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og外傳同人(當阿庫遇上蘿利時)

1 ivanrex [ 2008/01/05(Sat) 23:54 ID:4DEOiHeM ]
空虛的宇宙

有一件人型的殘骸...

人型的殘骸內面有一個人

不過,他快變成死人

這只是宇宙中普通不過的是....

他從劇痛中醒來,視界是一片迷糊

視野像被紅色的濾鏡包圍著

喃喃自語著

".....啊....這裡是...?顯示器被...還算是,活著嗎?

.....奪魂者...好處比想像的還要結實呢...

DFS……DALS……再啟動..

.......果然不行,嗎?

呃!?.....嘿...哈

哼.....看來身體也不行了....吧?

內臟破裂....確定的...

而且手和腳也....這付樣子...

好安靜啊...

....蕾蒙,以寂靜以常的世界...意外地,好像不錯呢...

完蛋的時侯...正經的死法..好像沒有想過呢

....蕾蒙啊...我是個奢侈的人呢..

............................................"

正以為一切也歸於平靜時...

奪魂者內部的半壞的警報器,正打破寧靜...

"死人也沒有安寧嗎..........."

在破破爛爛的顯示器上出現了一個藍色的球體

正慢慢地接近.....

一個快死的人,沒有權利改變現況

一切只能接受,一切只能聽天尤命....

藍色的球體在人型的殘骸俳徊著...俳徊著

忽然,那個快死的人好像聽到一把聲音..

一把女孩子的聲音,從腦中傳出......

"................................

即將消逝的.......生命........"

!!

"即將消逝的.......我..."

!! 這聲音是....??

"改變......世界的....意志之力...你那強大的....思念...

.....悲哀的.....溫暖的.....力量...

我.....為了成為我自己

在此......借用...你那意志的力量...."

雷蒙!!??

突然

藍色的球體穿過奪魂者的身體,進入了駕駛倉

和那個快死的人面對面看著

然後藍色的球體漸漸縮小

成為一個人的形狀

成為一位少女

少女帶著哀傷的眼神看著他

那個快死的他

他,除了一面驚奇

驚奇的不是少女如何進入奪魂者的駕駛倉內

而是她的樣子十分像一個人

雷蒙----一個她深爰的女人

一個已經死去,但化身成生化木偶的人

但化身成生化木偶的她.....也許已經死了.....

曾經告訴自己,她並不是生化木偶......

所以自己對其他生化木偶特別討厭,特憎惡....

而她也許已經死了,自己也應該......

這時

少女把面接近他,仔細地看著他

打破他的思念

"什麼樣...?"他說

"你......還不是消逝之時....

我需要你的.....力量....."少女說

接下來,是少女的一吻

突而奇來的一吻,令他不知如何應付...

甘甜的體液流入他的口腔內,源源不絕

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但是從來沒有如此激烈.....

他正想推開少女的時候

發覺身體被一些奇怪東西纏繞著

像植物的滕枝一樣的東西纏繞著

而且這些東西正漸漸包圍他....

"請不要作出奇怪的......反抗....因為只是開始..."

少女微笑地對他說....(未完)


2 ivanrex [ 2008/01/08(Tue) 21:35 ID:iYbGgX6o ]
聽到少女的說話後,那個快死的他

只有依照她的說話做

像旁觀者般看著事情的發生...

她用手放上他的寬大的胸膛上

用指尖在他的胸膛遊走

這個充滿挑逗性的動作令他哭笑不得...

但是當指尖劃過了他的身體以後

他身上的衣服便被剖開了

身體赤裸裸地曝露在少女的面前...

少女的面像蘋果一樣紅,把面擺在另一面

雖然十分可愛,但他亦沒有心情欣賞...

因為赤裸身體便他覺得十分羞恥....

少女好像明白他不安的情緒似的

控制他身旁的「滕枝」把他包裹著

這時,他感到包裹著身體的「滕枝」慢慢地蠕動著

部分「滕枝」漸漸地從傷口中進入他的身體

不安的情緒加劇,但身體只是流著冷汗

而沒有一絲的痛楚...

但是他還想排斥身體內的異物...

在玩弄臨死的人嗎?但看著她一面認真的表情,好像又不是...

"請安心吧.......這些「東西」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現在是.......清除....「異物」的情序中..."

他的腦中傳來這樣的回答....

=========================================

良久,

他的身體從「滕枝」中解放出來

身上的傷口雖然止血了,碎片也拔掉了

但是不立即處理後果會十分麻煩...

