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401- 最新50 ↓最後

並非幻想

416 毛色黯淡的狼 [ 2017/06/01(Thu) 15:18 ID:.ST6kQM. ]
  
  帶著這份執念,青詞將棺材矗立在身前,像是頂著盾牌一樣繼續向前衝鋒。
  
  她用左肩作為支撐點抵住棺材,擋住了第一發魔彈。強大的衝擊力打得她全身一震,身體四處都受到了內傷。接著是第二發、第三發、第四發,每一發子彈代表的都是難以想像的撞擊力。她銀牙緊咬,但鮮血還是從齒縫跟破裂的鼻腔當中滲出,渾身上下都在疼痛。
  
  第五發、第六發、第七發——青詞的腳步終究還是緩了下來,雖然說沒有受到決定性的重傷害,但是治療的速度逐漸跟不上傷害累積的速度。
  
  緊接而來的是最後的三發。
  
  青詞已經決定不顧一切,就算這戰過後會徹底殘廢也無所謂,拼命去實行超越自己肉體承受極限的再生魔法。足以讓她自滅的大量魔力在她的體內潛伏,靜待著與子彈衝突的瞬間。
  
  但是一道白色的身影搶在前頭插進青詞跟子彈之間。
  
  是於沉。
  
  她搶先放出遠遠超過青詞的龐大魔力,在身前做出一堵用魔力的固體凝結物形成的牆壁,將代劫的子彈全都擋住。面對於沉,代劫雖然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渾身上下還是起了一陣難以抑止的戰慄。連結界加工都沒有的單純魔力,濃度居然高到足以抵擋反坦克子彈,不愧為連龍炎都難以突破的防禦力。
  
  激烈的白光在子彈撞上魔力壁的剎那間閃耀,照亮於沉仍帶有未乾的淚痕,神情卻十分堅決的臉。
  
  『是啊,妳也只能這麼做了……』代劫在心中自語。
  
  只能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義無反顧地走下去。
  
  但倘若於沉還想繼續袒護青詞,就是陷入被釘死在她身前,無法隨意行動的情況。
  
  『然而我說過了,不會讓妳們越雷池一步的。』
  
  代劫舉手打了一個響指,在清脆的『啪』一聲過後——
  
  青詞跟於沉附近的空間產生了肉眼清晰可辨的扭曲,她們兩人馬上就看出來這是空間蟲洞即將出現的前兆。但是曲速跳耀、瞬間移動之類的法術並不是個人有能力使用的魔法,而是得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跟時間才能使用的大型魔法,現階段來說除去偷襲以外沒有任何戰術上的價值。
  
  他究竟想幹什麼——青詞的疑惑在下一刻就得到了解答。
  
  接二連三地,數道人影從扭曲的空間當中摔出,然後朝著兩人猛撲過去。於沉想都沒有想順手就拔槍反擊,大口徑子彈把一馬當先衝過來的傢伙腦袋當場轟飛,但是卻沒有想像中的血肉糢糊,替代了血與肉在空中爆散的是深褐色的木屑跟木製的球形關節。
  
  「木偶?」
  
  從蟲洞當中出現的是木製的人偶,造型是沒有臉孔的簡單骨架形狀。於沉判斷出這不是召喚魔法,因為這些人偶沒有任何地方是用血肉構築而成,而純粹的死物是無法建立契約、或製造上對下的命令權來當作使魔或召喚獸使役的。這是召喚魔法的大前提,也是召喚獸可以輕易突破時空限制隨時被召喚到契約者身旁的重要原因之一。
  
  面對尚未明朗的狀況,於沉只能推測這就是代劫費心隱藏起來的殺手鐧之一。
  
  她有所不知的是,這其實不是代劫的招式,而是高塔本身所具備的殲敵機制。在豸畫順利取得高塔的主控權過後,她便把塔內所有能夠動用的武裝力量的權限下放給代劫,連調動軍隊的權力都沒有例外。
  
  這群木製人偶正是豸畫賜給代劫的使僕。
  
  木偶的數量並沒有很多,遠不及地獄軍團那種規模,看來不是以量取勝的類型。但是動作卻完全無法預料,球型關節瘋狂地轉動,讓手腕、腳踝、甚至連鎖骨都朝著生物做不到的角度扭曲,帶動著生物做不出的動作。並且從關節處流出了許多透明、似乎是潤滑用的液體,潤濕了木偶的軀幹,連拋光打磨後的木質手指上都沾滿了晶瑩剔透的露珠。肋骨猶如飢渴至極限的巨大捕蠅草般盛開,在一條一條肋骨之間交互牽引的液體就像是消化液。
 
  沒有配備近戰兵器,看起來也沒有內藏著遠程火力。從敢死隊那樣的行動模式看來,是想打埋身戰的類型,保持中距離的火力應該可以安全的殲滅掉。
  
  然而為了預防其中有詐,就算是冒險也好,青詞判斷最低限度也應該來一次近身戰的試探。
  
  於沉要持續防禦代劫的對地砲火,這件事只能自己來了。
  
  正常來說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那些液體是高腐蝕性的液體或毒藥,但是於沉在這裡,毒物之類的小手段基本上是無效的。這點代劫不可能不知道,那麼他召喚這些人偶的目的就令人費解。
  
  沒辦法了,先試試再說。
  
  抱著多少會受點傷的覺悟,青詞一腳重跺地面,進行幾乎貼著地面奔馳的急加速,在瞬間殺出了於沉的保護圈外。打算靠出乎意料的加速跟換位稍微拖延代劫的準心。
  
  沒有經過任何言語或肢體上的溝通,單憑這樣的行動於沉就明白了青詞心中的打算。她緊跟在青詞後面,採取隨時能夠掩護她的走位方式。
  
  以肉眼不可視的速度,青詞朝著一隻落單的木偶轟出一記刺拳。拳頭的速度快到正面迎擊的人偶沒有被擊飛,而是被當場刺穿。青詞的手爪粗暴地貫穿木偶的胸腔,並直接揉碎了木製的脊椎骨。如果是生物,這是可以視為一擊必殺的攻擊。但是對人偶來說,不過就是預定之內的損傷。
  
  原先張開的肋骨在瞬間密合,死死的咬住了青詞的手腕。這在青詞的預測之內,那種食蟲植物般的造型,怎麼想也就只有這個用途,但是想要藉此絞斷她的手腕的話,這點力量可是遠遠不夠——
  
  但一陣異樣的惡寒壟罩住青詞,她發現手抽不出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