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分離

1 名無しさん [ 2008/04/11(Fri) 12:13 ID:SH25OnZA ]
在戰備時偷閒寫出來的,大至上是參考FATE凜和父親的場景
不太擅長寫這種場面,還請大家多給點批評,謝謝
話說我另一篇騎士修煉有人推上來有點小感動,現在返台假會盡量敢快生出來
  在我的記憶中,關於那男人的部份,一直都只有他的背影。
  所以……那天早上…
  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可以看清那男人的臉…但是,那天的早晨卻特別的昏暗,我用力墊起腳尖,伸長雙手想要看清男人的臉。
  但…卻還是看不清楚,不管我如何的使力想要再靠近男人的臉,昏暗的天色始終就是讓我無法如願。
  而我的行為,男人也好像誤解了。
  男人伸出雙手……
  我猜想,男人應該是想抱起我吧……
  但男人的力道,倒比較像是把我抓起來,男人的手掌壓得我的腹部有些難受。
  這也沒辦法,必竟這是男人第一次抱我。
  男人把我高高舉起,我有一點害怕,但同時也很高興。
  我終於可以看清男人的臉了。
  就當我高興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影子卻居然剛好摭住了男人的臉,我不禁失望了一下。
  男人似乎是查覺到我的失望,卻又好像誤解了我失望的原因。
  男人有點疆硬的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又把我拋高,接住我後猶豫了一下,再反方向的轉一圈才把我放下來。
  雖然有些粗魯,但以第一次來說,應該算是做的很不錯了,雖然三層樓的高度對小孩而言,實在有點危險。
  「我要走了。」
  沒有任何的辭彙修飾,也沒有任何無意義的單詞,只有簡單明瞭的呈述,這是男人一向的說話方式。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是一條沒有終點的道路,踏上這條道路,是我一族的宿願,之後就輪到你了。」
  我努力將男人的深深印在腦海裡,因為我知道……這是這男人最後留給我的遺產了……
  在確認所有事物我就已經牢牢記在腦海裡後,男人豪不猶豫的轉身……
  走去…
  而那天遲到的太陽,此時也終於完全探出頭來了。
  我、我想看清男人的臉……
  那是我第一次用那個稱呼叫喚那個男人。
  「爸爸!」同時…
  
  意外地,男人並沒有責備我,但…也沒有回頭,只是把手抬高,輕輕地輕輕地,揮了一下……
  
  那也是最後一次了……
  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那男人了……
  而關於那男人的記憶,始終也就只有那寬闊的背影了。
  而後……
  我以十歲的年紀開始追逐著那個寬闊的背影。
  我想…
  那就一定是我一族,永遠的宿願。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