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涼宮春樹的憂鬱‧第一章

1 [ 2008/04/01(Tue) 22:12 ID:7xxLkE9A ]
  「我出門了!」
  「人家也出門囉!」
  就在我伸手開門前,突然感覺到背頸一陣惡寒,緊接著我花了十分鐘才綁到固定位置的馬尾被惡魔之手給用力扯了一下!
  「好痛!啊啊,好過份!你這傢伙!」
  「抓不到!抓不到!哈哈哈!」
  可惡的小鬼頭!就不要被我抓到!
  我邊追邊打,想要抓住眼前那顆蘿蔔頭,可是怎樣都追不到,不一會兒我已經氣喘吁吁。真是的,都升上五年級了,這小鬼還真是那麼皮,天底下怎會有這麼皮的弟弟?
  算了!停下腳步喘了幾口氣,順便重新調整馬尾的高度。
  嗚嗯,雖然之前是出自於懶惰,不願意在頭髮上花太多心思,但是隨著國中三年每天綁馬尾,我對馬尾的樣式要求也越來越苛求,只是朋友們似乎都對此不以為然。
  〝現在綁馬尾的女生可算是稀有動物了吧?而且妳還綁那麼高!〞
  這是某個損友對我說的,想在回想起來還怪不是滋味。
  「唉……」
  整理好頭髮,我嘆出升上高中以來第一口氣,重新跨步向前。
  抬頭看看天氣,真是好天氣,小時候常常看天空,可是好像升上國中之後就很少抬頭,更別說看到如此蔚藍的天空。
  話說回來,人好像真的年紀越大就會越現實。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相信聖誕老人?就算沒親眼看到聖誕老公公親吻媽媽,我也猜得出來那是爸爸想要討好我而假扮的。不過要是在不知情的情況看到假扮成老公公的爸爸親吻媽媽,我搞不好會嚇得跑去報警也說不定。
  對了,還有UFO、超能力等那第三類接觸的節目,小時候也都信以為真,就連在公園跟男生同學玩家家酒的時候,也都會上演惡魔黨出現之類的劇情。
  回想起來,只能說那個時候真天真,國中開始了解什麼叫物理法則之後,夢想一個個相繼破滅,目前大概只能祈禱哪天出現外星人或是飛碟。
  再來嘛,超能力……
  「嗯……彎曲、彎曲、彎曲……」
  我在幹什麼?就算這樣路邊的路燈也都不會彎曲吧?
  就在我沉浸在混亂的思想潮流中,不知不覺,一條彎曲陡峭的山路自眼前延伸,直達到山腰上的那一所高中……
  「嗚呃!彎曲了……不、不對!這麼長!啊?鐘、鐘聲!」
  本來還期待說可以每天利用爬坡的機會,來達成運動減肥的效果,可是當我實際走到山腳下並向上望的時候,我後悔了。想到接下來三年每天都要爬上這可怕的地獄坡,我對當初考上這所學校感到後悔,並視為人生中最大的錯誤之一。
  感覺到一旁穿著素黑色制服的女學生視線,我帶著羨慕的目光回敬。比對山腰上的學校,山腳下的貴族女校就像天堂一樣啊。

  我鼓起勇氣,踏出了第一步。
  此時的我尚未意識到,接下來的數週之內,令我後悔的事還多著呢。



2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18 ID:7xxLkE9A ]

  在爬上地獄坡,全體新生陷入疲累且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冗長的開學典禮結束,我與週遭新生正式成為北高的一份子。
  新的班級,新的同學,大家的臉上都掛著對全新環境的期待、無奈、茫然、麻木。恰巧的是,班上的指導老師,是個感覺沒主見的新老師,姓岡部的樣子。
  第一節課的自我介紹,岡部老師用看起來練習很久了的熟練笑容,介紹自己的經歷、興趣,以及自己也兼任體育老師的種種事情。
  然而,就在大家差不多都做起白日夢的時候,她說道:
  「那麼!就讓你們也來自我介紹一下,讓大家認識你們吧!」
  哇!這麼突然!
  大夥兒都露出迷惘的神情。最可憐的排頭首先站起,依序自我介紹起來。
  這可是決定將來在班上是否會被排擠的重要關鍵啊!我想辦法驅動爬滿蜘蛛網的腦筋運轉,試圖回想前兩天在家事先準備好的台詞。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
  終於輪到我了。
  不過,雖然前面已經有好幾位同學自行介紹過了,但是輪到我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對我的自我介紹還頗有信心!
  「以上!」
  介紹完畢,我坐回椅子上。
  大家反應都還不錯,我想應該可以很快跟班上打成一片吧?


