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長春藤下的信封

1 skycat [ 2008/07/19(Sat) 19:58 ID:Nhebe6F6 ]
長春藤下的信封
skycat
起初,因為一場無聊的小病,而那場小病,卻意外的為我和她開了一扇門。

直到今日,那段記憶仍然鮮明得在心頭來回播放,那樣的悔恨,那樣的快樂,似乎還能在耳邊聽見那段回憶的餘音,我的淚,落了下來,嘴角,泛起了微笑。

  過年,這節慶一直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大日子,而我卻無緣在家度過。大年初一的前天,因為肚子強烈的劇痛,而被送進醫院,紅著眼框,一邊抱著肚子,還不停呻吟的我,回想起那天,想來就覺得丟臉,不過真的很痛,當時的我還一度以為將會告別這人世間。結果隔天醒來,雖然還在痛,但那只是手術後的傷口疼痛罷了。一直以為是大病的我,被醫師爽朗的笑聲給徹底擊破這念頭,醫師一邊笑著一邊說出我的病因
「盲腸炎」。

  「真是夠了,不行,太無聊了!」躺在病床上,喃喃自語的我,快速的切換著電視節目,最後我丟下了遙控器,緩慢的走出了病房,雖然傷口還在痛,但大至上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於是我走到了醫院的大廳,看到椅子上坐滿了等著領藥的人們,其吵雜程度的不下於夏天的蟬鳴
「唉…..」我輕輕的嘆了一聲,只是單純不喜歡噪音,我拖著庝痛的身體,走向寧靜的地方,醫院四處都有窗戶,陽光從窗戶穿透了進來,為這稍冷的天氣,帶來一絲絲的暖氣。我走在從窗戶外透進陽光的走廊上,那時的我,如果只是靜靜的走過,那...我會比現在開心嗎?
「阿...小梓,你又不吃飯了」從路過的病房中,有間半開房門的病房傳出了護士小姐的報怨聲,雖然常聽到這類不吃飯的事件,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好奇的停留在病房門外,朝著病房內看
「阿..小實!?你怎麼又跑出來了」正在收拾飯菜的護士小姐看到了站在門外的我
「阿..因為無聊嘛..哈哈」我隨便找了個藉口搪塞過去,畢竟這位護士小姐她也是負責幫我打點滴的人
「你們二個總是讓我很煩惱..」護士小姐一邊收拾著一邊抱怨
「琦小姐,誰在外面?」一個陌生的聲音從病房中傳了出來
「阿..只是一個腸胃炎就要哭出來得小子罷了」琦小姐稍稍看了我一眼,眼底盡是笑意
「.......我要回病房了」我不是很開心的說道,並轉身準備離開
「阿~等等..」琦小姐推著收拾飯菜用的小推車跑出來叫住我
「幹嘛!?我可沒想要再亂跑唷!」我下意識的辯解
「你才幹嘛列,我又沒說要逼你回病房」琦小姐沒好氣的說著,但一般來說,護士會對病人這樣嗎!?
「......有事嗎?」我並不想跟琦小姐吵嘴,因為通常不會有好下場,上次才頂過一次嘴,就白白被捅了三針...
「你說你很無聊對吧!?」琦小姐笑瞇瞇的說著,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那時還傻傻的我,隨口應了聲。
「恩」

