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自殺事件

1 自殺狂某D [ 2008/02/08(Fri) 14:42 ID:P5a/bgAs ]
寫作版的回應真的是少到有點嚇人阿....(汗)
新年快樂,雖然說這種文章跟這時候實在不該寫懸疑驚悚小說。

----------------------------------------------------

只要人都會想殺人,只要是人都會想自殺,而身為人的人僅為了活的更像人而殺人跟自殺,所謂的人嗎。

吳成國中一班 顏姳珍
功課成績普通,學校生活正常,家庭沒有任何問題。

留下一封在普通不過的遺書,上吊在學校老舊的選轉風扇上。

遺書內容有段寫著:「夏天沒有冷氣好麻煩阿,乾脆死掉算了。」

趴搭趴搭正選轉的風扇,伴隨濕黏黏滴落在水泥地板的腐臭液體,滴滴答答形成詭異令人驚悚的上掉畫面,隨著生前還要”顏姳珍”的女學生上制服胸前校徽上,彷彿有看不見陰霾,血色帶有黃色口沫的面容,很難想像

「她居然在笑。」

到底在笑什麼呢….
無論那是哪一種景象,種是讓人一下子難以從這樣的情況馬上轉頭過去,直到收屍的殯葬業者登著鐵梯,將緊纏著女孩的繩索取下,喃喃自語著

:「這已經不是這月的第一件拉…」

當時,誰也沒想到,自殺跟被殺,人殺人的方法的一種方式之ㄧ罷了。


「自殺?又是自殺?」捧著額頭,資料僅是一些簡單的觀察訪問之類的,在附上身前的一些照片、跟死前的一些資料,紅色的大印章也蓋上”已決案”的字樣。
「自殺不就是自殺嗎?每個國家都有自殺案例嗎,學生嗎,說不定也只不過想不開想試試看罷了。」表情淡然,名為劉翔益的警官又自顧遞上薄薄的兩張紙說著:「你看,這裡不就有寫嗎?」
「哪邊?」
「這裡啦,這裡,你不知道死者前幾天才跟朋友吵過架嗎?目擊者還當場看到她們勿相拉扯的對方頭髮、並叫對方去死耶,這不是很合理嗎?」

皺著眉,警官名為楊信和,用手拍打著報告書說:「遺書可是寫下跟冷氣有關係的字眼,跟吵架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恩,說不定是一個爆發點吧?」用手撐著下巴的警官,思考了些許便回答說
「這年頭的孩子不就喜歡把事情怪在別的事情上面,所以這樣寫很合理吧?」

(待續)



2 名無しさん [ 2008/02/08(Fri) 17:31 ID:7.dicwIk ]
選轉的電風扇是甚麼?是旋轉的電風扇吧

請分辨在與再的差別

上掉=>應改吊

身前=>應改生前

這只是一部分,我就不全說了。在發文前請做好潤稿的功夫,不然會讓閱讀者認為你國文不及格,先做好這些再來談文筆和內容吧。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2/08(Fri) 22:49 ID:4FccpRZo ]
選轉是什麼?
重複出現兩次,應該不是打錯
還是說 這是簡繁轉換?(不懂)

小說內容混入讀者回應
看起來亂七八糟的,不喜歡....

4 感動不已的某D [ 2008/02/09(Sat) 00:57 ID:A8urJFqc ]
>>ID:7.dicwIk
抱歉,似乎想說應該沒人回應所以忽略了,我會改進 "XD
至於文筆內容嗎,先不談也不要緊,因為我國文還真的不及格呢(自毆)

>>ID:4FccpRZo
再次對不起(跪下)
基本上算是一長篇的東西,純當作某種實驗性的寫法,
內文也希望不是以往那種第一第二人稱,或是三四人稱,
應該說有點漫畫分隔吧?(死)
今後會在後面的東西上面多加琢磨,還請多指教^^:

其實有人回我就真的很開心就是了,大過年遇到評語蠻開心的,祝大家新年快樂XD

5 嚴評希望的某D [ 2008/02/09(Sat) 01:13 ID:A8urJFqc ]
(其二)

48歲,無業,沈哲賴,
單身,家庭成員僅有的老父老母,在去年寒冬死亡因為瓦斯漏氣的一氧化碳中毒,之後死者生活變過的渾渾噩噩,彷彿每天就像背負著龐大債務般活著的軀體,事實上也背了不少債就是了;死者上班的瓦斯行老闆說:不知道這小子這幾天突然好像很開心似的,嘴上老唸著爸爸、媽媽要來跟我住了,我還真以為他爸媽還活著哩。

死者死亡時候倒是轟轟烈烈的,老家本來就是廢棄多時的老眷村,因為政府收購的關係四周早已通通都搬離,只剩下這位如同釘子戶,硬生生的釘死在原來的地方,根據鄰居所言,死者說是要跟父母一同離去才不可搬離。