  很快的,我發現我想錯了。


  「老子叫做涼宮春樹,東中出身。」
  略高且富有自信的男生聲音自背後傳來,雖然聽起來很跩,卻不至於引起我的興趣,以至於我決定不轉頭,專心看著前方同學的後腦杓。
  「對普通的人類不感興趣。」
  咦?
  「你們之中要是有宇宙人、未來人、異世界人、超能力者,儘管來找老子吧!以上!」
  ……我該笑嗎?
  腦袋迴轉太快,我的脖子好痛!早知道剛剛就先看著他了!
  「嗚齁!」
  小鹿亂撞!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對炯炯有神的褐色雙眸,正用無比挑釁的眼神傲視全班,大無畏地接受大夥兒向他投射過來的怪異眼光。長長的睫毛隨著眨眼顫動,飽滿的嘴唇緊閉,飄逸的長髮豪邁地披散,還頗有個性的以大黃色的頭戴式耳機取代髮箍,如此一名無可挑剔的帥哥出現在我面前!
  天啊,我要收回我之前說的話,果然當初因為學風自由而選擇這所學校是正確的!
  只是……
  剛剛他的怪異言論,是噱頭嗎?不對,涼宮同學的表情一直很認真。
  全班鴉雀無聲好一段時間,就在他不經意地與我四目交接的同時,我勉強露出了一絲微笑。
  「哼。」
  他別過臉去,用鼻子哼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喂喂喂,我很給你面子耶,難道不該笑嗎?
  到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比起往後其他行為,涼宮同學現在的行為及態度算是非常正常。
  老師像是想起什麼,急忙開口打圓場道:
  「很、很有趣的同學喔!請下一位同學自我介紹吧!」
  我也把視線轉回前方,看著同學的後腦杓。

  就這樣,我們相遇了──真希望這一切只是偶然。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0 ID:7xxLkE9A ]
  課程很快上了軌道,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學校會在午飯前排上一節體育課,這樣等一下還有學生吃得下飯嗎?
  為了健康與食慾,我跟兩名女同學坐在一旁納涼。
  國木田是國中就認識的朋友,算是個乖乖牌。新認識的谷口同學則是一位作風很大膽、追求流行的女生,總是用髮雕將瀏海抓到某個方向,用髮夾固定住。
  原本是在聽這兩人交換國中趣事,沒想到谷口同學突然說道:
  「以前國中的時候都沒碰上好男人,現在升上高中了,我一定要交個男朋友好好玩一下!」
  「喔?谷口妳有看上誰嗎,在這間學校?」
  國木田很感興趣的樣子。
  「嘖嘖……我可是把全一年級男孩子都調查過了,還分了等級了呢!從A到D,其中A級以上的男生名字我都記住了!」
  谷口的鼻子翹得老高,指著一名正在跑道上全力奔馳的男同學,驕傲的說:
  「就在這個班級裡,他,朝倉涼可算是前三名喔!」
  「A級?」
  「是A++!個性一定不錯!哈哈,找機會找他交談看看!。」
  我順勢看過去,看著剛衝到終點,正用擦汗的朝倉同學。
  嗯,的確是很美形啦,活像是傑尼斯系的藝人,又有點鄰家大哥哥的味道,而他那不長不短的頭髮,恰巧綁了條短馬尾,配上臉型看起來意外合適,搞不好真的有資格擠進全年級排名前三喔。
  「啊!你們快看!好快!」國木田指著跑道的另一端。
  是涼宮同學!
  涼宮穿著運動外套,正以一百公尺十秒五的高速從我們面前呼嘯而過。
  哇,真意外!
  一瞬間只能看到他長到不行的頭髮在風中亂舞。
  看著他一個人到達終點後繼續小跑步,做緩和運動,在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的地方坐下來休息,我感覺心裡哪裡怪怪的,雖然他很怪。
  啊,竟然這個時候想起上一堂課下課時,男生應該去隔壁班換衣服,沒想到他竟然在座位上就寬衣解帶!
  想起來怪不好意思……
  呃,我發現谷口跟國木田兩人似乎正在我想同一件事。
  「你口水快要流下來了,谷口同學。」
  我開玩笑的說。
  「咦?啊,抱歉。」
  沒想到谷口真的伸手去擦嘴,我跟國木田忍不住,不顧形象的發出一連串奇怪的笑聲。谷口發現自己上當了,伸手想要抓住我們兩個卻撲空,惹得旁邊的同學跟著發笑。
  嗯,高中生活應該沒想像中那麼糟!
  我忍不住又偷看躲在樹蔭下,伸懶腰的涼宮同學一眼。
  下課鐘響,谷口囔嚷著要去福利社,我則回答想先回教室休息,等她買麵包回來再一起吃飯。事實上,是我覺得有件事情不去做,心裡會很不舒服。



