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名)

1 某E [ 2008/02/04(Mon) 23:40 ID:H7JKZNQI ]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該命什麼名,一時想到的構想)
(這是我第一次在K島小說版這邊發文,請大家小力點鞭 >_<)



在月光照耀的原野上,有對男女共乘著一匹馬。如果光看這個畫面或許是很詩情畫意,尤其是男主角是你的時候。可是,只要附加上一些條件就會讓這個畫面一點也浪漫不起來:1.女主角是你的親妹妹;2.兩人不是漫步於草原上談情說愛,而是在逃離被當權者的追殺途中。很不幸的,我現在正是處在附加了這兩個條件的情況之下。

我跟我妹的身分,是這附近一個信奉著光明聖教的大國王室成員。如此顯赫的身分地位卻落得逃命的下場,原因無他,正如許多傳奇或小說中常常描述的故事那樣,家族中的旁系血親為了自己的野心跟個人私慾,起兵殺害了現任的國王並且要將其繼承者給剷除。於是,我跟我妹為了自己的生存,就這樣騎著馬逃了出來。

雖然我們的父親被殺害了,但是在我們兩個的臉上卻看不到太多悲傷的表情,因為這個父皇實在跟我們關係不深。名義上我們還是他的兒女,是正統的皇位繼承人,但是因為他老來才得的兒女竟然沒有一個依他的心願擁有光魔法體質,再加上我跟妹妹作為雙胞胎出生時,他最喜歡的妾也就是我們的母親即因為難產而逝去,使得父親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從此不太穩定,而我跟妹妹也就被丟給褓母帶大,一年見不到父親一面。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對父親的感覺實在是薄弱的可以。

而且對我而言不值得悲傷的理由還有一個:其實我並不屬於這個世間。更嚴格一點講好了,其實我是被這個世界的人稱呼做"神"的存在。雖然神並沒有什麼正義邪惡之分,甚至彼此之間關係還很好,但是在人類的眼中我依然不是什麼正義的神而被稱作"黑暗魔神"。而我會來到這個世界上其實只是因為想出來遊戲人間,享受一下生活而已,於是便利用精神離體的方式投胎到了一戶人家做個普通的人類,只是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投身在帝王之家中,當然之後會落得被人追殺的情形更是我所始料未及的,說穿了其實這也是體驗人生時有趣的地方之一。不過有趣歸有趣,我倒是還不想這麼早就回神界去,所以當下我還必須為了自己的小命而奮鬥著。


2 某E [ 2008/02/04(Mon) 23:42 ID:H7JKZNQI ]
「哥,你還好吧」坐在我後面雙手抱著我腰部的妹妹出聲問道。

「還好,只是累了點而已」雖然我是堂堂的"魔神",不過現在寄宿在人類的軀體上,自然不可能發揮出神該有的能力。而即使生長在皇家之中,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及訓練,擁有了比同年齡的少年更為優越的體魄及技能,但是在一天一夜的逃命之後,不累是不可能的。

這時我的背後突然有東西靠上來,那是妹妹身上穿著的輕鎧甲。妹妹這時一改原本只是用手扶著我腰部的姿勢,而是整個人緊緊環抱住我的狀態。

「哥每次都是這樣,不讓我操心而說謊,我都知道的……所以,我也不想在隱藏自己的心意了」妹妹的語氣頓時激動了起來,「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喜歡哥哥你了。」

我正要張嘴說什麼,妹妹卻又繼續說了下去。

「這並不是我錯認了兄妹之情。從我發現我喜歡上哥哥你開始,每天晚上沒有人的時候我都在仔細思考這份感情,也曾經要讓自己不再去思考哥的事。但是我做不到,當我許久不見哥時我閉上眼睛就會想起哥的面孔,會去想不知道哥現在在做什麼……」妹妹說著說著,聲音逐漸變小,就這樣寂靜出現在我跟她之間,直到妹妹又再度開口打破這片寧靜為止。

「會愛上自己的哥哥,哥哥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我跟哥哥已經彼此渡過了這十多年,我只希望能夠將這十多年延長為永恆,即使哥你並不接受我的愛,只要能夠讓我陪伴在你旁邊就夠了……」