「爸媽,我好想要吃媽煮的麵線、爸蒸的肉包喔。」

“碰碰!”連續好幾聲的大爆炸,震波甚至轟炸掉附近大樓的窗子,死者像似利用自己的職業關係,累積了好幾桶瓦斯在家裡,至於引火是因為煮麵線跟蒸包子的火點燃的關係,死者死生前還像還抱著兩具乾枯的屍體,如今只剩下如同碎片般的肉塊、以及蒸過頭肉包還有煮爛的麵線,稀稀落落掉落在附近崩垮的牆上。

「沒錢辦葬禮也說一聲,大家可以幫忙嗎,悶不吭聲的,連爸媽都死沒全身。」
死者的遠方親戚說,並掩著鼻子認屍,似乎自己正在看一場噁心至極的恐怖片般,並不時往殘餘的肉塊的身上嘔出不少的胃內容物。

劉警官行補上「真是令人噁心的傢伙。」
然後打著電話叫垃圾隊將剩下的東西清理乾淨,並且通知原定的施工單位來處理,並且好心告訴對方說:幾乎都已經炸到平了,這幾天就來開工吧。

以後會是個漂亮的收費停車場呢,電話彼端,建商笑呵呵的說。


到底該同情的是誰呢?沒人同情,該同情你的是你自己吧?


喃喃自語,點了菸,楊警官忍不住壓低聲音,對於死者千萬不要說任何不禮貌的話,尤其還是對方四肢都還沒找到的時候---媽媽都是這樣告誡自己的。

(待續)


6 每日一篇希望某D [ 2008/02/10(Sun) 02:28 ID:qXUSJYoI ]
「該怎麼說,我覺得世界上根本沒有神吧?」

前幾天被T台記者採訪相關事件的高中男孩,在幕前笑著談論信仰相關的話題,對於爆炸事件的相關消息正在他附近500多公尺遠的距離,他笑著大聲嚷著:你知道我當時正在看該死的大陸地理嘛!明明就跟我們完全無瓜葛的東西卻出現在課本、或是你家附近不覺得很無聊嗎!?

講這句話不久後,少年因為精神異常的從爆裂的窗戶中,一躍而下,彷彿正跳脫與世界的所有,到哪個地方去。

少年家庭有點失和,最近監護權由父親接手,不過父親本身並沒有做出任何的暴力事情,事實上他甚至連回家也不常回家,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少年請來的菲傭看管並整理,菲傭咬字不清的說:他,死,不想,他常打我,看到我,主人那個,他有點,生氣。最後幾個單子,說的畏畏縮縮的。

事實上菲傭跟主人的不倫關係應該跟本事件沒什麼太大的關係,因該原因是課業壓力還是同伴間的爭吵才是重點之ㄧ,據他班導說的話,他曾經因為偷過班上的少許錢財而被抓去輔導室諮詢,不過平常不缺錢,坦白說是過於富裕、甚至也常拿錢請別人的大方學生為什麼會做出這種是情呢?連老師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淡淡的說:俊勝平時都很乖,也是班上的歡樂來源,自從他母親離開後,好像就沒辦法釋懷的樣子,身為老師有跟他談過,不過他說他沒問題我也不好意思在說下去了。捂著臉,老師看似有點感傷的低下頭。

遺書上寫的是:「如果是神的話,就快點來救我吧。」

凌凌亂亂的字跡,一個高中少年應該有的一種執著跟實驗精神,再從窗戶一躍而下,是一種宗教的超然儀式?事實真相,少年還是家人還是朋友還是老師,完全問不出一種所以然,自殺這種隨口的理由真相是廣告詞一樣還是謊言?越來越理不出頭緒…

「學長,你還好吧?看起來有點累呢。」咬著知名品牌的甜甜圈,劉警官顯得有些愉快、而且含糊不清的。
「對了,我要跟你說喔…」
「要講請快,我快被煩死了。」
放下手中的甜甜圈,年紀輕輕的劉警官淡淡的說:「那菲籍女傭說他這樣會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被前返?他很害怕呢….」
「…應該不會吧,也沒什麼事情可以拘留她的。」
「不過我覺得很奇怪喔?」
「奇怪什麼?」一臉的孤疑望著他被食物塞滿兩頰的臉。
「她明明就沒有結婚,不過無名指上的金戒指上的鑽石好大ㄧ顆,有3克拉以上吧?」
「….」
「自殺那個渾小子家裡不是很有錢嗎?該不會偷小子的錢去累積後去買鑽戒吧?」
緊閉著眼睛,似乎想不起來女傭的手上到底有沒有鑽戒,總之可能是因為年紀太大的關係,小事情都想不起來了,楊警官懊惱的想著。
「不過我是那小子才不會這樣呢,要宗教寄託跟錢,我還是覺得錢比較好用。」”
啪渣”一聲,脆皮巧克力硬生生的被折斷,並且地給了楊警官說:「吃甜的有幫助腦袋喔。」
「對你來說,吃不是更重要?」接過甜食咬下,對於甜食楊警官還是倒胃口的吐了舌。

