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轉自網路遊戲板的「FEZ接龍寫作」(?

1 次回預告 [ 2008/07/26(Sat) 09:46 ID:5rd5B//w ]
原串被sage,希望放到這邊有高人能繼續寫下去,萬分感激
最後一作,劍士的力量衝擊,原作是巨龍,我自作聰明改了...
====================================================
「你、你在這做什麼?」凱大人慌亂地揀起書本,緊緊抱在胸前,小心翼翼轉過身看著我。雖然他努力地遮掩,但是在書本後、纏胸下的胸部還是非常明顯。
隨侍於其兄長─ 萊伊魯陛下身旁,以皇弟身分輔佐陛下的凱・庫・貝鲁達・蓋布蘭大人,居然是個女人!
「凱大人...居然...」我的腦袋當機了,因為市井間傳聞已久的的流言居然是真的。凱大人看著我的呆樣,大概是知道已經曝光了,他緩緩放下胸前的雙手,消褪紅意的臉抬起,眼神認真面對著我,瞬間將我拖回現實。
「不准說出去。」他突然用威脅的口氣說道,「我以蓋布蘭之名命令你,今天的事情一個字也不能說出去。」

不能被發現的,事實。
掌控著偌大權力,國王的心腹,是他的妹妹,是個女人。
要是讓他出了這房門,肯定會引起喧然大波,那些貴族肯定會知道的。女人參政是不被允許的,這下終於給他們逮到機會,教訓這留著骯髒平民血液的王室。
下獄、徒刑或是羞辱。他們會捉走我。
哥哥!哥哥會變成孤單一人!
在貴族的反對勢力之前,哥哥跟他的夢想會...

凱大人咬了咬牙,拿起短劍對著我。
「我必須守護他。」

血 不斷從嘴裡流出 我抬頭看著凱大人 露出不解的表情...
難道 知道了這秘密的人 最終難逃死亡的命運麼?

凱大人露出了微笑 在旁人看來 那是有如天使的笑容 但是在我這已經知情的人眼裡..那是將會讓我永不見天日的笑容...

「把他關進大牢 他就是我這幾個月一值在追查的霍爾丁的間諜!」凱大人對著旁邊的衛兵說

為了封住我的口....我被關進了皇城下的大牢....

====================================================

次回預告

米蕾:唉呀呀,聽說明天正午就要處死了呢
愛拉:咦~~~?主角第二話就要死啦~~?
娜婭:呵呵呵......似乎沒那麼容易呢
愛拉:反正掛了用レ○ズ或○龍珠就可以復活了嘛
娜婭:呵呵呵......都是很危險的發言呢

一同:次回!
一同:幻想大陸.零
一同:「霍爾丁的間諜」

名無し:俺、俺還不想死阿阿阿~~~~
米蕾:吵死了…(怒

====================================================

處刑之日,正午

原本應該是日正當中的炎熱時分,卻因為天上積了厚重的雲層而顯得有些陰涼,
天色似乎正映對著我的內心情境-萬念俱灰,我,正在被押往絞刑台的路上。

刑場四周,一如往常的擠滿了圍觀的群眾,就跟我前幾次來這裡時一模一樣,唯一的不同,
就是我從以往的旁觀者變成了主角,準備迎接最後一次的演出。

「...犯人吳銘示,身為蓋布蘭德之兵士,卻暗中進行通敵賣國之行為,觸犯判國之大罪,所幸由偉大的 凱 親王及時發現、逮捕,經高等法官決定,將與以當眾處決!...」

來到刑場,我被蒙上了雙眼,嘴還被塞了一團臭布後用繩子綁起來,耳朵聽著執行官大聲的宣讀我的罪刑,
我的腦海裡,斷斷續續的浮現出這一生的回憶...

...我的父母、朋友...人生的第一把雙刀...帝國士兵的試煉場...凱大人的胸部...

(不對!這個時候我怎麼還在胡思亂想!)我甩了甩頭,想把這個害我受難的畫面從腦袋中移除,
卻讓旁邊的衛兵以為我在掙扎而拿起槍柄往我頭上敲了一下,幹,好痛。

同一時間,蓋布蘭德皇宮

在處理完各項文件,並且把吃飽後猛打盹的皇兄哄睡後,我們偉大的蓋布蘭德"皇弟",凱大人,正在窗邊喝著紅茶,享受難得的優閒。

望著窗外的烏雲,凱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便招來隨侍在身邊的事務官隨從...