再一次的沉默。我可以感覺得到由妹妹的手傳過來的那份緊張感。我回過身去看著妹妹,她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期待又擔心受到傷害的表情,不過這樣的表情既使再存在也不會太久了。

「其實我早就知道看出來了你的心意」身為一個有著數千年生命經驗,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到人間生活的我而言,看不出來才真的是稱的上神蹟了「但是,我覺得這種事還是要讓你自己親口說出來會比較好……所以即使我知道了我也決定裝做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沒有想到直到現在你才向我表明了心意。」

「既然你表明了,那我也把我的心意跟你說吧……」我捧起了她的臉而後吻了下去。良久,唇分。我望著妹妹那吃驚且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跟她說出了我心裡的感覺,不過我想不用說她也能夠知道我的真意了。「其實我也喜歡你很久了。有你在我的身邊,會讓我感受到跟其他人相處時所感受不到的平靜,以及其他種種的感覺。所以我早就決定了,即使要放棄一切我也要跟你在一起,而且是直到永遠。」這句話是我最真切的心意,而且我所謂的永遠是遠超過妹妹所知道的永遠……在我那麼久的生命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如此深刻的感受,就算是之前也到過人間並且結婚有了小孩,這種打從靈魂的根本感受到的情感震撼,確實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打算在之後跟妹妹坦白自己的真實身分,而且在這次的人生旅程結束之後將她引導到神界來……不過絲毫不知道這些事的妹妹,則是因為心中的一塊大石而喃喃自語著「太好了…太好了」一邊落下欣喜的眼淚。



過了大約一刻鐘之後,已經可以見到草原的盡頭了,那是一望無際的森林跟高低起伏的山脈的起點,也是我們這段逃亡旅程的終點。只要進入了這山中,即使追兵再追上來也於事無補了,山道狹窄兩旁又不是峭壁就是峽谷,隨便幾個魔法就能夠將追兵阻擋下來。

「再過不久就會離開草原進入山中,到時候要找到我們就沒那麼容易了。」

「嗯,到時候我跟哥哥……兩人一起在一個小湖邊搭一間小房子……兩個人一起生活吧」一邊說著,妹妹一邊把頭靠上我的背上。

不過什麼小湖小房子的,看來心願要落空了,因為在這時我們的四周出現了許多的火光,而從火光中現身的,是一批又一批的正規帝國軍人,將我跟妹妹團團圍住了。我還以為我們的速度已經夠快了,而且還是以近乎直線的方式直接往著山脈方向前進……該死,我知道原因了,就是因為我想著以最快速的方式離開而一直線往著山脈走,所以意圖太容易被摸清了,再加上連續幾批的追兵,多多少少也讓我們的速度有所延遲……沒想到就算是我也會有這樣的失算的一天啊。想到這,只能露出苦笑,然後面對眼前的人。

3 某E [ 2008/02/04(Mon) 23:43 ID:H7JKZNQI ]
「終於來了啊,王子殿下、公主殿下,不對,現在要加個"前"了。我們可是在這裡等了很久呢,還擔心兩位是不是在前面就被解決了呢。」領頭的人開口了,聽到這聲音我也大概了解是誰擔當了這個非常有機會立下大功的阻擊任務,而且是個完全不出我所料的人。

「傑斯特,想不到你父親這麼放心的讓你領軍出來追殺我們兄妹倆啊」我默默的對著那位被我稱呼做傑斯特的人說著,而他其實正是那位舉兵反叛者的兒子,也就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將會成為新皇子的人。看了看他所帶的這些兵,我又繼續說了下去「連你們軍團中五大精銳之一的"亞爾特安瑟"小隊都給你帶出來用,看來是事在必得了啊。」

「其實就是因為他也還不太放心,才會把這個小隊讓我指揮同時也能夠保護我。這該說是天命吧,舊皇子要喪命在新皇子手上,就如同他們的父親輩一樣,你說是不是啊表哥?」

「哼,我們會不會喪命於此還不一定呢,你就能保證我跟我妹逃不出去嗎?」一邊說著,一邊做出無論如何都要與之一搏的表情出來……不過這幾乎是虛張聲勢了,我現在的魔力無論是再怎麼樣節省,要打開突破口是還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之後呢?妹妹此時臉上帶著擔心而又害怕的表情,這讓我決定了一件事。

