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401- 最新50 ↓最後

レスが 450 を超えてます。500 を超えると書き込み出来なくなるよ
並非幻想

445 毛色黯淡的狼 [ 2018/01/15(Mon) 17:49 ID:/rierkFw ]
  
  泣不成聲。
  
  精靈少女積蓄許久的情感一口氣潰堤。
  
  「可是我、可是我……對、對不起……我太懦弱、都是我———看、看到妳的時候、我又、又膽怯了——」
  
  豸畫抽抽搭搭的低聲哭泣著。
  
  「——我、我是個蠢女孩……對不起代劫、對不起妳、對不起所有為了我犧牲的人、每一個被我殺死的人,老想著為什麼只有五年、不是五十年、五百年、五千年!我不要……我不要啊!嗚……嗚……我好想跟妳、永遠在一起……子衿——我不要就這樣結束……」
  
  常言道女孩子是水做的,現在的場面不禁讓青詞想起這句俗諺。
  
  身為公主的她究竟多久沒有流過淚了呢?是得忍耐多久,才會讓淚在眼眶中積存到如此洶湧,想停都停不住的地步。
  
  「妳這傻瓜……」
  
  嘶——的一聲,青詞用力地吸了一大口空氣。
  
  因為等一下會劈哩啪啦的講個沒完,不先好好吸飽氣是不行的。
  
  「聽好了,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讓妳了解。只說一次,所以妳不准插嘴,也不准反駁,更不准有意見,以上。」
  
  豸畫抬起被淚水模糊的臉,但才想開口,就被青詞一口氣搶白了。
  
  「我愛的絕對不是這樣的妳。」
  
  雙方都是在沒有回報的路上走的滿身瘡痍的聖女,因為堅信的理想要以自身的性命去成就,期待果實收成的心境反而成為了最大的折磨。
  
  像腐土般的生存方式,深埋在其中的也只有如同堆肥的屍骸。
  
  然而,現在兩人所追求的果實已經成熟了,原本不可能結實的禁果即將迎接瓜熟蒂落的一刻。
  
  ——她們能夠互相拯救。
  
  「我愛的豸畫既任性又不講理,老是牽著我的鼻子走把我耍得團團轉。然後還很貪心,飢渴的無可救藥,這個也要那個也想要每次都害我累得半死,那些就算了但好歹不要在跟我出門時還對其他女人暗送秋波啊!有沒有那麼飢渴啊!又很愛胡鬧,哪有人會在對方上廁所時衝進來索吻的,想到什麼就做完全不知道看氣氛!還懶得要死,內褲至少自己洗嘛可惡——!」
  
  氣勢洶洶地破口唸了一大堆,回過神來青詞發現自己臉都紅了。體內的血早就流乾,卻可以明顯感覺到類似血氣的東西全部一口氣聚集在臉上跟腦袋裡頭,滾燙到足以泡咖啡來喝。果然自己已經被愛情沖昏頭腦了,但就一路昏下去吧,她不想管了。
  
  「總之,我喜歡的妳絕對不會拘泥在多選一這種無聊的問題上!會很不知好歹的說『我全部都要!』然後接著就是下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命令給我,硬要我去實現。信念?理想?幸福?愛情?只能四選一三選一二選一?開什麼玩笑啊!自己的命不夠用就拿我的去賭啊!難道——難道我們兩個之間有這樣的默契只是我一廂情願嗎!妳是女王?那我就是妳的王妃啊!」
  
  「會被神帶走,被當成侍奉祂的聖女,平息祂的怒火?那就去啊!神算什麼——他媽的神算什麼啦!敢跟我搶女人!聽見沒,我只說一次……我‧只‧說‧一‧次!」
  
  一生一世中,唯有一次的,最重要的告白。
  
  「妳就去實現妳的理想、妳的信念!妳就去吧,替妳的子民創造理想鄉。而妳的愛情跟幸福由我來給!我對妳發誓:無論如何,我會殺到神的面前,將妳搶回我的身邊。」
  
  青詞在開了口之後才知道害怕,甚至差一點就沒有勇氣去看豸畫的臉。
  
  但她還是竭盡全力的在逞強。
  
  「所以、所以……求求妳不要這樣流著淚……回復成平常那樣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女王,讓我再一次愛上妳,好嗎?」
  
  被青詞的氣勢壓倒,一下子無法回神的豸畫,只是呆呆地看著她。
  
  時間似乎過了好久,久到青詞覺得自己的人生似乎都被凍結在這一分這一秒之中,人生僅僅為了這一刻而存在。
  
  所以,她一輩子都不會忘了眼前的新娘在這一瞬間對她露出的——
  
  ——最幸福的笑容。
  
    *
  
  後來,壟罩青詞腦海的是無盡的、溫暖的空白。
  
  再度睜開眼的時候,青詞發現自己倒臥在祭壇上。應該是久戰後力竭,好不容易支撐到告白完後自己就暈過去了吧。
  
  環顧四方,豸畫的身影已經不在,空氣中只殘留著一點她的餘味。
  
  豸畫被神帶走了。
  
  「還是沒有說出我愛妳呢……不過我的感情有好好的傳達到了吧。」
  
  回憶起昏迷前,豸畫的最後一個笑容。
  
  那是豸畫深信自己獲得了愛情跟幸福的最好的證據,也是青詞的感情有傳達到她的心中的最佳證明。
  
  既然她身在幸福的那一端,那自己只要追過去就好。現在回想起來,簡單的令人發噱,青詞竟然一下子不知道以前令自己裹足不前的理由跑到了哪裡。
  
  『我馬上就去找妳。』
  
  青詞將自己的身體撐起,跪坐在祭壇上。
  
  身體幾乎都沒了感覺,一點都不會痛。沒有心跳、沒有血液,這副身軀可說是靠著精神跟靈魂在驅動的。沒想到自己在人生的最後,化為了如此純粹的結晶。
  
  「要什麼、都給你……」
  
  青詞不知道自己在向什麼要求。但她可以推論出一件事情,就如同神不會創造出祂無法舉起的石子,製造出與神權產生矛盾的悖論。神也不會容許一個能夠奪去祂的領土跟權柄的祭壇存在。這個祭壇雖說是向神獻祭,然而本質上還是在於如何奪取神的力量。
  
  所以,這祭壇一定是跟神對立的某種事物創造出來的機關。
  
  「靈魂也好、生命也好……」
  
  抵住胸口的手爪暴突,青詞的語調被一股深刻且沉重的力道緊緊包裹起來。
  
  這不是犧牲,因為她已經提前得到了最珍貴的報酬。
  
  「作為交易,給我能夠將她搶回來的力量——!」
  
  畫。
  
  我的心,現在在妳那裏了。
  
    *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