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希望之家

1 阿生 [ 2008/03/06(Thu) 02:14 ID:wtV6AG6w ]
此篇走向為血腥暴力之性質,但因為沒有上車所以不知道該貼表版還是裡版...如果此篇不符規定貼在此版,馬上會刪掉此篇文章-

故事有些是真實的史實,而人名之類則是只是想出來的東西-
貼在這裡無非是希望各位高手中的高高手能夠再這篇新手上路給點文筆上的指點或著期許
而開始寫這篇小說的動機則是受到了很多獵奇向小說的影響,如果其中有類似抄襲的動作,還請馬上回應,還請各位傷眼閱讀..
而上面提到了因為有暴力等字眼,所以不喜獵奇者還請多多迴避..
《序》
阿曼達認為她是一個超然的藝術者。她覺得她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全世界的人都比不上。所以她永遠都熱衷於創作,即使身邊的人都遠離了她,或著全世界的人們都與她為敵。她也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她只要到死之前,可以不斷的創作的她作品那就好了,這可以說這是她唯一的生存目標。
不過,她除了熱衷創作以外。她更確信…她不會死的事實


2 阿生 [ 2008/03/06(Thu) 02:15 ID:wtV6AG6w ]

第一次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是在一三四八年,身為猶太人的她,那該死的黑死病。讓她們的族群慘遭屠殺……
為了躲藏這場災難,在地窖裡靠著碎麵包跟猶如泥土的口糧苟活的她,讓她迴避了這麼一次重大的事件。不過她似乎沒那麼幸運,即使她認為藏在一個不會被抓到的地方,但還是被兩位士兵發現。起初她還以為她看到了救星,因為他們會伸出雙手,拯救可悲又落魄的她。但是自從她被那兩個人侵犯後,她就打賭這兩個一定是可惡的死神。

阿曼達就像成了沒有靈魂的肉體,喪失心智的她。早就已經忘了何時被人拉著走在路上,何時被帶到一個地下室,何時雙手被木樁釘在牆上,腳被沉重的鐵鍊綁住。何時身體上的衣服早就被脫的一乾二淨,何時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鞭痕。
這簡直是一場地下徒刑場,跟她一樣的人滿滿牆上都是。有些人已經昏死,有些人則變成了癲狂,有些人…喔不。看到這裡,阿曼達已經把不知道何時吃下去的口糧吐了出來,只有在這個反覆吐著嘔吐物的時候,阿曼達才了解到原來她還活著的事實。
「幹!」一個全身都被布包住,只有一雙眼鏡露出來的男子,狠狠的大叫了一下,然後揮動手上的鞭子,將新的鞭痕烙印在阿曼達身上。只是因為她吐了。男子深怕這嘔吐物會讓他得了可怕的傳染病,想到這裡。他又不斷的抽了幾下。
「啊啊啊啊啊!」早就忘了該怎麼說話的阿曼達,只是不斷的慘叫。
這一鞭。讓她清醒了。她開始思考,她只是不斷的思考這個地方是為了什麼而做的,為了什麼她會在這種生不如死的地獄。她開始觀察這裡,除了每個受刑人都有一個執行著在持著鞭子脅迫講出什麼秘密外,還有一個帶著帽子似乎是軍官的人,雖然他的眼神看起來是多麼的傷心,可在阿曼達的眼裡卻看盡虛偽,他只是想要早點下班回到他溫暖的家。阿曼達一下子就對這位軍官失去了興趣,她在仔細觀察這裡………原來這裡是屠殺猶太人的地方,而鞭打他們是什麼種族的人,阿曼達一點也不關心。她只知道他們鞭打著她,迫使讓她講出其他猶太人在什麼地方,然後抓回來在鞭打他們,然後在講出其他人在哪裡。這是一個可怕的自白場,醜陋的人性在這裡什麼都看的到,前面所說忠或愛,在這裡只是一堆狗屁。
阿曼達從小是個孤兒,住在一個叫做「希望之家」的孤兒院,從她懂事起,就被法蘭斯的家人領養回去,她只知道她的生活很棒,她能活在這個家庭裡,真的很幸運,她永遠忘不了一家人在飯桌前一起禱告、她在市集裡跟沒有血緣關係的母親一起購物生活品、或著是跟法蘭斯一起演奏,法蘭斯彈著鋼琴、阿曼達演唱。在她閒暇時,還能夠用空檔的時間來作畫。這看起來是那麼的祥和。她回憶起,從黑死病開始蔓延起來,第一開始失蹤的是法蘭斯的爸爸,全家人都慌了,而似乎每個家庭的長輩都突然失蹤,再來是媽媽也不見了。再來是法蘭斯的姐姐,再來是法蘭斯,再來……
之所以她在這裡的緣故,可能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吧?

「拜託,別打了。我…我我我告訴你,我全部告訴你們,求你們別打了!」編號664的女生,訴求著揮舞鞭子的執行者。之所以只叫她664,是因為她的肚子身上,有著紅色的血水所寫上的數字。據阿曼達推測,這是為了分辨犯人所使用的數字,好加以管理。順帶一提,阿曼達的編號是666。空氣瞬時凝結了起來,每個執行者都在聆聽著664的所說的話。
「我的家人…那個畜畜畜生現在正躲在家裡的閣樓,兒子跟著情人已經逃難到當地的教堂了,天殺的,只丟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受罪!!」664似乎是一位婦人,她的眼神跟嘴巴出賣了她的家人,不過如果不是當初他們背棄她,她又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所以…請你可憐可…」話未說完,另外一個執行著拿著長矛狠狠的刺穿了婦人的頭。
用長矛的原因,單純是因為鮮血的噴賤可能會讓執行者染上了黑死病。
「史克爾、傑格,你們兩個把她所說的人抓回來。」許久未說話的長官開了口,身邊的隨扈聽了離開這要命的地獄。不管是被殺或著是殺人者,都很不喜歡這個血腥的地方。最有力的證據就是在長官旁邊看起來就像菜鳥的士兵。阿曼達觀察著他,他似乎吐了又吐,最後受不了才離開這裡。

被處理過後的664被人抬著出去,而她的位子似乎是留給從她口中透露出來的那位畜生或著是她的兒子。…可笑的,這似乎成為一種循環……
阿曼達身上這個木樁或著腳鍊,一定也有著法蘭斯的狗屁溫暖。…她這樣想著。
沒有一個猶太人可以活著出去,來到這裡只有兩條路,一種是活活被鞭死,另外一種則是趕快找出一個替死鬼,然後在早點解放自己的人生。這樣想來,其實那個664一點都不笨。
在崩潰的邊緣,還能說出人話說出自己的親人躲在哪裡,即使是瞎說,即使是謊言也可以讓自己早點解脫……
等等………謊言?說謊?
她怎麼能忘了她曾經參加過演講比賽,還得過第一名的事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