「待會等到我的震地炎波一發動,」我對著妹妹小聲講著「妳直接讓馬向前衝出去,就跟我們之前作的方式一樣。」

「我知道了」妹妹對我點點頭,

我跳下馬來站在馬旁聚集魔力。這戰術其實說穿了是個利用我在逃亡之前一直沒有展露過的能力-能夠瞬發魔法-來突破的技巧,在短時間之內先以小型的[怒火燎原]將附近的土壤烤乾,再以壓縮過的[爆裂火球]送到地底下將烤乾的土打散至附近的空中形成遮蔽敵人視線的沙塵,接著趁此機會以[震地炎波]將近距離包圍的敵人震倒之後,最後用[破城炎矢]打穿要逃脫的通路。其實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卻很有效,在這段逃亡以來至少已經兩次利用這種方法突破包圍了。這次對上的雖然是有著"最強重裝甲步兵"之稱的亞爾特安瑟小隊,不過震地炎波基本上是連有半個人這麼大的鋼鐵塊都能擊翻的輔助性攻擊魔法,肉身步兵碰上如此魔法的三連發結果就是無論裝甲再厚都一樣會被掀翻。所以妹妹也才能這麼放心的同意我的戰法……不過這次結果將會跟之前幾次有點不太一樣,這是我所沒有跟妹妹說的。

「進攻!不要讓他能夠釋放出魔法」傑斯特見到我開始聚集魔力便下了突擊的命令,打算阻擾我施放魔法,不過他沒想到我聚集魔力的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所以當他下令的時候我已經準備好一切了。「怒火燎原、爆裂火球四連射、震地炎波三重擊、破城炎矢三連矢」我一氣呵成的一口氣發動大大小小合計十一個中低階的魔法,也正如我所預期的打開了突破口。妹妹這時策馬向前衝出去,但是原本在這個時候應該翻身上馬的我卻留在了原地……或許等過了幾分鐘妹妹就會發現不對勁,但是那時我那匹愛馬在少了我一個人的重量之下應該已經把她載到安全的山裡去了吧……這樣子就可以了,以亞爾特安瑟小隊的能力而言被突破之後大概過個三十秒就能夠恢復過來,而且他們左臂裝甲上特製的三連弩機射程在那個時候依然可以射中一起逃跑的我跟妹妹,所以我必須留在這裡擾亂他們的腳步。

魔力耗盡的我拔出了劍,朝著在沙塵之中的人影衝過去。在這混亂之中,只有我的敵人,所以在不用擔心誤傷同伴的情況之下我可以全力進攻,而當我劍一揮,一聲慘叫,便會有一個士兵失去戰鬥的能力。這時我聽到有人大喊著「敵人還在沙塵裡面!」,而同時所有人影也朝內開始包圍起來時,我知道我誘敵的計畫成功了。雖然我說過我還不想這麼早就回神界去,不過看來今天就是我這次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天了……但是想到我那心愛的戀人妹妹能夠繼續生存下去我也就無所謂了,畢竟我要下來人世間還有許多機會,但是妹妹就算之後被我帶到神界去,她也沒有辦法像我一樣能夠輕易的說想來就來……讓她多在這繁華又極富變化的人世間多享受一會吧……到這我才想到,她活下去了,卻活在傷心之中一輩子這樣好嗎?又或者是她將我遺忘掉而能夠幸福過著生活,這樣好像也沒必要……真是的,到頭來被愛情沖昏頭而一頭熱的人,反而是我這個號稱有著數千數萬年生命經驗的人啊。

