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最短輕小說

1 2xIx8cFZI6 [ 2008/07/26(Sat) 12:23 ID:0SCE6h6U ]

........

****開放想像*****

(逃


2 Baker.JL [ 2008/08/07(Thu) 23:51 ID:uQNtaRts ]
就在我剛上小六,為了升上好國中而去上補習班時,的悲慘回憶:

第一天
教室內的名師,正在報答案:[ B A C C 豬, 豬 C B 豬 B]
[老師,"豬"是什麼?] 附近一陣大笑
[蠢材!豬就是豬ㄚ,問什麼白痴問題?]

於是,我在答案欄上填下了[豬]

P.M. 6:30
晚餐時間,我沒吃過外面的東西,想說買個雞腿便當來看看.
[幹,怎麼有賽的味道!]
[他馬的,吃什麼雞屎便當!?] 一坨口香糖黏在我頭上
......我,做錯什麼事情了?為什麼大家要對我這樣?

第二天
P.M. 8:50 放課時間
我,很不開心,旁邊走著我不喜歡的人們
我,很不開心...
[嘿!JL,你從小吃雞屎飯長大的對不對?] ^-^
[對阿對阿!他媽一定超會煮雞屎飯的,全家人還吃的很開心捏,哈哈哈!]
我,握起拳頭,在馬路上,往那傢伙揮去...

3 Baker.JL [ 2008/08/08(Fri) 00:00 ID:MQmbFY1M ]
喧囂的馬路上,換來的是一陣亂打,還有一身的口水(上面還沾著滷肉飯跟珍奶的味道),我,倒在馬路旁
[靠杯,廢物就不要在那邊北蘭] 語畢,我頭上黏著一顆口香糖(飛壘的)
書包被打開,東西被灑在水溝中,筷子被折成兩半,媽媽的便當盒被摔爛
而錢,也被拿走了

我帶著頭上的口香糖,以及一身魯肉味,沿著外木山的海邊走著
走著
走著
走著
越走越近,海水的聲音蓋過了市區了熱鬧
越走越近,深藍的水面使我心平靜(上面還浮一層油,還有滷肉飯盒子)
我望下看,浪拍打著岸
防波堤對我輕聲訴說[來吧,來吧,回到你的家鄉吧]
我走了下去
我走了下去
漸漸的,膝蓋感到一陣冰涼
漸漸的,胸口感到一陣平靜
漸漸的 無法呼吸
住在基隆的少年 從此失去身影


4 Baker.JL [ 2008/08/08(Fri) 00:07 ID:MQmbFY1M ]
[沒有找到嗎?]第四分局的警官正對著無線電訊

A.M. 8:43 澎湖外海發現一句,無名男屍,頭部已經分離,身體水腫潰爛,判斷約介於9歲~14歲之間 (現在是冬天,吹東北季風,所以會吹到澎湖)

[我,死了嗎?] 少年問
[恩,死的徹底.] 一旁的紅髮少女如此說道,他身穿一襲黑色洋裝,手上捧著一束菊花,表情覆蓋於面紗之下.

----以下開放接龍,本人已無力----(其實有部份是真的)

