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妄想是不行的!認真是不行的!想太多是不行的!(暫定)

1 軒轅邪風 [ 2008/07/15(Tue) 23:48 ID:kl5tDnl. ]
第一話 廁所的花子(上)

『這裡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這裡是只有無盡殘殺的修羅場。

從現在這天、這時、這分、這秒開始,你們的生命注定只能獻給全人類。

所以--為我而戰鬥吧,除此之外你們再別無選擇。』

※ ※ ※ ※ 

這世界上,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幻想、妄想、猜想……

而其中,對人類有危險的佔著絕大多數,這也許是人類身為智慧生物的悲哀吧?

『轉角好像有影子在動?是人嗎?聽說最近這帶有殺人犯在活動…』

『二樓教室的故事有聽過嗎,聽說是四年前…』

『嗚…晚上實在不敢照鏡子,總覺得會在鏡子看到…』

諸如此類的想像多不勝數,人類,總是活在自己的恐懼之中,害怕有或沒有的事物……

假如,有一天……

※ ※ ※ ※ 

一座似乎不可能存在於世界上,灰暗而巨大城市群,整個城市好像未日過後一般死寂一片,雖然不是大樓倒下或者滿地瓦礫,但是一種讓人不舒服的心理壓力籠罩著整個城市……

而在城市的某個角落…


「少騙人了,甚麼存夠積分就可以回去,我看了這麼久小說好像還沒看過有幾個人可以回去安全渡過餘生!」

少年如同自言自語般說。

如同絕大部分的情節一樣,少年剛剛已經死過一次,死因是「長時間缺乏休息以致腎衰竭而死」,用通俗的說法就是「暴肝死」。

「而且話說回來,別人第一場都是在有老手帶的情況下很安全的打打喪屍而已,為甚麼我一開始就只有一個人去打花子?」

少年戴著的眼鏡已經被改造為可以使用投射螢幕的高科技品,聽說還附帶觀看對方戰鬥力的功能,不過少年認為,把戰鬥力量化這種可笑的行為只是找死而已--依靠數據化的人一定會遇到常識以外的生物而掛點,這是法則,所以為免太快遇到這種強大的存在,少年乾脆不依靠這種東西。

說回少年的眼鏡,投射螢幕上如此寫著:

『消滅「懼」--廁所的花子,任務成功後給予五百點獎勵。』

除此之外就是一幅地圖。

『凡事總有第一次和第一個人的,你就看開點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少年嚇到,但是下一刻少年又繼續說話

「總算吃餌了吧?我早就看不過你們這種裝神秘的傢伙了,快點把世界觀一口氣交代完就去旁邊領飯盒吧。」

釣魚成功的少年得意地邊說邊哼哼的用鼻噴氣。

出乎意料地,並不是神秘主義者的對方相當的合作。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世界上的人口太多,原本因為人們想像中的事物被憑空具現化的現象開始急劇增加,而要對付幻想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幻想來對付,這也是這個古怪城市存在的原因。

「不過還真方便啊,可以把大家即將具現化的有害幻想投射到這個虛構城市裡,那為甚麼不直接創造個地獄出來將恐懼都關起來?」

少年問。

『你還是不明白嗎?有些自古以來的恐懼不是用空間就能困住的既念,就算是花子,只要放著不管一段時間,她自然會因為別人的恐懼而在現實世界的某個廁所裡投射出分身。即使是我所能操控的攻擊性空間,終究有極限存在,所以與其讓你們一口氣對上那種強到難以相信的程度的存在,還不如讓你們從戰鬥中成長。

而且或者人類天生就是自悲的吧,你們當中對於『善』的幻想相當的模糊和不確定,一萬個人對『神』的概念有一萬個解釋,而不統一便意味著難以成形,而且大部份人的劣根性讓他們只會在某些情況下才會去想到『善』的幻想,所以那些幻想很難成形。以我的能力也只能把一些幻想的概念投影到你們身上才能勉強成形其中的一部份。』

