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軼事

1 a_a [ 2007/12/15(Sat) 08:42 ID:INNyfcus ]
1.這是第一次創作,屬於靈幻類型
2.本身沒看過什麼小說大作,還請多指教
3.為學校動畫劇本之用
4.內有約略獵奇劇情,還請多包含


2 a_a [ 2007/12/15(Sat) 08:42 ID:INNyfcus ]
霧隱山
一座位於偏遠鄉間旁 一處竹林圍繞地段的山間區域
一但起了霧 就連經驗老到的地陪也是無計可施
也有去了那座山就再也回不來的謠傳於鄰里之間
不過那也都只是出於母親要小孩不要晚歸之類善意的謊言
事實上
或許有,但 那也許早已是逐漸被淡望的傳聞罷了

話說
霧隱山裡有一隻母狐,過著隱蔽人類 孤食瓢飲的歲月
飢餓 寒冬 掠食 被狩獵 生死交關 受過無數的磨難
等牠發現自己不再是一隻狐貍時 已過上了百年光陰

於是
牠開始整頓起了整座霧隱山 儼然能為支山林之氣勢 但即使如此
也許是本性使然 她不願坐大
所以身邊只有著一小群依附的同族動物,過著無爭之日...

吝,母狐 不喜爭奪,心思細膩,喜愛研究人類
總是一副弱病氣向,
對弱勢會出於本性的伸出援手
幾次以人形態接觸人類社會及教育,
對大多數人慢條斯里的交談,不經意的關懷,
對感興趣的事物如小孩般興奮
只對同樣心思縝密的女性才會產生情愫,
本性保留輕吻 撒嬌 鼻頭接觸
但並未被察覺真實身分與排斥
近況:
半年在山 半年在外 但多半時間則在深究

咎,公狐 堅忍,自負,惡,聰穎,透析,善言(國王)
幼時瘦小而被拋棄,傷痕累累的牠為吝所救且扶養長大
深愛吝
即使,在咎的認知下 妖怪看似無垠的生命當中
這一點點生物角度的差距根本不足為道
但是吝總是當牠是小孩子
愛武,從精神及肉體中不斷修練
吝不在時,代為管理整個族群

咫,公鴉 多嘴,毒舌,愛說謊及開玩笑,
但其實本性還不壞,只是雞婆了點
在吝擁有道行轉人型時,開始學習一些人類的習慣
咫就是吝所飼養的九官鳥
日子一久 也通些靈性 吝便決定不再用籠子去關牠
牠倒也是知恩圖報
補充的是 咫和咎不和,但尚未敵對
咫在吝外出時
往來與山間之通風報信

---
這一年,是霧隱山每十年所舉辦一次
宴請遠道而來的妖怪宴會
霧隱山各族的長老齊聚一堂討論著:
靈長族長老:根據以往的慣例,今年的祭典該是由....

咎:慢著,雖然有點唐突 不過我們的領袖對今年的祭典主辦很感興趣
所以.....

(此時山豬精插口了):所以什麼?往年的你們既不參與,也不提供協助
你憑什麼......

咎:就憑我就算與在場所有長老為敵,也能全身而退
(這時 空氣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
(咎的雙眼中的鮮血緩緩流出 嘴角輕蔑的笑著)
(雖然這單單只不過是意象罷了 不過殺意濃烈到足矣震懾在場諸怪 不敢直視)

山豬精:沒...沒什麼好怕的 只不過是虛張....虛張聲勢罷了.....看....看我把....

(此時鳥族出來當和事佬):別.....別提了,要就讓他吧....
難道你們忘了當年的老虎麼???....*1
(眾妖們面面相覷)

牛精:小小狐狸能多大能耐?只不過是隻紙老虎 當年俺要是在場 一腳就....

(此時 咎拿起石桌上的杯子喝著茶)
(放下 一轉身)
眾人詫異牛精尚未講完話的時間都未到
牛 早已整齊的被"分解"了

咎:還有什麼異議嗎?
眾:....

咎:諸項關於徵收 補償事宜 已早在計畫之中
難得吝心情正好 希望各位前輩多少能包容一番
另外 牛前輩的意外 我也感到很遺憾
但他的犧牲 多少使得徵收變的寬裕 希望大家三緘其口 感恩.

...PART1
---
*1當年一隻修道有成的老虎精趁著祭典眾妖聚集而跑來大肆屠殺啖食
老虎一張口時 咎二話不說衝往前面 單用左手直接貫穿口蓋上顎直達深處
一揪 腦漿便奪眶而出
左手一挪出空隙 右手便順勢由空隙間插入 一個扒勁 硬生生整隻被剝成兩半...
過程只發生在一眨眼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