「前幾天關進大牢裡的那個"霍爾丁間諜",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稟大人,那名間諜入獄後不久,法官便判以絞刑,如果小的沒記錯,行刑時間正好是今日正午。」

鏘啷!!!
凱打翻了手上的紅茶,卻顧不得沾在手上紅茶的高溫,猛的一把抓住事務官的肩膀。

「死刑!?為什麼會這麼快?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快!快派人去阻止這件事!快去!!」

事務官被凱失常的樣子給嚇的差點反應不過來,但仍在應了一聲後快步跑出門去傳令。

凱頹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緊咬著下唇,雙手十指緊扣,還不安的扭來扭去。
(怎麼會這樣...我只是想先嚇嚇他堵住他的嘴...為什麼這次法官的動作這麼快...這是意外,他其實是無辜的...怎麼辦...怎麼辦...)

「行刑!!」
一聲令下,我腳下的地板"霍"的往下打開,失去了立足點,我只能任由絞刑繩"嗍"的勒住我的脖子。
我不斷扭動雙腳,試圖找一個地方站立,卻只是讓繩子因為掙扎而越勒越緊......
終於,我放棄了掙扎,任由這該死的繩子一點一滴的帶走我的生命。

模糊中,我彷彿看到了自己正朝著一片黑暗不斷的墜落...不斷的墜落...
啪咑!
一陣冰涼打在我臉上,令我突然驚醒的睜開眼睛。

「喔喔,總算醒了阿?我還以為我們太慢出手,你還是掛了咧。」

模糊的視線逐漸聚焦,我看出眼前正在和我說話的,是一名手持劍盾的年輕人。
在他身後不遠處,有另一名拿著鬍子大叔,正拿著弓箭四處張望警戒著。

「...是你們救了我嗎?這裡是哪裡?你們是誰?」我焦急的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別急別急,我知道你現在很混亂,我會一個一個回答你的問題的。」年輕的劍士笑著說。

「首先,的確是我們從刑場上把你帶走的;再來,我們現在是在通往艾伯里街道路旁的樹林裡;然後,關於我們的身份,我們是......」

轟隆!!雨水伴隨著轟雷傾瀉而下,一瞬間撼動了大地,而同一時間,我的腦子也像是被雷打到般,猛烈的震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剛剛似乎是沒聽清楚,你說你們真的是......?」

「沒錯,跟你被冠上的假罪名不一樣,我們阿,是貨真價實,真正的......」

「霍爾丁的間諜。」
墜落......墜落.........墜落............


咚!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隨即感覺到一股力量將我攔腰抱起,緊接著四周傳來驚叫及怒罵聲...

「有人劫囚!快抓住他們!」「包圍上去!快!」「可惡!是大地之頓!」
「快追阿!」「不行,腳麻掉了!跑不快阿!」「糟糕!是貫骨!呃阿!」「保安!保安!」

在我昏倒之前,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抓著我的這個人劇烈的動作。
是的,你沒看錯,在這場混亂中,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往我腦袋K了一下,我昏了過去,所以之後到底怎麼回事,我根本一點也不知道...

啪咑!
一陣冰涼打在我臉上,令我突然驚醒的睜開眼睛。

「喔喔,總算醒了阿?我還以為我們太慢出手,你還是掛了咧。」

模糊的視線逐漸聚焦,我看出眼前正在和我說話的,是一名手持劍盾的年輕人。
在他身後不遠處,有另一名鬍子大叔,正拿著弓箭四處張望警戒著。

「...是你們救了我嗎?這裡是哪裡?你們是誰?」我焦急的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別急別急,我知道你現在很混亂,我會一個一個回答你的問題的。」年輕的劍士笑著說。

「首先,的確是我們從刑場上把你帶走的;再來,我們現在是在通往艾伯里街道路旁的樹林裡;然後,關於我們的身份,我們是......」

轟隆!!雨水伴隨著轟雷傾瀉而下,一瞬間撼動了大地,而同一時間,我的腦子也像是被雷打到般,猛烈的震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剛剛似乎是沒聽清楚,你說你們真的是......?」

「沒錯,跟你被冠上的假罪名不一樣,我們阿,是貨真價實,真正的......」

「霍爾丁的間諜。」

====================================================

番外短篇
「對了,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在哪看過你們?」

「哈哈哈,當然阿,因為世間流傳的"霍爾丁國王"圖像繪卷裡,我們也有出現阿,就跟在王的身邊呢。」
年輕人高興的自我介紹。

「...跟在王的身邊?不是一個老頭嗎?」我疑惑道。

一瞬間,這名劍士僵住了,他慢慢的蹲下來,抱著膝蓋兩眼無神的喃喃自語,而旁邊的鬍子大叔則走過來,一臉沮喪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到他大受打擊的樣子,我怪不好意思的,而就在這時...
「啊!我想起來了,圖畫後面好像有兩個拿著劍和弓的人...該不會就是你們吧?」

「...哈哈...對阿...哈...果然真的是這樣...就跟王說的一樣...哈哈哈哈......"你們的存在感那麼低,不如去當間諜吧,一定很厲害。"
...哈哈哈...對阿,真的很厲害...那麼多人都沒人發現我們要截囚...咕哈哈哈......」

慘了,他開始拔起草來了..........

