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鐵達尼的淚水

1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48 ID:FN.8nENk ]
地點 :東印度與中東交界附近
時間:1868年上午九點
在西藏的交界處那卡(Naacal),從英國趕來援助的一名年輕士官詹姆士.喬治華特,趁著休息的空檔,他與當地著名的廟宇僧侶聊著天,而其中一位住持便趁著這空檔,他拿起熱溫好的西藏牛奶,往嘴巴送進了一口,看著喬治
「我的好友,我想,給你看樣我們寺裡面所存放的東西好了。」,喬治心想「這種鬼地方,能有什麼東西?」,
經過一個大型的階梯,是典型的"天梯",
這是一種古代藏教寺廟才有的,他象徵著神是崇高的,
面對神都必須要低頭,就算是君主也不得不低著頭往上走,
而爬上這廟塔後,華特深呼了一口氣後,
展望著山谷圍繞著的這個廟宇,
忽然一陣風吹來,那陣風,吹往華特的臉上,清佛過去,
而華特的眼神也跟著轉往了風吹去的方向,
離華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有一塊突起的石版,
華特的眼神忽然被這石版吸引著,
華特緩緩的走向前打算把這石板給凹起來,
沒想到這石板卻意外的沉重,
華特心裡面想著「這石板的切痕太乾淨了,為什麼這個地方有這種東西?」...

華特轉身徃寺廟裡走去,寺廟裡頭,破舊不堪,連屋頂都有個洞,風吹過去時的聲音像極了哭泣聲,
顯的這間寺廟格外的破舊、陰深,華特走往一個大長廊,右邊有著很明顯的壁畫,都是刻一些,藏教的壁畫,而華特就走往這壁畫的最深處。......



2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49 ID:GlFPqmYw ]

地點:台灣.高雄
時間:2007年某日下午兩點

.

這一天,是寒冬來臨的第一天,許多的人在高雄努力了一整天,等待太陽下山後,等不及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打算回家窩在自己的家裡面,渡過這寒冬的第一天,更希望能夠在家裡面泡著溫水,手上拿著雜誌享受這暖暖的初冬。

每個故事會發生一定都有原因的,而故事是發生在一位,在外租房子求學的少年,而不同於別人的事情是,他有實力能考上國際的學校,但卻報上了這所學校,也就是別人所謂的「天才」而他的名字就叫 「諸龍」。

寒冬的初一天,諸龍,提早從高雄師大的某堂物理下課,因為他今天上課心裡都是飄盪在外面的。
諸龍心想 「唉...,這種初冬,應該就是要提早回家泡在自己的浴缸,或被窩,看著探索頻道的節目才對。」

諸龍想起以前,在小時候,住在台東海邊的家裡面,自己常常坐家中的窗口,看著那蔚藍的天空,還有那深藍的海。
「美的象幅畫」

從家中的那窗口看出的世界,是多麼美,寒冬的第一天白天,蔚藍色的天空,一朵朵飛舞的棉花,寒冬的第一天夜晚,佈滿星辰的夜空,那家鄉媽嗎煮的火鍋,是多麼的棒!
「這是美化回憶的代表」

諸龍下意識的對自己這樣說著,一面步上自己的狗窩,諸龍雖說自己的讀書能力能強,但是生活上卻是個白痴,
白痴到連衣服穿反,房間整理的能力很糟糕,衣服總是亂丟,但是他回到家後就是有種放鬆的感覺,「一種家的味道」,諸龍心想著。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49 ID:FN.8nENk ]
然而等到諸龍偶爾自己意識到時,才會發現,自己50坪不到的房間,已經囤積了滿滿自己的衣服、內褲、書本。
最可怕的是連走進門旁的櫃子,都會發現,有條內褲掛在門上。
如果是名設計家的內褲掛起來還不失體面,但最重要的是,那只是諸龍從路邊攤買來的,上面還有印著多啦A夢的圖樣的四角內褲,但他總是不以為意,因為他知道,從來不曾有人會來探視他。