「說的也是。」津津有味的,劉警官將食指手融化的巧克力舔了乾淨。

(待續)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0(Sun) 12:44 ID:5YrTnox6 ]
前返(X)
遣返(O)

8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0(Sun) 22:41 ID:wHq2ocEU ]
原PO可以原諒因為看到「因該」而不想看文的在下我嗎?

9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1(Mon) 00:07 ID:FYBOGrWU ]
你可以原諒我因為看到文章裡「因該」而拒絕看完嗎?

10 我"應該"是原PO [ 2008/02/11(Mon) 01:23 ID:kyH/R9rE ]
>>ID:wHq2ocEU
>>ID:FYBOGrWU
我可以體諒以上兩位同胞的心情,所以我"應該"因為有點回覆率而持續寫下去嘛?


11 [ 2008/02/12(Tue) 22:35 ID:PAouDjas ]
如果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人的話…
不…沒可能的吧…他很少手誤打錯字的說…

有種「看完死後文覺得故事很有趣所以就寫出來看看」的感覺(個人觀感)
希望在按下那個「Write」鍵前先校對一下錯白字(汗)
話說每一篇之間的關系是沒關系還是…?
只知道爆炸死的人在之後有提及過…

我也有在寫…不過覺得還不到可以給我觀看的地部…
總之大家加油吧!

12 [ 2008/02/12(Tue) 22:38 ID:PAouDjas ]
嗚…只會說別人但自己卻沒有做 = ="
應該是「不過覺得還不到可以給別人觀看的地部…」

13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3(Wed) 04:08 ID:Hwd0LE2k ]
樓上的,我想你更大的錯誤是......

地"部" => 地步

14 有點認真的某D [ 2008/02/13(Wed) 06:01 ID:Hi6lPB2. ]
>>熊 樣
阿,基本上有3.4年沒有認真寫過類似相關的嘗試就是了,所以應該不是你認識的人w(炸)←近年新文還是糟糕H文的某人
錯字通常都是word檢查後再發出,不過新注音的習慣還是一直改不過來...所以還請多指教(跪下)

死後文阿,雖然有看過一二,但是啟發點還是希望表達一些自我的人生觀+價值吧?總之算是半發洩的文章,獨斷性而非主流寫法,所以被人說角度很奇怪也是難免的(死)因為鋪成很厚,目前打出來的進度還不到雞皮的程度,好,我承認我真的懶斃了(偎一)
基本上關係呢?間接關係吧?自殺只是一種殺人手段嗎w(妳有講根沒講一樣嗎=A=")

基本上因為是換個方式寫寫看,另外發現這版上可以練恥度+錯字更改度,感覺等級會一次上升很多才往這裡發(打滾)
個人覺得文章這種東西頗主觀的,重點是從回文中得到什麼要進步的空間就是了。(雖然被裱也很痛苦XD)

另外也期待熊樣的新作,大家一起加油吧w

15 冷到發抖的某D [ 2008/02/13(Wed) 06:40 ID:Hi6lPB2. ]


天氣好冷,各位請保重身體健康喔。(擤鼻涕)

-------------------------------------------
(其四)

這世界是沒有道理的存活,而我也是。

男孩滿臉疲態的垂下眼,他看著時間一如往常上演的"金剛大無敵”的小孩卡通,無力的坐在旁;這是班上正最流行的卡通,裡面有小孩最喜歡的機器人、有帥氣的機器人駕駛,更有美麗並不時露出大腿的性感女研究人員,而每次一發生危險事情,漂亮的女主角老會被擄走、而駕駛正義機器人的駕駛者,就會適時的打敗大魔王----------這樣在不過平常的卡通流程,正對發著夢想的孩子们來說,正是無可取代的生活樂趣。
“正義的使者~無敵大金剛~正義的鐵拳~轟炸敵人拯救世界~”

卡通片尾曲播放著帶著熱血歌聲、搭著螢幕上蹦蹦跳跳的人物,男孩稍微把嘴角提了起來,然後輕輕、僅僅用自己聽到的聲音說
:世界上根本沒有正義。

緩緩的,在客廳發出微微擺動的笨鐘,敲響八個鐘響,男孩離開了客廳,然後傳出令人震耳的撞擊聲。

“正義的化身、正義的使者、我是正義的金剛超人~!”
(碰碰碰,去死吧,你們全都去死算了!)

