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401- 最新50 ↓最後

並非幻想

415 毛色黯淡的狼 [ 2017/06/01(Thu) 15:16 ID:.ST6kQM. ]
  
  不行了。
  
  「啊、啊啊……」
  
  沒有想到會從代劫口中聽見這些話,內心最柔弱的地方無聲無息地潰決了。不可以理解的地方理解,不可以認同的地方認同,在必須苛責的地方卻狠不下心去苛責,在無法原諒的地方又心軟了選擇原諒。回過神來,女孩已經跪坐在車頂上,任由淚水沾濕臉頰。
  
  然後,發狂了。
  
  「嗚、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懷念的過去相同,被逼到無路可退時發出的乾涸笑聲。
  
  最後,她搖搖晃晃地重新站了起來,動作慢的、虛浮的像是發著高燒的病人。但相反的,洶湧的魔力從她的身上竄出,只是一瞬間,華奢的重裝鎧甲便將她包裹起來。
  
  「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傻呢……」
  
  一顆子彈打穿引擎,這是代劫給她的最終解答。RANGE ROVER頓時失去了所有能夠繼續穩定行駛的理由,車體向右偏斜,擦撞商店櫥窗過後像是跳彈一樣向左反彈翻滾騰空,帶起更多的驚呼跟破壞。
  
  這是場超乎想像的大災難,SUV碰的一聲從空中撞進車陣之中,夾帶著汙泥的沙塵跟足以致命的鐵屑四處飛射。不管是Toyota還是Lamborghini在撞擊下全都一視同仁,成為扭曲的廢鐵,駕駛同樣的無助,上帝平等的冷酷。接著,如同流星雨般的彈幕從天庭墜落,每顆子彈都精準地命中了附近每台車的油箱。
  
  烈焰竄出,爆炎直衝天際,無情的火燄試圖將範圍內的所有東西化做灰燼,形同火龍捲般的火舌轉瞬間就將身在爆炸正中央的於沉跟青詞吞進去。但代劫卻不自覺地緊握住手中的步槍,他知道聖戰才剛開始,天啟必然於此時此刻出現,這場大火就是應驗末日預言的神蹟。
  
  就像所有的神話故事所歌詠的那樣。
  
  聖女永遠會在火刑之中降臨——
  
  身軀纏繞著滾滾烈炎,青詞從火光之中殺出。她手握鎖鏈,一身瑰麗的赤朱丹彤,鎖鏈那端鎖住的是她隨身攜帶的特殊合金製棺材。用力一扯,棺材被她轟然一聲拉上半空,成了難以想像的巨型流星錘。百公斤的錘頭在G力的影響下有著倍數以上的重量,但青詞卻一邊衝刺,一邊輕巧優美地舞動著鎖鏈。
  
  就像是貼著地表劃過的赤紅流星般耀眼。
  
  看著她,代劫體內的血管激烈脈動,血液在其間奔騰,心臟高昂的鼓動著,而靈魂是冷卻的。這種感覺代劫還是第一次。像是同時置身於熔岩與冰川當中,是激烈的交界處,也是身與心、激情與殺意絕對的平衡點。過了今夜,這種確實活著的生命體驗或許再也無法體會。
  
  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擊,鎖定眉心、心臟跟大腿動脈的子彈擊發。自己發揮的是前所未有的魔技,從五公里以外的距離持反坦克步槍精確朝著人體要害狙擊,別說過去,往後千年也不會有人做得到。
  
  但是……
  
  青詞揮起手腕,鎖鏈在空中縱橫編織,所有的子彈都被鏈條當場阻絕。高速旋轉的子彈跟鎖鏈激烈摩擦,爆出了一陣將足以將青詞的身影完全掩蓋的火花。強大的力量將鎖鏈朝外撕扯,但是青詞卻放棄正面跟這股力量衝突,而是順著衝擊力的方向不斷地旋轉身軀,畫著漂亮的圓弧,同時卸開超乎想像的巨大動能。被鐵鍊鎖住的子彈宛若無法衝出封鎖線的燕子那樣,在耗盡所有的力量後停了下來。
  
  究竟是要經歷多少的戰場,要有多麼出色的技巧跟動態視力才能用手中的冷兵器將超越音速的子彈纏住,用棉絮般的柔勁去化解破壞力,代劫也沒有心思去想了。
  
  因為他明白對青詞而言,這不是長久之計。
  
  不管是如何超人的技巧,用肉身去接能夠轟穿戰車裝甲的砲彈,絕無可能毫髮無傷。代劫如同鷹隼般犀利的目光直直盯著青詞——應該說只注視著她的手臂,結果如他所料,有魔力在手臂的肌肉間運作的痕跡。
  
  果然,青詞的肌肉有嚴重的撕裂傷,並且是得用上大量魔力去治療的程度。只要沒有跟代劫相同的長程反擊手段,青詞就只能一直重複著挨打跟治療的無限循環,到死為止。
  
  就算有辦法擋下子彈,代劫保有著壓倒性的優勢這點依然不變,攻擊距離就是他最大的武器。面對青詞的頑強,他一點都不為所動,會做的唯有保持自己的呼吸節奏平穩,將注意力集中在遠方,只要一發一發確實地消耗掉青詞的魔力跟體力,不給她任何靠近塔頂的機會,勝利將會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帶著這份確信,代劫連續扣下扳機。
  
  這次是整整十連發的攻擊,跨越以一擊必殺作為主旨的狙擊,昇華成連續火砲射擊的攻擊模式。但卻又有著火砲射擊難以企及的精確性,十發狙擊走追求的不只是命中青詞,甚至連彈著點都不容許50毫米以上的誤差。反覆地、執著地朝同一個點打過去。
  
  「嗚……」
  
  壓抑住一道滿懷不甘的嗚咽聲,青詞看得出來這不是用先前那種四兩撥千金的方式可以抵擋得住的攻勢。左手的二頭肌跟三角肌也來不及治療完畢,還在隱隱作痛。選擇向旁閃避的話勉強作得到,但那樣正中代劫下懷。對他來說而言青詞無論往左往右或往後閃都無所謂,但就是不能前進半步。
  
  就算亂來也要前進,被困在這裡根本就救不了畫,什麼都改變不了。
  
  『——我已無路可退。』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