  回到教室,涼宮同學已經在位置上大啖炒麵麵包。沒想到才剛上完田徑,他竟然還有胃口?
  坐到位置上,從抽屜拿出便當盒,我深呼一口氣,以自認最自然的態度轉身,只是當我準備開口時,看到涼宮同學的模樣,我相信我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竅才會想找他攀談。
  我先鄭重聲明!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更沒有抱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想法!只是他不開口的時候真的很帥!
  不過當寂靜這個水壩有一點點破裂,蘊藏在水壩背後看似平靜的湖水便會藉機洩洪而出。我不知道,原來現在的我就是水庫破裂的第一名犧牲品。
  「請問……今天早上,你自我介紹的時候……有多少是認真的呢?」
  話一出,腦海登時模擬出現各種尖酸刻薄的回話。
  「你是宇宙人嗎?」
  出人意料之外的回話!
  「呃……不是。」
  雖然對外星人來說我也是外星人,可是就同樣住在這個地球來看我並不是外星人(吧)。
  「那就別跟我說話,醜女!」
  「啊……醜、醜女?」
  我要昏倒了,誰來救救我,給我兩巴掌?
  ──啪!啪!
  好痛!真的有人來救我了?
  只見谷口跟國木田已經從福利社回來,而谷口正用她買回來的熱狗麵包賞我巴掌。
  我連同飯盒被國木田扛到她的座位上,靠在椅背上,好像我的脊椎都溶解了。
  「怎樣?被羞辱了吧?我說啊,我國中跟涼宮同班三年,幾乎沒聽他說過好聽的話。」
  谷口氣呼呼的咬下一塊沾滿番茄醬的麵包,只留下熱狗。
  「那說話也太難聽了吧。」
  「還好啦!妳還沒見識過更可怕的……嚼嚼……如果他對一個人有意思,他不會這樣說話。要是一般人,他就會說些很奇怪的話讓妳無法接下去。」
  接下來,谷口大談涼宮同學所做過的“創舉”。
  「妳們應該之前有看過新聞,那個『校園謎樣惡作劇塗鴉』新聞。學校操場上被那個忘記叫什麼,裝著石灰拿來畫線的工具給畫得亂七八糟,一堆巨大的圓圈圈跟三角形,報紙上還有刊登鳥瞰照片呢!」
  「像是Nazca地上畫一樣的那個?我看過我看過!」
  國木田點頭如搗蒜,可是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是地方新聞嗎?
  「這件事的兇手就是他!而且這也是他自己承認的。」
  「結果呢?」
  我忍不住追問。
  「不了了之!校長把他找去,可是他三緘其口就是不願意多說,不管老師想用什麼手段套話,只要被他惡狠狠的一蹬!嘿嘿,就全部沒輒!不過我們都在傳說,那個圖案是涼宮想要呼喚外星人,或是召喚惡魔出來魔法陣。現在,不知道上了高中他會不會收歛一點呢?」
  谷口露出邪惡的微笑,開始大口咬食麵包袋,被奪去外衣,孤拎拎的熱狗。
  我這時才打開飯盒,夾起香腸章魚放入口中,一邊嚼一邊想像,當初涼宮在半夜潛入學校裡,以不正當的手法撬開體育器材倉庫的門,一臉沒見過的怪異表情,可能是微笑?拖著沉重的石灰跟畫線器,喀拉喀拉的在黑漆漆的操場上畫著怪異的圖案。不對,根據谷口的說詞,搞不好他會直接打開操場大燈也說不定,然後自己一個人站在畫好的納什麼斯卡地圖旁,大聲朗誦咒文也說不定!
  不過,做這麼多事情卻發現一切都白費時,想必一定很悽涼吧?
  想到這裡,我狼吞虎嚥起來。
  「妳便當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分我一些!」
  「不行!」
  我強烈抵抗。
  「別搶,別搶啦。要是打翻了就不好了,谷口同學,人家的分妳啦!」
  從我這裡搶走滷蛋,國木田那裡搶走蝦捲,谷口開心的把戰利品夾進炒麵麵包中,大嚼特嚼。
  然而,對於涼宮的批鬥似乎沒有結束,她繼續說:
  「還有啊,有次進到教室,發現桌椅都不見了!桌椅全部都在走廊上,然後天花板被油漆畫滿了星星!有時候,學校還會被貼滿符紙,就是殭屍裡貼在額頭上的那種。實在讓人搞不懂他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這大概只有他自己可以了解吧?
  我不經意回頭望了望。嗯,涼宮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座位,不會是吃完飯馬上又跑出去了吧?
  呃,谷口,別用那種充滿誤會的眼神看著我啦!很噁心耶!
  「唉……讓我跟你說最後一件事吧!國三的時候,春樹曾經飢不擇食的接受人家的告白。但是,交往最久的是一個禮拜,最快的是接受人家告白五分鐘後就把人家給甩了,理由是『老子不想浪費時間在普通人身上!』,你說氣不氣人!」
  他說的是咬牙切齒。
  「……他一定有跟涼宮告白過。」
  「我也這麼覺得,而且還是五分鐘後就被甩的那一個。」
  國木田跟我深深同意這個論點,一起為這可憐的傢伙默哀三秒鐘。
  「我說……你們可別太過分啊。總之一句話,放棄吧!」
  放棄什麼啊?本來就沒那個打算,一切都是妳自己亂想,OK?
  奇怪了,我有做什麼容易讓人誤會的舉動嗎?我是不知道谷口道已是以怎樣的眼光來看我,還有國木田,妳少給我多嘴!