「好吧,那最後一個問題--為甚麼是我?」

『古時代,幻想種之中有比較多的中立派,加上偶然還是會有一些幻想成功逃離我的觀察範圍,而你正是那些幻想的後代,比起平凡人類,你們這類幻想的後代更可能重新回復到初代幻想的實力,甚至更高。而且以人類自居的你們更有可能幫助人類自身。

另外一點就是剛剛說的了,比起把別的幻想投射在人類身上,投射在你們這些幻想種後代的成功率更高更無害。』

「喂喂,甚麼叫以人類自居,話說的這麼白好嗎?」

少年不爽地說,可是在堅持一會對方都沒反應後,嘆了口氣說

「……唉,你這樣說我不就沒有反對的理由了嗎?好啦好啦……為了全人類……呢。」

※ ※ ※ ※ 


把從「阿賴耶識」得到的破魔匕首收進褲袋裡,少年認命的前往目標--理所當然,廁所的花子一定是在小學裡的。

現在位於死城最外圍,眼前是一所還是主要用木頭所蓋的老舊小學,加上長期風化讓小學看上去更加恐怖,因為沒有任何照明道具而只能靠月光看路,讓少年感到份外緊張。

(沒甚麼好怕的,花子不過只是個小學生,只要擁有攻擊手段,這種只能嚇小學生的鬼怪根本不算甚麼!)

少年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走入學校一樓的廁所,但就在這時候,少年感到脖子傳來一陣涼意,伸手摸了一下,不出意料,滿手一片鮮紅!

「這老點子早就玩太多了,沒甚麼。」

早有心理準備的少年故作輕鬆的說,不過這種自言自語的方法其實也是一種壯膽方法吧。鮮紅的血液好像是剛從冰箱裡拿出來一樣,陣陣寒意從手掌流向心臟,沒錯,那感覺就像在大熱天時大口大口喝下冰凍飲品一樣,但是現在已經是秋天了,這陣寒意只會讓人想發抖罷了。

而就在少年打算很髒的用褲子把手上的血擦掉時……

手中不知道甚麼時候,拿著一張街生紙?

『聽說啊……如果在廁所裡有人主動給你衛生紙,當你說謝謝時,那人就會消失不見。』

一種像是全身被蟲爬過的噁心感讓少年飛快的把手中的衛生紙甩掉,然後把水龍頭開到最大來洗手。

(糟了!)

望著因為血被稀釋而變得粉紅色的洗手盆,少年想起自己做了蠢事。

一陣巨力把少年的頭按在洗手盆之中,其力量之大讓少年的骨頭發出些許響聲,而洗手盆中的水位正開始因為不明原因的堵塞而漸漸高漲!

少年開始咕嚕咕嚕地掙扎起來,明明應該是小學生的手臂卻讓他無法把頭抬起來!

(對了,匕首!)

受本能驅使而掙扎了一會後,少年稍微回復理智後就馬上想起放在褲袋裡的武器,不再多想馬上拿出來用力朝背後一插!

「咕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好蒙對,背後發出尖銳的叫聲後,按住頭部的巨力也跟著消失,少年抬頭深呼吸同時用左手馬上把水龍頭關上。

雖然在鏡子的反射中好像看到有一個穿著紅色連身裙的小女孩消失在空氣中,但是對他現在來說最重要是盡量把空氣送到自己的肺裡。

「呼…這樣…就解決……了……吧?」

整個上半身已經完全濕透,少年以稍微神經質的狀態四處張望--好像沒事了?

不過,還沒收到完成任務的訊息,那就表示--

「嘖,跑到別的廁所去了吧?」

既然名字是廁所的花子,那麼瞬間轉移到別的廁所去的能力當然也會有,這也是少年下定決心讓自己投身於這個修羅場的原因。

(光是最低等級的幻想就已經有這種對一般人來說完全壓倒性的實力了,要是放任到現實去絕對會造成大混亂的……)

沒錯,為了守護那個唯一的家人,就算死後持續不斷的戰鬥也沒問題!