所以少女把她身上的衣服一片一片地撕破

撕下來的布料當作紗布用,包紮傷口

隨著少女身上的布料越來越少

漸漸露出了她白皙皙得耀眼的肌膚...

他,某個器官好像不安份起來....

使少女的雙頰染得一片暈紅...

"該死的!這個時候還想著那麼"邪惡"的事情....."

他咬牙切齒地自責著

"你.....身體的內臟....已經收復完成

沒有....生命危險,只等待...時間......."

可是....我沒有....時間了,身體...正崩壞..

需要你的....身體..." 少女斷斷續續地說道

"如何幫你!?現在我這副身體?"他說

少女垂下頭,吞吞吐吐地說出兩個字

"...抱.我..."同時間,少女身上的衣服消失掉

他,只能一面驚訝地看著她,事情太出乎意料了

兩個赤裸互相望著,氣氛變得奇怪

男子正想開口說什麼時,他便被少女的嘴唇疊上了

從她口中流出的體液中帶有催情的味道....

腦子裡迷迷糊糊似的,但還是清醒著

赤裸的少女,潔白的身體....

理志漸漸被情慾吞噬了,使騎士變成野獸...

"我...需要你身體的....部份.....

使巨活性化...誕生..新的生命的...細胞"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我無論如何也是軍人啊!!

"不需要.....不安....只要你

...當我不是人類....不是你們的物種...."

接下來,少女像騎馬一樣騎著他

男人的器官漸漸消失在少女的恥丘中

使她的眉頭皺一下

看到這個男女交合的景象

使男人的充滿著罪惡感...

他,用手緊緊地攬著她,回報她的一切

用心去感受她的體溫,她的體重,她的氣味....

深深地把她的一切刻在腦海中...

"謝謝你....接納了我...原諒我的...自私"

少女在微笑中帶著淚光

但到底,眼水為誰而流呢?........

眼皮漸漸變得沉重起來,很疲倦

"我叫艾克塞以(Axel Almar)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阿露菲米(Alchimie)...我遺忘不了你..."

"我也是....阿露菲米"男子一面輕撫少女的頭髮一面說

"晚安吧.....阿露....菲...米"

"晚安...."

最後,包圍著二人的「滕枝」漸漸澎脤

「滕枝」分泌著黏性的液體,包容著他們...

=====================================
=====================================
=====================================

"對不起...艾克塞以...我要先離去一會

還會再見面的..."少女吻了他的臉頰

看著他熟睡的樣子,

覺得他多了一份可愛,多了一份帥氣

把他的衣服摺好,放在他的大腿上

"很快會有人救你的...艾克塞以...拜拜"

少女再次化為藍色的光球,離開了奪魂者

藍球慢慢地澎脤,成為紅色的人形

它,用人型的雙手推開奪魂者

推向白色球型巨大人造物

用溫柔的眼神目送它離開...

"艾克塞以...我們很快會再見的...一定.."

確定了奪魂者被人回收後

才慢慢地離去....

-----------------------
後記...


---------------------------------------

某戰場上

這些被稱為"亡靈"的機械人正苦戰著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群怪物

一群"曾經"是"原生種"的怪物

平來"原生種"已經是一群麻煩的怪物

現在他們比以前的肉體更強壯

就算"亡靈"們作出努力的攻擊,不一會兒便復完

作弊級的力量,強得令人咋舌

就在"亡靈"們快被怪物們消滅時

"亡靈"內的傳話器中傳出一把聲音

"退下!嘯狼,剩下的就交給我們"

駕駛著"亡靈"的男人雖然感到恥辱

但是他現在只可說一聲"了......解"作回應

之後,他帶著自己的部下撤退了...

"現在,這樣礙事的傢伙就消失了!!"駕駛著奪魂者的人帶著笑意說

"這樣好嗎?我方是越多越.."在旁駛著紅色的人型"魂之座"的少女問

"我欠嘯狼一份情,不管是在"這邊"或者"那邊"!

況且機體在那種情況,也就只能拿來當作棄子.

我不喜歡那種戰術"男子說

"艾克塞以..."少女輕聲地說

"太天真了,嗎?"男子問

"超帥的啦~~!"少女回應他

"哼...阿露菲米!就在這裡決戰吧.

