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聖杯突破!トラースオン!

1 惡魔聖域 [ 2007/12/03(Mon) 22:41 ID:y66gNZSY ]
這個是和幾個朋友搞出來的惡搞,所以設定面等等就請別太計較(笑)
更新速度可能不會很快,一方面也是因為各章節似乎都出乎意料的長,
總之請多多指教~也希望各位能看的愉快~


2 惡魔聖域 [ 2007/12/03(Mon) 22:44 ID:y66gNZSY ]
第一集 用投影突破天際吧!(會慢慢貼)


  眼前是耀眼的銀河。
  琉璃之盤上,綴以無數細小的橄欖石。不同於地面所見到那般飄渺,眼前的更加壯麗而遼闊,如此的美景,一生難得幾回見到,然而我卻無暇欣賞……

  ──下一秒之後,她就隨著撼動次元的爆破回歸創生之初。

  煉獄之火劃破漆黑的宇宙,延燒至天之彼端,但是戰爭不會就次結束,魔術師仍不斷從手中召來滅世之炎,只求能將敵方摧毀殆盡。
  又是一個巨大的爆炸,光子和速粒子的衝擊波瞬間劃過艦橋,微型黑洞蒸發的放射線,印照出軍旗上、以血紅色為基調構成的聖痕。

  「結界魔術──等級:八級!第一層魔術咒刻剝離!第三突擊小隊行蹤不明!」種種訊息不斷傳來,我卻充耳不聞般的前進。
  「損傷呢?」我問道。
  「一般,不過魔術迴路已經完全暴露了!」身旁一人緊張的說出。
  「不要驚慌,」壓抑住心中的壓力,我繼續邁開步伐,而身著鎧甲的少女正嚴肅地在眼前站著。
  「倒不如趁此機會告訴他們,在這裡的到底是誰!」
  「敵方艦隊,數量眾多!」
  「天上的光芒全是敵人嗎……Master。」
  「作為對手的話再適合不過了,」我倏地握緊手中的寶石項鍊,狂傲的笑了,「我要把他們全部擰碎在次元空間裡!」
  「魔力充填,Welt Ende準備!」賽巴在我轉身時對著乘組員下達命令,「瞄準:次元帶風暴!」而我則是居高臨下看著這一切。
  然後,我舉起手掌指向眼前那片黑暗──
  「トラース‧オン!」腦中彷彿響起了戰鼓之聲,胸口的血液沸騰了!聽啊!虛空中唱起了女武神的戰歌!
  「──你們以為我是誰!!!」


  ──日覆一日不斷地同調,就是我的工作。
  將電器修好的話,文科系費用支出就會減輕,藤姐要是高興就會分獅子排之類好吃的東西給我們。『是為了獅子排而同調的嗎?』或許有同為魔術師的人會這麼問我,但那就錯了──
  「啊!」同調稍微停了一下,我睜開眼睛在週遭稍微尋了一圈,發現了一顆嵌在銀飾中的紅寶石。銀飾造型古樸而簡潔,氧化的表面說明了時間的流逝,然而心型的紅寶石卻甚少刮痕,流漏出不屬於凡間的微微紅光。
  ──『是因為偶而也能撿到寶藏。』然後,我又再看了一眼、那充滿魔性的紅色。

  「快呀、快呀!使勁的掃啊!」藤姐站在教室門口,誇張的拄著竹劍,連聲催促著打掃教室的學生。除了蹲著擦拭桌椅的人,也不斷有人拿著掃具從眼前走過。
  我小心地側身閃過擦拭門框的同學,卻還是不知道絆到什麼一個踉蹌,丟臉的唉呀了一聲。在所有人的注視中,我站起來毫不在意似的往前走了。
  「發生麼呆!繼續繼續!!」就在我走遠的時候,「不想吃獅子排了嗎?」發現停下來的同學,回過神的藤姐馬上揮起竹棒大聲的斥喝。我卻沒聽到般專注於眼前的事物,細心的將鎖鍊從孔隙中穿過。
  「嘿、」完成了,兩手一拉,串上紅寶石的項鍊出現在視野中央。
  「無法相信呀~」然而將手放下後,眼前卻出現幾個竊竊私語的女學生,「那樣不就是傻瓜嗎?」「喂~他聽的到的呀~」然後嘻笑的緩步走遠。
  激昂的心情一下子冷卻下來了,嘆了口氣後只是低著頭往反方向走去……

  ──然而卻撞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抬起頭來走路,衛宮士狼!」較為低沉卻充滿活力的聲音,來源是一名白色頭髮、穿著黑褐色硬皮甲的男子。
  「啊……阿洽?」
  「別叫什麼阿洽的,叫我大哥吧!」他撥弄了一下往上梳的瀏海,意氣飛揚的說。
  我愣了一下,好一陣子後才低下頭說道:「我沒有兄弟……」
  「不是那個意思,靈魂的兄弟、精神上的大哥!」他激勵似的拍著我的肩膀,然後一把將我手中的項鍊拿去,「什麼醜女啊、都不用去在意啦……這東西和你很配嘛!」
  說完後逕自將項鍊戴到我的頭上,「投影就是你的靈魂啊!跟我來吧!」
  「啊?」還不等我發問,他就將我一把拖離原地。

  「各位、讓你們久等了!準備的怎麼樣啦?」
  「搞好了!」隨著阿洽發問,一個將學生服纏在腰際的同學豎起拇指答到,而他身旁還有幾個相同裝扮的人。
  「等等、你們在幹什麼哇啊!?」我還沒說完,就被阿洽環著頸子拉到他身旁,「聽好了士狼,我只說一次。你的魔術不是藤姐的東西,那是你自己的,」阿洽的側臉流露認真的神情,然後激昂的指向天空,「你的投影魔術是可以鑽破天際的!!」
  ──一臉認真的說著不切實際的話。我這麼想的同時,發問道:「……為什麼?」
  「不要問!」阿洽鬆開手掌又馬上握緊了拳頭,「這根本不需要理由!」
  ──是解釋不了吧?我小聲的說著,然後將頭撇向旁邊。
  「兄弟們,準備好了嗎?」不理會我的問題,阿洽對其他人喊道。「我們是無敵的英靈團!沒有人能阻止我們!」
  「喝!」
  「在這狹小學校工作的人們,能衝出去的是年輕的學生啊!年輕人的目標就是校外!」
  然後,我才注意到他們剛剛做了什麼……

  學校裡飼養了一群家畜,棕色的軀體並以黃色的鬃毛,碩大的鼻子和短小的四肢,生性溫和不會吃人,能夠提供奶類和肉品,我們一般稱之為獅子。
  ──然而現在獅子全部跑出來了!
  「呀喝!讓開、讓開!」騎在獅子上的阿洽無視驚慌的眾人,「英靈團來啦!」
  「該、該怎麼辦啊!?」
  「聽好了士狼,用你的投影把圍牆的結界突破吧!」阿洽操縱著獅子的方向,指著操場對面的圍牆,「鑽破之後那外面就是校外了!就這樣一口氣衝到校外吧!」
  「喂、太亂來了吧?」
  「你一定行的!」
突然校服的領口竄出一隻小獅子,還愉快的跳著翻了一圈。等我將視線從牠身上移開後,才發現另一群獅子正以不下於我方的速度迎面奔來。
  「就這樣衝過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好在撞擊之後混亂只持續了一下,很快的匯合成一股洪流,朝操場的彼端衝去,然而花圃後面卻出現一個人影──
  「阿洽!又是你啊!!」藤姐揮舞著竹劍大吼。
  「讓開、藤姐!」
  「喝啊!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冬木之虎的力量!」說完藤姐將竹劍舉起,揮出一記凌厲的袈裟斬,獅子洪流瞬間分成兩半後如浪花般飛散而去。