4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1 ID:7xxLkE9A ]
  吞下最後一口飯,我收拾好便當盒,看到隔壁桌的朝倉同學正跟一群同學熱烈交談,深深感覺到這兩名同學的強烈對比,朝倉的確是不同於涼宮的帥哥。
  首先,外表不多贅述,光是個性上真的是很好,接下來沒幾天,他已經不分男女,跟班上大半的同學打好關係。再來,當涼宮已經跟班上築起一道看不見的排擠之牆時,不管這傢伙的臉再怎樣臭、惜口如金又字字譏諷他人,朝倉還是不以為意的找他聊天,其熱心程度讓人佩服,看來班長的寶座對他而言是探囊取物。
第三,又帥又用功的男生基本上只存在於少女漫畫上,但是朝倉也做到了,基本上只要老師問問題,舉手的人總少不了他。綜合以上條件,第四點可說是理所當然的,就是如果早上有機會碰到他,只要看他打開鞋櫃,裡面大概都會有兩到三封情書,下課的時候他身邊也總是圍著一群人。
  比起阪著一張臭臉的黑太子涼宮,朝倉就像是阿波羅!既然要拿來當男朋友嘛,不管怎麼必較,朝倉都當然都是最佳人選囉。
  不過,我說啊,谷口妳可不可以不要老是那樣痴痴盯著人人家看啊?很像花痴耶。


  一個禮拜很快過去,學校不再具有新鮮感,成為高中生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在大家開始思考該加入什麼社團或是找打工的同時,涼宮的怪異行徑也如同雨後春筍般冒出。
  其春筍一!
  每當放學時間一到,剛從睡夢中醒來,涼宮便以他媲美運動選手的速度拎著書包衝出教室,一下子不見人影。正當我迷迷糊提著書包走在走廊上,思考晚上晚餐吃什麼的時候,就會看到涼宮很忙碌的在校內跑來跑去。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參加了全校所有的社團。
  今天是籃球,隔天是桌球,有時候是靜態社團,我好像曾目睹他在園藝社澆花,好像這傢伙不管什麼社團都要參一腳。也由於他身手矯健,各體育社團無不竭誠歡迎,都希望能留住他。
  可是涼宮認為這些社團都太無聊了,全部參加過一次之後便不相往來。
  以上是他最近的活動方針,至於個人行為上,他自己很有堅持,我也很有興趣。
  春筍二!
  那就是他的髮型!
  涼宮每天的髮型都不太一樣,然而實際上卻又看得出一些規律。比方說,星期一,他一定會長髮披肩,豪邁的出現。隔天,他會以一條綁得很完美的高馬尾現身,老實說那真的很迷人,加上他本身也算是這類角色吧?好幾次我都想問他綁馬尾的訣竅在哪,卻又怕被冷潮熱諷,只好把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吞回去。然後再隔一天,他會以他大無畏的專門態度在頭兩側綁上雙馬尾。
  每天增加一條,整體來說,大概就是──
  星期一=0,星期二=1,星期三=2……以此類推。
  每個星期單位的增加,綁頭髮的數量就會增加,到了星期一又全部重新計算。我猜想,我真想看看星期日他會變成什麼樣子,頭上變成六條辮子嗎?噗!那一定很怪異!
  春筍其之三!
  也是讓人臉紅心跳的春筍。
  基本上,學校的體育課是男女分開上,可是大部分都是統一兩個班兩個班一起教學,這個時候男生都會在下課去偶數班、女生到奇數班換衣服。
  涼宮呢?他才不管這個!一下課就在座位上把衣服脫了,露出他自傲的強健體魄。頓時,四周盡是分不出是害羞還是興奮的尖叫聲,緊接著朝倉同學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我們推出教室外。
  我說啊,朝倉同學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發生在女生身上,然後讓我們女生把你們男生轟出去嗎?
  不過涼宮的身材真的很棒,但是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因為以上種種創舉,使得學校的同學們在得知校長的名字之前,一年級的「涼宮春樹」這個名字已經是從街頭流傳到巷尾。


  一團大混亂當中──至始至終都只有涼宮一個人搗亂──時間也已經來到五月。


5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1 ID:7xxLkE9A ]

  我是不太相信命運這檔事啦,感覺那東西可信度比琵琶湖底有水怪還要低,不過要是命運真的對人有影響,這陣子我的命運之輪轉動的RPM很高喔!不知道是誰在哪個商場裡不小心更動到我的開關。
  在黃金週結束後的第一天,老實說我已經放假放到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幾,只知道我的皮膚在五月的異樣艷陽天中像丟到熱鐵板上的牛排,簡直快要中暑,尤其是以耶穌背著十字架的狀態走在學校前的地獄坡,我就要得熱病了!
  地球啊!臭氧層啊!你要撐下去啊!
  「呀齁~虛子!」
  上帝啊!背叛我吧!
  谷口一下子撲到我背上,把重量都放到我身上。
  「別這樣,很熱啦!」
  差點沒給她一個我從通訊講座上學來的過肩摔,只是撥開她的雙手。
  「別這樣嘛,妳黃金週去哪裡玩啊?」
  她將運動外套披掛在肩上,胸前衣領也沒扣上,一整個拉蹋樣。
  「我帶弟弟回鄉下奶奶家玩。」
  「啊?呿,真沒意思。」
  「那妳又做了什麼?」
  「一直都在打工。」
  「真不像妳會做的事。」
  「還說我勒!虛子,現在哪有高中生還會帶弟弟去看爺爺奶奶啊?高中生就要有高中生的樣子!」
  「那妳又好到哪裡去啊?」
  我白了谷口一眼。
  附帶一提,虛子就是我,只是我超級討厭人家這樣叫我。最初這樣叫我的是好久不見的叔叔,當時的一句「哎呀,虛子都長這麼大啦?」之後,弟弟覺得有趣,也立刻改口叫我「虛子」。在那之後,朋友聽到弟弟這樣叫,也都紛紛改口叫我虛子,從此我的綽號就這樣可悲的決定。
  「利用黃金週來個家族聚會,是我們家的傳統。」
  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汗水讓瀏海、鬢角黏在臉上,很不舒服。
  谷口元氣十足地說,她在打工時認識的男生做了什麼事,還有她存了一點錢、所以可以買下最近流行的服飾。老實說,這種聊人家做了什麼夢,還是他家寵物有多可愛之類的話題,是天底下最無聊的話題。
  在聽著谷口連對象都還沒有,就在假想約會要去哪裡,我們來到校門口。



