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第一回:啟動了的傳說

1 16479 [ 2008/08/07(Thu) 16:54 ID:.nbHQt3o ]
賭撚:第一回:啟動了的傳說









正午時份,天水圍警署門前喧嘩吵鬧,人山人海,原來他們在圍觀一個四眼男子被賊人打劫。





眾人大聲恥笑,有的撥手機叫朋友來揍熱鬧,有的更用手機拍下影片,沒有一人打算施以援手,就連經過的警察也只是叫圍觀者讓出一條路給他通過,對事件不聞不問。





眾人煸風點火的叫囂聲,令那不修偏幅的賊人心情煩燥,再看看自己打劫四眼男子全身竟只有七元港幣,不禁怒火攻心,大罵道:「帶這麼少錢也敢逛街?」說著舉起手上的水果刀,往四眼男子的喉嚨刺去!





眾人見狀立即歡呼高叫,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侯,一聲大喝把所有歡呼聲壓下道:「住手!」那賊人嚇了一跳,手中的水果刀也掉在地上。





眾人向聲音處看去,只見一個滿面怒容的醜怪青年,約莫十五六歲年紀,五短身材,身穿扣上頸喉鈕的襯衣,穿著一條短褲,小腿上光溜溜的沒有一根腳毛,那青年叫道:「光天化日就打劫?好大的膽子!我陶國能今日要替天行道!」





那賊人看見陶國能的樣子,心裡就瞧不起他,怒道:「妨礙老子「工作」?死吧!」拿起水果刀,向陶國能刺去。





只見陶國能不慌不忙,左手撥開賊人的攻擊,右手一拳轟在賊人面上,把那賊人打得飛了出去,在地上不住打滾。





那賊人掙扎著爬起身來,全身發抖的瞧著陶國能,陶國能笑道:「要再來嗎?」





那賊人看見遍地都是自己的鮮血和牙齒,早怕得魂飛魄散,沒命價的拔腿就跑,臨走時不忘大叫道:「你走著瞧!」





眾人看完熱鬧,一哄而散,那四眼男子不住向陶國能道謝,陶國能笑道:「小事一件,何足掛齒?這社會道德淪亡,我早已看不過眼,這種壞人被我撞上,注定他要吃這一頓打!」





陶國能別過四眼男子,在街上散步,忽然聽見街道轉角處一陣吵鬧之聲,他走了過去,竟發現一群人在聚賭。





只見那群人個個神情亢奮,不住大呼小叫「大!開大呀!「仆街」!」「小! 小! 小! 小! 小!」顯然是在「買大細」!





陶國能本打算買了便當,就回家吃飯,但一見此情景,便大笑起來道:「哈哈!我陶國能來贏大錢啦!」說著便往賭檔處衝去,絲毫沒有發現剛才打跑的賊人正跟蹤自己。





那賊人躲在牆壁後,鬼鬼祟祟的伸出他的賊頭賊腦,撥了手機,道:,西哥,他在我們的場子賭錢,你快點來!」





再說陶國能在「買大小」,他把小量金錢押「大」,不敢去的太盡,生怕輸了清光,那局果然開「大」,陶國能心中後悔起來「早知道就押多些!」





接下來幾局,陶國能都大殺四方,贏得盆滿缽滿!他身旁的賭徒都向他投以羨慕眼光,道:「你手風真好!」「要是押多點就好了!」





陶國能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自以為鴻運當頭,憑賭必勝,逐大著膽子,把所有金錢押「大」!





他一想到馬上就要大賺一筆,忍不住放聲大笑,此時,除陶國能外,賭檔所有人,都露出一個怪異的微笑,結果,那一局開「小」





陶國能不敢相信,當場抱頭大叫道:「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





賭檔檔主不耐煩道:「沒錢滾一邊去!」





身邊的賭徒也不住催他離開,陶國能身無分文,唯有當掉衣服,以換取東山再起的機會!