3 惡魔聖域 [ 2007/12/03(Mon) 22:45 ID:y66gNZSY ]
  「好好的清醒一下吧!你們所說的校外並不存在,」藤姐將竹刀架在肩上,來回的踱步,而她面前則是綁住雙手的英靈團員。
  「不是那樣的,」阿洽反駁道,「我見過的,校外沒有牆壁也沒有天花板,而且到處充滿了陽光!」
  「愛說謊的孩子就是愛說謊啊!」
  「你說什麼!」
  「你父親也是一直在說著夢話!說什麼要衝出結界作正義的夥伴,簡直是痴人說夢!」藤姐用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數落著他們父子的不是。
  「不對,父親是正義的一方,我也會成為正義的夥伴的!」
  「那、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
  「那是因為……」阿洽頓時語塞,彷彿在思考該如何解釋。
  「聽好,請各位同學們記住!我們所擁有的只有這個學校,這個從未解除過的結界是歷代師長們叮嚀不能打開的東西。」說完藤姐頓了一下,「搞不清楚這個的人沒有午餐吃,把他們關到廁所去!」
  「呀啊啊!」藤姐的話似乎嚇到了那幾個學生,只見他們連忙跪在地上,驚慌的說對不起。
  「喂、喂,你們幾個!」見到這個狀況,阿洽帶著嫌惡的表情看著他們,而藤姐則是上前幫他們鬆綁。
  「大哥,對不起啊……」男同學們賠罪似的說,「可是要是沒飯吃的話……大哥也別逞強了道歉吧……」
  「不要叫我大哥。」阿洽突然一反常態,冷冷的說道。「大哥不是你們這種人叫的。」他的眼神透露著少見的憤怒。
  男同學們懼怕的退了一步,而藤姐只是在旁邊說道:「英靈團的團結也不過如此啊。」隨後解開了綁在我手上的繩子。
  「士狼,你也來吧。」
  「咦?」
  「我知道你是被阿洽唆使的,你可是兼負著修理便器的重大使命啊!不管他們了,來吧!」
  「可是……」這突如其來的發展,讓我來不及做出反應。一方面不想枉顧藤姐的好意,另一方面又覺得這樣對阿洽不太公平。
  「去吧。」然而阿洽像是了解了一般說道,「不用擔心,去吧。」但即使他這麼說,聲音中卻有些寞落。

  ──就在我猶豫的當時,眼前的景物忽然震了一下。

  不,並非只是我的眼花,在那之後地面開始明顯的搖晃,且伴以雷鳴般的巨響,剎那間所有人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地……地震嗎?」藤姐一時不穩跌坐在地,略帶驚慌的確認。而彷彿回應她一般,天地搖晃的更加劇烈。
  「大家快躲到柱子邊和桌仔底下!」不等她施令,同學們早已亂成一團各自找掩蔽。
  ──就在我也要轉頭逃跑時,卻發現阿洽依然站在原地。
  「阿洽快逃吧、阿洽!」
  「不行。」「可是……」
  「我絕對不會逃!」阿洽彷彿面對什麼似的說著,藤姐、這場地震,亦或是整個世界。

  ──然而我看到的只有恐懼。十年前大火之中,只能不斷往前走的恐懼。

  「要是不快點逃的話會被壓死的啊!!」
  阿洽像是理解到什麼一般轉頭過來,「是嗎……說的也是,」然後將手放在我的肩上,「你就放心吧,已經沒事了。」
  晃動逐漸減緩,而後歸於平靜。
  「日複一日像這樣的地震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校外是沒有天花板的!!」阿洽睥睨週遭或蹲或伏的人,大聲的說道。
  「你給我適可而止!」終於發現是自己該開口的時候,藤姐站起來大聲的說:「我們沒有撫養你們這些孤兒的義務,我是老師,我有義務保護這個學校和同學。」隨即話鋒一轉,充滿氣魄的大吼,「不過,不聽我的話的學生,就給我滾出這間教室!!」


  於是阿洽就被鎖在廁所了。
  「拯救所有的人」的方法並不存在,虛偽的夢想,虛偽的信念,即便他再怎麼努力,也只是一再的被關廁所而已。
  『這樣真的會溺死在理想之中啊……』
  「吼嗚?」突然傳來一聲吼叫,他低頭一看,一隻小獅子正蹲坐在他兩腿之間。
  「為什麼妳會來這裡啊?」
  「嗚!」
  「哼哼呵!也好也好,」他自嘲般的笑了笑,然後飛快的盤起雙腿,「妳就做好變成非常時期食物的覺悟吧。」
  即使信念都不過是和人借來,此刻印在他人眼中的,卻是無邪。

  我的雙親在十年前的大火中死了,房屋建材禁不起高溫而倒塌,他們就被壓在其中。那是我八歲時的事了。
  不管我修好了多少電器,總有一天,我和籐姐還有學校裡的大家,一定也會因為某場天災人禍而死吧。
  這是注定的。

  ──這真的是注定的嗎?

  「啊!」同調稍微停了一下,我睜開眼睛後馬上看到眼前的物體,銀白色不同於鐵器的金屬光澤,隱隱散發出光芒。
  ──那是魔力的光輝。
  不只眼前的物體,胸口的寶石也隱隱散發相同的光暈,也就是說,這兩樣物品至少帶有魔力,甚至有可能是魔術師施咒或戰鬥時使用的器具。
  基於好奇,我飛快的將推在上頭的雜物移開,挖出那個東西。


  「熄燈了、熄燈了,」籐姐邊走邊對著寢室裡的同學說到,「電燈全部關掉,現在是晚上了,各位同學快去睡覺!不要浪費珍貴的電力!」
  於是燈一盞一盞的熄了,照進廁所的光線也越來越暗。
  「快長大……快長大……長大以後變成獅子排……」阿洽喃喃自語的說著,突然兩腿之間的地面搖晃了起來,小獅子便趁亂逃走了。
  阿洽對於食物的逃跑哀嘆了一下,然而隨即發現是我將緊急逃生口打開。「怎麼了啊?」
  「阿洽!」「士狼嗎?怎麼了?」
  「快來,有東西要給你看!」「啊?」
  「快點!」
  「只是……這可是違反門禁啊!」啊啦……我突然發現自己做的蠢事。

  「要是被藤姐發現的話,挨打是肯定的,士狼。」走在學校的走廊上,阿洽低聲的說。
  「我太興奮了,所以沒想太多……」
  「好吧,凌晨前回來就不會被發現了!」阿洽毫無在乎的說,「你那麼想讓我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啊?」
  「是寶具,」講到發現時,我不禁感到莫名的興奮,揮手在空中比劃著,「超大的一個寶具!」

  ──突然劇烈的光線刺入眼中,印照出藤姐的影子。
  「逃跑真是個好主意啊!阿洽!」藤姐手中的竹劍,在強光中異常的具有壓迫感。
  「士狼,你說的寶具就是這個嗎?」阿洽指著竹劍,滿臉不信的問道,我連忙搖頭示意。
  「不要小看我冬木之虎!」藤姐毫無氣質的大吼,「因為我是老師所以有責任詢囉。」接著轉過頭,面對我的方向,在我察覺不對前開口大罵:「你也別耍小聰明,私自躲起來修多餘的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
  「行了、行了,」阿洽向前一步,張開手說:「和他沒關係,不好的是我。」
  「你還知道自己不好啊?」藤姐上身前侵,雙手插腰瞪著阿洽訓道,然後拿起逐漸對著阿恰就是一陣猛打。
  但是即便如此,阿洽仍是滿臉悠然不懼的神色。氣憤的籐姐雙手握劍高舉過頭,準備揮下必殺的一擊……

  ──所有人卻都被突如其來的晃動震倒在地。

  放大數十倍的靜電聲響不斷持續,稍微對魔術有些入門的就會知道那是結界受到衝擊的聲音,隨著碰的一聲,天花板砸進了一個巨大的物體。終於,結界無法繼續支撐而瓦解,那個物體也順利的砸穿屋頂掉進禮堂。
  煙霧慢慢散去……結界破裂灑進的光芒之中,那個物體逐漸現出了全貌……

  「士狼,你說想讓我看的東西就是這個嗎?」如此說著的阿洽,嘴角似乎泛起了淺笑,而我只能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搖頭以對。


4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4(Tue) 11:41 ID:ZGEwZg3s ]
抱歉,打斷一下._./

投影用的自我暗示片語應該是「トレース‧オン」
不過那獅子排也真的是…………XDDDD

5 惡魔聖域 [ 2007/12/04(Tue) 13:22 ID:DHpzip9k ]
囧........
我竟然沒發現orz
感謝~(雖然似乎沒辦法修改就是)

6 吐槽者-阿囧 [ 2007/12/04(Tue) 19:52 ID:QKOSLgmU ]
「我知道你是被阿洽唆使的,你可是兼負著修理便器的重大使命啊!不管他們了,來吧!」
等等......這錯了吧囧!!!
原來士郎是修便器的....(筆記)
----------耍蠢到此為止-----------
融合我最喜愛的兩個作品......
出現的居然是如此惡搞的東西
我的嘴角不停的上揚啊!