  一走進教室,發現涼宮已經坐在我背後的位置上,若無其事地望著窗外。我發現他今天梳了兩條辮子,用藍色的髮帶紮著,所以推斷今天是星期三,接著便在位置上坐了下來。
  突然!有道電流閃過腦袋!
  不好,一股不可抗力令我迷失心志。一定是天氣熱,我才會做出這等舉動……不然我無法解釋我現在的行為!
  「你每天是為了外星人所以每天變換髮型嗎?」
  聽到這話,春日宛如機械緩慢回頭,一張不苟言笑的臉看起來怪嚇人的。
  「什麼時候發現的?」
  「前陣子吧。」
  「是嗎?」
  涼宮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兩手托著腮幫子。
  「因為你每天給人的感覺都不太一樣。」
  喔喔!第一次完整的對話誕生!
  「就顏色來說,星期一是黃色,星期二是紅色,星期三是藍色,星期四則是綠色,星期五是金色,星期六是茶色,星期天則是白色。」
  大概可以理解。
  「以數字來說,星期一是零,星期天則是六囉?」
  「沒錯。」
  「可是我總覺得星期一是一吧?」
  「誰問妳意見了?」
  「……當我沒說。」
  他似乎很不滿意我的回答,用平常俾倪萬物的討厭眼神看著我,而我也只能忐忑不安的任由時間流逝。
  「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妳?在很久以前。」
  「我想……應該,沒有吧?」
  當我這樣回答之後,岡步老師便踩著輕快的步伐走進教室,而我們之間的對話也到此結束。



6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2 ID:7xxLkE9A ]
  結果,以這件事為契機,我跟涼宮之間產生了微小的默契。
  由於其他時間涼宮都會人間蒸發,可以交的談時間不過就是早自習結束到上課前的十分鐘。只是,有時候這十分鐘還是讓人覺得很長。
  雖然涼宮不再以「吵死了!醜女!」跟「那種事怎樣都好」來敷衍,也會難得會好好跟我說話,可是臉色還是很臭,活像別人都欠他什麼。
  不過這也還好,讓我心情更沉重的,莫過於是在那次交談之後,隔天他就把原本及腰的長髮剪了!剛進教室時,不見當日限定的龐克兩旁綁馬尾,讓我心裡怪受挫折。
  討論髮型的隔天就跑去剪頭髮,這擺明就是看我不爽嘛!
  「沒什麼理由。」
  當我詢問的時候,他這樣回答我,臉沒有特別臭,語氣也沒特別壞,反正就是不願意多說。
  只是這種反應也在我意料之內啦……


  「你真的參加過所有社團啦?」
  那天之後,利用早自習結束到上課前的十分鐘,跟涼宮交談變成我每天的課題。可是如果我不主動說話,那傢伙是絕對不會有反應。另外,如果跟他說昨天連續劇演什麼或是天氣等問題那種「極端無聊」的話題,他是絕對不會理人,因此謹慎選擇話題就變得很重要。
  「有沒有哪個社團比較好玩的呢?告訴人家讓人家參考看看。」
  「沒有。」
  他回答得相當乾脆。
  「完全沒有。」
  又強調了一次,然後如老鷹振翅般吐了一口氣。大概是想嘆氣吧?
  「我還以為升上高中以後會好一點,沒想到還是跟義務教育時代一樣,完全沒有任何改變。看來我是唸錯學校了。」
  先生,你是用什麼標準在選學校的啊?
  「運動社團、文化社團都很普通。要是學校有些比較奇特的社團就好了……」
  你又是憑什麼決定一個社團的普通還是特別啊。
  「廢話,我喜歡的社團就是奇特,不然就是非常普通。」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那參加些冷門的社團怎麼樣?像是摔角?
  「哼!」
  他不悅的撇開頭,但是在他轉頭的瞬間,我看到他瞳孔瞬間擴張。
  今天的對話結束。


