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記憶之廊

1 SkyCat [ 2008/06/16(Mon) 10:57 ID:GdvAxiE. ]
「喂,森,你有在聽嗎?」老媽將我從空白的腦中拉回到現實
「阿...抱歉」我莫名奇妙的道了歉,反正道歉這種事有好無壞
「你從今天就得一個人生活了,振作點阿」老媽用右手背輕敲了我的頭,另一手則輕握的方向盤
「......」我看著窗外,陽光刺痛著我的眼,雖然不太舒服,我仍不願將眼光轉回到車內
「你這樣子真讓人擔心阿」老媽專注的看著前方
之後,我和老媽都一直沉默著,我也不懂爲什麼,看來我們彼此對那件事依然是個存有芥蒂。

只是我不記得是什麼事了。

  「嘿,不錯吧!這邊」老媽開朗著向我展示眼前這棟破爛的公寓
「老實說,很不好」我什麼也沒多想的回應
「小子,凡事都別只看表象啊!」老媽背起我行李中最輕的那一包
「是阿,不過如果連表面都讓人覺得不舒服,納裡面應該也不會舒服到那去吧」我輕聲的訴說著。並且拿起自已的家當
緩步的跟著老媽爬上那殘破的階梯。

「可噁,這是啥爛房子,居然沒有電梯!」老媽依靠在我接下來四年要住的房間門口大口喘著氣
「別罵了,反正你也來不了幾次」我伸手向老媽索取鑰駛。老媽則用一種相當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像是悲傷又像是無奈的眼神。
「喏」老媽將鑰駛遞給我,但眼神依然不變,我將視線轉移到門上的鑰駛孔
我不想再看著那種眼神,那種眼神,那種眼神!我不想再看到。
我不想再想起那件事,那件事!

「妳回去吧。」我用幾近於呼吸的聲音說著。
「咦?」老媽疑惑的看著我
「剩下的我自已用吧,你不是還得回去上班,我沒問題的」我努力的讓自已冷靜下來,並且表現出讓人放心的神情
老媽靜默不語,再次使用那種令人厭煩的眼神看著我,不要再看著我!
「恩,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老媽站起身子,並且拍了拍屁股的灰塵,隨即走下了樓梯
我看著老媽的身影,不禁覺得自已像極了殘忍的野獸,輕易的撕裂了老媽的心。
「媽的!」我緊咬著牙,將頭埋進自已的懷中,眼角滑落的液體,讓我感到苦澀。
接下來時間如同靜止了一般,只剩下自已的哭泣聲,只剩下我一個人。

「....」眼前一片昏暗
「...又不是小孩,居然還會哭到睡著,哼」我嘈笑著自已的行為,並且起身打算打開房門
「喂,像小孩不好嗎?」身後忽然傳來一句稚嫩的語句
我猛然回首,一名小女孩冷冷的仰望著我。
「阿..妳是誰?」雖然被這女孩嚇道,不過我還是強忍下被驚嚇到的心,佯裝冷靜的詢問。
「恩..是誰呢?我該怎麼說呢?反正你們也不會懂阿」小女孩側著頭自言自語的說著
「妳是這棟公寓其他房客的小孩嗎?」我嘗試性的繼續詢問
「什麼?你在汙辱我嗎?居然說我是人類的小孩!而且!我看起來像小孩子嗎?你說啊!」
女孩忿忿的看著比他高出一大截的我,而我著完全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不然呢?」這是我絞盡腦汁所想出的字句了,對自已的辭囊感到無比的愧疚。
「小子!咦?」女孩仰頭看著我,我則垂眼看著這狂妄無羇的小鬼頭
女孩忽然伸出了稚嫩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衣領,並大力的往下拉
「哇!?」我被這忽如其來的動作給著實的嚇了一跳,更想不到自已好歹也是個成人的軀體,會被一個矮小的女孩給拉了下去。
「喂,看著我的眼睛!」女孩的聲音不知是否因為彼此的接近而顯得更大聲,但是在那聲音中,我無法抗拒
我的雙眼緊盯著女孩的瞳孔,那不是一般的棕色,也不是黑色,而是近乎於湖底深沉得綠。
我無法思考眼前的事件,腦子彷彿被抽取掉了一般。

是空白的世界。

「喂,你叫森是吧」女孩忽然叫喚出了我的名字,週遭隨即變換成深沉的日光燈照耀的破爛公寓內
「阿...」我無力的跌坐的在女孩面前,搖晃著頭腦
「嘖,你真是沒用也」女孩雙手盤在胸前,這時我才發現女孩身上帶有的氣質其實並不是小孩子的天真
「妳到底是誰?對我做了什麼?」我將自已的警戒值開到最大,我專注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哼,記憶的觀看者【洛捷˙羅克比】,我的名字」女孩輕閉上眼,優雅的說出自已的名字
「技藝的關看者?落結蘿蔔?妳是農會來的?」我完全不懂女孩在說什麼,儘管他說的是國語
「咕..你找死啊!聽好!是【記憶】和【洛捷˙羅克比】!不要搞那種三流漫畫的爛吐槽!」女孩發怒的指著我的臉
「阿..是,洛捷˙羅克比小姐你好」我站起了身
「現在是好孩子該回家的時間了,要玩什麼科幻的遊戲,請你去找SF小說家吧」我轉身打算開起房門
畢竟還一推東西沒整理。
「咦?!」我摸索著口袋,那把應該在我身上的鑰駛卻不見了蹤影
「嘿嘿..你在找東西嗎?小森弟弟」女孩再度在我身後揚起了聲響
「...」我默默的轉過了頭,女孩的手上拿著一把銀光色的長型鋼鐵,是把鑰駛,而且是我的鑰駛!
「是阿~小妹妹真乖呢,乖乖還給大哥哥吧,等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啊!」我忽然想起了這個早就該發現的癥結處
「你反應真慢也,呆子」女孩乾脆的把鑰駛丟給了我
「阿,謝了」我接下了飛躍在空中的鑰駛
「不過,你...」當我再次將視線落在女孩身上時,眼前只剩下一面破牆,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智障
「人呢?!」我大叫著。
***
這是再極度無聊的下午所寫出來的小說
不過故事卻沒什麼進度(炸
因期末將近,先貼上來給大家看看
也想看大家感想如何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