7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4(Tue) 19:52 ID:1cqqwQA6 ]
好歡樂的感覺xd 期待中

8 惡魔聖域 [ 2007/12/05(Wed) 01:17 ID:Ir0icNB. ]
  「外面!」阿洽指著天際質問,語氣中壓抑不住興奮,「是校外啊!果然校外還是存在的,這個大傢伙就是穿破學校的結界進來的吧!是這樣吧,藤姐!」而他口中的「大傢伙」也從瓦礫堆之中現出猙獰的外貌。
  那是難以名狀的東西,高度超過二十公尺,青銅的色澤,卻有著流線而冰寒的金屬光輝,如巨人般粗壯的四肢,配上更加龐大的軀幹,並且在胸前鑄造出立體的饕餮文,更強化了攻擊性的形象。
  ──這就是夏商周三代的寶具嗎?
  即便能夠臆測,卻是完全超出認知範疇的異樣存在。
  「怪、怪物啊……!」身旁一個聲音將我從震驚拉回現實,只見西周鼎(?)將手中似金似石的棒杵朝幾個學生砸下,雖然他們僥倖的躲過,但走廊地板卻被砸出一個怵目驚心的坑洞,不難想像砸眾人體時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現在這裡極端的不安全,先逃走吧!但是,能逃到什麼地方呢?大火之中,無視於身旁求救聲獨自前進的恐懼再度浮現。因為光是自己要活命就很辛苦了,所以別怪我吧!即便這麼想著,罪惡感也不會消失,只是一次一次的在夢中折磨著靈魂,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總有一天一定會因此而發狂的……
  然後,我想到了「它」──

  「怎麼啦?藤姐,」阿洽帶著一貫的諷刺笑容,看著跌坐在地不知所措的籐姐,「你不是說要保護這個學校的嗎?」然而藤姐卻只是咿咿呀呀的指著西周鼎(?)而已。
  見到如此的狀況,阿洽吁了口氣說道:「現在還真不知道到底是誰老是在說夢話,」一把拿起竹劍架在肩上,冷哼了一聲,「快退下,讓專業的來吧!」
  「阿洽快點,來這邊!」我對著還在耍帥的阿洽大喊:「阿洽!」然而他一眼都沒有往後看,只是兀自的朝西周鼎(?)走去。
  「唉呀呀呀呀!突然闖入這間學校,你這個大傢伙還真是有膽量啊!」面對來在二十公尺高的視線,我不自覺的發抖著,但阿洽意猶未盡的繼續說道:「不過,我可不會讓你繼續為所欲為了!」
  就在我以為西周鼎會二話不說發動攻擊時,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事。
  「啊?你這傢伙算什麼東西?」西周鼎胸部的饕餮紋傳來雷鳴般的聲音,甚至還誇張的一張一闔。
  「說、說話了!?」這麼說來這並非只是人偶師製作的自律兵器,而是有人──至少是智慧生物──在其中加以操縱!?如此一來,要擊破豈不是更加困難了嗎?
  「喔喔?那就掏乾淨你那對大耳朵給我聽仔細聽了!穗群原學園惡名昭彰的英靈軍團,背負著男子漢之魂、不屈不撓的最強英靈,阿洽大人就是我!!」說完他舉起竹劍指向西周鼎,但卻是個完全沒有劍道根基的架勢。
  ──真是笨蛋、大笨蛋、超級大笨蛋。
  「繼續在這個村里胡作非為,我阿洽大人絕不會原諒!」
  ──雖然很笨,但卻是能感染週遭的人,義無反顧的傻氣!

  「哈哈哈哈哈!小不點人類能有什麼本事?」但是情況並沒有改善,如果沒有什麼契機的話、沒有的話……

  「Gand!」一枚漆黑的魔彈擊中西周鼎的身軀,明明只是讓人染上疾病的小詛咒,卻被魔力強化到子彈般的威力。
  西周鼎的注意力瞬間分散,就在它在兩方之間遲疑時,又是數發魔彈打在它身上,施術者沿著繩索垂降的同時,利用鐘擺原理從它面前滑過,在盪到最高點時鬆手,不偏不倚落在我們的前方。
  「你們快退下!」施術者大吼!對此,阿洽則是不知所謂的唷了一聲。而我這才開始仔細的打量她。黑色的長髮分作左右綁在兩側,紅色上衣搭配黑色短裙,臉上的表情充滿英氣,而左手捲起袖子露出的白嫩皮膚上,有著發出磷光、像是刺青一般的紋飾。
  ──那是我所沒有的,作為魔術師證明的魔術刻印!
  「又是從校外來的啊?」「這次是女孩子耶!」我和阿洽交換著意見。此時她對著西周鼎又是好幾發詛咒,突如其來的攻勢打的它傾倒在地。
  「只是屁股沉下去而已,很快就會再站起來的!」她大喊著跑起來,阿洽則是湊到她身旁悠然的說:「唷、這位小姐!在和那個傢伙打架嗎?」
  魔術師只是轉過頭臉色難看的啥了一聲,眼神中滿是不解的神色。
  「我來幫忙啊!」「什麼?」然後兩人閃身躲入另一處掩蔽之中。
  「妳是從結界外來的嗎?」「是啦!」
  「太好啦!那也是結界外的魔術吧?」
  「不過這魔術是……」
  「哎呀,這裙子還真是火辣啊!結界外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啊」
  「說了多少次……」她似乎被問的有些煩了,不夠優雅的大吼:「快逃啦!不想活了嗎?」
  然後一道陰影籠罩兩人,隨即是猛烈的一道打擊,兩人的藏身處化為碎石四處飛濺。
  ──如果不是忽然打開的下水道圓孔蓋,兩人也將成為碎石的一部份。
  「謝啦!士狼,多虧了你啊。」雖然落下的姿勢不雅,但總是逃過一劫。
  「快來這邊!」我從下水道的一端探頭,向兩人招手,隨即又鑽進狹窄的洞裡。
  「這裡是?」三人一個接一個爬行前進,此時魔術師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穗群原學園。」「哦,原來是鄰居啊!」
  「鄰居?」阿洽問道,一直封閉在結界中的我們,對於此一詞語相當陌生。
  「我是從隔壁的遠阪邸來的。」
  「啥?還說自己是從結界外來的呢,原來也不過是在那個結界中長大的啊?」
  「不要吵,剛剛確實是從結界外進來的啦!只不過老家在結界內而已。」
  「什麼啊!原來不過如此嘛。讓開,你這還沒發育的小女孩!」失望之虞,阿洽轉而說出一貫的冷潮熱諷。
  「你這態度的差別算什麼啊!!」
  「這邊喔……」看不下去的我出聲打斷兩人的談話,然後爬上向上的緊急逃生梯。
  「幹啥?要去哪裡啊?」魔術師緊接在我之後往上爬,阿洽則是在最後面。
  「寶具、能夠作戰的寶具!」我回答道。
  「獸面鼎嗎?」
  「什麼啊,獸面鼎?」阿洽無趣的問。
  「就是這傢伙啊!」不知何時走到了一間教室之中,魔術師指著窗外的西周鼎說,然後忽然停下舉起左手做出瞄準動作,「等我一下,從這裡可以瞄準它的魔術迴路。要是能打中就能阻止它的魔力流通了,接招吧……」瞇起右眼,視域中央是與拇指重疊的神經接點。
  「喂喂、那邊的大傢伙!」阿洽忽然一腳站上窗台指著獸面鼎大吼,「我一定會宰了你的,別著急啊!」
  在這同時,獸面鼎的眼睛轉了一下,隨即是巨大的衝擊,整間教室的玻璃向內迸碎散落。
  「你在幹什麼啊!」魔術師的話與其說是質問更接近斥責。
  「英靈就應該正面進攻!」鑽進逃生口的同時,阿洽一副理所當然的反駁。
  「我是魔術師!」
  「英靈在戰鬥中魔術師不要插嘴!」
  「剛才戰鬥的都是我吧!!」
  「唷?挺能說的嘛,開始有點喜歡你囉。」
  就在我快聽不下兩人的鬥嘴時,終於來到了目的地。將燈光打開的同時,我聽到了魔術師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是這個啊,你想讓我看的東西?」阿洽收起輕挑的神色,認真的說。
  「嗯!」我則是看著親手自雜物堆中挖出的「那個」,自豪的回答。

  ──銀白色的身軀,而胸口有著肅穆的男性臉孔,額上是繪有兩儀圖的頭箍,體型較小,其上的風格和技藝卻更加成熟,散發著仙道一般的祥和感。然而這卻是不折不扣的戰神,名副其實、為戰鬥而打造的寶具。


---------------------------------------
沒有仔細檢查的結果,就是上一節出現一堆錯字orz
抱歉啊~接下來會小心點就是.