「話說回來,不知道過勞死能不能拿到保險金呢……算了。」

她並不是那種只會在別人保護下抖瑟的雛鳥,自己只要幫她解決沒法解決的事就好。

受內心深處傳來的使命感所鞭策,少年拋開恐懼的情緒,走向門口打算到下一個廁所去尋找花子。

隨著木門打開發出的嘰嘰聲,少年發現自己已經處於異空間裡--門後依然還是廁所!


2 軒轅邪風 [ 2008/07/15(Tue) 23:52 ID:kl5tDnl. ]
廁所的花子(中)

「嘖,左邊是男廁而右邊是女廁嗎?看來打算把我困死在自己的領域之內呢!」

少年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和花子對話一般,但是暫時沒有頭緒只好先走進還沒踏入過的男廁找找線索。

(看來對方也笨,雖然是有名的妖怪但是偏偏因為被傳說所綁死所以只能有輕鬆殺害小學生的能力,再上我還拿著有效的攻擊武器,貌似我的優勢比較高一點……等等!)

正因為是傳說,所以……

「吶,次郎,一起來玩吧?」

「嗯,花子也一起吧?」

正因為是傳說,所以會有著各式各樣的版本,男生版、女生版、甚至僅僅只是名字不一樣……只要藉著做出對方傳說的召喚方式……

「他媽的,這樣根本沒完沒了啊!」

少年隨意的張望了一下,卻發現已經被五個「花子」所包圍,要是被這五雙手捉住,他相信那力量足夠把自己分屍了。

(怎麼辦?逃跑嗎?可是沒門,爬窗嗎?不可能吧,爬到一半就會被拉下來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全理由,廁所的窗口其實也只是個用來通風的小氣窗,要說勉強要爬也不是不行,但是花子可不會給你時間。

(算了,我這顆大腦可不會甚麼戰術啊佈局啊之類的…)

那麼就只剩下一個方法了。

緊握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少年面向最接近自己的一個花子……

(嗯?右邊?)

突然一種難以說明的危險感讓他的身體肌肉變得僵硬起來,但是拿著匕首的右手卻是本能地往右邊揮動。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原來還有一人躲在鏡子裡,被少年剛好用匕首割開喉嚨,如同正常人類一般發出漏氣的怪聲從鏡子掉了出來!

機不可失,當少年發現其他花子明顯愣住時,也不管是不是最有效的方法,一個飛撲把花子推倒同時匕首朝心臟捅了下去!

這次效果更明顯,被壓在身上的花子扭動了一下身體後馬上煙消雲散,其他花子看到這樣的情景後紛紛尖叫起來,但是卻只有一個花子前衝過來!

(對了,她們終究只是單方面欺壓小學生的鬼怪,哪裡會甚麼戰鬥……)

所以通向勝利的答案只有一個,和他們比兇狠!

「嘿,過來就對了,讓大哥哥送你升天吧!」

少年吼道,原本衝過來的花子反而被吼得膽怯起來,這才想起少年手中的匕首對他們來說根本是一擊必殺的。

而並不知道這件事的少年卻認為一擊必殺的好運不再,打算來個一擊脫離,當花子進入攻擊範圍後,反握匕首,以腰力帶動手臂由右下到左上劃了一刀!

和想像中有些出入,半靈體的花子並沒有所謂的肋骨之類的東西,匕首以砍黏土一般略帶阻礙的感覺把花子切開,看上去就像沒切好的肉一般的上半身緩緩落下,最終同樣也是化為一陣白煙消失。

快速擊殺了三個花子,但是在少年稍微喘息之間,剩下的花子再次隱身起來……


(打不過就跑嗎?還是說想來陰的?)

就在少年這樣想著的同時,廁所的眾多水管不斷破裂,讓人難以致信的恐怖排水量才一會就已經讓水位淹沒腳掌!