====================================================


2 次回預告 [ 2008/07/26(Sat) 09:47 ID:5rd5B//w ]

「你...你們...是真的間諜!! 天阿! 你們為什麼要救我!?」

「阿阿~ 那個阿 那是因為...」

留滿鬍子的大叔正要回答時 一支箭狠狠的插進了他的腦袋!

「肯恩! 該死! 竟然這麼快就追到這裡來!」

年輕劍士不可置信的大罵!
不過 就算是少了同伴 他還是不失去理性 立刻扛著我 開始狂奔

黑影 從頭上越過... 佇立在我們的面前
高大的駿馬 上面坐著的是身披銀色盔甲的騎士
騎士眼裡 沒有任何一點迷惘
也不對自己剛剛解決一個敵人 而感到自滿
從眼神裡 讀出不到任何一點情感 就只是一直看著我們...
但從他高大的身影 卻可感覺到一絲微微的睥睨感...

「騎...騎士領主....連領主都出動了! 可惡 看來趕不上了.....」

即便他剛剛神勇的從廣場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我劫走
但是一遇到精英 還是免不了感覺到絕望....

「可..惡... 就快到了...卻... 可惡阿!」
劍士絕望的大叫 但是領主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們...
但是! 並不是毫無動作 只見其是高舉右手的刺槍
「神聖...衝擊!」
手上的光芒 開始纏繞住刺槍 一道衝擊波迎面朝我們而來!
「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劍士突然大喊
「上吧! 力量衝擊!!!!!!」
一道衝擊波 也往領主刺去!

碰!!!

騎士冷眼的看著毫髮無傷的我們 以及自己的攻擊消失

「呼!呼! 你快跑! 一直往前跑! 快!! 我來擋住他!!」
劍士彷彿要犧牲自己 以確保我的生命
「為!..為什麼要這樣幫我!!」
劍士微微一笑 卻不告訴我任何原因
「至少...請你告訴我 你的名子...」
「不...我不希望我會成為你未來的絆腳石
你只要記得 有人曾經付出生命 救過你 這樣就夠了」

劍士耍帥的說 不過 再此時看來 那行為特別讓人感到難過...
「謝...謝..」 我只能以這句話 回報他對我的付出.....
我...丟下他 自己跑了...
面對騎士領主...就算是加上我 生存率也不會大於零的...
我只能把他叫我逃跑的話當成遺言遵守
一定要逃走! 然後活下去!

(待續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6(Sat) 16:18 ID:DDipjyWk ]
幫忙幫忙wwww
====================================================
「你...你們...是真的間諜!! 天阿! 你們為什麼要救我!?」

「阿阿~ 那個阿 那是因為...」

留滿鬍子的大叔正要回答時 一支箭狠狠的插進了他的腦袋!

「肯恩! 該死! 竟然這麼快就追到這裡來!」

年輕劍士不可置信的大罵!
不過 就算是少了同伴 他還是不失去理性 立刻扛著我 開始狂奔

黑影 從頭上越過... 佇立在我們的面前
高大的駿馬 上面坐著的是身披銀色盔甲的騎士
騎士眼裡 沒有任何一點迷惘
也不對自己剛剛解決一個敵人 而感到自滿
從眼神裡 讀出不到任何一點情感 就只是一直看著我們...
但從他高大的身影 卻可感覺到一絲微微的睥睨感...

「騎...騎士領主....連領主都出動了! 可惡 看來趕不上了.....」

即便他剛剛神勇的從廣場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我劫走
但是一遇到精英 還是免不了感覺到絕望....
「可..惡... 就快到了...卻... 可惡阿!」
劍士絕望的大叫 但是領主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們...
但是! 並不是毫無動作 只見其是高舉右手的刺槍
「神聖...衝擊!」
手上的光芒 開始纏繞住刺槍 一道衝擊破迎面朝我們而來!
「屋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劍士突然大喊
「上八! 巨龍!!!!!!」
一道衝擊波 也往領主刺去!

碰!!!

