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101- 201- 301- 401- 最新50 ↓最後

レスが 450 を超えてます。500 を超えると書き込み出来なくなるよ
並非幻想

446 毛色黯淡的狼 [ 2018/01/15(Mon) 18:15 ID:/rierkFw ]
  
  就算身在祭壇最深處,家豪也可以感覺到外面的雨一直在下,沒有停過。並且有越下越猛烈,轉為強烈暴風雨的趨勢。
  
  獻祭的儀式已經開始了,氣候的劇烈轉變就是最好的證明。但這只是初步,接著還會有著更驚人的天地異變,起碼半個地球都會被牽扯進來,讓今日成為被記載於史書之中的重要時日。
  
  而綴身下的祭壇呼應著天與地,同樣綻放出燦爛的藍色光芒,濃厚的魔力繚繞在祭壇四周。
  
  抉擇的時間到了。
  
  要做什麼其實很清楚,從來都沒有變過,家豪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不管而綴以什麼樣的方式回來,他都有將之承受的覺悟了,就算是墮天使的陷阱也好,他也會一頭跳下去。
  
  根本無需抉擇,家豪沒有猶疑地開始行動。但就在這一刻,以祭壇為中心,突然刮起強烈的風暴,風壓甚至大的將家豪從祭壇邊被逼退了好幾公尺遠。
  
  家豪用手臂護住臉,抵擋撲面的勁風,內心同時竄出一陣強烈的疑惑。
  
  ——儀式自行啟動了?
  
  可是是誰在利用這個小型祭壇許願?主祭品是什麼?願望又是什麼?
  
  「這、到底——」
  
  祭壇內的風暴越刮越猛,家豪使盡全力才好不容易站穩腳跟,普通人類要是身在其中的話早就被扯碎了。家豪雖然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保護妻子的本能反應使得他根本連思考都沒有,反射性地就朝著暴風眼所在的位置展開衝鋒。
  
  「————!」
  
  到最後風暴演變成為龍捲風,將附近所有事物破壞殆盡。家豪卻依然毫不踟躕地舉刀朝風壁砍去,想要把而綴的身體搶出來。
  
  然而,刀鋒沒入暴風中的時候家豪卻沒感覺到任何阻力。他正心下疑惑的時候,才發覺這陣龍捲風不僅沒有對自己造成任何傷害,反而就像要迎接貴賓一樣替他清出了一條道路。
  
  他收刀入鞘,但不改慎重的態度,一步一步向前推進。
  
  而綴的身影被隱藏在風暴捲起的沙塵之後,根本看不清楚。但家豪可以聽到呼號的風聲中夾雜的微弱心跳聲。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啊?」
  
  家豪原本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過他的身與心似乎在同時間忘了什麼叫做慎重跟小心,沒命地跑了起來。
  
  這只能說是本能了吧,這股令他驕傲的本能在他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前,先在心中燃起強烈的責任感。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區區幾公尺的距離對家豪來說應該瞬間就跑完了,但他卻覺得好像怎麼跑都跑不到似的,只想著快點到而綴的身邊,快一毫秒也好。
  
  他心中的預感隨著他跟妻子之間的距離逐步拉近,也漸漸變成了無可動搖的現實。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兩人份的心跳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家豪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分不清楚現在要先傷心難過高興還是驚訝,也不明白究竟現在的自己是喜極而泣,還是淚水當中有著同等的悲傷。
  
  他只想早一步看看自己的妻子,聽聽看自己未出世的孩子的心跳聲。一直以來銘刻在他臉上,彷彿深入骨髓的冷徹線條被慌張的神情淡化,使得他看起來就像是個面對突如其來的新生命而感到手足無措的新手爸爸。
  
  「不要怕——不、不要怕,我——爸爸絕對會讓你活下去的!我們倆是不會讓你死的!」
  
  不行——
  
  如此幼小、如此脆弱——
  
  這孩子還只是個胚胎,他沒有辦法撐到出世——
  
  『畢竟我也好你也好,我們都有著不希望這女人死去的理由。』——此時,家豪終於明白禎這段話的涵義。雖然說動機完全不同,墮天使是帶著惡意、慾望跟褻瀆,但他同樣希望這孩子誕生在這世界上。
  
  不會讓你得逞,我會讓這孩子平安誕生在這世界上,並且保護好他——如同天啟般的直覺引領著家豪。
  
  要怎麼做?該怎麼做?
  
