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重新為以前寫的小說之序重寫一遍

1 mai [ 2008/02/05(Tue) 12:33 ID:90XRerxU ]
儘管世界已經迎向重大的技術改變,但是人們的日常生活依舊如過去般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是由養生而成的習俗
夜晚,基本上是寧靜的

--------------------

這個獨幢建築相鄰而成的住宅社區有好幾十年的存在發展歷史,建築物雖然經過規模大小不一的重整建

但是現在的風貌就跟那次大改變時的規模比較起來,好像無差別之外,更有了綠色茂密的感覺

而且那不是高級的住宅區,這是一個知書達禮的各個社會階級合力維護的美好社區

一場後來歷史紀錄的悲劇卻選在這裡發生

--------

從一戶人家的門前地,一個從無到有竄起的小火苗,開始從水泥建築物的主結構燃燒

社區人們長久以來習慣的涼爽睡眠體質,感覺到不明的熱氣膨漲,但醒來時卻無力阻止了

有些家戶離起火點遠,因此能收拾細軟及通報消防,來不及逃生的則是慘死於快速擴張的惡意之火之下

試圖利用現有管道系統反擊的住戶,卻因為水力不足而節節敗退,眼睜睜看著家產葬身於火窟

不同於颱風跟洪水般的另類逃難潮產生,警政單位職員緊急受命,開始在遠處設立緊急安置場

從相近的行政分區到隔壁鄰鎮的消防隊紛紛帶著大批的後援,投入早早與大火對抗的前線消防勁旅

可是這個不明的大火彷彿有生命般,囂張的烈焰氣勢嘲笑著這些消防員他們只不過在作白工



「媽的逼,還要拖多久時間才會來更多的友軍!?」

『長官,可能要20分鐘以上』

「這混帳傢伙吃人不償命,哪有可能閒閒俏著二郎腿等人來k他,這樣子下去大火會繼續擴張、無法控制的!」

﹝老章,鄰近儲水池的水位快到底了!﹞

「不能撤啦,撤了就宣告這個城市準備變廢墟了,難民潮會更大的!!」

--------------

在熱浪的遙遠一邊,利用當地運動場而成的緊急避難所克難成立

但是維持秩序的治安、戶政醫護人員也不敢抱著自信心,能夠保證難民不會因為前線崩潰而再次逃難

老老少少組成的家戶只能盡力輔慰身邊的家人,讓自己與家人能夠從恐懼中逐漸回復到平靜

------

「可惡..」

一個九歲的小男孩站在避難館門前,他在向家人打包票自己不會亂跑後,一肚子悔恨地看著以往的遙遠家園

他從被父親挖起來,緊急塞了幾個衣物及物品,一家老少逃離火焰的魔掌而安置於現在的場地

如今快樂美麗的家園已經化為地獄,他現在感受到的是環繞在耳邊、無盡的哀嚎聲

以及雖然遠避、但自己彷彿置身於前線感受的高壓力熱氣

他如此沒有像現在這樣子,懷著強烈的復仇心情,遠觀眼前的橘色慘景

「要是...要是我有力量,我能守謢身邊的人們....」



他此時才發現到:他靠在水泥建築物的左手,平常不明原因的手掌心出汗更加劇烈,彷彿是出水般

另一個手更是開始低低答答滴落水滴在地上,話說在如此囂張的乾燥氣溫下,他的皮膚好像不曾乾裂過

他試圖用想像的方式,使這誇張的手汗停止,果真如他想像般手掌開始停汗,相互摩擦的雙手有著舒適感

「這就是...力量?」

他低頭看著舉在胸前的雙手手掌心,開始用笨笨的腦袋理解自己與別的孩子之間的小小差異


2 mai [ 2008/02/05(Tue) 12:34 ID:90XRerxU ]
『......沒用的,散沙是對抗不過潮流的』

一個從未聽過的女孩聲音,以其詭異的靈性風格聲音,在他左耳邊響起

他心臟差點蹦出來,身子往左邊轉過去,眼前見到的是一個留著小小身驅該留的小小及肩長髮女孩

綁著小小的雙分垂吊小馬尾,圓嫩的臉蛋以及簡便的服裝,看來跟自己一樣都是難民

但他驚訝於平常只會跟身邊的女孩玩鬧,頭一次他見識到何謂 "氣質" 加持的可愛女生

她的堅毅表情及眼神讓他震攝言語不能

「我...我才不管我多渺小!!現在我只知道我跟別人的差異,還有我要靠我自己的小力量

對抗奪走人們一切的惡魔!!!」

『...白癡,不打量自己幾吋就想攀上天,男生果然是幼稚又愛裝英雄男子漢。』

「我不是裝英雄,我要挺身而出,頂天立地成為像我父親、大哥的男子漢,保護身邊的一切事物而奮鬥!!!」

一個超越童言童語格調的對話演出,稍微吸引了附近民眾的目光,女孩的臉上從冷酷的堅毅表情

轉成對一個活生生的奇蹟嘆為觀止的出神表情,彷彿尋求到一個自己渴望的寶物窟

『...那我請問你,你該怎麼做呢?』

「直接衝進火場噴灑我手上的手汗,危及時絕對會變成水柱啦!」

『果然是白痴一個,我看你在噴小水滴之前全身就被熱氣融光了』

面前的女孩突然往自己額頭的方位吹氣,一個刺痛的感覺瞬間產生,男孩痛的哇哇叫的同時
亂揮的雙手不意間撈到額頭刺傷的元兇

一根開始溶化的小冰椎

「這..這是」

男孩以不可置信的神情望著面前戲弄他的文靜女孩

