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續奇幻版<黑暗史實>

1 鰤s [ 2008/07/08(Tue) 12:48 ID:0RLJ7RAg ]
因為暑假到了,高中生指考考完了=w=

不才我頗晚才在奇幻版看到黑暗史實這篇,但是真的有被故
事感動到,加上私心喜歡吟遊詩人這個職業,故自接寫ㄧ段。
厄...貼了半天才發現奇幻版被封印了,想想po到這裡來好了。

都在寫指考用作文,若接的不破壞大家對原篇的印象的還請見諒。

王立賢者公會塔的頂端,大賢者休息室。

除了有資格擁有自己塔樓的三個無上級施法者之外,這裡由
魔法不斷擴增面積的二十五個房間各自住著國內在某個魔法
領域內無法翻越的巔峰。他們的能力,就算只是一句耳語般的
諫言,都是這個王國能夠存續的一枚重要棋子。

塔的結構到了這個樓層,沒有任何出入口或窗戶,畢竟能到
達這裡的人對領域與界線的認定已經脫離了凡夫俗子的淺薄認
知。就連定義上所謂的”隔壁”房間是怎樣的形制,其實他們
也互相都不清楚。

而自然的,二十五號房低聲的啜泣,沒有人能聽聞。

這位由吟遊詩人半途出家的大賢者進入塔頂的同事中算是比
較年輕的一群。原因是他擅長的兩個領域:”複數超高速詠唱
編織””史詩考訂及變位字密碼預言”這兩項頗為實用的技
能。

雖然有點破格錄取的意味,不過他的同事倒也沒能對他的能
力有所非議,畢竟這正是一個輔佐勇者征討世間不義的智者應
有的形象。曾身為勇者的國王亦在他升任大賢者同時下令,他
永遠是這項榮耀任務的第一人選。

就連他養子,王國高級元素賢者;背叛了王國成為危害世間
的新一任魔王這種程度的醜聞,都無法使國王收回這項成命。

過去的吟遊詩人,現在的老賢者發現難以從王國典籍中尋找
到關於魔王史的蛛絲馬跡,便更鑽進密碼式的史詩變位字挖掘
隱諱的殘留的一絲一毫的提示之中。靠著魔法的輔助,他已經
開始在幾位特殊作者的遺稿中發現規律,甚至能夠大約為王國
的天災做出一些言詞隱諱的預言,成功的避免了兩次糧荒。

即使如此,關於詛咒究竟由何而來,亦或著關於成為魔王的
任何資訊,終究像是不存在一般。

就連新魔已經率領他的第一批死靈軍團短時間攻下王國數座
藩屬城,宣告建國,還是他有次變裝上酒吧放輕鬆時聽角落閑
嗑牙的吟遊詩人談起的。

專注於發掘魔王過去的他,太過諷刺的沒有注意到在他身邊
的魔王之子。

一代一代的征戰,王國倒是沒有丟掉勇者討伐魔王的歷史,
各種常備的緊急法令、臨時賢者會議有條不紊的展開。從過去
的經驗中得知,除了軍事上進行的抵禦,魔王往往會傲慢的對
待被稱為勇者的一行人,派遣少於能夠穩定執行計畫的兵力以
及拙劣的策士去進行消滅這種不足十人的武裝旅團。

於是乎,各項流程的同時開始進行,由仕女所生的私生女緊
急加以公主的頭銜。擁有上上上代勇者高貴血統的新任勇者已
經從他父親的領地出發,正準備關於神劍繼承的相關考驗以及
儀式。雖然因為格式的誤謬還不知是男是女,報告中倒也提到
是ㄧ名性格彆扭的人物。

基於職務上的公正性,第二十五位大賢者能做到的僅僅是全力
攏絡杯葛關於合親的提案,希望能夠從形式的不完整上能對詛咒
產生影響。但明天將要決定此項計劃的會議並不樂觀。

當然,勇者團隊的徵募信函同時用塔內的傳送系統發向高等精
的聖殿,矮人地城,騎士團......

......以及賢者之塔二十五號房。

信函擱在大桌上,幾處字跡已經暈散開來,被準備好的施法材
料包胡亂壓著。大賢者等級的腦漿,早計算了數十條他能做的選
擇及其導致的結果。無論哪一條路的最終點,終究,它只看到有
人將要死亡與哭泣,而最後的最後,他連獨自安詳走完自己生命
的權利都不會有。

就像回應他頹喪的意志,大桌另一方堆的巍巍顫顫的史詩與典
籍書崩了,卷軸骨碌碌的四處滾動攤開。ㄧ方捲軸的末尾剛好在
面前到了盡頭。

那是他在連身為吟遊詩人都還很資淺的時代做的史詩。用典拙劣,
詞語乏味,連押韻都混水摸魚的作品。

看著這個故意模仿大師筆法,破格押韻的爛結尾,大賢者輕聲
ㄧ笑。

當時憑著蠻勁寫故事,他只能把握住一個原則:

更多悲慘的起頭,絕望的鋪陳,都是要讓歡喜收場的終幕能夠
顯得更讓人珍惜與感動。

"是了,我當年可不寫悲劇的"一把抓起材料包的賢者低聲自語。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