把現生種給..解決掉!"男子臉紅地說"

"了解的啦~~!"阿露菲米微笑地說

雙個一紅一藍的人型,成為了戰場上的鬼神

也許,那個以前"為戰爭而戰鬥"的黑暗騎士

變成守護少女的騎士,找到了戰鬥的理由了

而那個"搖晃的心的鍊金術師"已不孤獨了

"有點...想念響介他們..."少女說

"哼哼....下次再看到他們時,看到雙個"死人"

到底有什麼反應呢?真期待!"男子微笑地回應...

[完]

終於完成了第一遍同人文了

批評如何也好,只要不罵我便好了...

原來YY某些情節是十分痛苦的

3 ivanrex [ 2008/01/08(Tue) 21:36 ID:iYbGgX6o ]
聽到少女的說話後,那個快死的他

只有依照她的說話做

像旁觀者般看著事情的發生...

她用手放上他的寬大的胸膛上

用指尖在他的胸膛遊走

這個充滿挑逗性的動作令他哭笑不得...

但是當指尖劃過了他的身體以後

他身上的衣服便被剖開了

身體赤裸裸地曝露在少女的面前...

少女的面像蘋果一樣紅,把面擺在另一面

雖然十分可愛,但他亦沒有心情欣賞...

因為赤裸身體便他覺得十分羞恥....

少女好像明白他不安的情緒似的

控制他身旁的「滕枝」把他包裹著

這時,他感到包裹著身體的「滕枝」慢慢地蠕動著

部分「滕枝」漸漸地從傷口中進入他的身體

不安的情緒加劇,但身體只是流著冷汗

而沒有一絲的痛楚...

但是他還想排斥身體內的異物...

在玩弄臨死的人嗎?但看著她一面認真的表情,好像又不是...

"請安心吧.......這些「東西」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現在是.......清除....「異物」的情序中..."

他的腦中傳來這樣的回答....

=========================================

良久,

他的身體從「滕枝」中解放出來

身上的傷口雖然止血了,碎片也拔掉了

但是不立即處理後果會十分麻煩...

所以少女把她身上的衣服一片一片地撕破

撕下來的布料當作紗布用,包紮傷口

隨著少女身上的布料越來越少

漸漸露出了她白皙皙得耀眼的肌膚...

他,某個器官好像不安份起來....

使少女的雙頰染得一片暈紅...

"該死的!這個時候還想著那麼"邪惡"的事情....."

他咬牙切齒地自責著

"你.....身體的內臟....已經收復完成

沒有....生命危險,只等待...時間......."

可是....我沒有....時間了,身體...正崩壞..

需要你的....身體..." 少女斷斷續續地說道

"如何幫你!?現在我這副身體?"他說

少女垂下頭,吞吞吐吐地說出兩個字

"...抱.我..."同時間,少女身上的衣服消失掉

他,只能一面驚訝地看著她,事情太出乎意料了

兩個赤裸互相望著,氣氛變得奇怪

男子正想開口說什麼時,他便被少女的嘴唇疊上了

從她口中流出的體液中帶有催情的味道....

腦子裡迷迷糊糊似的,但還是清醒著

赤裸的少女,潔白的身體....

理志漸漸被情慾吞噬了,使騎士變成野獸...

"我...需要你身體的....部份.....

使巨活性化...誕生..新的生命的...細胞"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我無論如何也是軍人啊!!

"不需要.....不安....只要你

...當我不是人類....不是你們的物種...."

接下來,少女像騎馬一樣騎著他

男人的器官漸漸消失在少女的恥丘中

使她的眉頭皺一下

看到這個男女交合的景象

使男人的充滿著罪惡感...

他,用手緊緊地攬著她,回報她的一切

用心去感受她的體溫,她的體重,她的氣味....

深深地把她的一切刻在腦海中...

"謝謝你....接納了我...原諒我的...自私"

少女在微笑中帶著淚光

但到底,眼水為誰而流呢?........

眼皮漸漸變得沉重起來,很疲倦

"我叫艾克塞以(Axel Almar)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阿露菲米(Alchimie)...我遺忘不了你..."

"我也是....阿露菲米"男子一面輕撫少女的頭髮一面說

"晚安吧.....阿露....菲...米"

"晚安...."

最後,包圍著二人的「滕枝」漸漸澎脤

「滕枝」分泌著黏性的液體,包容著他們...