但是「天意」弄人,那一局他又輸了,只見他一絲不掛,露出骨瘦如柴的上身,不知那裡拾來一張舊報紙包著私處,他無法接受自己一敗再敗,也無法接受身邊的恥笑聲,憤怒使他失去理智,作出一個極度恐怖,令他後悔一生的可怕決定:押上自己的陽具。





陶國能大叫著掀開包裹下身的報紙,大叫:「我要押自己的巨形轟天炮!」





眾人看著他那只有牙籤大小的陽具,馬上轟然大笑起來,陶國能見狀大怒道:「我要用它贏到你「冧檔」!」





檔主好不容易停止了大笑,道:「好的,你輸了的話就要切去老二。」這局陶國能還是押「大」,因為他覺得自己的陽具碩大無朋,是以押「大」。





只見那檔主裝模作樣地道:「買定離手,開!」





這一刻,陶國能感到空氣凝固起來,全身冷汗直冒,拳頭緊握,不住吞口水,眾賭徒看了他這樣子,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但陶國能的精神正集中到賭局上,對別的事情充耳不聞。





但是他的緊張沒有替結果帶來任何變化,那局仍是開「小」,那檔主大喝道:「小呀!」場中所有人也跟著叫道:「小!」彷彿在嘲笑陶國能細小的陽具。





陶國能感到晴天霹靂,身子軟倒,半跪在地,但隨即又被兩條大漢一人一邊,揪了起來,那檔主道:「願賭服輸,對不對?」眾人大叫:「大哥說的對!」





愚蠢的陶國能終於知道,除自己外,賭檔所有人,全是同黨,由此至終,都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





陶國能不住掙扎,但被兩條大漢強而有力的手臂抓住,那裡掙脫得開?檔主揚起剪刀,獰笑道:「好了,跟自己的弟弟說再見吧!」





眼見剪刀漸漸迫近,陶國能仰天一聲怪叫,那兩條大漢只覺一股大力衝向自己,雙手再也把持不住,被震得人卧馬翻!





那檔主見狀,驚道:「甚麼事?」回答他的,是迎面一腳,把他蹬得整個面門扁掉,後腦重重撞在牆上。





眾人盛怒攻心,或拿鐵棒,或執菜刀,一湧而上,陶國能不屑地說:「很好,讓我為社會掃掉一群廢物!」他功夫了得,根本沒把這幫流氓放在眼裡,只見他一拳打倒一個,不一會,已把眾流氓全部打倒。











陶國能邊穿上衣服,邊踐踏著檔主的頭顱,道:「和老子鬥?你未夠斤兩!」又把賭檔上的金錢一掃而空,笑道: 「不義之財,全部沒收!」轉身欲離去時,只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擋在面前,陶國能抬頭一看,不禁大嚇一跳!





身前赫然站著一個高大健碩,西口西面的男子,那男子上身一絲不掛,下身穿火焰喇叭牛仔褲,身上的肌肉像岩石一樣堅硬,教瘦小的陶國能不禁自慚型穢,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手中的鈔票全都掉在地上。





那男子不屑地「哼」了一聲,道:「你就是陶國能嗎?」





陶國能打鼓起勇氣,令身體不再發抖,挺起胸膛,裝模做樣地道:「老子正是,有甚麼指教?」





那西面男子二話不說,就是一記雷霆萬鈞的重拳,陶國能萬料不到有此一著,當然照單全收!他被打飛老遠,面上滿是鮮血,驚道:,大…大…大哥,是不是「點錯相」了?」要是別人向他突襲,陶國能必定把那人打個半死,但他見西面男子高大威猛,有如天神一般,早嚇破了膽子,說話也變得畏畏縮縮。





只見那西面男子身後閃出一條人影,頭髮凌亂,樣子猥瑣,正是在天水圍警署門前打劫的賊人!





那賊人吃吃笑道:「還記得我嗎?」





那西面男子又道:「妨礙我的兄弟打劫,又破壞我場子,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呀!」





陶國能見了,心中燃起一團熊熊烈火把恐懼壓下,跳將起來,衝向西面男子,道:「媽的,我要宰了你這壞蛋呀!」說著就一輪密如暴雨的重拳!



2 16479 [ 2008/08/07(Thu) 16:55 ID:.nbHQt3o ]




只見那西面男子不閃不避,用自己的身體擋下這暴雨狂風似的攻勢,只見他穩如泰山,絲毫不動,笑道:「沒吃飯嗎?」





陶國能聽聞言一驚,心道:「他怎麼知道?」還未答話,那西面男子已大喝一聲道:「這才叫拳頭呀!」





重重的右勾拳擊中陶國能左頰,打得他在空中飛舞,飛濺出來的鮮血在空中化為一道美麗的軌跡!





那賊人振臂大呼:「西哥幹的好!」





那西哥看著如爛泥般躺在地上的陶國能,面帶不屑道:「我生平最瞧不起不守承諾的人,,身為一個男人,得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來,把老二切了,這樣才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





陶國能心道:「不守承諾固然不是男人,但閹了也不是「男子漢大丈夫」了!」





陶國能深深吸一口氣,舉起雙手,在胸前成合十狀,只見他雙手散發出陣陣光芒,漸漸變成一個光球,神光四射,把兩人嚇的目瞪口呆!