話說第一集重要情報還滿多的,所以才會這麼長,
相對的456集我就很想直接省略掉(炸)
總之如果各位看的愉快就太好了~

9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5(Wed) 01:47 ID:ygDk/rNk ]
官配+1阿!!!!
果然凜就是要配阿恰阿!!

10 惡魔聖域 [ 2007/12/06(Thu) 18:54 ID:tBtPn2Fc ]
  「真是挖出一個了不起的東西啊……」阿洽佩服似的拍著我的肩膀,和平時修好電器時得到的讚美不同,有著理想或目標被肯定時特有的成就感。
  「但這是和獸面鼎同類的寶具吧?」魔術師質疑的問著。嗯,和完美的外表及優秀的能力相較,她的性格似乎不是賢妻良母的理想典型。
  「咿呀……雖然和上面的傢伙比起來有點小,不過似乎又有什麼不同……」
  「不過,你們看!」我跳上寶具,示意他們注意我所在的地方,那是個容納一人還有些寬敞的空間,正中似乎能放的下一張坐椅,而正前方就是握把和圓盤狀的儀表板。
  「能坐人嗎?不可能吧……」「能坐人啊。」兩人做出截然不同的反應,畢竟寶具使用上的諸多限制是魔術師的基本知識,反而無法如阿洽般快速理解眼前的事實。
  「阿洽!就用這個打倒那個大傢伙吧!」「用這個啊……」
  「是的!這樣一來……」
  「好啊,由你幹吧!士狼!」
  「啊哩?」阿洽突然一臉認真的說,以至於我瞬間無法反應過來。
  「是你挖出來的,這傢伙當然是你的!去搶弟弟的東西,這是我阿洽大人會幹的事嗎?」
  「啥?」魔術師做出誇張的表情,「現在不是計較這種事的時候吧?」
  「我做不到的啦……」
  「笨蛋!超越可能性無視道理,這就是我們英靈軍團的作風啊!!」阿洽一臉不在乎的打了我的頭,雙掌時張時握、激昂的對我吼道。
  我正想要反駁,但突如其來的劇震告訴我沒有時間了。當我們繼續在這裡爭論時,獸面鼎則是不斷的再破壞,此時可能有人因此犧牲了──和魔術無關的人,又或者是藤姐……
  「幹吧!你的話沒問題的!」不知不覺中兩人分別爬上寶具的左右側,阿洽像是理解我的不安般大力拍著我的肩膀。「聽好了士狼!你不需要勉強想像最強的自己!」
  「吭?」
  「想像我吧!你要想像這個想像最強的你的我啊!!」「什麼亂七八糟的啊!」
  「……好吧、我試試。」我嚥下一口口水,然後將眼睛閉上。
  ──同調開始
  解析物體結構、疏通魔力迴路、修復構成材質、魔力迴路連結──
  可以感覺到從臉頰滑下的汗水,和自體內發出的熱氣,與寶具同調需要的集中力和魔力果然遠遠超過一般家電。就在我覺得快逼近極限時,終於寶具宛如身體的延伸般摩力毫無阻塞的暢流其中──但僅僅只能做到這樣而已。
  作為魔術師,我的魔術迴路的數量和魔力總量都還遠遠不夠。『不行了嗎?』我有些洩氣的想著,卻感覺胸口有些騷動。
  「吼嗚!」睜開眼睛一看,小獅子從新重領口探出頭來,並且叼著紅寶石項鍊。
  我雖然完全不懂寶石魔術,但如果將其中的魔力轉用到寶具上面的話……,如此想著,我一把拿下了項鍊,以身體為媒介,想像寶石的魔力像高處的泉水一般流入寶具中,瞬間,充沛的魔力如瀑布般竄過兩條魔力迴路,很快的充盈了整個寶具。
  「成功了!!」睜開眼的同時,寶具伸出了手和腳,整間器材室充滿了摩力之光。那麼……衝吧!!
  「喝啊啊啊啊啊!!!」撞開鋁門、衝過長廊、沿著逃生樓梯往上衝、逃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突破吧!然後怪物和結界的缺口就在正上方!
  「啊哈!這不是成功了嗎,士狼?」阿洽快意的說著。
  「阿洽!」
  「很好!!」無需多言,衝吧!!

  巨大的怪物闖進來已經過了十幾分鐘,體育館全毀,川堂倒塌,操場上也到處都是坑坑洞洞──但是我卻只能束手旁觀這一切。
  即便知道結界或是投影這類魔術,但這不過是眾所皆知的常識而已,不是魔術師的她,並沒有高於常人的能力,更遑論應付這種狀況。
  『我可是向切嗣發誓,再把他們培養成人前會代替母親的呀,怎麼現在卻只能躲在瓦礫堆之中……』藤村大河懊惱的想著。
  這時,一道銀白色的影子劃過視線,由於速度太快,直到經過之後她才發覺坐在上面的人是誰。
  「那是……阿洽和士狼?」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兩人臉上不再是過去老好人及放肆的神色,而是專注於眼前戰場、沒有多餘空隙的認真表情。
  「嗚哇哇哇哇哇,士狼被奇怪的人搶走了啦!!」

  「呀啊哈哈哈!」轉到了獸面鼎的正面,阿洽囂張的說:「掉下來的混帳寶具,你的罪行就算上天原諒,我干將大人也不會原諒的啊!!」
  「干將是?」魔術師問。
  「這傢伙的名字啦!是我剛取的。」
  「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啦!!」我大喊著操作把手往旁邊閃,下一秒鐵棍就將地板敲出依個大坑。
  「士狼,為什麼要逃跑!?」
  「可能會死的啊啊啊!」才一落地我又再度跳起,被那種質量的武器打到可不是鬧著玩的。
  「男人就算死也不能逃避啊!」
  「哪有這回事嗚哇啊啊!」沒想到獸面鼎從揮擊轉為刺突,躍在空中的干將根本沒辦法躲避──
  「啊啦哇嗚啊哇!!」耳邊傳來兩人誇張的聲音,但我卻因為劇烈加速度而產生黑視,直到背後劇烈的撞擊,才會意到被嵌入教室的外牆之中。
  「嗚……咳、咳,」身體雖然沒有外傷,但胸腔中的血液似乎全部亂成一團,好陣子後我才從痛楚中睜開眼睛。
  「阿洽?」他們不在身邊,想必是剛剛的衝擊把他們震飛了。只見他們正在獸面鼎的頭上驚險的閃躲拍掌攻擊,不去救他們不行、不去救……
  ──干將往前踏出一步時,我遲疑了。危險的敵人,看不到勝算的作戰。不救的話他們可能會死,但就算連我也加進去又能如何呢……
  「超越可能性無視道理,這就是我們英靈軍團……」我咬了咬牙,「啊啊啊啊啊啊阿洽!!」猛然向前奔跑,將正要揮出致命一擊的大手踢開,我果然還是無法放著遭到危險的人不管啊!!
  「士狼,幹的不錯嘛!」
  「快點跳啊!跳起來,快點、快點!」
  「喝啊……」突然宛如羽毛般的長條從駕駛座周邊伸出,把三人包覆在其中,然後硬生生擋下鐵棍的揮擊。接著輕移把手讓干將往旁邊滑開,鐵棍的巨大質量就結結實實的敲在獸面鼎的腦袋上。
  我趁機跳了起來,落地後才發現獸面鼎已經傾頹在地。
  「幹的好啊……士狼!」「雖然是擠了點……」我往身旁一看,藤姐等人一一的從廢墟中探出頭。太好了,大家都沒事,是我們的完勝。
  「不管怎麼樣,總算是幹掉它了。」
  「靠這個腦袋寶具啊。」
  操縱干將試探性的敲了敲獸面鼎,我們一句一句的交換勝利感言。
  「呀啊啊!!」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慘叫,我急忙轉過頭去,沒想到卻被什麼東西夾住,然後視野瘋狂的轉動起來。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抓住了……」身旁傳來震耳欲聾的說話聲,干將的外殼隨著擠壓迸出火花,我這才意識到正被獸面鼎緊緊咬著,剛才由於距離太近,才沒有察覺到獸面鼎又能夠行動了。
  「啊……快不行了、太辛苦了……」
  「不要在這時候發出那種曖昧的聲音啦!」
  「可惡!再、再增加一點魔力……」我勉強的伸出手握住項鍊,魔力的飛瀑衝擊我狹窄了魔術迴路,干將再度次出紅光,然後……
  ──連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干將就將眼前的障礙突破了。
  「彎刀?」阿洽看著從干將額頭投影出的武器說道,「很適合的武器啊!」
  「阿洽,這樣的話看來能行的!」
  「很好!把那個大傢伙幹掉吧,用我們英靈軍團的投影力量!!」
  魔力持續輸入,散發的紅光則更加炙熱!在這之中,隱約可以感覺到什麼東西正逐漸的由骨架開始成型。像是察覺到危險一般,獸面鼎舉起鐵棒揮了過來。
  「上吧!士狼!用你的投影鑽破天空啊!!」
  干將迎面對上獸面鼎的攻擊,額頭和雙手的劍輕易的切碎鐵棍、突破右臂,然後將敵方推向結界的缺口。
  ──外面,就是沒有牆壁、沒有天花板的世界。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我聞所未聞的美景。
  無盡的大地彼端,一輪巨大的火球熊熊燃燒,天空中飄著紅紫色的雲霞,另一端則是藍黑色的天空,低垂著冷寒的銀色月明珠。
  「永別了,穗群原學園!我們要到結界外,到小時後見過的結界外!!」伴隨阿恰的豪語,將獸面鼎洞穿之後,迎接我的是此從沒見過的景緻。
  「凜喔!」魔術師說道。「我的名字,還沒來得及說呢。」
  「阿洽和士狼!」
  「請多指教囉!」凜說話的同時,小獅子突然從她的領口竄出來,「耶?這個鑽來鑽去毛茸茸的是什麼?」
  「這個啊,是賽巴啦!」我說出了想了很久名字,怎麼說也是一起奮鬥的夥伴嘛。
  「怎麼看都很美味啊。」阿洽半開玩笑的說。
  「等等,我們是不是正在往下掉?」
  「快停下來啊!快點想辦法啊士郎!」
  「剛剛太得意忘形了……不行了,放棄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 惡魔聖域 [ 2007/12/06(Thu) 18:55 ID:tBtPn2Fc ]