  如今把自己的性命一起作為祭品奉上,能夠換回這孩子的一條命嗎?
  
  『自我是不可以隨意犧牲的事物。』
  
  家豪想起了古老的回憶,久遠到連文字都還沒被發明的過去,當初教自己握刀的師傅對他的唯一一條教誨。
  
  『尋求著自滅的刀,最後理所當然地會讓自己毀滅,戰勝不了任何人,也守護不了任何人。』
  
  這一生,真的是受了很多人的幫助。
  
  『誠然,你總有一天絕對會遇到不得不把自身的生命跟他人的性命擺在天秤上做出選擇的時候。』
  
  『你在說什麼蠢話,一生當中沒遇過幾次這樣的抉擇洗禮,哪能像我一樣蛻變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啊、你說我明明就是女人?別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糾結啊孩子。反正你會活得比我還要長久許多,而你的特異性會讓你認識太多太多的人。可能你未來的女人、你的孩子,也很有可能是對你來說值得去犧牲性命的人會遇到連你都束手無策的大危機。這時你該怎麼辦?』
  
  『我不是才剛說過嗎,生命是不可以隨意犧牲的事物。』
  
  『放棄他們?若是那些人是你情感上絕對無法拋棄的人呢?』
  
  『很難回答,對吧。我現在教給你一件事。』
  
  『我之前教你的一切,你要忘掉我全都無所謂,你的人生你自己活,你想要從我這邊學什麼走也是你自己的事。唯有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用心記住……我身為老師可以教給學生任何東西,也可以選擇什麼都不傳授給學生,但唯有教自己的學生如何去死,是怎樣都不能做的。』
  
  那時候還懵懵懂懂的自己,抱著兩把幾乎跟自己瘦小身軀等高的長刀,堅定地用力點著頭。
  
  『聽好了,你要抱著一定要活下去的決心前去迎戰、去拯救。如此一來,就算是戰敗或是戰死,最終的意義都跟自我犧牲完全不一樣。你要明白死跟犧牲是兩個大相逕庭的概念。每個人都會死,但不是每個人都得犧牲。或許有人會批評說這不過是玩文字遊戲,只是我在詭辯。但你那與生俱來的天賦能讓你輕鬆的奪去許多性命,這是你的幸運、也是你的悲哀。所以我相信,你總有一天能夠領略生命的輕重,能了解這番話的意義。』
  
  『嗯?你問我為什麼能這麼確定你絕對可以明白?』
  
  『要說有什麼根據嘛……因為你是主動來跟我求教的。』
  
  『我這一輩子教過無數學生如何用刀砍人殺人。但說到底,你根本不需要相關的技巧,就像方才所述,你生來就知道而且可以輕鬆的奪去無數人命。你大概沒注意到,其實啊——』
  
  『——你真正想學的是如何能夠不殺人的刀法,找出能夠駕馭自己的刀鞘。』
  
  『你的刀在未來會殺你認為該殺的人,留下你認為該留下的活口。在此之中蘊藏的每個判斷都很沉重,而老天爺給你的時間卻可能連彈指須臾都沒有,你選擇的是一條奇險之道。』
  
  『好在,你遠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溫柔。你是懂得愛的怪物呢——』
  
  洶湧的魔力風暴化為生命力的長河肆無忌憚地灌入胎兒的體內,家豪明白這是而綴的絕意。縱然腦死,而綴的母性本能依然想要保住自己腹中的孩子,讓她甘願將自己奉為祭品。所以儀式才會在家豪出手前就先行啟動。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