又是一劍劃過,但是現在已經不足以劃破敵人的重裝甲傷害對方了,因為我個人的體力持續的消耗,而手上的這把名劍也在切砍過無數精心打造的重裝甲後也失去了它的銳利。在激烈的戰鬥之後我身上也被劃出了許多傷口,我所製造的煙塵也已經被風吹散了,失去了各種優勢的我而言其實已經無力再戰了,但是我依然勉強的進行還擊,就在這時我的右肩感受到一陣強大的衝擊力,而後是前所未有的刺痛感襲來。"亞爾特安瑟"制式裝甲的特殊武器"撞針",是一個巨大的鐵鎚裡面附有一個前端削尖的鐵製長槍,利用兩組風壓魔法陣做為動力,在碰觸的時候發動產生強大推力,以重錘的打擊力或是長槍的刺擊力來殺傷敵人,是頗為出名的近身武器,從一開始我就努力的在避開不要被攻擊到,不過強弩之末,終究還是被打到了這麼一下,而這重重的一下就像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般,讓我持劍的手臂骨斷掉,失去了再戰的能力。

「哼哼,表哥啊,真沒想到你的實力遠遠要超出我估計的啊,竟然能讓亞爾特安瑟的士兵傷亡如此慘重……但是你也只能到這裡了。雖然你妹妹跑了是有點可惜,不過今天只要能把你截殺在這邊,百分之九十九的威脅就完全的消失了,你的魔法跟戰鬥能力,還有你的見識及氣質實在是令我們害怕啊,看了你剛才的表現,我更是如此的確信。你是不可能幫助我們的,既然如此就請你交代在這邊吧。」傑斯特走上前來看著倒在地上的我一邊如此說著。

「多謝你的讚美。不過……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登上王位或是……替父親報仇的想法,我只是單純想跟我妹……活下去而已」受了重傷加上體力不濟,我講出來的話也是斷斷續續的。

「喔,看來是我們太過緊張囉?不過你跟你妹的存在就是正統的象徵,如果讓你們繼續活著的話,無論從哪個方面對我們家族都是不利的存在,所以還是得請你死在這邊吧。」說完,傑斯特便招來小隊長,用"撞針"結束掉我的生命。我的眼前一黑,接著就失去意識了……

4 某E [ 2008/02/04(Mon) 23:43 ID:H7JKZNQI ]
房間之中,閉目端坐在椅子上的,是黑暗元素之神的軀殼。他保持這個姿勢已經有十多年,但是他事前便已經說過他要到人間去遊玩一趟,這時間往往都是五六十年之久,所以自然也不會有人去特別注意,更何況跟神界裡面的種族永恆的生命相比,十多年只是彈指一瞬間而已。但是比預定的時間提前了許多,軀殼張開了眼睛,他看了看四周之後嘆口氣說:「沒想到這次這麼快就回來了。」

嗯,我回到了屬於我的真正軀殼,也回到了這個我真正的家。那個該死的傑斯特,居然用撞針把我的頭擊碎,搞的就算我回來了也還留存著些當時的痛楚,現在我的頭還有點昏昏沉沉的……就在這時我的房門被打開,算是我屬下同時也是我朋友的"闇之侍臣"歐斯丁便走進來說:「剛剛感覺到你的靈魂波動出現,所以就進來看看了。怎麼樣,這次下去有什麼新鮮事?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其實這次下去,發生了許多事情,之後再慢慢跟你們聊,人間真的很有趣。對了,你最近找個時間幫我聯繫一下雙胞胎那邊一下,我要過去跟他們預約攔截一下一個靈魂體。」

「嗯,去生死女神那邊要靈魂體?這對你而言倒是很稀奇,發生了什麼事嗎?」歐斯丁好奇的問。

「沒什麼,只是你即將要叫某人"大嫂"而已了。」

「哇,這次下去連妻子都有了啊,看來這次下去的收穫真的很豐富啊……」

不等他話說完,我揮手制止了他。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我感受到了召喚我的魔法咒語。

在人間界中,不同的神就有著不同的信仰族群。即使是被誤解而冠上"邪惡"兩字的我,也有著一批教徒存在,而這批通稱是"黑暗教會"的人,其實是整個世界中足以與最大的教派"光明聖教"分庭抗禮的龐大組織。光明黑暗,生命死亡,其實是互為存在要件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人類之中總是誤解成彼此之間是水火不容,見面非得殺個你死我活,甚至是黑暗與死亡被歸類成"邪惡"的一派……或許這是人類天生的恐懼吧。不論如何,既然有信仰者存在,自然我們這些被信仰的也總得表現一些什麼,而現在這個魔法咒語便是其中的一項,這是身為黑暗教會中獨一無二的象徵"黑暗聖女"代代相傳的魔法咒語,作用是呼喚我的真身現身於人世,以我想要的代價來換取一定時間內獲得我幫助。