「打算讓我淹死嗎?你們這群白痴,別想的太美!」

少年吼叫著,小心地走向其中一個廁格外面,免得又被人暗算。

對著門敲了三下,少年說

「花子小姐,你在嗎?」

『據說只要對著關著的廁所以特定方式呼喚,花子就會現身……』

「是,我在這裡…………!?呀呀呀呀呀呀!別過來!別過來!」

「太遲了!」

少年說,一腳把門踹開,被打開的門穿過被召喚出來的花子,接著在尖叫聲中被少年用匕首連插了三刀!

「哈哈哈,剩下兩個了!次郎,一起來玩吧?」

但這次可就不像預計之中那樣了,男生的花子--次郎從地板伸出手捉住少年的腳用力一拉!

(可惡,果然男生天生比較會戰鬥嗎?)

腳被捉住的少年被對方在地板上胡亂拖行,除了背部的衣服被磨破之外,不斷上漲的地上積水已經高到會進入耳朵之中了,再這樣下去的話……

「混蛋,別以為你很了不起!」

由於沒辦法砍到對方,少年只好放開手中唯一的武器--把匕首用力甩出!

「啊啊啊啊啊啊!」

幸運地,次郎的左肩被匕首射中,同時也放開了少年…

「殺了你!殺了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憤怒的關係,七孔流血的次郎用憎恨的語氣說道

少年用左手把對方按住在牆壁上,右手握住匕首的把手後用力向下一劃!

「嘿,廢話講太多是會死的……?!」

腰部傳來一陣讓少年冷汗直冒的劇痛,偷偷出現在少年身旁,一個拿著菜刀的花子正準備把菜刀住前用力一推,少年即將肚破腸流……!

「可惡!」

雖然本能地想用手按住那把菜刀,但是少年自知自己根本沒有和對方拼力氣的條件,這種情況--除了以更快的速度殺掉對方外別無他法!!

但是……

少年插進花子脖子的匕首與花子的菜刀同時完成任務!!

「哈哈哈哈!」

慢慢消失的花子卻用著尖銳的得意笑聲看著躺在地板上的少年,其笑聲甚至在消失後還在校舍裡迴響著……


3 軒轅邪風 [ 2008/07/15(Tue) 23:53 ID:kl5tDnl. ]
廁所的花子(下)

混帳,只差一點就成功了!

要死了嗎?

沒辦法吧,連腸子都跑出來了……

要死了嗎?要死了嗎?要死了嗎?

可惡…可惡!

不想死!我…

「我不想死啊!」

--求生意志突破臨界點,返祖現象引導開始。

腦中突然出現機械般死板的聲音,雖然不太明白,但是有種安心的感…

--警告,求生意志持續下降,預計在五秒內將進入危險範圍…

「安心個鬼!混蛋!我還活的好好的啊!」

少年被不知哪來的警告聲嚇得冷汗直流,連忙提起精神等待那個甚麼現象的引導結束。


最後事情解決的很簡單,少年身上發出一陣白光後,原本地板上的腸子都消失了,當然少年的傷口甚麼的也全都好了。

「真是方便……這叫甚麼來著?全身修復?」

『不,這裡並沒有那種方便的功能,那是你自己的能力。』

「甚麼?」少年驚訝說「可惡,我也想耍帥喊一次『全部人全身修復,點數從我這邊扣』之類的話啊!」

比起自己擁有那種神奇的能力,少年好像更關心能不能耍帥。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賴耶識不想理這傢伙,只有機械化的聲音自顧自的說下去…

--初步分析起源為幻想種『善』,聖子…

少年突然插嘴道「聖子啊,味道不錯,加XO醬一起炒最好吃了。」

--或者被人類以『聖子的後代』的期望而產生的幻想,初步擁有能力為:

