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擦背》

1 名無しさん [ 2007/12/21(Fri) 20:43 ID:zUm/XYis ]

***********************************
               《擦背》
***********************************

  獨居男子打開無線電,山難救援頻道,但只接到雜訊。微甜的聲紋扭曲,
語言已經不成語言。他於是走進浴室,打開熱水,空洞空洞的水聲和無線電紊亂
的電波在空氣中紛擾著,他聽說是好天氣。

  幾乎過熱的暖氣機不停吹出灰塵,男子守著暖氣,一個溫暖的角落。室溫令
他想起熾盛炎熱的季節,依稀是相似的溫度,他和離去的女子一起在床上流汗。
現在她已經走了,只剩下一個人在房間。他覺得眼角很乾澀,用手去擦卻不見
眼淚。他只是流汗,在雪地的公寓,在嚴冬一間室溫熱烈的單人房裡。

  他沒有任何話要對她說,想說的已經說完,不想說的她一輩子也不會懂。
於是男子在一片沉默中打開很燙的熱水,打開無線電,企圖打開一點聲音。因為
水蒸氣所以他才可以接受牆壁不再冰冷;四面牆壁中有一場悶濕如晚夏的水霧。
他的手試圖捉住某些東西。虹膜射出一朵斑斕的色彩,接著消亡。偌大的空間裡
,只有水龍頭不停流出秒針的聲音。他突然把臉埋進膝蓋,偷偷擦拭自己的眼角
。沒有人知道水聲的意義。

  男子的背又痛了,在看不見的地方;一片看不見的傷口。他擰起脊椎,把
手指往背上伸長,那模樣像極了自我擁抱。是的這是種怪病,剛開始只是癢,一
旦想碰就覺得劇痛,骨刺彎成魚鉤勾住他的傷痕,轉緊。癬皮一片片從身上剝落
,他的身體一片片剝落。最詭異的是一片潰瘍之中,居然長出嫩綠的青苔,彷彿
他背著龜殼。他哆嗦著從地上撐起身體,水霧中看不清楚,但他記得東西的位置
。他拉開某個抽屜,拿出一包代糖吞下,疼痛就慢慢退潮。

  代糖是這種病唯一的抵抗,但不治本。然而代糖入口是苦的,只有和水才會
甜起來。他活在患失安寧的恐懼,不曉得甚麼時候再失態發作。他鎮定了一些,
浴室的水已經四溢了,許多都流進出水孔。他走進浴室,把大罐的代糖撒進浴缸
,然後把身體沉進浴缸。浮在暖洋洋熱水裡,嗅著甜甜的氤氳,他漸漸靜下來。

  他想起好久沒有人替他擦背了,上一次是那個離開的女人。擦背是另一種
抵抗怪病的方式。他記得那個女人幫他擦背的時候,就在這間浴室。她放下毛巾
,他覺得有一道像是呼吸的微弱氣息靠近他的背,然後兩瓣溫柔的涼意靠近他的
傷口。背突然劇痛起來,他幾乎想逃離,但被她緊緊摟住了,然後疼痛就走遠。

  「別走,」她靠近他的耳垂說話。

  但她卻走了。

  不發作的時候他在一間情趣商品店打工,發發傳單,推銷跳蛋。每天下班的
時候他都會偷偷帶走一疊傳單,圈起幾樣熱門商品,然後在傳單後面寫下他的
情書給離開的女人,希望有天她會收到。

  有時傳單上面會有幾串電話號碼,沒有名字。他試著打,不久之後總會有
女人來敲他的門。他會問她們叫甚麼名字,然後給她們錢,但是沒有人願意留
下來替他擦背。他的傷口太可怕。後來有一天來了一個女孩子,他問她怎麼稱呼
,她說了一個名字,和離開的女人名字一樣;但卻有不同的電話號碼,以及高跟
鞋尺寸。他問她願不願意幫他擦背,他可以給錢,她說好。

  於是他們到了浴室,相似的場景,背上湯湯水水的潰瘍又開始隱約的痛。
浴缸的水溶著代糖,他解開衣服,裸出沾滿膿血的龜殼背。女人拿起毛巾,沾著
熱水,然後輕觸。

  「痛嗎?」

  她問。

  他搖搖頭,擦了擦臉頰。

  「怎麼了嗎?」

  她專業口吻地問。

  「沒甚麼,只是蒸氣入眼,」他盡量平穩聲音。

  傷口的皮膚漸漸剝落,青苔的龜殼漸漸剝落。

  後來﹍

  他聽見一些細碎的聲響,像翻弄衣服,但他看不見她;她在背後。

  「多久了?」他問。

  「半小時,」她答。

  「要不要加錢?」

  「﹍不用。」

  一雙藕白的手臂抱住他,開始這次服務。他的背又疼了,她以肌膚熨貼。
水蒸氣凝得更濁一些,她伸出右手,然後他開始微微喘息,舌根微微發甜。最後
她抽回手,他閉起眼,靜靜地在她懷中,她輕觸他的髮際。

  後來她要走的時候,他問了她一個問題,她說不會。第二天再打她的電話
已經不通了。電話號碼變成只是號碼,他就拿了空號末幾碼去簽了樂透。這天是
女人離開的週年,一個和她同名的女子替他擦背之後再次離開了公寓,之後兩個
女人再也沒有回來過。


                                (完)
***********************************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