  放學時間,想起早上的對話,我改變了馬上回家的想法,拎著書包在放學後的學校溜搭。
  沒想到,放學後的學校比想像中的熱鬧,各類型的社團正開始進行活動。而我理所當然朝著自己曾提議過的摔角社前進。
  這個社團頗年長,可是人都很少,算是真正冷門的社團。畢竟,現在誰會喜歡看摔角?呃,我例外啦。
  就在我經過中庭,準備找個人問問地點的時候,有陣沉重的聲響從體育館方向傳來。老實說我沒去過體育館,就算是體育課,最多也只在操場而已,反正我也不急著,就循著聲音找去。
  踱步聲,還有男生的氣合聲,在喧鬧的校園裡佔了一席之地。
  找到了體育館,我悄悄探出門口,觀看裡面的情形。
  「啊!朝倉同學?」
  朝倉涼竟然出現在體育館!
  穿著古裝下袴,腰配打刀,朝倉涼正在與其他人一同演武。從跪坐到半跪拔附,進步砍劈發出犀利切風聲後大血振、居合腰一直到納刀回到原來位置,朝倉的動作柔美又不失剛強,讓我一瞬間看得是臉紅心跳!
  好漂亮!我只能這樣形容。
  不過,之前好像在電視上看過,制定?制定居合?總之,等到我回過神來,居合道部的練習已經告一個段落,此時朝倉涼的視線也移到我這兒。
  「嗯?這不是虛子同學?」
  「呵呵呵……」
  怎麼連你都這樣叫我。心裡有點失落。
  「好巧喔,妳怎麼會在這裡?」
  哇!糟糕,我總不能跟他說我要找摔角部吧?那樣太奇怪了!可是一瞬間我又找不到其他藉口。
  「我……我在替谷口找摔角部!」
  果然,朝倉涼愣了愣,接著手掩嘴輕聲笑了一下。
  「摔角部就在我們體育館後面,妳走過去應該就會看到了。沒想到谷口同學跟妳會對那種東西有興趣,真難得呢!」
  都跟你說不是我了啦!
  「是是是,我不會說出去的。那麼,我還有練習,先這樣了!」
  留下一個親切的笑容,朝倉回到社員那裡。
  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體育館後面,沒想到才轉彎,就看到一個巨大的身軀在眼前違反物理法則,在空中翻了一圈後重重落下。
  碰!整個擂台都在晃。
  咻!一個人影跳上擂台邊柱上,在陽光映照之下,我認出那黃色面具下的人。
  老實說我很難相信這傢伙竟然真的跑來這個地方,而且穿上炫麗的喇叭褲與長靴,頭上還戴著怪模怪樣的面罩,在我面前施展月面宙返,重擊地上不知道是學長還是什麼的人物。
  緊接著那人被丟到第二條繩索上,涼宮從彼端衝刺過來,一個跳躍,抓住繩索使出了619,把對手送回地面。這已經是職業等級了吧?而且從那受害者的神情看來,好像涼宮對於摔角作假的程度不太認同。
  涼宮最後一個跳躍夾頭摔帶入固定技之後取得勝利。
  很豪邁的拉下面具,丟還給一旁的社員取過毛巾,一邊擦漢一邊向我這裡走來。難道他早就看到我了?什麼時候?
  「一點都不有趣。」
  丟下這句話,他拎著自己的衣服走進體育館。
  我感覺有點尷尬,但換個想法來看,難道這算是他的玩笑嗎?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2 ID:7xxLkE9A ]
  另外一天。
  「我無意間聽到一件事情。」
  「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你真的甩了所有跟你交往的女生?」
  「為什麼我非要聽妳講這種事?」
  他兩手交叉在胸前,皺著眉頭用黑亮的眼眸瞪著我。這傢伙除了撲克臉跟臭臉以外沒有其他表情了嗎?
  「是谷口說的吧?沒想到升上高中還跟那笨蛋同班。她該不會是跟蹤狂或變態那類的吧?」
  「很有可能。」我用眼角餘光撇向谷口的座位。
  「我是不知道妳聽說了什麼。不過沒差,大部分應該都是真的。」
  「沒有任何一個讓你想過要認真交往的嗎?」
  「完全沒有。」
  全盤否認似乎是他的口頭禪。
  「每個都跟白痴一樣,根本沒有辦法認真交往。只會叫我假日去車站跟她們,要我請吃飯,然後喝茶看電影,不然就是去什麼遊樂園玩,聊些無聊的話題,然後明天見!哧,無聊至極。」
  哇,說得真是忿忿不平。雖然我聽不出來哪裏不對,可是以他的想法來思考,的確也是這樣啦。
  「然後,好像跟她們出去過幾次,就把我當作是男朋友,搞什麼啊!都不喜歡把情況弄明確一點嗎?」
  大概現代不流行鞋櫃放情書,而且要看著你的臭臉告白很難耶!只是這想法我不能說出口,只能搭配著他話作出回應。
  「對啊,換作是我就直接當面講清楚了。」
  「誰管妳怎樣啊!」
  啊要不然你是想要怎樣啦?
  「問題是,難道世界上的情侶都這麼無趣嗎?國中開始我就對這問題感到很煩躁。」
  現在還不是一樣?
  「那你覺得怎樣的女生才有趣?難道一定要外星人?」
  「只要是同等級的,不管雌雄都可以。」
  一定要這麼強調奇怪的生物嗎?當我話一出口,涼宮用一種蔑視的眼神望向我。
  「當然是因為人類一點都不有趣啊!」
  這……你說得也沒錯啦。
  就連我都沒辦法反駁。如果我面前這個男人是外星人跟地球人的混血,那一定很刺激。而坐在附近,正偷看我跟涼宮的谷口如果是未來派來的調查員,那肯定會很好玩。而不知何故,一直用充滿含意的笑容看著我的朝倉同學要是有超能力的話,那我的校園生活一定會更有趣。
  不過,想也知道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有超能力者、外星人跟未來人,就算有也不會出現在我面前,對我說:「Hi!我是外星人喔!」
  「所以說啊!」
  涼宮突然踹倒桌子大叫。
  「所以我才會這麼努力啊!」
  「抱歉!我遲到了!」
  岡本老師喘著氣衝進教室,但是看見全班都轉頭注視雙手握拳,站在座位上的涼宮,她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惑神情。
  「那個……要開班會囉!」
  涼宮坐回位置上,用不知道練習多久的方法把倒下的桌子踢起,然後直盯著桌角看。
  老師又重複了一次,我把視線離開了他,回到黑板,全班也陸續跟進。
  班上的氣氛終於恢復正常,雖然這種正常是涼宮最討厭的!
  或許,人生也差不多是這樣吧?