  「真是粗暴的歡迎式啊……」阿洽自嘲的說。
  「是啊……」回答了之後,我才發現手似乎放再一個很不對勁的地方,「對、對不起!」
  本來以為她應該會勃然大怒,沒想到似乎完全沒生氣的樣子。但是她馬上表情大變將我按倒在一旁。「嘖,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凜表情嚴肅的說。

  ──而映在我們身上的的,是兩個巨大寶具的影子。

----------------------------------------------------
擠不進去(囧)

第一集完成~~
沒想到竟然會寫到一萬多字orz

12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7(Fri) 01:30 ID:jBuTbtoo ]
等等
掘出來的是干將的話…………後面的合體該不會是……!?

猜)
公務王=槍哥!XD(拖走

13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8(Sat) 18:31 ID:G51HxM2E ]
公務王是金閃閃吧

14 名無しさん [ 2007/12/08(Sat) 18:59 ID:2mClX7R6 ]
金閃閃是螺旋王啦wwwww

15 惡魔聖域 [ 2007/12/08(Sat) 20:54 ID:6LAUE2cg ]
(很可惜不是槍哥也不是金閃閃就是
最近有報告要趕,會稍微停一陣子(可能會到寒假也說不定),請見諒.

16 吐槽者-阿囧 [ 2007/12/08(Sat) 22:43 ID:02bRe./. ]
公務王不會是B叔吧?
B叔還是比較適合螺旋王啊~(茶)
妮亞不會是殺苦羅吧.....

17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0(Mon) 07:50 ID:UwLNbMKk ]
嗯 金閃閃適合的角色........奇坦!(金光閃閃的奇坦王啊)
螺旋王的話 切嗣還是征服王更適合
等等 saber確定就只是小豬了嗎? XD

18 惡魔聖域 [ 2007/12/13(Thu) 17:46 ID:2/hKXK3g ]
第二集

  ──這是一個還沒回想起自己記憶的英靈的故事。
  生活在學校裡的阿洽和士郎,被突然襲擊村子的巨大寶具獸面鼎、和使用瘟疫詛咒的美女凜的出現,破壞了他們日復一日的平淡生活。
  借助打敗敵人寶具的氣勢,雖然三人衝出了結界……


  「嗚呼呼呼!!」獸面鼎粗壯的手臂握拳砸來,被擊中的話可不是破皮受傷這麼簡單的事。想到這哩,我不由得緊握操作桿,往前疾馳,然而衝擊卻快了我們一步。
  干將和身旁巨大的石塊就像垃圾一般飛了出去。
  「竟然埋伏,太卑鄙了!!」再我好不容易控制住平衡後,阿洽破口大罵。
  「抱歉啊,我忘記說了,」凜用一慣的語調說道,「他們原本就在的。」
  「啥!?」
  「三台一起出擊是他們慣用的陣型,不巧其中一架掉到你們學校了。」
  「也就是說,這裡還有很多這種傢伙?」阿洽不緊不慢的回問。
  「是啊,還有一些。」
  「啊哈,真有趣呀!」然後,阿洽像是真的很感興趣似的說道。
  ──他們兩個的對話語氣,不禁讓我覺得嚇的半死的自己很白痴。
  「你們兩個夠了啊啊啊!」我語帶顫抖的說道,然後瘋狂的刨挖著地面。
  「你在幹什麼!士郎!」阿洽轉過頭按住我的肩膀道。
  「回去,我要回結界裡,回到我們的學校去啊啊!」
  「什麼嗚啊啊啊啊啊!!」這次是更強烈的撞擊,干將整個被踢飛到空中。這個寶具似乎是強化格鬥的類型,和學校那台力量完全不同。
  「可惡,別被膽小沖昏了頭啊,士郎!」阿洽低聲的斥責。
  「你剛剛不是幹的很漂亮嗎?」凜則是用嚴苛的諷刺語氣說道。
  「那只是偶然啊!!」
  「真沒辦法,把座艙打開!!」阿洽受不了的命令道。

  「呀呀呀啊啊!」然後離開座艙的阿洽,單手握住竹刀說道,「給我聽好了,大臉的傢伙!」
  「一但離開了故鄉,就不會輸、不會逃、不會後悔!」
  「只會朝前看,絕不回頭!這就是我好男人的固執!!」
  「就讓英靈團的阿洽大爺來作你們的對手,」阿洽熱血沸騰大吼的同時,敵機也慢慢接近,「給我想……」
  ──給我想好你們的遺言吧!話還沒說完,阿洽就被壓扁了。
  寶具舉起了手,像是示威一般展現阿洽的屍骨時,卻發現手上頷第上空無一物。
  ──終於我趁著這個空隙抓住阿洽逃走了。

  「真的會死掉啊!」衛宮士狼有著無法眼睜睜看著別人死去的個性,所以即使很危險依然在狂飆的速度下把阿洽拉上干將。
  「那你要逃到什麼時候,士狼?」
  「咦?」我疑惑著,然後操縱干將躲過背後的一擊。
  「好不容易才出了結界,能否拋棄之前的自己就看現在了。」阿洽認真的說,「只有現在了。」
  「要操縱好喔,士狼。」一直沒有發出聲音的凜突然說道。雖然沒有回過頭,但我感覺的到她正站起來瞄準後方的敵人。
  「Gand!!」敵人猛然挨了一記,不穩的晃了一下。然而後座力對飛在空中的我們,卻幾乎翻轉了一圈。
  「嗚啊啊啊啊啊!」放聲大叫之後,頭部似乎枕在某對柔軟的東西上,但我只是一個勁的顫抖,「我受夠了啊!阿洽!」
  「振作點,真是夠了。」然後又是連續三擊,重重打在另一台寶具上。
  ──沒有任何攻擊魔術的自己,到底要怎麼繼續待在這個環境。哪時候才會結束啊……
  就在慌張的同時,我忽略了應該提早感覺到的不對勁之處。

  供應這台寶具的魔力,沒了。

  「喂!在落下耶……?」凜回過頭,也是還沒搞清楚狀況的說。
  總算是平安落地,但是干將的雙手卻頹然垂下。
  「怎麼了,士狼?」阿洽對著我大喊。
  「……不動了。」我把操縱桿掰的嘎嘎作響,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為什麼?」阿洽總算有點緊張感的問道。
──理由很單純,我自身的魔力從來就不夠支撐這台寶具的運作,寶石中又不知道有多少魔力,用光了也不足為奇。
  「……我已經沒魔力了,阿洽你來吧。」
  「士狼!!……」
  「等會兒在窩裡反啦!」凜也終於感覺到情況不對,站直身子瞄準了最前頭的寶具,另一隻手則伸到背後的腰包中掏弄,但是突然臉色一變,看著眼前的敵人冒著冷汗。「……我好像忘記帶寶石了……」