騎士冷眼的看著毫髮無傷的我們 以及自己的攻擊消失

「呼!呼! 你快跑! 一直往前跑! 快!! 我來擋住他!!」
劍士彷彿要犧牲自己 以確保我的生命
「為!..為什麼要這樣幫我!!」
劍士微微一笑 卻不告訴我任何原因
「至少...請你告訴我 你的名子...」
「不...我不希望我會成為你未來的絆腳石
你只要記得 有人曾經付出生命 救過你 這樣就夠了」

劍士耍帥的說 不過 再此時看來 那行為特別讓人感到難過...
「謝...謝..」 我只能以這句話 回報他對我的付出.....
我...丟下他 自己跑了...
面對騎士領主...就算是加上我 生存率也不會大於零的...
我只能把他叫我逃跑的話當成遺言遵守
一定要逃走! 然後活下去! 待續
====================================================
新的兩篇

4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6(Sat) 21:36 ID:Td.nAaqk ]
怎...怎有重複=.= 算了 我繼續寫.....
========================================================

月下急奔的感覺 又會讓我想起以前追殺敵人時的緊張感.....
只是 這次...被追殺的人 卻是我自己....

「呼!呼! 不...不行了..可惡! 我到底是倒了什麼霉阿!!!! 」

儘管如此說到 但是身上背負2個人的生命 我還是不能放棄!

「河.....」
一條小河 就擋在我面前...... 哈哈...前有阻礙 後卻有追兵
這輩子我看再也遇不到這麼惡劣的情況了八!

"瘩"

樹葉 被踩碎的聲音.... 在這寂靜無聲的夜晚...異常的響亮.....
我提起警覺!
「隱身」 我心理默念...
我身為一個遊俠 殺人雖然不在行 但逃跑 我至少還有一點自信

我躲進樹林中 屏息 靜靜的看著追殺者....

是騎士領主.......果然 就算我心理不想相信
但是這也已經確定那無名戰士已經犧牲了自己.....

我看著騎士走向了河邊 慢慢的下馬...
似乎是追殺追累了 而來到河邊休息

這是個好機會!
就算是騎士領主 下馬之後也就跟一般人沒兩樣
趁這時給他 "逞戒" 一定人重創他!

雖然我心理是這樣想 但是....要付諸實行 還是戰勝不了心理的害怕!

「烏烏烏烏~~~~~~~~~~」
馬! 馬!突然鳴叫了起來!
領主也察覺到馬的異狀 拿起了他的刺槍 開始警戒了!


「審判!」
不知從哪發出的聲音! 一道道的落雷 不斷從天空落下!!
騎士領主硬吃下了這招
雖然沒造成多大傷害 但是也已經驚嚇到了馬匹
馬匹開始狂奔 但是怎麼是往我的位置狂奔過來!!

「可惡! 繳械!」
不知從哪冒出的勇氣 我挺身挑戰了領主!

待續

5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7(Sun) 10:32 ID:Gsh4U2U6 ]
我有種再過幾話招式就會用完的感覺 XD

6 東廠很多位 [ 2008/07/27(Sun) 14:26 ID:Ahu37mK2 ]
幾天沒回來看,一回來就發現自己丟出來的角色領便當了XD
好複雜的心情阿...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7(Sun) 15:35 ID:IM7TmlfM ]
>3
騙人!!!步兵對騎士領主的生存率不是100%嗎......XD
特別如果有瓶回復藥水就更完美了
除非那位劍士剩下1HP=3=

8 Sam [ 2008/07/27(Sun) 17:34 ID:W.A5vmhM ]
劇情需要,要知道死靈跑很慢...(拖走

9 黑色華爾茲 [ 2008/07/27(Sun) 19:39 ID:e2EZzuN6 ]
現實中...總不能讓領主這ㄇ弱咩.....
東廠..對不起..T.T 我把你的腳色領便當了~~
還有 今天我富奸~ 明天再寫~ EFZ去~

10 黑色華爾茲 [ 2008/07/28(Mon) 00:11 ID:KZgDBL2U ]
改成明天取材好了...很多戰士..法師..以及遊俠的技能 我還沒搞懂...先去做功課 再寫出來.....(我竟然"力量衝擊"和"巨龍"混在一起 天阿...)
========================================================
老師曾經說過 "繳械" 雖然可以讓人暫時失去攻擊能力!
但是...對騎士成效卻是有限 因為 他永遠跑的比你快

現在 我終於體認到這句話的涵義了.....

不得已的暴露自己行蹤 對領主施行"繳械"
但是 他一直跟在我後面 準備提起刺槍給我致命一擊!
就算我賣力的跑! 卻拉不開任何一點差距....


「閃電矛!」
一道閃電光束 從前方的樹林射出! 直衝進騎士領主的懷中
重重的把領主從馬上給打落下來!
「快! 快點跑!!」
樹林裡傳來女性的聲音

我來不及細想這是不是陷阱
反正就算待在這 等領主麻痺解除爬起來之後 我就逃不掉了!


「跟我走!」
女子從樹林裡跑出來 用力拉著我跟她一起跑向河邊

船 一艘小小的船很隱密的停靠在岸邊的樹叢裡......