  結果,站在632號的病房外,手上拿著一盆長春藤,說白一點,就是小梓的病房,而她是誰,當時我獲得的情報是
「小梓是前幾天才轉院過來的,不過她也因為這樣,所以在這邊沒什麼朋友
你去跟他做朋友吧 哈哈,我可是看的起你唷,啊,對了,小梓曾經說過她喜歡植物,我會幫你準備的,你就開開心心的跟他做朋友吧!」以上,是琦小姐跟我說得可有可無的情報,但光是這樣,我那知道怎麼開口啊!
如果,我說如果啦,我有那麼一點搭訕的天份的話,或許我還能簡簡單單的跟他做朋友,可惜,就我對自身的了解來說,這天份一直沒出現過。
我的手握住了病房的門把,手還有點顫抖,心頭忍不出出現懦弱的想法:「好!決定了,下次再來吧!」
雖然我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我的手卻還停留在門把上,正當我要放開手,轉身離去的時候,門把卻轉動,「!?」我急忙的放開了門把,結果反而讓門打開了
「誰?」
「阿阿..抱歉...」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你是...上次那位跟琦小姐說話的人?」平靜的聲音再次說出話語
「阿..是..沒錯」我抬起頭看著眼前這位少女
臉色似乎不曾被陽光照射過的白皙,即腰的髮絲,沒有時下年輕少女的多變造型和顏色,烏溜的黑,柔順的髮絲靜靜落在少女的背部,稱不上嬌艷,但可愛絕對足夠,而少女散發的氣質也如同她平靜的聲音一般,淡淡的香味圍繞著病房
我想那應該是少女的香吧。

陽光,從少女病房的窗子無忌肆的透了進來,因為是早晨,陽光給人暖暖的溫度
我呆呆的站在門口,看著少女,而我也不知到該說什麼
「你..喜歡植物嗎?」少女看著我手上的盆栽,柔和的說著
「啊?..阿阿..是..是阿」我結結巴巴的說,並笨拙的晃了晃手上的長春藤
「喔~」少女微微的笑著,並且指著探病的椅子
「近來坐吧」少女輕輕的說著
「阿..喔喔」我驅動著雙腳,不過雙腳卻相當的僵硬,結果我居然像個機器人一樣的坐下了
「呵呵...你很緊張嘛?」少女笑著說,那笑容是我不曾見過的美,果然可愛的女孩還是有笑容最棒了
「恩..」我微微的點了點頭,並偷瞄了女孩一眼,女孩只是笑著
「第一次跟我這種人接觸嗎?」少女將視線移向了與我背後的窗外
「啊?什麼?」我一時之間並無法領會那句話的涵義
「.....沒什麼」女孩看著我,臉上又微微的笑了
「阿..這個..這個送你」我想當下的我一定相當難看,畢竟面對著這樣的女孩,人生還是頭一遭
燒紅的臉龐,無法冷靜的腦子,和跳個不停的心臟,這些都讓我的行為無法正運作
「阿~真的嗎?謝謝你,小實」少女開心的接了下來,並且摸了摸長春藤的葉子
「小..小實?」我尷尬的重複了一次似乎是自已小名的名字
「恩..因為我不喜歡"阿實"這樣的小名,還是說你不喜歡小實這名字」少女抬起那如黑玉般的雙瞳看著我
「我..我..我很喜歡」我低下了頭
如同洩了氣的球一般,其實我不喜歡這樣孩子氣得名字,而我也因為這樣意識到了一件事....
我無法拒絕眼前這位少女的任何請求。

從相遇那天之後,我經常在無聊的時候去小梓的病房裡陪著,雖然常常只是一起看看無聊的電視節目和聊聊天罷了
而那天,我似乎不經意的觸碰到梓那不容許任何傷害的心靈一般
「小梓,你說過你一年到頭都在醫院裡,難道你沒出去看看過嗎?」我一邊幫長春藤澆水一邊無聊的問著無聊的問題
「恩..小時候有過,但是也早就沒記憶了」梓淡淡的說著,而我卻覺得那淡淡的感覺,包含了無奈和悲哀
「喔..那麼,下次我再帶你出去逛逛吧」我隨意的說著
「..恩..希望會有機會」梓依然淡淡的說著,而當時的我卻毫無感覺
「小實...」梓叫著她幫我取的小名,當她這樣叫我時,雖然並不喜歡,但卻也很喜歡她叫我,這樣矛盾的心情,連我也搞不懂
「嗯?」我開始整理枝葉,自從和梓相遇之後,我努力的學習了關於植物方面的知識,其實我原本對植物根本沒興趣。
「你能帶我出病房嗎?我想出去走走」梓抬起頭仰望著我,眼中充滿了期望
「....」其實琦小姐叮嚀過我千萬不能帶梓離開病房一步,而這似乎也正是琦小姐叫我跟梓交朋友真正原因
雖然我曾經問過琦小姐為什麼,而琦小姐卻輕輕的帶過,對於這樣的反應,當時的我卻沒有感到怪異
「小實?」梓用她白皙的手拉了拉我的衣角,我今天不洗衣服了!
「阿..好阿,我去推輪椅」當下我立刻就答應了梓的要求,而琦小姐的叮嚀早不知飛那了。