「是召喚嗎?」歐斯丁問道。

「嗯。我才剛被人打回來現在馬上又得過去,想想真不是滋味。希望這次不要是什麼麻煩的請求就好了。」語畢,我立刻藉由這微微的魔法召喚咒語聯繫,前往所召喚我的人的地方去,不過所到達的地點卻讓我啞口無言,還真的是從哪裡回來就又馬上得去那裡啊……我看到了我自己被爆頭的屍體還躺在那邊,這場景應該沒有一個人看到之後不會皺眉頭的吧,感覺真不好。不過更讓我吃驚的是,我那希望她逃走的妹妹竟然折了回來,而且不僅沒有被剩餘的士兵圍攻,反而是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

5 某E [ 2008/02/04(Mon) 23:44 ID:H7JKZNQI ]
「為什麼?為什麼一個信奉光明聖教國家的王室成員竟然會是這一代的黑暗聖女?」傑斯特,很難得我跟你的想法會一致呢,你這問題我也很想問,到底我妹(雖然恢復真身的現在不應該這麼叫她了)是什麼時候成為黑暗聖女的?連我這作哥哥的都不知道啊。

「快點!快點阻止他繼續完成召喚咒語啊!」傑斯特看來是慌了手腳了,連逃命都忘記了,不過我想也是,本來在擊殺了我之後又看到漏網之魚折返,正高興著可以一舉除去心頭之患之時,沒想到原本應該輕而易舉的能解決的肥肉卻是想都沒想過的一塊大鋼板,甚至自己的性命都可能要賠在這邊的時候,不慌亂的人我想很難找到吧。剩餘的士兵或以連弩射擊,或以"撞針"近距離想攻擊妹妹,不過所有的攻擊都在距離身前一公尺處被半透明的黑色防護壁給擋了下來。

「不要白費力氣了。一旦開始召喚,不到召喚結束之前防護壁是不會消失的。既然你殺了哥哥,那我也對這個世間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就讓你來陪我們兄妹倆走完這最後一程吧!」語畢,妹妹閉上眼睛開始進行召喚的第二階段。從外觀看來妹妹只是在喃喃自語,不過身為他所要召喚對象的我而言,她的禱文便是清晰可聞的:「吾在此請求黑暗之神實踐汝賜予信仰子民的約定,以吾之財產、吾之身體、吾之靈魂、吾之存在,取汝之所需為代價而現身於此,助汝之子民掃除於其前方的一切之障礙。召喚,黑暗之神,於此世現身!」
當咒語完畢的那一瞬間,我跟妹妹的心靈連結在了一起。這是召喚的第三個步驟,也就是讓黑暗聖女真正敞開自己心胸,向黑暗之神自白來求得黑暗之神的幫助的時刻,也是三個召喚步驟中最重要卻也最不為人所知的一個步驟。這時妹妹的靈魂波動著,將她的意念傳達過來:「黑暗之神請聆聽當代聖女對您的請求。即使出生之時便失去母愛,父親又不疼愛我們也是;成長的過程中被恥笑為沒有人要的公主時也是;甚至是父親被殺害只能逃命的時候也是一樣,我都沒有怨恨過誰,從來沒想過"希望誰不存在於這個世上就好了"的念頭,因為我的身旁有著我最喜愛的哥哥,就算不接受我的愛也無所謂,只要能陪伴在他身旁我就能夠心滿意足,什麼事情都可以不在乎,而事實上哥哥也喜歡著我,不因為我是她妹妹而有所排斥。但是這份小小的幸福卻已經失去了,不可能回到從前那樣子了,因為哥哥已經死了。他為了讓我能夠逃離,又對我說謊了……自己一個人留下來當成誘餌……每次都是這樣子自己一個人承擔一切……都沒有想過別人的感受如何……」妹妹傳過來的意念裡,感受的到她的悲傷,連意念中的話語都是斷斷續續的「雖然我知道哥哥想讓我繼續活下去的心意……可是,沒有了哥哥我也沒有繼續生存下去的意義了……所以對於造成哥哥死去的那些人,我想要借助您的力量,讓他們替哥哥陪葬吧,雖然他們根本不值。在這之後,就請您取走我的生命做為代價吧,或許這樣還能跟哥哥在死界相會呢……呵呵,不知道哥哥看到我的時候會不會罵我呢……」