『跟你差不多的異狀,事實是我面對不愉快的事物,一舉一動都會招致冰氣,修理臭男生時倒是效果不錯』

「....」



陷入一片沉默的兩人,突然間同時從對方的眼睛中看見一片奇異光景

彷彿靈魂出竅般,二人的身體都挺直不動,在外人的眼中他們兩眼毫無神采,隨後兩具身軀自然倒下

此舉驚動了休息的民眾及醫護人員,急忙將兩個孩子抬到緊急救護區

但是現場的醫療器材卻顯示二人的心跳、血液循環正常

在雙方家人均百思不得其解時,這一對童孩一起醒來,當然被嚇壞的家人們擁抱撫慰

騰了十幾分鐘後,男孩又走回到當時的門口



「......感覺上橘光好像越來越靠近了」

回想起剛剛的奇遇,自己的意識好像脫離軀體,轉入到一片米黃色的無止盡浩瀚空間

大量的 "卵" 瞬間向他的意識侵襲,所以自己的頭腦到現在還是呈現暈眩的狀態

「剛剛..怎麼回事?好像自己當了跳級生讀了好多書...」

『你們男生就是愛玩,難怪腦袋被灌一堆知識後適應不良』

男孩回頭看向熟悉的音源,剛剛聊天的女孩子帶著歡娛的表情來找他,突然間他有了小鹿亂跳的害羞感

「要..要你管!?我..我只是笨蛋一個...」

他講完後一副紅臉不好意思,頭歪一邊另一隻手歪到頭後面搔頭皮去,但是女孩依舊是笑容可掬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土以稱物,亦或亂界;老樹滋靈,逝亂風水』

「火帶毀滅,浴火重生;狂嵐金電,撫傷除惡;五行平剋,獨起而亂。」

兩人又陷入一片沉默

「...這下子我好像是蠢蛋了」他臉上配合著不好意思的苦笑,繼續搔著他的頭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走吧』看來面前的女孩還是在他面前 "賣萌"...

「去哪?」

『去當英雄啊豬頭』她對他眨眼吐了個小舌頭,順便掏出了一隻小手,擺明要他牽著她

男孩感覺自己不能再表現出一幅不成熟的蠢樣子,面對這個才剛見面的心動女孩,辜負她的期望

「...我知道了」

『不用那麼正經啦蠢蛋』她笑著打掉剛剛用雙手握住自己右手的男孩雙手

「我好傷心...而且我知道我們該怎麼做了」

他重新牽著女孩的另一手,面對越來越靠近的橘色火光景觀,同聲同口開始一齊出聲



﹝...以神、神子、神嬰之名,佐歷代先賢英雄之魂為證,我等在此立誓,持以真正的勇氣、智慧、自信

無畏邪力之恐懼,控無量知識之海,永信開創光明未來之道,此乃謢國救民於離苦海,抗禍國殃民之惡﹞

唸完一段後,這對彷彿找到另一半靈魂的少年少女,又開始詠唱一段詩文

﹝五行萬物,持平為樂,一力獨大,天地為亂;今此之禍,眾生哀苦,我等以誓,平亂癒民。

願風帶生養療癒之氣,平撫萬物傷痛而康復;願木重生而仙境之範,滋萬物復生而生安樂。

願水化為富養之血泉,萬物浸泉而排汙通暢;願火自起浩然之正氣,化正義之力斬奸除惡。

願土永持謢物之大愛,保佑憐愛受苦之眾生;願我等能平五行之怒,治五行苦痛而謢平樂。﹞

﹝...癒傷之淚!!!﹞



天空開始滴落一顆顆的斗大水滴,佐以徐徐之暖風,吹起一片彷彿不會消失的漂亮雨霧

民眾開始不顧著涼,紛紛跑到外頭接受雨露的滋潤,甚至歡呼慶祝或嚐雨露而樂

原本低迷的消防眾人士氣因為這陣雨而高漲,脫下防火衣拋棄早就沒啥水力的消防管慶祝



『我們..辦到了呢』稍矮男孩一個頭的女孩帶著幸福的表情,依偎在男孩肩膀上

「嗯」男孩頭一次如此感覺自信,他了解到自己是有能力保護眾生的



這個大火就以一對不起眼的少年少女觀目祝福之下,被雨露熄滅到一絲火苗都不剩


事後,戶政地政單位開始清點土地財產及人口數,將近113人是葬身火窟的平民跟救災的消防人員

一百多戶建築被焚毀,財產損失不記土地價值,將近有上百億建築現值成本蒸發掉

後來國家及民間齊聚一力,大規模重建焚毀的廢墟,除了保持舊有的社區風貌外,更多了許多的綠化

難民重置家園的第一天,也是一場隆重葬禮過後的大規模派對慶祝會

這一座大面積的西式風格綠森墓園彷彿帶有一股光明的祝福,讓人置身於一個心平氣和的心靈聖地

沒有哀傷、絕望、憤恨,只有光明、希望、歡娛充斥其中



這一場留名史書的災難,另外草草特書的一個附註是這場火災有一個生還者自火窟歸來

當消防人員不抱任何希望,往廢墟區欲搜尋起火的位置時,發現一個衣衫稍些破爛的九歲男孩

他奇蹟無傷似的站立於原地,兩眼無神卻仍有健康的生命跡象,事後調查他應該是起火點之家戶的獨子

至今調查單位仍無法找出起火原因,以及那場熄滅火災的雨露產生原因

稍後這個孩子只好以孤兒院為家,性格變的沉默寡言,但是惡霸的壞孩子看到他都會不自主的害怕

他在三年的學習生捱中,以驚人的學習天賦自學學完初級中學三年的課程,後來在小學畢業典禮後

默默的消失他曾經所愛的城鎮...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