諸龍緩緩的步上了門口,拿著鑰驶,看著門前,門前外是一個很陳舊的木製鞋櫃,那是對面那戶人家的鞋櫃,他時常因為快遲到而跑出去時,不小心刮到腳而流血,但是那戶人家只住著一位上了年紀老伯,第一次諸龍剛到這房子時,曾想去跟這位老伯打個招呼,但是卻被罵了回來,從此以後,諸龍就不曾想在跟這位老伯說上話,雖然有反應過,但是這位老伯卻沒任何回應。
「是個怪咖」 諸龍這樣想著。

諸龍打開了門,從門口進去是一片不知道原來的樣子是什麼樣子的房間,他隨手把鑰驶往門旁的鞋櫃上方一丟,接著脫下了鞋子,擺也不擺的就直接走上去了,諸龍每次要踏步前都必須試探試探,這個地方是否可以踏,否則跌倒是很平常的事情,諸龍緩緩的步向自己電視機的所在,如果這些衣服垃圾清一清,或許從這門口走過去只需6秒,但是,這些衣服的關係,使得要變成1分鐘左右。

這個房間因為是租來的所以有些家具是不用在購買了,諸龍想起第一次,參觀這房間的時候,從門口踏進時,有股木頭香的味道,門口第一個入眼的就是旁邊的木製雕刻鞋櫃,上面雕著的是慕夏(Musa)大師的作品,而門口右邊是剛換不久的新廚房用具,是知名的品牌Skara的廚房設備,而這右前方是一個木製老舊的牆壁,唯一強眼的就是那剛裝上去的電漿電視,前方是一個棕色的沙發,這裡是客廳,而身後是只有一個房間,房間裡面有電腦桌,但是上面是沒電腦的,他的身後,是一個單人彈簧床,彈簧床的左旁舊式窗戶,上面掛著的是隆美的米色窗簾,窗口因為沒關上,所以窗簾被吹起的風,飛舞著。

諸龍心想 「我ㄧ定要好好的佈置這裡。」

但是過沒幾天,搬進去後,男人的懶散與生活上的白痴,卻慢慢造成了現在這股現象,這裡是個腐海。

諸龍現在心裡想 「這是男人的浪漫!單身男人的浪漫!」

諸龍在這囤積的衣服下,找尋著自己的電視遙控器,因為4點整有他最喜歡看的節目,「流言終結者」。
這節目是說把一堆以前聽過的謠言,把它們實驗過後加以證實,而諸龍喜歡的就是把一些怪理論加以證實的,所以整個房間最乾淨的大概就是電視機前這個用玻璃作成的桌子,面前絕對會擺一些,理化,或著是一些小玩具。


4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50 ID:GlFPqmYw ]
諸龍想起小時候,常跟老師頂嘴,因為他認為這樣是不對的,有次在中學的時候,老師上著歷史。
老師一邊看著書一邊說著「人之所以能進化現代的人,是要感謝以前的人所運用的智慧」,台下的同學沒有一個不相信老師所說的,唯獨諸龍向老師舉手。

諸龍站了起來說「老師,據我所知,人類在1萬多年前,發明火,而發明火的原因是因為火災,但是,他們卻沒發現如何產生火,而就突然推進了,新石器時代,甚至沒有任何人教他們的情況下,發明了文化,但是老師應該也知道,歷史有段空窗期,也就是人誕生後,到有"文明"的這段期間內的空白,很多學者提出了外太空人假說,但是老師卻硬是交我們,這就是人類文化的由來,我覺得老師的教法是錯誤的!」

老師聽到諸龍所說的每一句話,頓時反應不出任何的話,很多老師,甚至每次要上諸龍這班的課時,都害怕著,因為他們知道。
諸龍的腦袋,是不尋常的,也就是。
「瘋子」

諸龍從回憶拉回了現在,「流言終結者」正在實驗古代神話中,搭乘的船因"太陽神"的憤怒而燃燒起來的流言。
諸龍心想著這段故事「特洛伊木馬屠城..,當時搭乘著某位將軍的船因觸怒了太陽神,而然這艘船燃燒了起來..」,正當諸龍還在思考這些事情時,突然門鈴響了一下,諸龍把電視關起來,起身走向門口,或許是這些衣服海害的,等到諸龍到了門口,打開了門,發現沒有人在門口,只留下了一封信,上面寫著一行字體。...