2 skycat [ 2008/07/19(Sat) 19:58 ID:Nhebe6F6 ]

午後,我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梓漫步在醫院的外圍,因為是冬天,草木並不漂亮,而枯葉也是佈滿了人行道
那時吹著微微的冷風,吹起了梓的髮絲,而梓卻開心的東張西望並且問著一般人該知道的常識
「小實,那是什麼店?好像很高級」梓指著在醫院不遠的美髮店,開心的仰望著我
「喔..那是專門幫女孩子整理頭髮的店,雖然說最近很多男孩子也去了」我努力的解說著
「喔~這樣阿,我的頭髮都是護士幫我剪的呢,呵呵」梓看著那家店,笑了二聲,那笑聲似乎不僅僅只是笑而已
「姆...」我騷騷了頭
「你要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剪阿」我當時只是想單純的可愛的女孩,好好的打扮一下是應該的
而沒有想到對梓是如此的重要和新奇
「真的嗎?」梓開心的看著我,果然梓還是開心的樣子最棒了
「恩,沒問題阿」我大方的表示著
「可是..應該很貴吧」梓苦笑著
「我有壓歲錢阿」我完全不介意幫梓出這筆錢,或許是我也想看看梓剪完之後的模樣吧
「恩..總覺得不太好呢」梓微微的皺眉
「...管它的」我決定不理會梓矛盾的心理,自顧自的推著梓,慢慢的走向美髮店。

  洗髮精的香氣,漂流在店裡,濃烈的香氣,讓我的鼻子有些不太適應
梓似乎有些怕生的觀望著週遭的人們,而我雖然不是第一次進來,但帶女孩子到頭一遭
「請問兩位都要剪髮嗎?」櫃檯小姐親自出來迎接我們,身上也有著強烈的香味
「不,就一位」我指著梓說
「不,兩位都要」梓打斷了我的話句,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梓有些緊張的說話
「嗯?」小姐面露難色的看著我們
「.....不能一起剪嗎?」梓抬頭看著我,眼底盡是讓我不得拒絕的光芒
「兩位,麻煩了」我屈服了,無奈的跟櫃檯小姐提出請求
「好的,請進」櫃檯小姐露出職業性的笑容引領著我們
我跟在櫃檯小姐的身後,慢慢的推著梓
「謝謝你,小實」梓低著頭小聲的說著,雖然店裏客人繁多,但我確實的聽到了
我不出聲,靜靜的推著梓,靜靜的。

  我的髮絲掉落在淡藍色的圍身布上,我頭低低的看著,對於一向不喜歡剪頭髮的我,頭髮總是很長,我本身不介意自已是什麼髮型。但又會有所矜持,這是怪癖嗎?
我低著頭,想著類似上述的無聊事情
「小實?」梓叫喚著我
「啊?什麼?抱歉」我驚醒過來
「你在想什麼阿?」梓坐在隔壁疑惑著看著我
「沒..沒什麼阿」真是,我又結巴了
「你真的很討厭剪頭髮阿?」梓微微皺眉的問著
「不,還好」我無法對著梓說出討厭這個字眼,但我也無法說出喜歡就是了
「你呢?這是第一次在外面剪吧,感覺如何?」我反問著
「唔~還滿喜歡的」梓看著鏡中的自已,微微的笑著說
「這位女孩的頭髮很棒呢」梓的剪髮師忽然插嘴進來
「啊?是嗎?」梓的臉上染起淡淡的紅霞,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梓害羞的樣子,我暗暗的決定,以後一定要常帶梓出來逛逛
「倒是你這位男士,頭髮留那麼長幹嗎?」我的剪髮師挖苦著我
「....忘了剪」我真恨自已沒說謊的才能
「那就剪短一點吧」我的剪髮師笑笑的說著
「隨便」我怨怨的說著
「呵呵呵..」梓看著我們,笑了起來
直到現在,那一幕,仍然會再浮現在面前,只是在夢中。