「你既然都知道了你哥哥的心意,卻還要執意尋死,你覺得他知道了會怎麼想?他知道了一定會很傷心吧。不過你也別想到死界去找你哥哥了,有我在你連想死都很困難……」我將自己的意念傳送了過去。也該是時候了,妹妹從這道意念上應該就可以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我微笑著,期待著妹妹知道時的反應會是如何。

「連讓我尋死的機會都剝奪了嗎?哥哥,對不起,我沒辦法去死界跟你團聚了,期待來生我們有緣再會了……咦?這個靈魂波動的感覺是……不對啊,我明明召喚的是黑暗之神啊……可是不會錯的,這個感覺一定是哥哥……所以說哥哥其實是黑暗之神?不會吧,這一定是騙人的,不可能啊……」這個世界上,不論是人是神,只要是有靈魂的生命體他的靈魂波動便是獨一無二的。過去曾經跟妹妹一起做過以靈魂波動感應魔法元素的訓練課程,因此他對於我的靈魂波動肯定會有印象的。

「不用再懷疑了。妹妹,你什麼時候成為黑暗聖女的,竟然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當我剛才看到的時候真的是讓我大吃一驚呢。為什麼沒跟我說呢?」

「哥哥你還說呢,竟然是黑暗之神。為了不讓我擔心而一直在說著謊,可是到頭來沒想到最大的謊言是這個啊。」聽的出來,妹妹已經因為這個他想都沒想到過的重逢而開心了起來,語氣也不再帶有悲傷的感覺「人家不跟你說的原因是,我害怕哥哥會因此不要我嘛。畢竟身為信奉光明聖教的國家的王位繼承人,對黑暗教會一定是排斥的,所以我想保存這個秘密到永遠,只是沒想到哥哥你的來頭竟然比我還大……哥,既然你是神的話,那這樣……我還能陪在你的身旁嗎?」

「你忘記我不久前跟你說的話了嗎?"即使要放棄一切我也要跟你在一起,而且是直到永遠。"我可是很認真的喔,只不過神界的生活就是無聊了點,所以我本來是希望讓你在人間多待久一點,才帶你去神界的,不過我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對不起。」

「嗯,沒有關係的,反正那些現在都已經過去了。哥哥,是不是該來談談正事了?」

「咦?什麼正事?」被妹妹突然轉移話題摸不著頭緒的疑惑的問道。
「哥哥是黑暗之神,我是黑暗聖女,哥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我的召喚。哥哥你說正事是什麼呢?」妹妹用俏皮的語氣對著我這樣說,一點也看不出來再不久之前他還是那個因為心愛的哥哥死去而不想活下去的少女。

「抱歉抱歉,一時忘了。那麼既然知道了這些事,你的願望還是要將那些"殺了"我的人給消滅嗎?」

「雖然沒有他們,我們兄妹兩個不會那麼快就知道彼此的另一個身份,說起來還要感謝他們。不過殺人的人還是需要制裁的,而且我現在冷靜下來之後才想到,像這樣因為各種原因被殺害的無辜百姓一定不在少數,所以呢我的願望要小小的修正一下,改成"消滅掉這些為非做歹的大官權貴們"吧。」

「你啊,知道你哥哥是神之後連一點對神的尊重感都沒有了,看你之前還那麼盛重的對著我祈禱呢。不過無所謂,我們本來就對這不是很在意,每次聽那些信徒都要裝的很盛重的囉唆上一大堆,他們不煩我們都覺得煩了,所以你的要求我接受了,至於代價嗎……我要你的未來!希望你的未來永遠都在我的身旁作我的好妹妹,我的好戀人,我的好妻子!」