「上去!」 女子把我用力的甩上船
沒想到看似嬌小的她 也有如此大的力氣


「還有其他追兵嗎? 你就是我們要救的人嗎?
肯恩和雷諾怎麼了?? 你快點划船阿! 呆在這是想等死阿!」

連續好幾個問題附帶一個命令 使我登時語塞 不知該怎麼回答...
只能立刻划起槳 先脫離這被追殺的困境再說....

11 名無しさん [ 2008/07/29(Tue) 13:17 ID:nmQy77t6 ]
看到女性的聲音直覺是凱...
隔了兩秒才想到凱應該不是法師 囧

12 黑色華爾茲 [ 2008/07/29(Tue) 14:47 ID:ovynHHp2 ]
「凱 幾天前那逃走的間諜抓回來了沒有?」

寂靜的大廳裡 坐著王者 以及他的事從官
少數幾個衛兵 顯的大廳十分冷清 與外面的世界恰好相反

為了時時記得 以及外面世界的艱苦
王者 萊依魯.庫.貝魯達.蓋布蘭 把大廳椅子以及桌子撤掉 席地而坐
他希望自己保持著平民的生活 以警惕自己


凱對這問題似乎吃了一驚
因為她實在沒想到 對國政一向不太管的哥哥
竟然會對這件事情 感到有興趣

「阿.....那個阿.....被逃掉了..」

「似乎有援軍的樣子 騎士回來時 感覺就像經歷一場激戰
雖然 他自己很像把"讓間諜逃掉"這件事當成可恥一般
但是一對多 本來就會有失手的時候.....唉..」 凱嘆了一口氣

「是嗎....你別太操勞就好 一、兩個間諜而已 不用太追究深入」
萊依魯大人擔心的表示


「好的....哥哥...」 凱無奈的說

萊依魯並不知道凱被發現的事情是"女兒身"這件事
凱自己也不可能跟哥哥報告

「只能找其他機會解決了...」 凱心理想

----------------------------------------------------------------
納修布溪谷 在艾斯塞蒂王國時代
曾因為隕石撞擊 而造成這奇特的地形
兩邊的懸崖 就算是死靈 也不可能飛上去

「好漂亮阿....」
面對這驚奇的大自然 我這沒什麼藝術氣息的士兵 也感受到"美"

「也不過就是山水 你也沒必要這麼感嘆八! 還不快划!」
我被這小小的魔法師 用手杖敲了頭一下
雖然是不太痛 但是心理也是會不爽的
所以我生氣反駁

「我就沒看過阿! 一直待在宮中當衛兵 根本沒時間來看!」

「乾我什麼事阿! 我們現在在逃難!
會發生什麼突發狀況都不知道 你還悠哉的看風景!」

很好....看來這女子雖然是一個魔法師 但是根本沒有什麼大自然之美的素養....

船漸漸的靠岸 看來該用步行的了...

「我們要去哪阿? 這幾天下來 我一直划 你也沒告訴我目的地....」

「你跟著我走就對了!」 女子不耐煩的說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子..可以告訴我嗎?」

「................」
他不理我....看來我被當成什麼低下的生物了八....

「你們為什麼要救我? 這件事至少可以告訴我了八!」

「我不知道! 上面的人只說叫我接應在蓋布蘭王國的臥底人員而已!
你要問的話 等到我們國家 你自己問女王大人!」

「咦!!!問女王!!!」

瓦多麗蒂.貝魯庫修坦.霍爾丁女王 我多少也有聽過
很像是一個從牧羊人變成女王的偉大人物 帶領霍爾丁王國打贏許多場戰爭
也把霍爾丁從一個頻繁內亂的國家 變成一個富饒的王國

「................」
我不知該說什麼......我一個小小的士兵 竟然要去參見一國之君!

13 黑色華爾茲 [ 2008/07/31(Thu) 21:53 ID:pXtEutME ]
「.............!」
頭腦一片混亂......帶我去見女王到底是為何??
不 現在重要的是先找到安全的地方 一個可以保護我的地方
想想 在敵對霍爾丁的境內的話 一定能保障我的生命安全!
但是 這樣一來 我不就變成真正的間諜了嗎?
天阿 這到底要如何抉擇??

無名少女理也不理我心理的焦慮.....
我只好自己決定了

「那個....請把我帶去見女王八...」

「你就算不說 我也會把你帶去見女王的!!」

現在 我所能做的事
也就只有把這件事當作人生最後旅程了八...

----------------------------------------------------------------
半個月後......


霍爾丁王國首都 - 納茨蓓利


「全部準備OK了 可以出動了! 陛下」

「恩 那傳令下去 所有戰鬥人員 立刻往南門集合!」

女王站在階梯上發號師令 霍爾丁王國的如此大動作 是以前所未見的!

