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四月一日

1 N.M [ 2008/05/07(Wed) 23:42 ID:U5Tphvzw ]
紅色的顏料翻倒在褐色的地毯上,裝著顏料的容器動也不動的盯著演前的女性思考著為什麼情況會發展成這樣?
因為事情發生的很快也突然,連倒在地上前的那一刻自己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今天…因為是四月一號…所以…不會生氣吧?」她吞吞吐吐的說著,因為低著頭所以感覺似乎是在害羞的樣子,有點長的前髮遮住了她的眼睛,今天的她看起來特別的可愛。
大概是我在不知不覺間踏入她愚人節的玩笑之中而不自知吧?
於是我這麼回答:「嗯,沒關…」同時,她快速的走向我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美麗,彷彿是我第一次開口和她講話時那份足以令人悸動的笑容。

「太好了,呵。」

腹部感覺有東西刺了進去…
當會意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倒在被鮮血染紅的地毯之上。

聽說人要死之前,一生的回憶會快速的在眼前展開,自認人生至今過的非常無趣的我,即使是現在大概也是像一堆無意義的快轉影片毫無任何值得留戀。
名為人生記憶的帶子開始從小時候事情播放,內容也和我當初想的無異,沒有任何一點可以讓我感到驚喜。

但是…
我錯了,記憶停了下來,那是第一次和她相遇時的記憶…



那天下著大雨,我在大樓的屋頂上淋著雨思考著人生為什麼那麼的無趣,『要是從頂樓跳下去是不是就能從這種無聊事延伸出來的煩燥中解脫?』我將頭伸出護欄旁往差了三十公尺的底下望去。

………

我被迷住了,像是找到夢想中最渴望的東西,無法言喻。
被淋濕的身體因為寒冷顫抖著,無生氣的眼神惹人憐愛,蒼白的肌膚和過於櫻紅的唇…
她站在無人的街道上,望著大樓,望著大樓上唯一的人影,和她一樣在大雨之中的我。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奔跑,心中激起了某種情感,我想馬上到她身邊。
不,正確來說,是我害怕被人搶先一步,搶先一步搶走這份足以令我瘋狂的美麗,儘管是在這無人的街道上…

「妳…」
女孩的唇封住了男孩的話。

我永遠忘不了那時候她的表情…



錄影機又開始轉動,之後的內容是我和她一起度過直到快要接近死亡的自己為止。

和我在一起之後,她的臉上逐漸恢復了笑容,諷刺的是我臉上的笑容卻漸漸的消失了。
「你又自己一個悶悶不樂的。」她常常這麼笑著對我說,想要為我打氣卻不知道這麼做只會製造更多的反效果。
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但是我覺得這句話一定不能告訴她。

因為大家都說她便開朗變漂亮了,週遭讚美的聲音也越來越多了,所以這應該是好事。
所以不能告訴她。
因為告訴她以後大概又會變回以前剛認識的樣子。
毀掉正確的、好的事情,那不就代表自己的理由是不正常的、是扭曲的。
所以不能告訴她…
但是…
我卻迷戀上剛認識時的她,那個在雨中毫無生氣的表情…

我討厭這段回憶,因為在那之後我再也無法從她身上找到我當時想要的感覺,就像是終於弄到手的玩具後卻發現玩具並不是那麼的有趣。

接著帶來的,只有不斷的失望…

我躺在地上凝望著她的表情,沒有笑容但是我卻感覺的到她在笑,就和初相遇時的表情一樣。
「這…惡作劇也太過…惡劣了…」我伸手向去觸摸那渴求已久的東西,但是身體已經不聽使喚。
「嗯。」她輕聲的回應著。

窗外開始下起了雨…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