  ──這下真的死定了。

  就在我絕望的看著眼前步步逼近的敵人時,干將右側卻被什麼東西打重般一傾,然後某個東西重重的擊在敵人身上──那是個穿著綠色西裝的人,不可思議的空手在寶具上砸出個凹洞。
  『這麼說,剛剛其實是他再干將上踩了一腳借力跳到空中囉?』
  獸面鼎伸出手想抓住他,只見那個人靈巧的借力一蹬,在空中轉身滑行到獸面鼎身後,對著膝關節裏側又是一拳,寶具馬上不穩的向後跪倒。
  彷彿等待許久一般,百發子彈從各個方向射向倒下的寶具,綠西裝的男人則是不緊不慢的走到我們身旁,戴上放在口袋中的眼鏡。
  「沒事吧,凜。」刀削般銳利的臉孔沒有起伏的說道。
  「葛木老師!」凜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沒有任何事比脫離險境更值得放心了。
  「同伴嗎?」阿洽問道。
  葛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隨即下達指令:「把火力集中招呼在前面的傢伙上面。」
  形勢一下子逆轉了。巨大而笨重的獸面鼎對射手來說,簡直是最好的靶子,即使它用手抵擋,仍有不少子彈打中魔術刻印,燃燒起熊熊的烈火。

  ──此時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鼎的嘴巴跑了出來。

  「好像有什麼東西出來了?」阿洽疑惑的問,但馬上就被凜一聲「快趴下」壓下了音量。
  然後獸面鼎就在眼前隆隆的爆炸了。
  「天快黑了,差不多該撤退了。」另一台寶具拿起「某個東西」,語氣冷靜的說。
  「給我記住,人類們!我明天會接著來報仇的!!」而某個東西則是張牙舞爪的叫囂著。
  「不用憐憫他們,開火。」葛木將一手插入口袋,下令道。然後又是一陣槍林彈雨,剩下的一台獸面鼎狼狽的奔向夕陽而去。
  「給我記住~~~!!」

  「裡面竟然有那種東西啊?」阿洽詫異的問。
  「那是軍勢。」凜說,「就是他們在操縱寶具。每天天亮就會出現,天黑就會回去。」
  「為什麼?」
  「不知道啊。」
  「你們一直在和那種東西戰鬥嗎?」
  「是啊。」凜回答道,接著站起身來,「詳細情況一會兒再說吧。」


  天色暗了下來。
  和結界內總是暗無天日相比,這份差異理當讓我感到興趣,但我只是不發一語的看著操縱面板,就連賽巴什麼時候爬到肩膀上也沒有注意到。
  「挺努力的嘛,士狼。」阿洽說。明明知道他是無心的,卻感到莫名的諷刺。
  「……我還差的遠呢。」沒錯,幾乎不懂攻擊魔術,也沒有足量的魔力,除了強化和投影之外,簡直一無是處。
  「救我於危難的一直是你啊。」阿洽說道,卻不像是安慰的語氣,「謝啦!」
  對於這一番話,我表情中無法掩飾詫異的轉過頭去。
  阿洽是什麼意思呢?
  沒有魔力又沒有技術,我這個半調子的魔術師真的幫上他什麼忙嗎?
  想破頭也沒有答案。
  ──「啊啦~」
  就算聽到這種聲音,也不會有答案……這是誰的聲音!?我驚慌的轉過頭去,一個老人正彎下腰細細打量著干將。
  「這孩子是什麼?挺俊俏的嘛~」
  「啊?」阿洽困惑的發出聲音。
  「不是說你,我是說這個寶具。搞不好是我喜歡的類型唷~」老人異常有活力的自顧自說著。
  「基修亞你在幹什麼啊,」葛木的聲音遠遠傳來。真是不可思議,即使這麼大聲,依然是那副平板的語調。「快過來幫忙調整平衡。」
  「好啦,知道了!」老人回過頭喊了一聲,然後對著我們說:「那、待會見囉~」
  「……校外真是有很多不同的人啊。」阿洽淡淡的為包含了社會問題、教育制度及老年福利的現狀下了結論。
-----------------------------------------------
突然馬上又有時間了(?)
現在才想到,讓Saber當公物王似乎不錯,但這樣就多了傲嬌屬性了(誤)
一句學長R的說法,我這個人寫出來的都太認真了,所以這應該不會變成搞笑故事(吧?)
接下來劇情會開始稍微有些不同了(?)

19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4(Fri) 12:57 ID:mTLOhgxg ]
軍勢.....!?
居.......居然是那個王.......................


快出現莫邪啊 我要看兄弟合體(敲碗?

20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5(Sat) 08:39 ID:frHZKpPc ]
從這話的發展猜測其它角色安排:
螺旋王:征服王
三姊妹長女:caster美迪亞
次女 三女 預測不能
rider梅杜莎感覺會比較像是阿蒂妮
其它四天王候選:兩代巴沙卡 小次郎 老刺客 言峰他老爸.....
反螺旋族看來要是魔導元帥了(炸)

21 惡魔聖域 [ 2007/12/15(Sat) 16:26 ID:mYsFos/I ]
魔導元帥已經出現囉(炸)

(學長R:用你的寫法根本沒人認的出來
(我:除了某些角色,其他我根本就沒打算讓人先猜出來啊~
(學長R:我看那些角色你根本是隨便排的......

22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5(Sat) 19:55 ID:d5thpQAs ]
你.......
你把魔導元帥寫成人妖(被魔法蒸發

23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5(Sat) 20:00 ID:K8X32mNE ]
我居然沒認出來那個老頭是.......orz
這樣子的話 反螺旋大概就是ORT甚至是TYPE總動員了!

24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6(Sun) 09:14 ID:ZyC7hHr2 ]
結果 魔導元帥居然是那位...........
這樣的話 反螺旋大概是ort甚至是type總動員了

25 名無しさん [ 2007/12/16(Sun) 19:45 ID:oQuajeDU ]
你直接說他是青鬚或是吉爾德雷不就好了

26 惡魔聖域 [ 2007/12/20(Thu) 17:33 ID:rsEMjUgI ]
  獸面鼎附近,工作還在進行著。
  不理會他們,阿洽自顧自的望著天空。「我來了,老爸。」然後悄聲的說。由於這一句話包含了太多複雜的情感,我不禁吃驚的「咦」了一聲。
  「沒什麼,真是美麗的景色啊。」感嘆似的說道。和平時囂張及諷刺的語調天差地遠,我從沒看過如此的阿洽。
  「果然地上就是不一樣啊!那個巨大的圓光和數不勝數的小光點,就算夜裡也是很明亮嘛,和黑呼呼的學校裡面就是不一樣!果然到結界外是正確的啊!!」
  阿洽這麼說著,我也只能低下頭「嗯」了幾聲。
  「大的那個是月亮,數不勝數的那些是星星,好像以前的人是這麼稱呼的。」凜不知何時也坐在干將的肩膀上,輕聲的說道。
  「月亮和星星啊……,」阿洽喃喃的複誦了一遍,「真是樸素的名字啊。」
  「為什麼……會有名字呢?」我突發奇想的問道。「如果有名字的話,不是就說明了以前的人總是看著那些光芒嗎?」
  「啊拉,看來你也不是那麼笨嘛~小子。」「哇啊啊啊啊!!」老頭突然在我耳旁發出聲音。如果說方才凜的出現我只是小小的驚奇,現在就是完全的被嚇到了。
  「這個寶具真有趣啊,」老頭以認真的語氣說到,「雖然大小這麼小,不過等級似乎還挺高的呀。」
  「……你在幹嘛啊?」我問。
  「稍微的研究一下,你有興趣嗎?」
  「能現出符號的機器?」這時我才發現他腿上放著一台書本一般可以開闔的機器。
  「就算年紀大了,還是要會用年輕人的東西嘛~怎麼,你不認識盧文字嗎?」
  「盧文字?你知道嗎,阿洽?」「不知道。」
  「呵哈哈,果然是鄉下人,連盧文字都沒見過。」結果我們的回答馬上換來了凜的一陣嘲諷。
  「妳會用的也沒有幾個嘛?」就再我們一陣困窘之時,老頭馬上揭了凜的底,果然一山還有一山高。
  「大、大師父,至少我還知道幾個啦!」只見凜滿臉通紅的反駁……,但是看在我們眼裡,和小孩子的耍賴狡辯沒什麼兩樣。
  「總之,說不定很久以前人類是生活在地面上的。」老頭不理會凜的反應,繼續說道。
  「咦?真的嗎?」
  「這類的紀錄若隱若現的,到底有沒有呢?」話說到一半,老頭突然湊到我面前,「就像我,到底多少歲了呢?」
  喂喂喂!別隨便開會嚇死人的玩笑啦!
  「這無所謂,」似乎驚覺不能繼續被對方遷著鼻子走,阿洽出聲問道:「你到底是誰?」
  結果老頭馬上換把臉湊近阿洽,仍然一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語氣說:「基修亞唷~不過還是叫我老頭吧,也可以叫我『愛的魔法使』喔~」
  嗯,我終於感覺到了,我似乎正面臨了雖然似曾相似,但卻不同與以往、非常危險的人物。
  「別看大師父這樣,他其實很博學的。魔術道具的維修全都是他在做的。」凜說。
  看來似乎是個博學的危險人物……等等、大師父?
  於是,我終於感覺到那份似曾相似來自於何處。
  「算了算了,」像是看膩了基修亞和阿洽之間一面倒的互動,凜出聲打斷他們,然後轉過頭對我說:「有件事要拜託你一下了。那個,」我隨著她指的方向,看到已經部份拆解的獸面鼎,「能‧不‧能幫忙搬運一下呢?」
  ……你用這種口氣要我怎麼拒絕啊!
  話雖如此,我對於寶石中究竟還有沒有足夠啟動干將的魔力完全沒有把喔。
  「那是什麼啊?」等等,妳就算好奇也不要這樣大剌剌的靠過來啊!!「很漂亮的寶石嘛?」
  凜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我只感覺到臉頰不斷的發燙,甚至不敢想像轉個頭會看到什麼東西……