目前各國因為長期爭戰 而導致人民抱怨
所以各國皆暫時簽訂和平條約


「陛下 如此舉動 可能會引來其他大國的猜忌阿!!」
主張和平派的長老擔心的說

「那是以前! 現在我們已經掌握了可以滅掉蓋布蘭的情報了!!
現在只要等情報人員回來 看是什麼樣的情報 就可以有極大勝算!」

主戰派的年輕指揮官回答

「陛下!! 這個做太輕率了!!!」

「陛下! 想要統治這大陸 必須要趁現在!」

主戰派和主和派鬥爭已經很多年了 這2大勢力 不斷的左右著女王......

(待續.....


=======================================================================
我想問一下....輔佐女王的 到底是誰阿0.0 我本身老頭國的 根本不太熟
找資料也找不到.... 回應的 請跟我說一下.....

14 黑色華爾茲 [ 2008/07/31(Thu) 21:54 ID:pXtEutME ]
順便也告訴我其他國的....

15 名無しさん [ 2008/07/31(Thu) 22:30 ID:cHhk.r6s ]
浮上來支援

http://ds1.2000fun.com/bbs/viewthread.php?tid=3023913



16 名無しさん [ 2008/08/03(Sun) 23:32 ID:zske0jB6 ]
後續呢?後續呢?好期待啊~~(敲碗)

17 黑色華爾茲 [ 2008/08/04(Mon) 03:56 ID:sI7NSL6c ]
富奸中...最近要搞很多東西還有設定... 沒時間打上來..... 再等我1~2天ㄅ...

15樓的大大 謝謝提供資料~~

18 黑色華爾茲 [ 2008/08/06(Wed) 00:08 ID:kiiwTKHY ]
「歡迎回來!莉克大人!」

經過了半個月,我終於來到了霍爾丁王國首都 - 納茨蓓利

守門的警衛恭恭敬敬問候我面前的這位小小的魔導師
看來她是一位非常有名的人物呢!

納茨蓓利 跟 倫瓦爾 的差別很大
在這座城市裡 沒有貧民窟
看不到任何的貴族 也沒有所謂"特別的差距"
富有的人不會看不起平民
每個人 臉上都掛個笑容 彷彿這一座城市 就是一個天堂


「歡迎回來阿~ 莉克大人。
這些水果是剛收回來的,你就帶一些回去皇宮裡吃八。」

路邊的大嬸突然從水果攤跑出來 塞了一堆的水果在莉克的手裡

「皮斯娜阿姨!你不用給我這麼多拉....
最近幾年收成欠缺,我不好意思跟你拿這麼多拉」

「小莉克! 我不是說要叫我姐姐麼?? 沒關係拉 這些拿去! 不用跟我客氣。」

「那就謝謝拉...喂! 你看什麼看阿! 快點走拉!」

我的頭又被手杖敲了一下 經過這半個月 我的頭被敲到根本是麻痺了...

正當我要往前走的時候 突然感覺被人拉住 回頭一看 那位大嬸把我拉到了一旁

「莉克大人就拜託你了...你要溫柔一點喔~」

阿??

「這位大嬸...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太懂??」

「還裝傻? 好啦! 雖然你們不承認!
但是全國早就知道這次小莉克出遠門是為了找一個心儀的對象!」

大嬸手插著腰 一付把別人抓包的樣子

「阿阿....你誤會了....」

「喂~~~! 你在蘑菇什麼~~ 快點過來!!」

莉克在遠處不耐煩的大叫

「總之,莉克大人就拜託你了。」

「就說你誤會了拉....大嬸....」

「我知道~ 我知道~要低調~對八! 我不會跟其他人說的。」大嬸真摯的握著我的手

「................」

「還不快過來!」 莉克跑過來拉著我的衣服把我給拖走

「要再來玩喔~~~~~~」 大嬸在背後揮著手送走我們

19 黑色華爾茲 [ 2008/08/06(Wed) 00:10 ID:kiiwTKHY ]
皇宮很大
皇宮真的很大 但是霍爾丁的皇宮 未免也大的誇張
雖然在蓋布蘭是實行"節約主義"所以皇宮不大 但是比起在書中看過的皇宮
霍爾丁的皇宮 整整大上兩倍

「我回來了。幫我報告女王。」 莉克對著身邊的衛兵講


「喔喔~~小娜 你回來拉。」

小娜? 喔喔! 是因為她原名是莉克‧娜塔‧特斯米蒂雅 的關係阿...