=====================================
=====================================
=====================================

"對不起...艾克塞以...我要先離去一會

還會再見面的..."少女吻了他的臉頰

看著他熟睡的樣子,

覺得他多了一份可愛,多了一份帥氣

把他的衣服摺好,放在他的大腿上

"很快會有人救你的...艾克塞以...拜拜"

少女再次化為藍色的光球,離開了奪魂者

藍球慢慢地澎脤,成為紅色的人形

它,用人型的雙手推開奪魂者

推向白色球型巨大人造物

用溫柔的眼神目送它離開...

"艾克塞以...我們很快會再見的...一定.."

確定了奪魂者被人回收後

才慢慢地離去....

-------------------------

後記...


---------------------------------------

某戰場上

這些被稱為"亡靈"的機械人正苦戰著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群怪物

一群"曾經"是"原生種"的怪物

平來"原生種"已經是一群麻煩的怪物

現在他們比以前的肉體更強壯

就算"亡靈"們作出努力的攻擊,不一會兒便復完

作弊級的力量,強得令人咋舌

就在"亡靈"們快被怪物們消滅時

"亡靈"內的傳話器中傳出一把聲音

"退下!嘯狼,剩下的就交給我們"

駕駛著"亡靈"的男人雖然感到恥辱

但是他現在只可說一聲"了......解"作回應

之後,他帶著自己的部下撤退了...

"現在,這樣礙事的傢伙就消失了!!"駕駛著奪魂者的人帶著笑意說

"這樣好嗎?我方是越多越.."在旁駛著紅色的人型"魂之座"的少女問

"我欠嘯狼一份情,不管是在"這邊"或者"那邊"!

況且機體在那種情況,也就只能拿來當作棄子.

我不喜歡那種戰術"男子說

"艾克塞以..."少女輕聲地說

"太天真了,嗎?"男子問

"超帥的啦~~!"少女回應他

"哼...阿露菲米!就在這裡決戰吧.

把現生種給..解決掉!"男子臉紅地說"

"了解的啦~~!"阿露菲米微笑地說

雙個一紅一藍的人型,成為了戰場上的鬼神

也許,那個以前"為戰爭而戰鬥"的黑暗騎士

變成守護少女的騎士,找到了戰鬥的理由了

而那個"搖晃的心的鍊金術師"已不孤獨了

"有點...想念響介他們..."少女說

"哼哼....下次再看到他們時,看到雙個"死人"

到底有什麼反應呢?真期待!"男子微笑地回應...

[完]

終於完成了第一遍同人文了

批評如何也好,只要不罵我便好了...

原來YY某些情節是十分痛苦的

4 ivanrex [ 2008/01/08(Tue) 21:42 ID:iYbGgX6o ]
聽到少女的說話後,那個快死的他

只有依照她的說話做

像旁觀者般看著事情的發生...

她用手放上他的寬大的胸膛上

用指尖在他的胸膛遊走

這個充滿挑逗性的動作令他哭笑不得...

但是當指尖劃過了他的身體以後

他身上的衣服便被剖開了

身體赤裸裸地曝露在少女的面前...

少女的面像蘋果一樣紅,把面擺在另一面

雖然十分可愛,但他亦沒有心情欣賞...

因為赤裸身體便他覺得十分羞恥....

少女好像明白他不安的情緒似的

控制他身旁的「滕枝」把他包裹著

這時,他感到包裹著身體的「滕枝」慢慢地蠕動著

部分「滕枝」漸漸地從傷口中進入他的身體

不安的情緒加劇,但身體只是流著冷汗

而沒有一絲的痛楚...

但是他還想排斥身體內的異物...

在玩弄臨死的人嗎?但看著她一面認真的表情,好像又不是...

"請安心吧.......這些「東西」是我身體的一部分,

現在是.......清除....「異物」的情序中..."

他的腦中傳來這樣的回答....

=========================================

良久,

他的身體從「滕枝」中解放出來

身上的傷口雖然止血了,碎片也拔掉了

但是不立即處理後果會十分麻煩...

所以少女把她身上的衣服一片一片地撕破

撕下來的布料當作紗布用,包紮傷口

隨著少女身上的布料越來越少

漸漸露出了她白皙皙得耀眼的肌膚...

他,某個器官好像不安份起來....

使少女的雙頰染得一片暈紅...

"該死的!這個時候還想著那麼"邪惡"的事情....."

他咬牙切齒地自責著

"你.....身體的內臟....已經收復完成

沒有....生命危險,只等待...時間......."

可是....我沒有....時間了,身體...正崩壞..

