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暫存)夜行

1 hermis [ 2007/12/22(Sat) 02:54 ID:YQj885fw ]
很奇怪的是,或許是我想太多的樣子。但是這麼晚了如果還不能睡覺,總是有在做什麼才對吧?比如說熬夜書寫功課,熬夜加班工作,或熬夜打網路遊戲,或熬夜看夜空等流星,或熬夜去夜店參加派對狂歡…

總之,像我這樣整晚不睡卻什麼都不做,抬頭看著漆黑的夜,腦中一片空白的人應該很少吧?如果什麼都不做,那好歹閉上眼休息甚至乾脆給他睡著也可以。既沒有失眠也沒特別要做什麼,只是呆呆地往上看,沒有慾望,也沒有期待。

可是老實說,如果還有期待或想要什麼的話,我就不會在這種夜晚還醒著了。因為連睡這個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之一都放棄,所以我只能像個行尸走肉般地走著。是從何時開始的呢?真的找不到想做的事,即使捫心自問也只會聽到空洞的心傳來的回聲,一直聽到想做什麼想做什麼想做什麼,卻怎麼想都沒辦法找到想做的事。

這樣的話,是不是失去活下去的慾望了?如果說人活在世上沒辦法為某人,喔不,為自己也好,去做些事情,那麼就算死掉也沒關係?但反過來說,好像活著也沒關係。但令我感到羞恥的是即使找不到想做的事情,仍然會因為對死亡的恐懼而想活下去。所以肚子餓了還是會去買東西吃,口渴了還是會去喝水,但是就只有睡覺這點,是我對自己的懲罰。希望自己記得自己是因為無事可做才會在深夜裡遊蕩,不問任何理由,就只是想在晚上四處跑而已。

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不睡覺,這種想法被人聽到大概會被笑笨蛋或神經病吧。


2 hermis [ 2007/12/22(Sat) 06:39 ID:YQj885fw ]
這並不是自怨自艾,而是真的有這樣的認知才會這樣說的。一般會這麼自以為是的人通常心裡還會有一絲絲自己是不同的,只是故事尚未開始而已。可是我並沒有這樣想,我是真心認為這樣很不正常才說出口,雖然我覺得維持這種狀態也不賴就是。因為真的什麼事都不想做,祇是為了活著而活著而已。這樣晚上也不睡覺,即使臉上已經帶了兩個黑眼圈明明睏得要死還硬逼自己不要睡,痛苦得要死也硬逼著自己保持清醒,然後腦裡一堆自言自語的人,如果我是旁觀者,那我也不認為這樣正常到哪。

是說如果要讓一個精神病患回復正常,那麼第一件事就是讓他了解到自己是不正常的,精神病患之所以很難治癒,大都是因為他們不認為自己不正常。這樣看來雖然我知道自己不正常,但我似乎有機會可以恢復正常的樣子。不過這種事怎樣都隨便啦,如果找不到活下去的目的,那麼正不正常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所以要是這樣會被當成神經病的話,那就神經病吧。

總覺得扯遠了,嗯啊,所以我到底想說的是什麼呢?對了,如果真要追究原因的話,那大概是現在在我身邊這個看起來不太像人類的東西說起才對。

那個看起來像影子的東西現在正跟我同坐在一張長椅上,看著漆黑的夜空。我不清楚為什麼我會看到這種東西,但是不可思議地我並不會感到害怕。我反而還蠻慶幸它不是人類,畢竟我已經對需要跟人類打交到這種事厭煩到極點了,就算對象是不知道從哪來的美少女還是不知從哪來的變態大叔,光是存在就可以讓我心神不寧。

因為有同類,所以會有想要跟他有來往的衝動,如果要抑制那個衝動就會覺得難受。畢竟人類是群居動物,光是在一起這個狀態就能讓人安心。只不過這種安心對現在的我來說是種毒藥。

因為來往這兩字,更進一步地說,必然會希望為對方做什麼。但是我並沒有辦法將這種想法具體化成行動,不知道為何就是沒辦法。照理說身體是自己的,希望做什麼就能夠命令它行動。很遺憾地我似乎已經沒辦法這樣,所以我才會陷入有著想做什麼的衝動,可是沒辦法找出自己到底想做什麼。

最後,我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3 hermis [ 2007/12/22(Sat) 12:29 ID:YQj885fw ]
那麼,到底是怎麼樣呢?如果說一個人本身找不到想做的事,卻又想活下去,那麼總該找點什麼打發時間吧?其實那也不難,現在想起來我這輩子一直都在做一樣的事。如果沒有想做的事卻又想繼續活下去,那麼只要乖乖聽別人的話就好了。

沒錯,只要聽從別人的命令,你就不需要多做思考。因為思考的命令的人,而不是在實際行動的你。不管怎樣,只要乖乖做就好了。這樣的話一定可以活下來。普通人一定會想活下去,所以照著普通人的命令去做,根本不用怕自己會活不了。

可是現在的我已經不需要聽任何人命令了,厭倦跟人交流的我已經辭去工作,又沒有半個親朋好友。可以給我命令的人已經沒有了,這就是自由嗎?如果這是自由,那還挺無奈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