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322後另一個世界

1 火葉蠍 [ 2008/03/25(Tue) 23:59 ID:quPs5Meg ]
突然間想開一個接龍
用平行世界的概念,大家來接如果322的結果逆轉,時間會怎樣走下去?

看看有誰想先開頭,如果有筆戰發生或者有人不是為了寫作鬧版,就直接停止吧。



2 名無しさん [ 2008/03/26(Wed) 12:38 ID:qO5ew.F6 ]
台灣爆發了大量出走潮。

3 失憶D某 [ 2008/03/28(Fri) 00:05 ID:0ipDzQUI ]

當我醒來的時後,純白無盡的病房內只有我一人。

03/22 逆轉‧之日



「這實在是令人沮喪的一件事情。」
厚重眼鏡遮住大半臉的病理人員,正依依檢視0322的病歷表,似乎正在思考的結尾感嘆的下了結尾。

「失敗的太嚴重了,這世上還有比這件事情還要令人難過的嗎?」
「逆轉的最後,得到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數據出來的差距很大吧?」


「無論是怎樣的結果,逆轉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微弱的細小爭吵聲,從走廊尾端、順著一塵不染的牆壁,傳到了0322的病房內。



到底是...怎麼了?
昏昏沉沉的身體,壓的0322的病人喘不過氣,如同肺部正受到巨大水壓窒息般,0322的喘息聲悉悉疏疏的從鼻管內竄出。

誰來救我阿,好難受。
0322的視線雖逐漸的從白茫茫的一遍視野,他伸直著右手變成恍恍惚惚模糊的景象,
似抓非抓的,在病床的無塵空氣中,無力的伸展著。


這不是相當令人開心的事情,0322難過的這樣想,
尤其是當你只是呼吸充滿壓力的空氣、腦袋則一片空白,宛如腦內所有的記憶早已被榨乾,
只能稍微移動著四肢,0322拼命的讓四肢習慣。

快!你這笨手腳!
0322這樣咒罵著,不知是否是意志、還是咒罵起效?0322花了大約30分鐘的緩熱身後,
先是右手手指、左手、右腳、左腳趾尖...不按照秩序的逐漸有了知覺,

直到0322開始習慣肺部的疼痛後,他將麻木的左腳,下床、踏上了冰冷的地板,
但是無力支撐的下部雙肢,還是"蹦"的讓他迭下了床。



可惡,可惡,去死,去死,

滿腹因為麻痹的痛感,讓0322不停的咒罵,而正當0322好不容易扶持著牆壁,迫使自己的身體移動時.....



「這是...誰的手?」

睜大著眼,此時0322發現自己從繃帶中露出的手臂,居然長著如同女性般細緻手指的雙手,
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自己就算突然無法想起自己的所有記憶,但是他不曾看過這與記憶中的自己、相差甚大的雙手。

「阿...阿阿」
睜大瞳孔,0322下意識撫上自己的臉龐跟喉部(沒有坑洞、沒有喉結)、接著撫摸自己的頭髮(柔順且相當的長)


全部,這全部到底是--------------!?

0322跌跌撞撞扶著牆壁、支撐還未適應的身體,慌忙中的腳步打亂了氣息、疼痛從肺部直到了心臟,弄得他哀號大叫。
直到要出了疑似隔離病房的厚重玻璃大門,他回頭看到那本該映著他那不算纖細的男性軀體時---------


「這是誰?」


飄逸著長髮,身材纖細、且稍嫌瘦弱的軀體,有著非比一般美麗的日系少女面孔。



「妳是誰?」

映在門上的少女臉孔,也同樣張著大嘴問著。








?

(妳是誰?)












(那我是誰?)




掩著自己雙耳(可能不是自己的),0322放聲尖叫的聲音中,有女性的異常尖銳感(或者是自己的?)










「這實在是令人沮喪的一件事情。」
「是的,的確是令人沮喪的一件事情。」對方點頭認同

「逆轉的過程不是很順利呢。」
「看來...腦袋不是很好改造呢。」

悉悉疏疏的翻閱病歷,穿著純白護理白衣的男子,皺著眉頭,低頭稀稀疏疏的寫著字。



[病歷:A-0322,實驗體碼:08,實驗內容:男女逆轉]
[結果:肉體移轉成功,但腦袋在最後因故改造失敗(檢討中)]

[銷毀與否:Y/N (報告整頓後,做最後討論)]




【The End?】

--------------------------------------------------

03/22
四個數字剛好加起來是7,3+2=5
5=我 2補充說明剛好是"兩個我",

由這個引申出的東西想到最近很流行的"男女逆轉"(男性跟女性的我)
所以就打打看了,如果跟原PO想的有點差距...就請一笑置之吧(笑)

話說回來,我不記得我3/22那天幹嘛,
八九不離十應該是在逛島吧?(嗯

結束。



4 R.K. [ 2008/03/28(Fri) 22:50 ID:ECBIGYVY ]
真行啊
這樣都能夠創作一篇文‧‧‧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