需要你的....身體..." 少女斷斷續續地說道

"如何幫你!?現在我這副身體?"他說

少女垂下頭,吞吞吐吐地說出兩個字

"...抱.我..."同時間,少女身上的衣服消失掉

他,只能一面驚訝地看著她,事情太出乎意料了

兩個赤裸互相望著,氣氛變得奇怪

男子正想開口說什麼時,他便被少女的嘴唇疊上了

從她口中流出的體液中帶有催情的味道....

腦子裡迷迷糊糊似的,但還是清醒著

赤裸的少女,潔白的身體....

理志漸漸被情慾吞噬了,使騎士變成野獸...

"我...需要你身體的....部份.....

使巨活性化...誕生..新的生命的...細胞"

不能這樣,不能這樣...我無論如何也是軍人啊!!

"不需要.....不安....只要你

...當我不是人類....不是你們的物種...."

接下來,少女像騎馬一樣騎著他

男人的器官漸漸消失在少女的恥丘中

使她的眉頭皺一下

看到這個男女交合的景象

使男人的充滿著罪惡感...

他,用手緊緊地攬著她,回報她的一切

用心去感受她的體溫,她的體重,她的氣味....

深深地把她的一切刻在腦海中...

"謝謝你....接納了我...原諒我的...自私"

少女在微笑中帶著淚光

但到底,眼水為誰而流呢?........

眼皮漸漸變得沉重起來,很疲倦

"我叫艾克塞以(Axel Almar)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阿露菲米(Alchimie)...我遺忘不了你..."

"我也是....阿露菲米"男子一面輕撫少女的頭髮一面說

"晚安吧.....阿露....菲...米"

"晚安...."

最後,包圍著二人的「滕枝」漸漸澎脤

「滕枝」分泌著黏性的液體,包容著他們...

=====================================
=====================================
=====================================

"對不起...艾克塞以...我要先離去一會

還會再見面的..."少女吻了他的臉頰

看著他熟睡的樣子,

覺得他多了一份可愛,多了一份帥氣

把他的衣服摺好,放在他的大腿上

"很快會有人救你的...艾克塞以...拜拜"

少女再次化為藍色的光球,離開了奪魂者

藍球慢慢地澎脤,成為紅色的人形

它,用人型的雙手推開奪魂者

推向白色球型巨大人造物

用溫柔的眼神目送它離開...

"艾克塞以...我們很快會再見的...一定.."

確定了奪魂者被人回收後

才慢慢地離去....

------------------------------------------------------

後記...


---------------------------------------

某戰場上

這些被稱為"亡靈"的機械人正苦戰著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群怪物

一群"曾經"是"原生種"的怪物

平來"原生種"已經是一群麻煩的怪物

現在他們比以前的肉體更強壯

就算"亡靈"們作出努力的攻擊,不一會兒便復完

作弊級的力量,強得令人咋舌

就在"亡靈"們快被怪物們消滅時

"亡靈"內的傳話器中傳出一把聲音

"退下!嘯狼,剩下的就交給我們"

駕駛著"亡靈"的男人雖然感到恥辱

但是他現在只可說一聲"了......解"作回應

之後,他帶著自己的部下撤退了...

"現在,這樣礙事的傢伙就消失了!!"駕駛著奪魂者的人帶著笑意說

"這樣好嗎?我方是越多越.."在旁駛著紅色的人型"魂之座"的少女問

"我欠嘯狼一份情,不管是在"這邊"或者"那邊"!

況且機體在那種情況,也就只能拿來當作棄子.

我不喜歡那種戰術"男子說

"艾克塞以..."少女輕聲地說

"太天真了,嗎?"男子問

"超帥的啦~~!"少女回應他

"哼...阿露菲米!就在這裡決戰吧.

把現生種給..解決掉!"男子臉紅地說"

"了解的啦~~!"阿露菲米微笑地說

雙個一紅一藍的人型,成為了戰場上的鬼神

也許,那個以前"為戰爭而戰鬥"的黑暗騎士

變成守護少女的騎士,找到了戰鬥的理由了

而那個"搖晃的心的鍊金術師"已不孤獨了

"有點...想念響介他們..."少女說

"哼哼....下次再看到他們時,看到雙個"死人"

到底有什麼反應呢?真期待!"男子微笑地回應...

[完]

終於完成了第一遍同人文了

批評如何也好,只要不罵我便好了...

原來YY某些情節是十分痛苦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