“我是正義的超人,正義的金剛使者!”
(原諒我,求你原諒我…)

“正義,的使者,保護你們,你們明日將會過的。”
(快點求求爸爸,求求爸爸幫我們,幫幫我們好嗎?)







「然後媽媽就這樣死了。」
男孩帶著令人難以理解的鎮定臉孔,看著兩位警官。

劉警官啞然,實在令人難以相信,眼前不到10歲、甚至才小學1.2年級的小學生,居然可以眼睜睜的盯著這種事情發生、而且毫不待慢說出事情經過。

「痾…說真的,小朋友,我實在是不想讓你回想難過的事情拉,不過大哥哥想問你,媽媽到底是被椅子給打死的、還是撞牆死掉的勒。」

「劉翔益!你是當警官死人看太多不會跟活人講話!你沒看到他是小孩子、死的是他媽、殺人完又搞失蹤的可能是他親人嘛!問你他媽的狗屁,說話不會婉轉一點喔!?」
「是,大警官,不然你來說嘛,不是這樣問的話是怎樣問?」
年輕俊俏的劉警官做了雙手拱手的,俏皮眨了眨眼。

稍微作勢不滿的發出嘖嘖的聲音,楊警官嘴邊的煙面對幼童似乎完全沒有顧忌到二手菸的危險性,只是煩躁抓著頭,想要找出對孩子比較容易理解的問題;講到這,對於這種事情還是相當不習慣,任由死者是生半死還是死無全屍,只要面對活著的家屬總是感到全身不自在,或許是自己剛上任、也還年輕時,所接到的一家八口分屍命案、被唯一逃過一劫的家屬驚人哭聲嚇過,總之這種對活人說的話,就是老沒辦法穩穩的說明事由就是了。

「總之阿…那個阿,小弟弟,你知道媽媽是被…..爸爸….用力的打,這樣?」
「像是用力的打這裡阿、那裡的,還是?」手指著頭部,然後甩動雙手看似打人的樣子。

起先是呆著,接著孩子開口說:「不對喔,媽媽是自己敲自己的頭,像是這樣。」
小孩也同樣舉起看似拿著物品的東西,用力敲打自己的頭。
「然後再這樣、跟這樣。」作勢將自己的頭往牆壁上撞。

「你不要騙警察哥哥,世上怎麼可能有人會自己抓著自己撞牆呢?」劉警官捧著肚子大笑,被楊警官狠狠的瞪了一眼才停止笑聲。
「是真的喔!不然你去問爸爸,爸爸比我看的清楚喔。」

拉著楊警官的衣角,孩子拉著警官到了孩子死去母親陳屍附近的客廳沙發下,指著說:「爸爸就是從這裡仔細看看媽媽死掉的樣子喔。」

由於沙發低矮,楊警官壓低身子往沙發底下看去,隨即讓他掩鼻的連忙起身,並且面容極為難看。
「怎樣拉,楊前輩,發現爸爸在躲貓貓被嚇着了嗎?」依然笑笑的劉警官,開了相當不好笑的笑話。
「不,你自己看看吧。」
隨即壓低了劉警官的身子,突然被壓低在地板的劉警官忍不住驚呼了一聲,然後不滿的發出抱怨聲,便往沙發裡頭探看。

才低頭靠近,一個彷彿被壓扁許久的男人屍體,正用著佈滿血絲的臉孔正對著低身的劉警官-----濃厚的屍臭味在近看更覺得噁心,腐蛆爬滿男人整個臉、而滲出的汁液正緩緩的流出;此時"孩子的前父親"臉正面對著楊警官,而從腫脹的臉伸出的紫黑色的舌,近的如同在舔舐楊警官自傲、白嫩的臉。

「嗚喔!」劉警官此時宛如被電到屁股般連忙跳了,掩嘴不停空嘔。

「是從什麼時候,爸爸就在那裡了?」劉警官面無表情的問。
「恩…今天禮拜三演的” 金剛大無敵”,一天、兩天….」
「三天了吧?爸爸呆在扁扁的那個地方,躲貓貓也躲了三天了吧?」

「三天…」
想到這個,楊警官不由的想起了什麼似的,思考了起來。

「不好意思,今晚的刷刷鍋吃到飽可能不能去了。」緊抱著酸滾發燙的胃部,劉警官打電話給了朋友,似乎這樣的情況讓喜好美食的他也開始沒食慾起來。

「不單純,這自殺事件實在是讓人難以自信。」

楊警官手中緊握著孩子媽媽,女性死者留下來的字條:
“寶貝,今晚煮晚餐對不起,可不可以看完” 金剛大無敵”以後打電話給警察伯伯呢?愛你的媽媽”

比起不明的自殺世界,楊警官打從心理祈禱,希望這不是一件連續的計畫性殺人事件。

(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