「小娜....撲!」 我不自盡的笑了出來

「阿魯貝魯多叔叔!我不是說不要那樣叫我麼!!」 莉克生氣的說

阿魯貝魯多 三重臣之一 以一個神射手的身分 幫助女王開創國家 (感謝15樓大大支援)
在戰爭時期 只要在戰場上出現 就會帶給敵對國家極大的恐懼

「好好好~~ 這位是?.....喔喔 是那個阿....」 面前的老者仔細的打量我

「女王現在在忙麼?」 莉克問

「說忙 也是在忙拉.....反正我現在也很少管政治了
所以不太清楚,主要還是那兩派在女王耳邊一直炒八。」 阿魯貝魯多無奈的說

「是麼....喂! 你去休息八。 衛兵。把他帶去接待休息室。」

衛兵把我帶領到休息室去
想想 一直趕路也累了 很久沒看見"床"這種東西 還真有點懷念
我躺在床上 深沉的進入了夢鄉..........

20 名無しさん [ 2008/08/06(Wed) 10:40 ID:sTM5ImV6 ]
建議:ㄅㄚ(八)改成ㄅㄚ˙(吧)

21 黑色華爾茲 [ 2008/08/11(Mon) 16:58 ID:OH1QTut. ]
咚! 咚!

寂靜的夜裡 門外響起兩聲不應存在的聲響
把我從睡眠中炒醒

{發生什麼事了.....}
心想感覺到有一絲的危險性
我拿起了身旁的雙刀 開始警戒

我退到了角落 注視著門口
門慢慢的打開來 卻沒人進來
但是 直覺告訴我 有個物體進入了這個房間

答!

{我確實聽到了 輕微的腳步聲。}
突然 心底的直覺告訴我 要快點離開這房間
不然我身上將會發生嚴重的事情!

答!

聲音...越來越大聲。
甚至感覺就在我附近......

喝!!
一道閃光 在我面前出現!!
我迅速往右方翻倒!
兩把利刃插入了我身後的牆壁!

「呼!呼! 是誰在這!!」
翻倒後回頭一看 卻沒半個人影

{是鬼??} 我心想

但是剛剛確實有聽到"喝"的一聲
不是我的錯覺!
我要專注! 專注! 這是跟我一樣是遊俠的高手!
一定可以找到他的漏洞的!

答!

{又是那個聲音!他就在我附近!}

答!
看來越來越近了!
左邊? 右邊? 或者是.....

喝!!

「後面!!」
我兩把刀早已準備好防禦住後方
"逞戒重壓"壓下來的力道把我的雙刀彈飛
但是我也因此看清楚敵方的真面目

黑色的披風 配著黑色的面罩 以及黑色的服裝
非常適合融入夜晚的行動
但是左手臂上的銀色牌子在夜晚月光的照射下 非常閃亮

「你...你是該隱部隊的人!!」

"該隱部隊" 蓋布蘭皇家暗殺部隊
專門負責處理掉會危害皇室安全的人。
在以前大戰時 敵方指揮官很多都是因為這部隊的"處理"
而讓我方有極大勝算取得勝利
但是這部隊非常隱密 只有極少數位於皇宮的人才知道

「真不塊是前護衛隊隊長阿...
沒想到可以躲過我兩次攻擊..
但是! 你手上已經沒武器了 再來就請你好好的去吧!!」

敵人直直的朝我衝過來 手上的雙刀把我逃生的方向全部封鎖
難道....我的生命就此結束? 不! 怎麼可能! 我一定要活下去!

「屋阿阿阿!!!」
我也直直的朝敵人衝了過去
沒有一個手無寸鐵的人 會朝敵人衝過去!
他似乎被我這異常的舉動嚇了一跳而發呆了一瞬間
這一瞬間 就已經給我很好的機會了

我迅速滾倒 從他跨下越過 在他背後 狠狠踹了他一腳!

「嗚!」
在他跌倒之際 我快速的跑去檢起我的刀

"隱身"

靜靜的 靜靜的 移動 必須要在他沒發現我之前 離開這房間

「可..可惡!就看我找不找的到你 你這渾X!」 他憤怒的說

但是! 就在他跌倒 視線從我身上移開的那一瞬間
就已經決定了我的生死 只要他一開始沒抓準到我的位置
那麼 我就有機會用隱身逃走!

「..............................................」
糟....糟糕...他竟然堵死在門口!
這唯一的出入口被堵死 我就沒法逃脫了! 怎麼辦!!??