「如果這是你所追求的真實的話 就拆開這封信吧! 但相對的你也必須承受代價的付出」.


諸龍把信封外表仔細的瞧過了一遍,不同於平常的信封,它是用羊皮紙所裝的,在那行字體旁有一行奇怪的符號,諸龍仔細的注視著這符號,類似塗鴉的圖騰又有點像是文字。
諸龍心想著 「小孩子的惡作劇嗎?」.......

5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51 ID:GlFPqmYw ]
但諸龍仔細的觀察這封信,忽然樓梯下吹來一陣寒風,讓諸龍打了個冷顫,轉身回房子裡。

把電視的聲道切到小聲後,諸龍緩緩的把牛皮紙信封拆開來,從裡頭飄蕩出一種,很奇妙的味道,而在這味道裡包覆著一張不到十公分大小的薄紙,仔細瞧過這紙張後,諸龍口中緩緩道出
「佛洛伊德..?」

「這不是vellum嗎...?,為什麼圖書館裡會有這個?還沒有書名..?」

這本書勾起了諸龍的興趣,諸龍把書收拾好後,一個人坐在沉靜的的圖書館理面,仔細的翻閱著。

「沒有作者..,沒有印刷廠商..,為什麼圖書館理面會有這樣的書籍,裡面寫的..語言嗎..?
根本沒看過這種語言..英文..不是,德語..?,也不是...。」

不過諸龍在翻閱時,卻閃過一個他看的懂的一行文字。
「Somehow, I am in here, now,in this sign,that is me, that I am, where there is neither inside nor outside, neither here nor there, neither then nor now....」

不知何故, 我在這裡, 現在, 在這個j問號裡, 那是我, 我在的地方,
沒有裡邊或外邊, 沒有這裡或那裡, 沒有那時或現在....

諸龍,從回憶中醒來,在仔細的看過一次這行字體,並且在一次確認自己的眼睛。


「Somehow, I am in here, now,in this sign,that is me, that I am, where there is neither inside nor outside, neither here nor there, neither then nor now....」
如果你想知道,此人在那,自己又在那,想知道就帶著這封信,在彎月跟太陽中心點等待,被人唾棄的偉人會引導你進入。

諸龍在仔細瞧過後,忽然閉上眼睛深呼一口氣之後把信封收起
手上拿起遙控器,再次把聲量給調大,此時的諸龍看起來雖不以為然,但是心裡面還是在想著這句話。...


6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51 ID:FN.8nENk ]
從十二號碼頭上,一輛遠從法國開來的貨輪,準備緩緩的入港,而在西北方向大約五十公尺,用著鐵皮所架起的紅色屋頂警衛室,裡頭的警衛,正在休息,眼前桌上亂成了一片,大約都是公文,左邊還有開著小小聲的電視機,一切都是在如此寧靜的時刻開始的。

從這法國的貨輪上,忽然閃耀著的手電筒的光芒,似乎在對著誰打著暗號,而從十二號碼頭上,像是跟著回應是,也開始閃耀著手電筒,大約隔了幾分鐘,一輛小快艇的馬達打斷了沃金頓港口的寧靜,站在快艇前,一名穿著不符合這裏的穿著的衣服,以黑色長袖上衣,帶著深色眼鏡,棕色卡其褲,站在快艇前忽然大喊了一句。

「wow? 看來我們護衛者又錯過什麼了?,似乎我們的背叛者,又準備做什麼事情了呢? 阿! 古貝!!」

站再碼頭上的人瞧見快艇跟這聲音,開始驚慌的往碼頭裡跑,此時心裡面想著「該死,到底又是誰?」,邊這樣想著時,這名,名叫古貝的往碼頭的深處跑去,而此時的快艇的聲音便停了,取而換之的是快速而敏捷的跑步聲。

