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401- 最新50 ↓最後

並非幻想

418 毛色黯淡的狼 [ 2017/06/02(Fri) 22:38 ID:Hb/LBitM ]
  
  一個麼字都來不及出口。第一枚子彈、第二枚子彈——緊接而來的所有子彈居然一顆吻著一顆,在零誤差的情況下演出不可能出現的奇蹟,所有動能集中於一點,一口氣打穿結界。
  
  『哪來的怪物——』
  
  於沉腦中只剩下這樣的念頭。
  
  居然在最不可能的時間點用最難以想像的手法企圖瞬間決勝負,就算打持久戰也是代劫佔盡優勢,但他卻根本不打算給兩女任何喘息的時間。
  
  在眨眼之間,於沉將霰彈槍的槍身打橫,護住自己的要害,同時間將魔力注入槍身之中。碳纖維增強聚合物製造而成的槍身畢竟不是防具,但萬幸的是子彈在突破結界後攻擊力也不足了。兩者間衝突的結果是於沉被子彈連環碰撞的巨力打得往後直推,硬是在地上拖出兩條平行線狀的焦灼摩擦痕跡。霰彈槍的彈倉部分損壞,尚未發射的彈藥被失控的彈倉彈簧彈射到地上,發出空洞的敲擊聲。
  
  沒有子彈的槍無異於一塊廢鐵,木偶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巨大的破綻,全數一擁而上。這時救了於沉一命的僅僅只是她的好運氣,她所拿的UTS-15是雙管式供彈的霰彈槍,僅僅只有右邊的彈倉受損的話,左邊的彈倉依舊還是有著供彈的功能。
  
  連她都沒有料想到手中的霰彈槍到這種地步還是頑強的支撐著,她將供彈的方式切換到只依靠左彈倉的模式,舉槍應戰。
  
  迫近的木偶有五具,速度飛快,才一晃眼就有兩具逼到身前。於沉開火,鋪設成面的鋼珠轟出,距離最近的木偶被攔腰打爛,向後倒懸飛出。然而木偶在仰躺倒地的同時,雙足雙腕的關節同時扭轉,以下腰拱橋——更為貼切、邪惡的說法是『蜘蛛行走』的方式——撐起破碎的軀幹再度朝她爬行過去。
  
  真想一腳把這鬼東西踢飛……
  
  可惜做不到,跟這些木偶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就糟糕了。
  
  於沉扭腰,側身躲開向她撲過來的木偶。霰彈槍在她手中如同花槍般翻飛,在常人的眼中只會看到通體漆黑的霰彈槍被她耍成了一團模糊的黑影。她同時從腋下、前方、左斜方、正後方等等奇詭的方位扣下扳機,速度快得連何時拉動護木重新上膛都看不清楚。
  
  從不同方位各自展開突擊的木偶,被布置成完整的360度圓弧狀的鋼珠彈幕所阻。在地上或是她的身旁被強大的衝擊力打得瞬間痙攣了一下,也有在空中失去動能直直摔落地面的木偶。
  
  然而,就像先前所看到的那樣。僅僅只是這樣的損傷不會讓木偶止步,但於沉只是漠然地將沒有彈藥的UTS-15扔到一旁,看都不看還在附近蠢蠢欲動的木偶一眼,舉起一隻手發動結界防衛代劫的狙殺。
  
  對此,木偶們拖著殘破的身軀,爭先恐後地撲了上去。
  
  像狩獵羔羊的狼群那樣。
  
  在木偶的指尖即將要觸碰到毫無防備的於沉的前一刻,無數包覆著死亡之風的九公釐彈襲來,準確地將所有木偶的四肢關節打成齏粉。木屑飛散,那些黏液就像是人偶的鮮血一般濺了一地。
  
  於沉回頭,看到青詞一邊退出空彈匣一邊朝她前進,一如她所預料。
  
  沒有任何言語或肢體上的溝通,也不明白為何會這樣想,但於沉就是知道在她最危急的時候青詞一定會挺身而出保護她。
  
  「左手還好嗎?」
  
  「沒有受傷,但是在找出把這鬼東西弄下來的方法前也不能用了。妳也還好吧?」
  
  「還好,都是皮肉傷。」於沉用手抹去滿臉的鮮血,八成是剛剛擋子彈時被飛射的霰彈槍殘骸刮到的傷口所致。
  
  其實一點都不好,再這樣下去,無異於被代劫慢慢勒死——於沉沒有辦法把心中最誠實的想法說出口。
  
  兩人一齊把目光轉向遠方的高塔。
  
  代劫那邊也暫時停下了攻勢,他同樣在觀察青詞她們的反應跟計劃下一輪攻擊的戰術吧。在戰場上,敵方有精銳狙擊手這點到底有多恐怖,青詞算是痛切體會到了。
  
  「姐姐有反擊的方法嗎?」
  
  「有,但是……起碼還要再前進……直線距離大概七百公尺,最好要有一公里以上,才有可能進行反擊。」
  
  「七百公尺……剛好要闖進代劫他最得心應手的空間裡面呢……」
  
  距離感、空間感、統計學的計算能力,甚至有點荒唐無稽、在砲彈跨越數千公尺的幾秒空檔內,對方會如何迴避、怎樣防禦抑或是反擊——能夠在無限的變因中事先推導出敵人的下一步,近乎於預知能力的『想像力』。代劫都有著就算是在精靈之中也是萬中無一的天賦,代劫現在更是將這一切都推行到了生平前所未有的高峰。
  
  要如何才能跨越這七百公尺的距離,青詞一時間毫無辦法。
  
  「姐姐,我有辦法。」
  
  於沉在此時開了口,但她稍微摀住了自己的嘴唇。她突然想起,以代劫的視力來看,能不能夠讀出她們的唇語也是未知之數。
  
  「等等聽我的指示,妳丟下我往前衝就是了。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擔心我,只要拼命拉近距離就好。」
  
  「怎!怎麼可以!我不能把妳一個人扔——」
  
  「別猶豫了!妳現在要做什麼不是很清楚嗎!是要把戀人救回來而不是在這邊跟我磨磨蹭蹭吧!代劫哥哥的目標只有妳,要是姐姐妳撇開我自行突擊的話,他會選擇優先狙擊妳的。我的處境反而比妳還安全。」
  
  她說的是正確答案,青詞縱然再不甘心,也只能輕輕點頭。
  
  而另一側的代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