<待續>

22 黑色華爾茲 [ 2008/08/17(Sun) 22:12 ID:6meB45xw ]
「竟然派出這種貨色混進來阿。」

奧拉伊昂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他的房間裡躺滿了人群
每個人皆是蒙著面 從此可知皆是不懷好意
佈滿血腥氣味的房間 異常恐怖
而他背後的大斧 也沾滿了血氣

「衛兵! 衛兵!」
他大叫 但是卻沒任何人回應他

「哼!全滅嗎?」

走在寂靜的走道上 奧拉伊昂細細的回憶以前的種種
自從以一個雙手戰士的身分跟隨女王開始
每天的戰鬥 他已經膩了
現在 以雖三重臣的身分輔佐女王 但自從"主戰派"開始抬頭之後
身為"主和派"元老之首的他 開始被忽視
而和平 也不再降臨霍爾丁王國了

"康!"
這一聲把奧拉伊昂拉回了現實

「恩?」

從黑暗深處傳來兵器相接的聲音 

「還有嗎?....」

奧拉伊昂靜靜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
眼前的殺手 不間斷的向我進攻 我雖然不斷的招架 傷口卻不斷增加

{死定了!!}
心裡雖然這樣想 我還是不斷的抵擋攻擊

「毒蛇! 看招!」

他突然向我衝來 一閃 我被向後擊飛 頭撞到了牆壁
暈眩感迎面襲來 我看不清前方 這致命的錯誤 將會導致我生命的消失

碰!

「你!!你是誰阿!!」
我的敵人突然驚恐的叫道

刷! 咚!

清脆的聲音 伴隨著落地聲
有紅色液體噴灑到了我的臉上 佈滿了我的視野

「小隊長!!! 可..可惡! 你們給我記住!」
從頭上傳來了沒聽過的聲音

「想逃?? 作夢!」
進來幫助我的人大喊著



從模糊的視線 感覺到那人丟出了一樣巨大的武器

「阿!」
那刺客哀嚎
有東西掉在我面前 但是我看不清 但形狀彷彿是一條手臂

「切!逃走了嗎? 喂!你還好吧?」
援軍伸出了手扶我起來

而我因為終於可以放心下來 而昏了過去

23 名無しさん [ 2008/08/23(Sat) 23:23 ID:qMyLcT9Q ]
換成吧以後感覺好看多了~
另外主角的身世詳細希望阿 XD


24 黑色華爾茲 [ 2008/08/25(Mon) 15:07 ID:FT8h5KiU ]
夢中 我漂浮在寬廣的天空

我依稀看到了師父 站在我面前
回想以前 他常告誡我:
「為了國家 命都可以捨棄。但靈魂 卻死都不能放棄!」

我時時記著這句話 結果現在這種下場 真是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是要死 來保護國家? 還是讓自己活下來 對國家造成威脅?

師父以慈愛的眼神看著我....我兩都沒說一句話.....
===============================================================
「沒救了。」

莉克聽到這消息不可置信的站著

「他中的是劇毒 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
皇家御醫冷靜的分析病情

「小娜....」
阿魯貝魯多 摸著莉克的頭 希望可以稍微安慰他

吳銘示躺在床上 臉上不斷的冒汗 身體不斷顫抖
似乎非常痛苦

「不會的....不會的...不會是這樣的.....」
莉克湧入阿魯貝魯多的懷中 無聲的啜泣著

===============================================================
「你曾經說過你要拯救世界 對吧?」
師父突然開口說話了

「是...是的..」

「那麼 現在呢?」

「現在阿..當然是知道自己的渺小..」
我感嘆的說

「是嗎?」

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師...師父! 你當初 是為何要離開? 要遠離我們?」

「............」
師父陷入了沉思

「這件事 表面上看起來其實也沒什麼
但是我所持有的秘密 將會顛覆整個蓋布蘭王國。」

「.............」
換我陷入了沉思

突然 我靈光一閃 感覺師父跟我有點相似

「是..是..跟我同一個理由?」

師父微微的笑著

「我...是從凱很小的時候就照顧著她了。
但是到她長大之後不知為何 整個野心都變了....」

師父停頓了一下 繼續說著


「萊魯伊被我從外面帶回來的時候
她表面裝成很高興的樣子
但是王位繼承人的位子卻因此落空。
所以 她把自己在城外給與別人"凱"是男性的觀念
如此一來 她才能參與政事。」

我聽著師父說著事情的經過
沒想到 蓋布蘭帝國藏著如此大的秘密

「而我 因為有著這秘密..被放逐了....」
師父憂傷的說

「但是! 我並不後悔我曾經照顧過凱
她其實很善良的 因此 我不恨她。」

「師父...........」
我朝師父的手握去 卻穿了過去 什麼也抓不到

「現在 就是一個機會讓你拯救世界!
你必須回去保護萊魯伊王!
現在既然你是安全的! 那麼這秘密就可能會洩漏出去
那凱可能會把萊魯伊除掉 以讓自己能繼續掌權!」

師父突然很嚴厲的告訴我

「我要走了...時間到了..希望你能完成我的遺志..保護蓋布蘭王國!」

師父在我面前越飛越高 漸漸的消失在高空中...不管我如何喊叫 他都沒有回頭

<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