  ──然後,寶石再度發出紅光。在無意識下催動,結果又引出了潛藏其中的魔力。
  所有人都訝異的看向這裡,我吞了吞口水將魔力引導至干將……
  「什麼嘛?就只有這時候才突然又能動啦?」凜說,雖然對下午的事還帶著些許諷刺,但看來似乎很高興能動的樣子。
  「那這邊、這邊~」

  ……總覺得再這一老一少兩人的陰影下,我的未來註定得過著被奴役的日子。


  「因為我們的錯誤,讓你們村莊受到破壞,這點我由衷的感到抱歉。而即使你如此仍然願意幫助我們搬運東西,非常感謝。」葛木說著。從戰鬥結束之後,他就帶上了放在胸前口袋的眼鏡。
  「沒辦法,誰叫物資缺乏,」凜接著說道,「什麼東西都要讓他派上用場嘛啊!?你們搞什麼啊?」
  我並沒有說話,只是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白骨。
  「那是啥?」像是受不了氣氛一般,阿洽開口問道。
  「被寶具幹掉的人類,在這裡不是什麼稀罕的事。」凜說。

  ──墓造好了。

  說是造墓也不太妥當,畢竟我們只適用附近的泥土把露出地面的骨頭埋住而已。
  「就這樣了吧?」阿洽說。
  「總不能放任不管吧?」凜回應道。
  「哼,無聊!」阿洽發表了出乎意料的感想,「給死在這裡的傢伙建墳墓太浪費了!」
  「我說你啊,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這樣……」
  「愚蠢!」阿洽毫不留情的打斷凜的話,「我們無論到哪裡都會頂天立地!」
  「啥?」

  於是,我們繼續往遠阪邸前進。
  「這裡可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美好的地方吶……」凜像是完全無法認同阿洽的說,「我們也不是因為喜歡才住在這裡的。」
  「是嗎……」阿洽回道。
  我時在無法猜測阿洽現在的話中之意,以及剛才的想法。我只是像凜說的那樣,深深的感覺到這裡並非想像中那麼美好。
  學校的大家不知道怎麼了……
  藤姐不知道怎麼了……
  「遠阪邸也是個結界中的村落,但是由於事故無法居住了,沒辦法只能住到結界外,結果等著我們的就是那些寶具。」混著我心中彌漫的低落,凜低聲的說著,「無路可走,就只有戰鬥了。」
  「不錯嘛,這才是我所追求的世界。」阿洽自顧自的說道,只惹來基修亞的一陣輕笑。
  「你很高興嗎?」基修亞問。
  「啥?」對於基修亞的問題,阿洽顯然是還無法理解的樣子。
  「如果想當正義的一方,就必須要有惡的存在,唯有如此,你才能拯救在險境中的人們。最崇高的理想、也是最卑劣的欲望,於今終於實現了,你很高興嗎?」斂起平時的笑臉後,基修亞看著阿洽的眼睛,有股震懾心靈的魔力。光是面對,就彷彿被看穿了所有想法一般。

  ──阿洽沒有回話。然後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幽暗的空間只有幾盞燈散發微弱的光芒,村人很感興趣的圍著干將,但我只是一個勁的感到疲憊,而阿洽也是一臉沉重的樣子。於是我們既沒有留下來看寶具的拆解過程,也沒有吃晚餐,就隨便找了個地方倒頭躺下。
  「呿,就算遇到的全都是新體驗,也不會累成這樣吧?」凜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模模糊糊完全不能思考涵義。
  最後,我進入夢鄉。


  『看吧,小子!這就是結界外了。』說話的人將手搭在我的肩上。雖然從來沒看過他拿起武器,手中卻滿是硝石的氣味。
  『什麼都沒有。』我轉頭看去,只看到燒紅天空的火燄。
  『是啊,什麼都沒有。』他說,『所以才好啊,沒有結界也沒有屋頂,這裡才是男人的世界。』
  然後,他問道:『要來嗎?』
  ──不知為何,我後退了腳步。
  『是嗎……』他這麼說。我想要辯解,卻忘了如何發出聲音。
  『但是正義使者是有期限的,我先走了,等你有能力來的時候,就來吧。』然後他將放在我肩上的手移開,緩緩的前行,『再見了,阿──』

  他離開了,揚起的風衣像火一般熊熊燃燒。只留下他在自己的夢中。
----------------------------------------------
啊啦啦~東西要是很容易猜出來,不就不好玩了~
不過不會出現天然呆蜘蛛,那樣實在搞的太複雜了就是.

藍鬍子是別的角色,不過不會很重要就是了.

27 名無しさん [ 2007/12/26(Wed) 18:46 ID:iZXy0d6g ]
這...看這樣子

螺旋王女應該就是殺苦羅吧=口=?

28 惡魔聖域 [ 2007/12/26(Wed) 19:07 ID:u/LwF7xI ]
是她沒錯,沒有人比她更適合了.

29 吐槽者-阿囧 [ 2007/12/26(Wed) 20:25 ID:Vnbamaa6 ]
喔喔!我猜中了啊?
不過人妖居然是元帥.....

下一篇!下一篇!

30 名無しさん [ 2007/12/27(Thu) 17:17 ID:ULTkl2PM ]
嗚...該不會 人數到達100萬時 出現的那個東西是 巨大化的慎二吧(汗

31 名無しさん [ 2007/12/27(Thu) 20:13 ID:HZLU45w6 ]
等...等等!

像大哥那樣熱血的角色感覺應該要lancer來比較適合吧=口=?