「哥……」妹妹以嬌羞的聲音,僅僅回答了這麼一個字。

「走吧,接下來你所選擇的,是一條艱辛的旅途喔。」

「沒關係,只要有哥哥在我身邊的話……」

6 某E [ 2008/02/04(Mon) 23:45 ID:H7JKZNQI ]
在傑斯塔的面前,那層半透明的黑色防護罩在他的表妹,這個當代的黑暗聖女念出咒語的最後一個字之後便頓時消失於無形,但是在同時另外一個巨大的黑色實體卻出現在女孩的身後。那是不論光明聖教或黑暗教會都很熟悉的一個存在,掌管六大魔法元素之一的"黑暗",除去創造母神及毀滅父神之外的八個主神之一-黑暗之神-的真身。不論是逃走或是求饒,或是以其他各種的手段去阻止召喚者,在神的面前都是沒有用的,傑斯特以及倖存下來的士兵就這樣呆呆的望著這個一般人一生都遇不上一次,他們卻希望不要在這個時候降臨的神祇。

少女彷彿就在召喚完成的那一瞬間換了一個人似的,絲毫看不見之前那心已死只想讓自己的仇人跟著自己與哥哥一同陪葬的冷漠感,而是以可愛的語氣從口中吐出了對傑斯特一行而言無疑是死亡宣告的句子:「想死一遍看看嗎?」



國家滅亡後是一個新國家的竄起,而隨著時間的過去,許多故事成為了眾人口中一代又一代流傳的傳說。

在這塊大陸最繁華地區之一,有個歷久不衰的強盛帝國,這個國家的人民都知道一個為什麼他們國家如此強盛的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去,曾經有一位因政變失去地位的公主,與她的丈夫一同去以血制裁那些利用身分地位規避刑責,貪贓枉法的達官貴人及富豪世家。直到現在,在官場商場上都還流傳著只要為非作歹欺壓善良弱小就會有天罰降臨的傳說,因此全國上下都安分守己,也使得國家能夠持續發展。

但是,傳說有的時候不只有一種面貌,因為不同人的傳述就會有不同的內容。在這個過去被批判為是"邪惡元兇",現在擺脫了惡名已經能光明正大宣傳行教的黑暗教會裡,傳述的是跟民間版本稍稍不太一樣的傳說。那是一個教會史上最偉大的黑暗聖女前輩,率領著因為受社會觀念打壓而行惡的教徒們,制裁那些行惡高官貴族,並且改過向善取代已經腐化的光明教會,成為弱勢平民庇護者的傳說。

傳說的真相是什麼?是全國百姓的口耳相傳正確呢?還是有著傳承制度存在的敎會接近事實呢?又或者是兩邊都是對的同時也是錯的?甚至是這個傳說根本就是虛構的?事實的真相,只有兩個人知道,而那是一個當事人珍貴也甜蜜的一段回憶……



作者寫後感:

這是一個有著兄想屬性的妹妹扮豬吃老虎,結果這個妹控的哥哥來頭比她還扯卻是一直老馬的莫名奇妙故事。請不要在意合理性。

最早的構想真的就是”兄妹倆都在裝死隱藏身分最後揭穿”這樣而已,可是為了鋪陳來龍去脈,字數一直加多一直加多,結果成了我有史以來單一篇文字數最多的一篇......

從大概有構想,到慢慢打字打完花了半個月,才深深的體會對岸那些網路小說的作者,每幾天發一次文都是四五千字一章,這速度真的很嚇人。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什麼老梗連發,作者謎之聲亂入,亂埋伏筆然後又不用,強者公式無限循環之類的都非常多,這也是在量產之下的必然現象吧。

這是我少數幾篇非同人創作的文章。前幾天在整理硬碟時偶然看到一篇以前突發奇想的非同人創作”雪地裡的巫女”,看完會覺得”我當初是怎麼寫出這東西的”,過了幾年之後,這篇應該也會讓我有同樣的感受吧XD。而雖說不是同人創作,可是還是用了兩個動漫畫的梗就是......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