  『奇跡』,能治療除先天缺陷外的一切疾病、咀咒和傷害

少年吹了個口哨。

--但由於沒力量根源『聖父』,及控制中樞『聖靈』,所以無法連續使用及對他人使用。

簡單來說就是只要少年一使用神跡同時因為沒有力量來源而被吸乾,但是又因為神跡已經發動而把自己治好。

不過雖然好像可以因此進入無限回復的迴圈,但是『奇跡』的技能冷卻(少年:棍,為甚麼會有那種東西)高達二十四小時,所以這能力也只能當最後的保命能力。

「……算了,血緣、祖先甚麼的還是先放到一邊別管吧,等能力再變強點時就應該更好猜出來了,現在--喂,無論怎樣也應該有個避難空間之類的地方可以給我休息吧?」

畢竟經過一場惡戰,即使身體已經被奇跡回復到最佳狀態,但是精神上的疲勞還是有的。

「而且也給我替換衣服吧,穿著染滿自己血的衣服的感覺好噁心。」

少年半抱怨的說,身上的衣服沾滿水和血等等的東西,而頭髮更是完完全全黏成一團,雙手也有一些泥巴一類的污垢,畢竟這所小學被廢棄了不知多久…

--拒絕,任務還未結束。

「咦?」

少年不解的咦了聲,不過也不用等那聲音回應……

一隻蒼白的小手出現在他的視線裡,而那隻手正托著一張衛生紙!!

「幹!居然還有嗎?!」

少年後退幾步,再次後口袋裡拿出匕首。

當然,他的視線只剩下一張慢慢飄下的衛生紙了。

「呼……」少年深呼吸一口氣,把過度繃緊的情緒緩和過來…

「花子~花子~妳在哪裡?」

然後,少年聽到其中一個廁格發出一陣細微的響聲…


「……這裡!!」

再次一腳把廁格的門給踹開,反手持刀的少年卻整個人停了下來。


「嗚……嗚……媽……媽媽……妳在哪裡啦?很可怕啊……花子……壞人要把花子……嗚…」

那是一個捲縮在角落的小女孩,不斷顫抖的蒼白的身體除了抱著膝蓋哭泣之外,甚麼也做不了的弱小存在。


(對了,雖然絕大部份的花子都很恐怖,但是像她這種悲劇下的鬼魂也是有的……)

看著好像完全不理會自己的花子,少年也不自覺看的出神,只覺得這個偷偷躲起來哭的身影,和那個自己發誓要守護的親人重疊在一起……

『哥哥,不要丟下小嫣好嗎?每天上學都好辛苦啊,不如我們一直待在家裡……好嗎?』

沒錯,就是那個明明是很不講理但是沒辦法不管的妹妹……

「?!…………不對,我在幹甚麼啊?」

突然回過神來的少年再次緊握著匕首。

不能放過!天知道沒有把所有花子完全消滅的話,其他花子會不會也跟著復活?要是一個不注意讓她通過廁所逃到現實世界去就麻煩了!

「對不起……我會儘量溫柔點的。」

少年舉起手中的匕首,儘管殘忍,儘管已經超過自己道德的底線,但是……守護妹妹的意志必須貫徹!

匕首落下。

--掃瞄比對完畢,所有傳說版本的『懼』,廁所的花子已經全數殲滅,任務結束,五百點積分發放。

與匕首落下同時出現的聲音。

「咦?……甚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麼?!」

但是,早已用力過度而僵硬的手已經沒法停下來了。

鮮血,還是流下來了………鮮血?

「幹-------你他媽的偏偏要在這種時候才LAG嗎?她差點就因為你而『LAG死』了啊啊啊啊啊!!這樣很好玩嗎?」

在最後關頭,少年用另一隻手胡亂找東西用力一推,匕首最終沒有傷到花子--倒是不知為甚麼插在少年的大腿上。


總而言之,戰鬥告一段落了----


「才怪!這孩子要怎麼辦啊?」少年抬頭喊道。


4 R.K. [ 2008/07/16(Wed) 06:11 ID:c.P4a4qo ]
給你個GJ♪
話說"隱魔"也休假了嗎?

5 軒轅邪風 [ 2008/07/16(Wed) 20:24 ID:G3fLEfBI ]
被抓包了(驚)
隱魔先停一下再寫吧,到時可能會大修或推倒重來也說不定……
畢竟我覺得現在的隱魔有點兒「太甜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