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古泉一樹的憂鬱(BL有)

1 涼宮春日 [ 2008/07/25(Fri) 23:11 ID:uAOctRYs ]
「春日,我喜歡你,希望你跟我交往吧!」古泉一樹說著。

「唔...讓我考慮一下。」涼宮春日說完後就像風一般的跑走了。

----------------------------

「呼...午安啊朝比奈學姐,還有在那邊的某人。春日還沒來嗎?」阿虛邊開門邊說。

「...咦!長門呢?古泉這是怎麼回事?」阿虛說著。

「我也不知道呢。」古泉也是以他的招牌微笑回答。

「午安啊!今天就讓我們好好的運動一下吧...有希呢?有希在哪?」春日一進來就發現了長門不見了。

「古泉!阿虛!你們兩個出去找一找有希吧!」春日說著。

雖然是非常輕微,可是阿虛發現春日的眼光落在古泉身上的時候,聲音有一點點的震動了一下。

阿虛沒想到這樣多,出了團房後就拉著古泉到後樓梯了。

「古泉!到底是甚麼回事?長門怎樣不見了?」阿虛搖動著古泉的雙肩,緊張的問。

「我們機關發現涼宮春日的力量突然在一瞬間消失了,看來長門同學的上頭也發現了,估計她再次進入了待機狀態,等待下一次力量的出現。」古泉慢慢地解說著。

「那朝比奈呢?」阿虛問。

「相信她應該在將來數天會得到未來的指示而回去。」古泉說。

「可是...可是春日的力量不會這樣容易消失的啊!沒可能的!」阿虛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其實,這一次力量的消失是因我而起的。」古泉突然收起了笑容。

「啊?」阿虛十分的疑惑。

「我向涼宮同學表白了。」

「甚麼!」阿虛驚訝的差點跌下樓梯。

「這次是上頭的命令,由於我們發現涼宮同學所產生的閉鎖空間數量越來越少,在這2個月來甚至一個都沒有。上頭研究後得到了這樣的結果,向我下了這個我認為十分冒險的命令,幸好最後還是成功了。」古泉冷靜地說著。

「這樣啊...我想我明白了...唔!」阿虛說話時古泉突然吻上了阿虛的嘴唇。

「你幹麻啦!古泉!」阿虛邊說邊推開古泉。

「嗚...阿虛,我喜歡你!」不知道甚麼時候,古泉突然哭了,也順勢抱著阿虛。

阿虛一言不發,直到放學鐘聲響的時候都沒說話。

「鈴鈴鈴...」鐘聲響了,阿虛也跑走了。

這一切,都看在春日的眼內。

--------------------------------

我睜開了眼睛。

看著睡在我旁邊的春日,還有兩個可愛的女兒--有希和實玖留。

啊沒錯,高中升上三年級後,經過五年的愛情長跑,在我找到第一份工作的那一天,我跟春日結婚了,結婚後很快就生出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涼宮自從力量消失後,長門就沒有出現。正如古泉所說,朝比奈學姐也回到了遙遠的未來。

正因如此,SOS團也解散了,為了紀念她們兩位突然的消失(對於春日來說),經過我同意後(還有我辛苦的阻止她把姓氏也改成她們兩個的姓氏),我們把女兒們改名做有希和實玖留。

現在春日正懷著我可愛的兒子,出符意料的是也是一對雙胞胎,預產期就在下一個月。沒錯,這其中一個孩子的名字就是叫一樹,另外一個在春日的要求下,把姓氏改成春日自己的,名字是涼宮春樹。

剛剛的夢是甚麼回事?就像以第三者的身份般觀看的。

這不能稱上夢吧,畢竟我是真真正正地經歷過的,大概發生在高二吧,那次我接受了他的表白,談了一星期的戀愛,不過他在一星期後便因為突然出現的閉鎖空間和神人殺死了,相信那次神人的出現是就像剛夢到的,春日看見我們倆在後樓梯的事而引起的吧。

「早安啊,阿虛。」春日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早安啊,春日。」我回答。

「今天是拜祭古泉的日子吧?帶有希和實玖留,還有我肚子內親愛的一樹和春樹去,好嗎?」春日問我。

「好啊,沒所謂。」我說。

看著藍色的天空,突然又想到古泉那陽光般的微笑。

古泉,我也喜歡你啊。

----------------------------怎樣說好呢...在K島還算是一名新手,現實中也只是一名初中生,寫作手法嫩到不行,寫同人只是第二次,連寫BL也是第一次,希望各位喜歡這文,也請多多調教不是...指教這個新手吧(羞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