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VOCALOID】Chant d`automne 1

1 Q_Q [ 2008/05/07(Wed) 23:56 ID:2h6Xxe0M ]
此為鏡音雙子原創曲「悪ノ娘」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916956 和「悪ノ召使」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133304 世界觀之後的妄想後續,是由於作者對Rin極度的溺愛下所衍生的產物。內有原創和其他VOCALOID的系列角色出沒,請沒聽過這兩首曲子的人務必體驗過之後再來看文,謝謝各位的支持。>///<







我還記得那個愛哭的少女,白皙圓潤的臉頰上總是掛著一雙飽含淚水的大眼睛,午後的微光落在她哭得通紅的鼻頭,使得包裹在華美禮服下的身軀更顯嬌小瘦弱。

似乎聽見足音,她睜著和我一樣的眸色抬起臉,濕漉的眼睫未乾,一輕眨便有水滴如珍珠串滾落。她錯愕的望著我好一會,然後突然慌忙的起身,踩著急促卻堅定的腳步用力的撲進我的懷裡。

真的是你。你終於來了。

是的,我的公主。我萬分心疼的擁抱手臂中彷彿用盡全力哭泣而顫抖不已的少女,嘗試抹去她那綿延不絕的悲傷。

所以請別哭,我的公主。

我終於,能夠回到妳的身邊了。




§




時値初夏,天空萬里無雲,湛藍一片。雖然比起氣候宜人的春季來稍有熱意,卻也不失為適宜交際應酬的好時機。這種說法簡直像是父親的口頭禪呢,少女想了想露出無奈的微笑。身為商人的父親雖然富可敵國,卻總是在出席宴會時被財力不及自己一半的貴族們嘲諷,於是身分地位就此成為他下半輩子最執著的事物,只可惜一直到他死去都未能達成得到爵位的心願,反倒留下了各式各樣的問題來…少女將視線移到離所在之處不遠的廂房,看見自己的爺爺正與一大清早就來打擾的客人暢談甚歡,就是那人逼的自己非得躲到這裡避難不可,社交季啊...真是麻煩的要命。少女滿肚子的牢騷,正嘀嘀咕咕準備從躲藏的樹上跳下去,一低頭卻被一個手扠著腰板著臉孔的少年給嚇得險些踩空。

「什麼啊…別嚇我嘛,Len,害我以為奶娘又出現來抓人了。」少女彷若驚魂未定的樣子,還誇張的將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使得名喚Len的少年忍不住嘆了口氣。

「算我求您吧,我的大小姐啊。」Len搖搖頭,嘴裡喃喃的抱怨:「要爬樹我是不反對啦…但您也選個端正的坐姿好嗎?站在底下都把您的…咦、唔啊!」Len的話還沒說完,就隨樹上的少女一邊喊著Len接住我───一邊往下跳的身影給壓倒在地,只是雖然他很努力的想要抵擋飛躍的後座力,卻還是無奈的只能跟隨對方的氣勢跟著一起往後倒。

「痛痛痛…Len你是不是男人啊,連這點重量都撐不住嗎?」少女大剌剌的張開兩隻腳騎在少年的身上,嘴上還不停的挖苦人,反倒是Len一抬頭看見眼前的景象,又酡紅著臉再度躺回草地上。

「喂,幹麻臉紅啊?」

「那是因為小姐您的…內褲…」

「哇,變態。人家嫁不出去了啦。Len你要負責跟我結婚喔。」

「妳說妳要跟誰結婚啊──────?」

回答她的是個意外低沉的聲音,少女心知不妙馬上堆起笑臉往上一看,只見穿著白色圍裙的大嬸正如同剛才站在樹下的Len一般扠著腰,帶著微笑的表情不知為何卻能明顯的感受到殺氣騰騰的怒氣。

「…早安,奶娘。那麼我就,先行告辭了…」少女尷尬的笑了笑,在低頭看見自己的不雅坐姿之後迅速的拉攏裙襬,起身往主屋走去,而奶娘也鍥而不捨的緊追在後。

「唉我說Neru小姐啊,以後千萬別再這樣一聲不響的跑出去啦。要是妳那副活像個男人似的模樣被瞧見可就不好了…」隨著少女走向自己的臥室,奶娘終於隱藏不住,憂心匆匆的說道:「明年妳就滿十八歲了,請再多忍耐一下吧。別讓夫人和老爺的苦心一下子都白費啦…」