  老實說我也很羨慕涼宮那樣我行我素的生活態度,總是大無畏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知道光是等待機會是不會降臨的,要自己伸手去掌握,既然如此,就主動的呼喚!所以他才會做出在教室噴漆、貼符紙跟操場塗鴉的事情。
  哎呀!
  我是不知道他從幾時開始做這些容易讓人誤會是宗教狂熱份子的事,因為等待是不會有收穫,不如主動做些奇怪的儀式去召喚它們,沒想到最後期望還是落空,所以他才會老擺出詛咒的世界的表情吧……?
  「喂,虛子。」
  下課時間,谷口一臉怪異的表情向我靠過來。喂,谷口,妳露出這種臉時真的很像笨蛋耶!
  「別吵啦!隨便妳怎麼說。對了,妳到底是施了什麼魔法?」
  高科技就跟魔法一樣。
  「誰跟妳說那個了。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讓春樹跟妳說那麼多話?我至今還沒看過有人可以跟他正常交談那麼久!」
  要說什麼方法嘛……
  「驚天動地啊!」
  「虛子從很久以前就喜歡怪怪的男生唷!」
  國木田突然從谷口背後跳出來,對我落井下石。
  喂!別說這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話啦!
  「就算虛子喜歡上怪男生也沒有關係,重要的是涼宮為什麼會乖乖跟妳聊天?」
  「對啊!我也要聽!」
  朝倉涼也加入了話題。
  「每次我跟他講話都沒有回應,看他被班上排擠實在讓人很過意不去,還好現在終於跟你交到朋友了,以後如果有什麼話,就請虛子妳幫忙轉達囉!」
  朋友什麼的,喂!我才不是他的代言人!
  「拜託妳!」
  朝倉涼用鄰家大哥那樣真摯溫柔的笑容封住了我的嘴。
  對了!不要對我虛子虛子的叫啦!
  「基本上會叫虛子的都不是正常人。」
  「對啊,會喜歡上春樹一定也是怪人喔!」
  再叫我這種白癡綽號我就要生氣囉!還不如直接叫我本名比較順耳!我也想聽我弟弟叫我聲「姊姊」啊!
  而且涼宮只會給臭臉,這樣算什麼朋友啊!
  「總之請妳盡量幫助涼宮同學跟班上打成一片吧!」
  朝倉涼無視我的抗議,轉身回到等待他的朋友群中。
  「虛子,我們是朋友吧。」
  谷口臉上的神情活像是惡代官在賄賂政府官員,而國木田則有意無意的撥弄她短短的雙馬尾。
  怎麼我身邊都是一群笨蛋啊……



