然而除了這些,就連操縱其他物種、甚至是人類自身的生與死,這樣被認為是褻瀆神的技術也已存在於世界上。
若說人類只是一直不停努力地朝向神的領域前進也是沒錯,但就現在的人類而言,他們似乎已經忘了追尋的目的究竟為何。
蠟做的翅膀在太陽面前終究會溶化。
而一步步邁入神之境界的人類命運,就像是那蠟做的翅膀一般。



沒有所謂的『神秘』的這個社會,一如往常般地運轉著。
雖然說能夠被現在科學所實現的『神秘』,就其本質上並不能再被稱作為『神秘』,而那些不能被現在的人們所領略的『神秘』,則是被賦予其他的形象,或是被崇拜科學力的集體人類意識壓下,成為只能在電玩或漫畫中出現的三流名詞,人類之中已經少有真正了解『神秘』本質的人了。

但是,不知道或不了解,並不代表其不存在。
所謂存在的意義,從來就不需要加以驗證。

因為『神秘』││││
早在人類出現之前,就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而能被稱作為魔法師的那些人,也不過就是有幸能夠在那永不毀壞、屬於無窮真理的龐大資料庫之中,一窺這些不是由人類所創造出來的,無解的知識。

所以,如果要將『神秘』體現出一個實質例子。
就這個次元而言,毫無疑問地就是魔法。



彷彿是在散步般,女子走進平時相當熱鬧的商店街內。
從住宅區到這裡也不過半個小時,然而已經十二點半的這條街道上,完全沒有人影的存在,就連會在夜裡出來無目的閒晃的青少年也都不見蹤影,這對女子而言是件好事。
並不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自己將會遇到的事如果被普通人看見了,不管事後怎麼處理,對她來說都相當麻煩。

到目前為止,女子還沒遇見任何人。
不過從一開始她就不打算要與誰會面或是做任何的事,純粹只是這樣出現在深夜的街道之中,一邊散步、一邊注意著同樣只會在深夜裡出現的那個傢伙。

雖然,對方早就知道了身後一直跟著他的女子的存在。
而且兩人之間所隔著的距離至少有兩、三百公尺以上,這樣的距離並沒有能夠攻擊的可行性……不,對於女子而言,真要攻擊的話是可以的,只是受限於這個次元的約束,所以她沒有辦法在這樣的場合實行魔法。
相較之下,對方在這樣的距離下則是完全沒有辦法攻擊的。
因此女子就像是在暗處的監督者,只要對方做出讓她判定需要制止的行為,她就會給予制裁,就算是次元的約束,依照女子的個性想必也會毫不以為意地無視掉。
儘管身陷這樣不利的處境,對方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這樣一面倒的態勢已經維持了將近一個月。

……雖然心裡打定這傢伙絕對會有所行動,但是到目前為止,對方卻沒有任何動靜。
女子並沒有對自己的認知產生動搖,反而是更加懷疑對方是不是有著其它的意圖,她甚至好幾次考慮是否要先下手為強……但自己先動手怎麼樣都說不過去,所以還是一直保持著觀望的狀態比較恰當。



所有的門窗緊緊關閉著,原先早上會在這裡賣力活動的人們不知是睡著了還是根本就已經離開,就連房屋內也很難感受到有人的氣息,整條街與其說是安靜,不如說成是死氣沉沉還較為合適。
橘黃色的兩排街燈直立地延伸到街道的盡頭,而在黑夜被街燈燈光勉強塗開的光景之中,女子的腳步聲在空盪盪的無人路上擴散開來,而朦朧且帶著點詭異的路面,還有著下過雨後的殘留水漬。

「真煩人……」
其實女子根本就可以不用插手來管這件事的。
她停下了腳步,並深吸口氣,然後像是嘆息般把胸中的空氣全數吐出,熱氣在她面前呈現白霧狀,很快地散逸在黑暗之中。

「這樣的行為再繼續下去,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女子像是在念給自己聽一般。

不管對方做出了什麼事,自己都沒有插手的必要。那些自詡為保衛者的魔法師們,一定會有所行動,如果自己出手的話,肯定會產生意料以外的結果。

……因為那傢伙,很明顯地就是縫隙。




3 sst. [ 2007/12/02(Sun) 15:41 ID:kqNPIgUk ]
世界一詞,在古代的人類認知中,最簡單的分別就是『有』與『無』。

在人類能夠接觸到的、想像到的,就被人類歸類為『有』的領域;而人類所無法接觸到的、想像到的,則是被歸類為『無』。
接著經過了數百年知識的累積與傳承,人類逐漸發展出一套理論。

古代的偉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細分出代表人類所立足之處的月下區域(sublunar region)以及無法接近、屬於外宇宙天穹的超月區域(superlunar region)。對於人類而言,一個世界最多也只能被細分成這兩種程度,雖然到現在為止仍有為數不少的相異世界論出現,卻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影響。



因為世界是固定的,是單一的。在人類首次提出最符合世界原型的月下及超月區域理論之後,剩下的其他對於世界的描述,就只能淪落為人類自身的雜想。

……雖然這麼說,但在現下的正常人類社會之中,月下及超月領域早已被其他更能讓人類信服的理論給取代。最後,月下及超月這些名詞只能被允許存在於於哲學書籍之中,靜靜地等待腐朽。



然而,這套即將被拋棄的理論,卻被魔法師們奉為圭臬。







他們相信,若是將世界簡單視作為座標的形式,那麼屬於我們所站立著的這個區域,就將其視為x座標,而延伸向上直至天穹的區域,就是y座標。這是亞里斯多德的思想結晶,也就是所謂的月下及超月區域理論,但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亞里斯多德並沒有將自己的學說完整地公諸於世。

在未現於歷史檯面上的的另一本亞里斯多德的筆記中,他寫下這麼一段話:『能夠代表世界的,除了x座標以及y座標之外,還有第三個維度座標,也就是z座標。雖然這個第三座標一般人並沒有辦法察覺得到,但是它確實存在。』



也就是說,世界其實是擁有多重次元性質的個體……這更意味著,除了我們本身的次元之外,還有著其他跟我們一模一樣的次元存在。



這使得信仰世界唯一論的教會非常憤怒,因為這完全否定掉了神獨愛人類的說法,這甚至代表著在z座標之中,很可能有著跟我們類似的物種。



對教會而言,這是對神無比的褻瀆。

於是他們將第三座標這個說法徹底地抹消於人類的歷史文本之中。

亞里斯多德並不在意,他與自己的魔法師學生們,如此地稱呼這個屬於次元的第三座標:外月區域(Plurallunar region)。







──世界,是一塊美麗的五角形晶體,並且被交叉的世界之壁畫分成四個次元。

其中世界之壁的交叉點就是這個世界的核心,從世界核心沿著概念軌跡通過阿迪西蘭雅、迪肯辛諾、瓦勒方後所到達的最深處,就是阿克夏紀錄(kasha),那是個只有著純紀錄的知識之源。



有著存在就必定會擁有消逝,擁有實的領域就必定會同時存在著虛的領域。

代表著穩定的世界之壁無時無刻都會有著變異發生,一旦阿克夏紀錄所流失的種種記憶、狀態和情緒的這些資料逆流到世界之壁上,就會產生縫隙。

縫隙的數量越多,世界之壁就越不穩,若是世界之壁崩壞,那麼被世界之壁相隔開的各個次元,也會因此而消失。



於是,知道縫隙存在的那些特定人們,為了維護次元的穩定而開始著手消除縫隙。

所以每個次元都擁有屬於每個次元的守護者,而且這種屬於縫隙的突發情況,早就不是什麼少見的事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