  長春藤,靜靜的接受著陽光的洗禮
我打開了梓病房中的窗子,風微微的吹著,帶來些許的寒冷
「會冷嗎?」我轉身看著坐在病床上的梓,而梓正靜靜的笑著並看著我
「不會」梓平靜的說著
「是嗎?」我走到病床旁的椅子,並坐了下來
「我很高興認識小實呢」梓看著在窗口桌子上的長春藤,靜靜的說著
「嗯?幹嘛說這個?」我不知道梓怎麼了,其實對梓的了解,我什麼都不知道,身世、病情等等..
而我也正覺得因為如此,我才能這樣的接近梓
「因為自從跟小實認識後,我常會笑著」梓依然看著長春藤
「...你是說我很好笑?」我嘗試著解釋梓的話語
「不,只是很單純的開心而已,小實跟其他人不同,是真正的朋友」梓說著我不甚明白的話
「朋友..或許吧,你長年都在醫院,要交朋友因該也很難」我也隨著梓的眼神,看著長春藤
「就快結束了,我快離開醫院了」梓的嘴角微微的揚起
「喔~真的阿,那我們也能一起去更多地方了,很好,不是嗎?」我開心的轉頭看著梓
「恩」梓淡淡的回答,那回答中似乎夾帶的什麼,而當時的我卻毫無感覺
直到明日,我才真正明白,梓他當時的心情。

  2月28日,這天是台灣人民心中的痛,而對於現在的我而言
那更是無法有所平撫的一天,當時走在醫院的走廊那份愉悅的心情,對現在的我來說,那是一次無法原諒的過失。

  2月28日,上午9點30分,醫院一陣騷動,對於在醫院待過幾天的我而言,這並不是好消息,因為這通常代表著,可能有病人即將離開人世了。
當時的我看到衝忙奔進手術室的護士和醫生,心中不禁產生一絲寒意,而那次伯起平常更加不舒服,除了寒意之外,似乎還有某種東西在心頭擺盪著
為了平息這種感覺,我加快了腳步,並且朝著梓的病房前去。