5 毛色黯淡的狼 [ 2008/08/08(Fri) 02:00 ID:elFigzvg ]
「我是怎麼死的?」
紅髮少女未被黑色面紗覆蓋的嘴角優雅地一撇。像是表示善意般對我微笑,卻又帶點嘲諷的味道在。
但是至少不是赤裸裸的、踐踏人心的攻擊。
「你不會想知道的。」
「為什麼我的頭——
「你不會想知道的。」
「妳到底是誰?」
年紀應該比我大的紅髮姐姐攏了攏她那頭閃耀著光澤的酒紅色秀髮,接著用溫婉大方的姿態將她手中的那束菊花遞給我。
「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來……請收下吧。這僅代表我的哀悼之意。」
「喔、啊……謝、謝謝。」
我糊里糊塗地接過了菊花,隨後大姐姐摘取了一片菊花花瓣,放入口中細細地咀嚼起來。接著她面紗下的雙頰馬上飛紅,整個人恍恍惚惚地,散發著——朦朧的美感。
「啊……好吃。對不起,我可以再吃一片嗎?」
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吃菊花花瓣?我搞不清楚。但是我還是默默地將菊花舉到她面前,讓她又摘了一片花瓣。
抓緊她芳心大悅的時候,我又趕緊問問題,暗自希望能夠獲得解答。
「為什麼我會死?」
雖然說看不見她的表情,但是我依然可以感到她對於這個問題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你自己選的。」
「我……自己?」
「沒錯,你自己選擇了這條路。」
我自己選擇——死亡嗎?但是……但是——
並沒有。
我並沒有。
我只是……只是——
「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想回家?」
「我只是想回到……自己歸屬的地方。」
面對我的說辭,大姐姐如夢初醒般地點點頭,然後說道。
「那麼,哪裡是你歸屬的地方呢?」
——哪裡是我歸屬的地方。
面對著理應是非常簡單的問題,我遲疑了。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話。只能讓腦袋空轉,不停地尋找這個問題的解答。
為什麼,我會寧願選擇這片死之海當家。那最後的歸宿。
到底為什麼?
仔細回頭審視,難道我短短十幾年的人生,沒有足以稱作『家』的地方嗎?
「我不會同情你。」
姐姐,斬釘截鐵地開口了。
「我不會同情你。」她重複了一次她之前說過的話,強調自己的立場。「要比慘的話,世界上很多人都比你還慘,慘太多了。至少你還有機會選擇——選擇死亡,不管什麼原因。所以我不會同情你,你得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嗚……
這位姐姐該不會其實很兇吧。
看到我忐忑不安的樣子,她又淡淡地一笑,伸出手來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
「你只是個孩子,但是你選擇了最殘酷的一條路。所以請不要撒嬌了。」
說完,她就站起身子來準備離去。
「妳……妳要去哪裡?」
「不用擔心,七天過後我會來接你。」
大姐姐背對著我,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
「去尋找吧。」
「咦?」
「雖然說只有七天,雖然說你只能看。但是你一定可以找到些什麼。畢竟……我也不想看著一個孩子就這樣離去。」
「尋找嗎……?」
「是的,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些……悲傷以外的事物的。」
就這樣,她消失在我眼前。
我展開了一趟,短短七天的旅途。

============================

嗯……我一直相信寫作是個很有潛力的地方,不下於塗鴉王國。
我一直這麼相信,雖然說我文筆一直都不怎樣。不過這裡應該很多高人。
那麼現在交棒了,希望接下去的人能夠讓主角看到能夠讓他感到一點希望的小小故事。
話說,好久沒寫沒有槍砲彈藥紛飛的故事了。

6 Baker.JL [ 2008/08/08(Fri) 18:16 ID:l4wFTohQ ]
路上行人的頭部上方,顯示著不明的文字
而有一股火花,從人的心中散發,就像心跳一樣 一閃一滅
循環站,那裡有我所熟知的人們,也是回家必經之路
[Flinch,你知道JL死掉了嗎?] 我的一位小學朋友如此問,順帶一提,他的名字叫Lambda
[死掉?怎麼死的?] Flinch抓抓著頭問著
[聽說是自殺,就在外木山那邊]
[喔,昨天新聞上面報的就是他喔?]

我走近,拍拍了Lambda的肩膀,不過他沒有回應
現在,我舉起了拳頭,朝著Flinch揮去
[砰!] Flinch朝著馬路滾去,剛好跟303公車撞個正著
輾~☆ 當場血肉模糊! 我看著這幅景象,嚇呆了!
東張西望著,沒看見任何人感到震驚,也沒有聽到尖叫

轉過頭來,我驚愕了
Flinch好好的站在站牌前,
Flinch好好的站在站牌前同好好的站在站牌前的Lambda聊天

?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