8 名無しさん [ 2008/04/01(Tue) 22:23 ID:7xxLkE9A ]
  班上之前似乎決定每個月換一次座位,擔任班長的朝倉涼將剪得近乎龜毛的經緯紙片對折,丟入箱中依序讓大家抽座位。
  「倒數第二排啊……」
  我看著手上寫了位置的紙片,喃喃自語。
  應該是不會再坐在臭臉涼宮的前面了。說真的,這個月真是讓我過得是心驚膽顫,不過看來我們的緣分到此為止啦,涼宮byebye~forever~
  ……………………
  ………………
  …………
  ……
  是巧合吧?
  「怎麼都沒有發生學生一個一個失蹤,或是有老師在形同密室的辦公室慘遭殺害呢?虛子,去搞幾件兇殺案來玩吧。」
  「別叫我做那奇怪的事情啦!還有別說這麼恐怖的話!」
  我怎麼會這麼倒楣,還是坐在這傢伙前面!
  涼宮翹著腿,瞧著窗外用自言自語的語氣說道:
  「我參加過推理研究社喔!」
  「咦!令人意外啊,然後呢?」
  「真是笑死人了!根本只是一群書蟲在那邊看推理小說,根本沒解決過半點事件!」
  「這很正常吧……」
  「還有那個超自然研究會。」
  「他們又怎麼個讓你失望?」
  「只是神秘主義狂熱份子罷了!」
  「對啊,你做過的事情比他們過份多了。」
  「啊,真是,實在是太無聊了!為什麼這所學校的社團全都那麼爛!」
  光是看你在摔角部打摔角就夠好玩了。
  「原本以為高中會有什麼超勁爆的社團的說!結果,根本就是空抱有進軍甲子園的熱情,卻發現就讀的高中沒有棒球隊一樣。」
  涼宮就像是下定決心在神社後方的神木上一百個詛咒草人的男人一樣,以充滿怨恨的眼神瞪著天空,並吐出連北風都受不了的強烈嘆息。
  好難理解,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社團?搞不好你自己也搞不清楚吧?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啦。」
  我說出自己的想法。
  「就結果而言,人都會滿足現狀。無法安於現狀的人,就會藉由發明或發現來促使文明進步。想在天空飛翔就會製造出飛機,想輕鬆又快速的移動就會製造
出火車或汽車。不過,那也僅止於一部份有才能有能力的人,也就是所謂的天才才能將這些想法化為可能。身為平凡人的我們,還是平庸度過一生的好,別有冒險犯難的想法自找苦吃才好。」
  「別囉唆!」
  喔?生氣啦?
  打斷我自認為還不錯的演說後,涼宮把頭轉過去。看來他的心情真的很不好。算了,反正他常常這樣我也習慣了。
  這個男生不在乎任何事情,除非是超乎這個無聊現實生活的奇異現象。不過這世上似乎沒有這種現象。是的,沒有。
  現實物理法則萬歲!多虧了物理法則我才能有正常生活,雖然這樣對涼宮不太好意思。
  如此的我應該是個正常人,對吧?


  一定有什麼引發了這件事。
  或許就是上述的對話吧!
  它就那麼突然地降臨了!


  暖陽陽的日子總是讓人昏昏欲睡,就在我在點頭徘徊於夢醒之間,一股強大的力量扯住我的寶貝馬尾,將我用力往後拉!「碰」一聲,因為後腦杓強力撞擊後方桌角,我痛得立刻飆出淚來。
  「你、你做什麼啦!」
  我正準備回身賞對象一巴掌,卻看到抓住我馬尾的涼宮露出我從未見過、如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如果那笑容有溫度,我肯定是被灼傷了!
  「我想到了!」
  喂!口水噴到我了啦!
  「為什麼我之前沒注意到這麼簡單的事呢?」
  涼宮雙眼閃著天鵝座α星般的耀眼光芒,直直瞪視我。迫於無奈,我只好問道:
  「你到底想到什麼啦?」
  「如果沒有,自己組一個啊!」
  「什麼啊?」
  「社團啊!」
  我頭好痛,可是又好像不是因為撞到桌角。
  「是嗎?這主意太棒了。那你是不是可以放開我了?」
  「你那是什麼反應啊?你應該表現更開心一點啊!」
  「是是是,關於你的點子,我們以後再慢慢談。」
  「這樣那來得及啊!既然想到就要馬上去做!」
  「可是現在在上課啊!請你先冷靜一點!」
  聽到我這麼說,涼宮終於放開我的馬尾了。我一邊揉著腦袋,一邊整理馬尾,卻忽略了全班同學正向我與涼宮行注目禮,而台上剛從大學畢業的菜鳥女老師則望著我,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示意身後的涼宮趕快做好,然後朝可憐的英文老師伸出掌心朝上的雙手。
  老師請您繼續上課吧。
  我背後的涼宮還在碎碎念,不甘不願的坐下來。接著女老師才繼續開始寫黑板……
  組一個新社團?
  嗯……
  該不會已經算我一份了,那傢伙?
  好像腫起來的後腦杓隱隱作痛,不斷宣告著這個不妙的預感。



9 名無しさん [ 2008/04/17(Thu) 20:01 ID:ZjWEtibk ]
喔喔喔喔喔,真的有人寫了啊!

10 Sam [ 2008/04/17(Thu) 21:39 ID:CNZHJhtQ ]
唔,看完後以為不再更新了!?

11 [ 2008/04/18(Fri) 23:25 ID:KRcbDBWU ]
我貼很久了說 =_=|||

12 名無しさん [ 2008/06/22(Sun) 20:52 ID:xE.3dLZ6 ]
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

13 ZZZ [ 2008/06/22(Sun) 22:11 ID:X.HkngsU ]
已經有大大先行貼出啦...

其實小的也有意願想要寫寫看的說...

怕有重複率的問題

不知大大是否同意能讓小的拙作也能貼在這個板上?

如果可以就先說聲謝

不行的話小的也不會有怨言的

而且這也只是個構想罷了

在此先問問大大的意見

14 uranus [ 2010/02/01(Mon) 18:40 ID:2MByLJfw ]
很不錯啊,加油!

15 kjohn345 [ 2011/01/01(Sat) 20:25 ID:v4hCWO.g ]
不是春樹嗎?
  「聽到這話,春日宛如機械緩慢回頭,一張不苟言笑的臉看起來怪嚇人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