「該死!,是死路!」


此時的古貝,眼前是用貨櫃拼裝成的死巷,而腳步聲越來越靠向古貝,人影也從遠漸漸的變近,隨後,從那影子傳來了來聲音。

「古貝阿,古貝,為什麼你要當猶大呢,這跟老頭當初所約定的"契約",可完全不同阿!,既然想要當"英雄",這點苦,是必須受的,古貝!」

古貝緩緩的轉過身,心裡面開始想著「該死..絕對會被殺死,我要想辦法..」,邊這樣想著,古貝邊開始對著影子說

「好笑!,我拆穿這世界的"歷史"有什麼不對的!,妳們每個人都只顧著自己,我是為了這個星球的"朋友"阿!」

此時那人的影子,緩緩的縮小起來,轉過身來的是剛剛那位站再快艇前的男人,他拿下眼鏡,左眼前有一塊刀疤,他右手從身後,拿起來USP手槍,指向著古貝大聲喊著。...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52 ID:GlFPqmYw ]
「朋友? 老子的字典裡,可沒那種玩意!」

此時這男人的聲音突然又變小聲,像是對著空氣說著

「那老頭也下達了密令,抱歉,我必須讓你消失了。」

此時的古貝,看著眼前的這男人非殺他不可,眼看手上的手指已經準備扣下板機了,古貝的雙腿開始往後靠,雙手著靠著貨櫃開始摸索,忽然古貝的手摸到一個地方意外的很軟,古貝打量了一下,便又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說著。

「好笑!,那人說什麼就做什麼,難道你想一輩子都被人指使著?」

此時古貝眼前的這男人,拿起了眼鏡,帶了起來並說了一句。

「對於你,我沒必要告訴你」
此時這男人,手上緩緩的扣上了板機......,隨之傳來的槍擊聲再次打斷了港口的清晨....。

8 名無しさん [ 2008/02/16(Sat) 12:52 ID:FN.8nENk ]
「Somehow, I am in here, now,in this sign,that is me, that I am, where there is neither inside nor outside, neither here nor there, neither then nor now....」

「可惡!」,在寧靜的小房間的空間裡,忽然傳來了這樣一聲,諸龍在房間裡的床上左翻又翻,心中不斷出現這句話,以及下面接的
如果你想知道,此人在那,自己又在那,想知道就帶著這封信,在彎月跟太陽中心點等待,被人唾棄的偉人會引導你進入。

諸龍忽然起了身,徃床邊的三格櫃,第二格,打開了抽屜,拿起了一張相片,這張相片非常泛黃,大概有二十年的歷史了,此時的諸龍對著相片說

「老爸,如果是你,會怎麼做?,會選擇相信這是惡作劇,還是真的?」

諸龍在次躺平在床上,拿著照片不斷的凝望著,像是在回顧著以前的事情般,雙眼無神,只是呆呆的看著照片。

諸龍就這樣在這種氣氛下,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手上還是緊緊的拿著那張照片,直到入眠,而諸龍睡著時,也已經五點了,等到他起床後,天色已經過了一半了,沒有人打電話叫他,也沒人敲門,諸龍起身,用手抓著頭,徃櫃子上的手錶看去。

「沒想到已經六點了..。」

諸龍在床上站了起來,一張照片往他右邊飛舞了起來,諸龍等到它落地後,在緩緩的撿起來,諸龍在次凝望著這張照片,之後緩緩的打開抽屜,放回去,用著一本書分頁夾著,如果旁人看到大概會以為他在藏著私房錢吧,諸龍走向了浴室,打開了冷水,蓮蓬頭噴出的水,讓這一陣冷穿插在他的身體與腦袋之間,辭此時的他,腦中似乎好像已經知道那句話的答案了,諸龍緩緩的把水的關起來,這時諸龍突然說出一句
「我開冷水做什麼?」

諸龍走出了浴室,拿起了旁邊放的衣服,穿了起來,好像是剛剛冷水的效果,雖然是冬天,諸龍卻不感覺到有些許的冷氣,不過諸龍還是隨手把一件厚的棕色外套批起來,走向了門口,他穿上了鞋子,拿起了放在門口旁的鑰駛,諸龍選擇了他的答案。

諸龍旋轉了大門,打開了大門,跨步出去,一陣寒風撲身而來。
此時的諸龍腦子裡面除了那問題的答案,還有一句。

「如果這是你所追求的真實的話 就拆開這封信吧! 但相對的你也必須承受代價的付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