一樣的藍髮,一樣的熱血= =|

阿洽比較適合當西蒙30年後中年的樣子啊~~~~~~

32 惡魔聖域 [ 2007/12/30(Sun) 14:20 ID:9MpLGq6I ]
  「地上的早晨是從寶具開始的。」老頭一臉悠哉的說。而凜則是以女性來說非常不雅雙腿大開地坐著道早安。看起來反而是我和阿恰的驚慌非常不合時宜。
  於是,我終於從渾噩的睡眠中完全清醒。

  昨天,在接二連三的戰鬥中,我離開了學校,來到了這裡。
  ──遇到了嘴巴毒辣的少女魔術師凜。
  ──被能空手破壞寶具的蛇拳村長所救。
  ──接著還被自稱「愛的魔法使」的老頭子搭訕。
  一整個戲劇化過程的最後,我們來到了遠阪邸,外頭則是完全陌生的世界。

  「來杯早餐咖啡如何呢?」「這是什麼,泥水嗎?」就在我回想的同時,阿恰則是困惑的接下馬克杯,但是馬上就被敲擊的聲響嚇的晃了一下。
  「又來了……」聽到聲響的老頭說道,然後馬上又是和驚醒時相同的巨大震動。
  恩……似乎是個挺不幸的開端。
  「連續兩天真是辛苦啊。」葛木和拿著來福槍的村民快步走了出來。
  「平時的話,到下次襲擊會超微停頓一陣子的呀……」凜附和的說,「是不是來報昨天的仇呢?」
  「不管怎麼說,只有上了。」阿洽翹著二郎腿說,不過身上的咖啡漬實在有失形象。
  「說的這麼滿,可別手足無措啊~」凜說,「會用槍嗎?」
  「別小看我!你以為我是誰!?」
  ……看來是不會。
  「啊、好痛,」結果背上馬上挨了一掌,「阿洽?」
  「士狼,你開干將出來吧!」
  我?昨天的狀況已經證明了,干將必不是現在的我可以靈活使用的東西,更別說我的魔力根本不敷使用,「還是阿洽你駕駛吧……比起我來,阿洽你一定更……」
  「那是你的東西。」
  「但是……」
  ──沒有錯,這才是最好的決定。由阿洽駕駛的話,一定能夠拯救全部的人的……
  然而,我只是背上又重重的挨了一記。
  「拜託了!」阿恰這麼說完後小跑步追上了強方的隊伍,離開了。
  「快,你來這邊!」緊接著,在我還來不及思索那句話的意義時,老頭就一把把我拉離了門口。

  眼前是一台光鮮亮麗的寶具,裝甲亮的可以映出人的臉孔。我花了好一陣子後才認出那是干將。
  「這是……」
  「我通霄修理的,要感謝我啊!」老頭志得意滿的說。
  「……謝謝。」
  「好,上去吧!注入你的魔力讓它動吧!」
  「喔,好……」我坐了上去,模仿昨天的感覺輸入魔力,然而卻怎麼樣都不順利。
  「又不行了嗎?」老頭小小的嘆了口氣。


  「自大的人類們!今天要剷除你們!」遠方兩台綠色的獸面鼎大吼著做出振奮精神的動作。
  「還真是大言不慚啊……」阿洽看著眼前的狀況,悄聲的說。
  「準備上了,各位。」葛木說著,然而此時卻再度傳來敲擊聲。
  ──又有寶具要出現了。
  正想著的同時又是一聲巨響,著陸點更是發出驚人的白光。
  「什、什麼?」阿洽有些訝異的說。

  「嗚哇啊啊啊!」地上的振動也傳到了地下。除了我之外,其他人也是一副憂心的樣子。
  這副光景似乎喚醒了什麼記憶。
  離開學校前一天,震動的校舍……
  ──十年之前,震動的校舍燃著大火……
  「這種震動是……」
  ──火舌吞噬了一切,而我只能裝作什麼都沒聽到的走著。兩旁不斷的傳來求救聲……

  在阿恰的眼前又是另一副光景。
  通體漆黑的寶具、隱隱泛著螢光的紅色線條、咧嘴而笑的般若鬼面,如同一把短劍般插在地上,散發著鬼神般的氣勢。

  「是這些傢伙……」十年前的火仍在我心中殘酷的燃燒。
  「這些傢伙就是原因……」傷著的慘叫仍在迴響。
  「地震是這些傢伙造成的!」
  ──求救的人,全都死了!!
  「暍啊啊啊啊啊!!!」魔力沒有節制的灌入寶具中,干將發狂的吼著。

  「噠噠噠噠噠噠!!」衝鋒槍不斷的射出子彈,卻無法對黑色鬼神造成傷害。然後對方只是一揮手中的劍,就將兩側的斷崖砍出不少缺口。
  「可惡,好大啊……」幾名士兵低聲罵到,然後撤退。
  「第一次見到這種類型的……」凜冷靜的看著前線戰況。
  「真是一副不錯的面孔啊……」阿洽卻完全沒緊張感的給了不對頭的回應。
  三台寶具慢慢的從峽谷中走過,所有人都不敢吭聲的看著,然後……
  「就是現在。」葛木平靜(?)的大吼,所有人一齊從暗處站起,朝黑色寶具發射難以估計的彈幕。黑色寶具楞住的同時,兩側山崖一齊發生爆炸,大量坍塌的土石把他壓在底下。
  「那是……」阿洽問。
  「在兩旁的山谷埋設了炸藥,他們真是正中下懷啊~」凜神情愉悅的說。
  但不過是一瞬間,伴隨著惡鬼的吼叫,雙劍揮舞的炫風就將土石吹飛。
  「怎麼這麼堅固啊!!」
  「不是很好嗎?」阿洽說,「看的我熱血沸騰啊!決定了,那個寶具我要了!!」
  「你在說什麼傻話!」凜轉頭吼道。
  「我是說我要駕駛那個!那種非人非英靈的傢伙都能駕駛,沒理由我不行啊!!」
  「真不知道你哪來這種自信啊……」
  「煩死了!英靈不要執著理論,要看行動!!」
  「我是魔術師啊!!況且你真的是英靈嗎!?」
  然後兩人的眼角餘光,都看到了從掩蔽中竄出的銀色身軀。

  「阿洽!」干將宛如身體的延伸,方才無法使用的情形反倒像個笑話。衝出村莊的掩蔽後,我馬上看到了站在岩石上的凜和阿洽。
  「來的正好!兄弟!」阿洽大吼著拋下其他人「那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的疑惑跳上干將,接著和之前一樣,羽毛狀的鐵板將駕駛艙封閉起來。
  「阿洽,」我咬牙切齒的說道,「就是他們,他們所引發的地面震動,引發了地下的地震!」
  「是這樣啊!」
  「是他們把爸爸媽媽……」
  「士狼,」就在此時,阿洽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熱血沸騰是不錯,不過不要著急。打架勝利的關鍵是炙熱的心和冷靜的頭腦,聽好……
  ──那個不可一世的大臉我要了!!!」
  「啥?」
  「那個長在肚子上的臉,應該是從那裡進去,我要把那個啟動!」
  「但是你能操縱嗎?」
  「你是如何駕駛干將的?」阿洽問。
  「握住這個之後,頭腦中就出現了操作方法……」
  「就是這個!關鍵就是氣勢啊!!!」
  ……我想不是這個。不過托他的福,我總算冷靜下來了。
  「總之快上!!!」
  「你那冷靜的頭腦到哪裡去了哇啊啊啊!!」
  就在剩下不到二十公尺時,一台獸面鼎闖入敵我之間,一個巴掌就往地上拍來。
  ──太慢了!
  我閃過之後,反而把他的手臂當踏板繼續往前跑。然而卻在他移動時不小心滑了開來,整台干將飄在空中,一時的疏忽會造成嚴重的結果,發現這個機會的獸面鼎揮拳朝無法移動的我們擊來。
  眼看就要被擊中時,獸面鼎的手臂被一顆石子擊中產生了爆炸。應該是凜的援護射擊吧?拳頭擦過干將的身軀後,毫不留情的擊中黑色寶具。
  雖然空中的撞擊和翻滾有些狼狽,但相比倒下的寶具,情勢有利多了。在我打開頭罩的一剎那,阿洽就跳起並落在黑色的鬼面上。
  「真是越看越令人陶醉的身體啊!」阿洽像是看到什麼藝術品似的說著,然後拿起手槍就朝駕駛座艙門敲打起來。
  ──果然不會使用啊。中間的一次走火沒有射到任何人真是太好了。
  「別得寸進尺!人類!」綠色的獸面鼎伸出手朝阿洽拍下,然而早已有準備的我,輕易用干將擋了下來。
  「士狼!」
  「不會讓你碰阿洽的!トレース‧オン!!」干將額頭的太極圖案之前,由骨架開始構成了一把劍,輕易的刺穿了敵方的手臂。
  接著,我走到黑色寶具的駕駛座前,以干將的力量強硬的掰開。
  「滾開,換人了!」阿洽帶笑的說道,駕駛座上的盔甲士兵慌忙的逃了出來。
  阿洽進入駕駛艙中,艙門也緊接著關閉了。
  「好!英靈就是要看氣勢啊!」駕駛艙中傳來阿洽的聲音,就在我以為一切順利時,卻傳出陣陣的警報聲響。

  ──黑色的鬼神沉寂了。

33 名無しさん [ 2008/01/18(Fri) 17:14 ID:yhu5BQdY ]
不不不
大哥一定要是紅A
不然那招必殺就不會是無限劍製了X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