「我知道啦,今天會跑出去只不過是因為那人已經接連好幾天來說媒了,一想到要跟他待在同個房子裡就很煩嘛。」Neru甩著金色的馬尾,百般不情願的讓奶娘幫忙換下沾滿樹葉和泥土的洋裝,他看著鏡子裡的倒影,脖子上明顯的喉結和平坦的胸膛,悄悄的伸舌頭做了鬼臉。「放心,我是男人這檔子事這世上就只有奶娘妳和爺爺知情了。好不容易偽裝成體弱多病的大小姐,夏天出門也要忍耐酷暑穿著冬季的高領洋裝…辛辛苦苦活了大半輩子怎麼可以在這時候被來提親的人給揪出真相呢?」

「你還記得就好。」奶娘一邊拉緊馬甲上的束繩一邊遲疑的問:「還有那個叫Len的書僮啊…你不是跟他很要好嗎?他才來我們家三年而已,可不要這麼輕易就把什麼秘密都告訴他了啊。」

「奶娘,妳也太愛操心了吧。沒事啦。如果我這麼簡單就把弱點曝露給旁人,應該沒辦法活到現在吧。就算是為了死去的母親也好,這場戰爭我是非贏不可的,才不會為了這點事情而大意呢。」Neru像要安慰奶娘似的主動套上早已習慣的蓬鬆洋裝,「況且Len是個好孩子奶娘妳也知道吧。他才十五歲而已,即使因內亂失去了所有家人,卻還能夠保持那麼開朗又溫和的笑容,實在是不容易啊。就算是我明年能夠恢復男兒身之後,也想要繼續和他作朋友。」

「說的也是…不過要不是小姐你當時堅持要收留昏倒在路邊的他,恐怕他現在還是一個髒兮兮的乞丐吧。既然小姐對他有恩,想他也不會做出什麼背叛小姐的事才對。」奶娘看他自己穿上一向嫌棄的裙裝,滿意的拾起地上剛換下的髒衣物。「這孩子也真夠可憐的,都十五歲了還一付營養不良瘦巴巴的樣子,恐怕都還沒開始發育呢…這樣以後真的可靠嗎…」

「以後就會長大啦,Len還是小孩子耶。」Neru一面安撫奶娘卻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一樣爆笑不已。「而且他還真是單純,説什麼都信,這樣子到底是怎麼生存至今的啊?當然我相信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在經歷這麼多不幸之後還笑的出來…要不是有人一直在幫助他,就是他運氣特別好。」

「我還是覺得這孩子有些不夠機靈,剛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會,要敎會他作事還真是費了一番苦心呢…要不是小姐你指派他去做書僮,憑他那付笨手笨腳的樣子一定很快就會被掃地出門了。」

「可是Len的腦筋很好呢,讀過的書很快就能理解,有他伴讀幫了我不少忙。」Neru像要制止奶娘欲言又止的再說些什麼,連忙把她推出門外。「對了,等等要是看見Len跟他說一聲,下午茶時間再過來我這裡就好了。」

「…唉…小姐你真的是太寵他啦…」




§




Len躺在草地上,久久未起身。一方面是由於剛才的衝擊,後腦杓還在隱隱作痛,一方面是此時此刻的場景實在太過熟悉,就連青草的香氣也叫人懷念不已。

那個時候的確是有好好的接住喔,那個少年,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抱住了自己。彷彿怕她摔傷般,珍重的,緊緊的擁在懷裡。儘管事後被母親責罵,那個少年卻挺起了胸膛宣稱全部都是他的錯。她也曾經是那麼無所顧忌,笑喊著和少女相同的話語,她當時如此深信不疑,無論底下是多麼深邃痛苦的地獄,少年都會在她墜落時好好的接住她的。

只是,那個少年在三年前,代替她而成為了『姐姐』。從此之後,雙子之中名為Rin的那個,就再在也不存於世上了,獨留下她,必須一輩子背負著比死亡更加痛苦而難以忍受的詛咒。

「Len──你還在那邊偷懶嗎?小姐叫你下午茶的時候去她那邊一趟,快起來把衣服換一換。」遠處傳來了那位奶娘的叫喚,她趕緊從草地上爬起來,露出了和那個少年當時一模一樣的表情。

─────因為我會保護妳,所以妳只要在那邊笑著就可以了────

「是的,我馬上過去。」

少年喊著,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像是忘記了剛才浮現在腦中的映像一般,急急忙忙的往主屋的方向奔馳而去。




to be continued
080507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