  陽光,爬滿了整間病房,在窗邊的長春藤,靜靜的接受著陽光,白晃晃的病房,飄蕩著一股莫名的哀傷感。
梓不在病床上,這種事情並不常見,但也不無可能,可能是去做檢查之類的吧
這樣的想法在腦子裡流動,我靜靜的幫長春藤澆水和整理枝葉,心情卻不自覺的沉重了起來
剛剛的那場騷動,在心中擺盪著,我索性坐了下來,看著自已帶來並且一手照顧的長春藤
「怎麼那麼久..」我嘀咕著,並且拿起眼前的長春藤,打算好好的檢查一次,就在拿起來的時候,我看到了盆栽下方壓著一封白色的信封,那時我明白了自已心中那股動盪不安的氣息是什麼了,也知道自已為什麼會那麼在意剛剛那場騷動
那封並不是制式的信封,而是純白的,我知道,那是梓留下的
我拿起純白的信封,豪不遲疑的打開它,但當下的我,手在發抖
對於今天所遭遇的一切事件,源頭都指向這間病房的主人
醫院的騷動、心中的不安、無人的病房、純白的信封,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梓
,但最後,我並沒閱讀它,把信封粗魯的塞進了口袋,並且在醫院狂奔,我不知道當下的我跑向何方,當我清醒過來之時,我停佇在亮著紅燈的手術室前,那亮紅的燈光,似乎在告誡著我什麼。
手術室門外,坐著兩位大人,是一對中年男女,中年女子正依畏在男子的懷中,似乎正在啜泣著,而中年男子的神情凝重的如厚霜一般
「請..請問..裡頭在動手術的人是...」我的嘴顫抖著,結巴的說著
「.....你是?」男子抬起頭看著我,並且詢問著我身份
「我..我是小實」我無法思考,更無法明確的告訴眼前的兩人自已的身份
「原來你就是小實啊..」男子彷彿認識我一般的說著,而當下的我並無法去管那麼多事情
「你看過信了嗎?」男子用著怪異的眼光看著我,繼續說著我無法理解的句子
「信?!」我顫抖著聲音,無法正常的說話
「你沒看到嗎?壓在長春藤下的信封嗎?」男子依然神情怪異的看著我,而我終於明白了他的話語
「.......」我看著男子,沉默不語
我開始無意識的移動著雙腳,我走到了手術室走廊前的一個轉角,我坐了下來,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從口袋拿出那封早已皺巴巴的純白色信封,我手顫抖的打開了它
掉出來一條黑色的物體,梓的香味隨著那黑色的物體散開來,是頭髮
被小心翼翼綁著的頭髮,那柔順的感覺和其烏黑的色澤,是梓
信封裡頭還有一張梓的照片,和一張紙條,紙條上簡潔的字體,寫著
「謝謝你,小實」
我的身體抽動了起來,我緊握著梓的髮絲,將臉埋進了雙腳之中,我的身體仍然不停的抽動著。

  
  2007年2月28號,我站在梓的墳前,淚還是流了下來,但嘴角的微笑依然掛著
「梓,你也離開了一年了」我對著梓的墓碑,平緩的說著
「你是不是也該回來看看當初我送你的長春藤呢?」我仍然對著梓的墓碑說著
我的外套被春風吹著,我靜靜看著墓碑上梓的照片,那是微笑的梓
我也微笑著,我舉起了手背拭去臉龐的淚水
看著環繞著周圍的山,輕輕的呼了一口氣
「梓,我...我有一句話放在心裡很久,但我始終無法說出口....」我的眼淚再度流了下來
「現在,我決定告訴妳,我...我喜歡妳」我輕輕的閉上了眼,淚水流到嘴角,那鹹鹹的味道,跟那一年在醫院走廊轉角的味道,相同。

-------------------------------------------------------------
l這是在硬碟深處翻到的文章,大概是高職時期所寫的吧(目前大二
眼尖的導閩應該也看的出來這是一偏仿"仰望半月的夜空"的文章
基本上當時的想法只是想事者寫出一篇文章這樣罷了..
雖然半月也完結了 但結尾卻截然不同XD
不知道大家看完後心頭會不會有點酸酸的感覺呢?
希望大家喜歡這極短篇(_ _)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7/19(Sat) 22:20 ID:uBVA6ieg ]
半月...= =

4 消沉 [ 2008/07/22(Tue) 13:57 ID:XpHWwsRk ]
太像那本輕小說了,仰望半月

5 skycat [ 2008/07/22(Tue) 14:47 ID:3v5qsvzU ]
是阿~
當時的想法並沒有想要刻意去區別
只是想當作練習
大概就類似畫圖的仿畫吧- -||
只是練習如何去描寫情境這樣而已

6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2(Tue) 19:28 ID:07nNbXBM ]
覺得好讚..(倒
其實我覺得悲劇反而比喜劇來的更另人印象深刻..



7 skycat [ 2008/07/22(Tue) 20:19 ID:3v5qsvzU ]
謝謝6你給我的肯定@口@
我會繼續加油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