西哥失聲叫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且說在不遠處,一個樣子神氣,理了一個「刺蝟頭」的青年正在跟一個矮矮胖胖,頭髮像海澡一般的女子道:「我們分手吧。」





女子聞言,嘴巴立即變成一個大圓圈,那青年又道:「我已經忍受夠妳的「臭脾氣」了。」說著便轉身就走。





只見那女子揮手頓足,歇斯底里地叫道:「吳智秋,你給我站著!」





那吳智秋毫不理會,繼續前行,那女子坐倒在地,不住拉扯頭髮,眼中滿是紅絲,口中唾液長流,喃喃自語道:「為什麼…我這麼美也跟我分手,這個負心的男人,不是好東西…嗚嗚,哇呀砰砰砰…呼嘰…….」





一輪意思不明的呻吟,使吳智秋心中不忍,回頭一看,令他後悔莫及!





只見那女子全身被黑氣包圍,她的身體,正作出驚人的變化,口中長出尖銳的牙齒,背上伸出四根長長的尖角,身體愈來愈大,吳智秋怕得不敢動彈,看著她一雙眼睛慢慢地往面中央靠攏,變成一隻恐怖的巨大眼睛,此時,那「女子」以一道低沈怪異的聲音叫道:「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說回陶國能那邊,陶國能手中的光球愈變愈大,光芒也愈來愈強,只見陶國能站了個工字馬步,叫道:「嘿!迫得老子破戒使用「功德完滿」,你還是頭一個,待我蓄夠能量後便馬上殺了你,慢慢等罷!」





西哥一聽,立時鬆一口氣,繞到陶國能背後,朝他胯下重重踢了一腳,痛得陶國能整個人跳了起來。





陶國能雙掌一分,光球不能持續,即時四散開來,陶國能縮成一團握,住自己的小弟弟道:「人家在蓄氣,你怎麼還向我攻擊?你不懂規矩嗎?」





西哥嘆一口氣,搖搖頭道:「真是個白痴!」接著信步走向遍體鱗傷的陶國能,準備給他最後一擊。





就在此時,地面震動起來,,轟隆轟隆的巨響漸遠而近,眾人正錯愕時,身邊的牆壁發生大爆炸!





賊人連忙躲到西哥身後,只見碎石遍地,煙塵彌漫,三人不敢做聲,待得沙塵散去,映入眼廉的,是個教人不寒而慓的大怪物!





只見那怪物面上一隻獨眼,,滿口尖牙,兩頰長著鐮刀似的東西,圓盤一樣的身體長了四根長而尖銳的大角,背上還有一個噴射推進器,下身連繫住兩條長長的巨爪,還吊著一個流星鎚,全身浮在空中。





陶國能細心一看,只見其中一根長角上插著一個理刺蝟頭的青年,那青年慘被穿膛破肚,鮮血長流,低吟著:「救命…救命呀…」





那怪物發出一陣低沈的怪聲,道:「負心人,死吧!」一股力量衝上尖角,青年立即攔腰斷成兩截!





那怪物發出呵呵奸笑聲,回過頭來,瞧見陶國能三人,叫道:「男…男人…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巨爪伸前要去抓西哥!





西哥連忙跳開躲避,巨爪一擊不中,打在地上,把堅固的水泥地打得粉碎!





陶國能大驚道:「好可怕的力量呀!」





這一下巨響令暈到的眾流氓醒了過來,他們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怪物,只道自己尚在夢中,呆了好一陣子,才不約而同,發出轟天震地的驚叫。





眾流氓拔足狂奔,那怪物揮舞著流星鎚,逃得快的就被流星鎚轟成肉醬,逃得慢的則被連接的鎖鏈斬成數截,無一悻免!







幸好陶國能等三人及時伏在地上,成功避過一劫,但眼前人頭亂滾,斷肢四飛,血流如海,儼然人間地獄,三人一陣噁心,那賊人最先忍受不住,大嘔特嘔起來,引起怪物注意,一隻巨爪馬上朝那賊人面上飛去。





西哥見狀,立即撲上前去,推開賊人,結果賊人逃過大難,西哥則被巨爪牢牢抓住!





那賊人大叫道:「西哥,我來救你了!」但竟然邊叫邊往反方向逃去。





陶國能大怒道:「你要拋下自己的兄弟嗎?」





那賊人罵道:「生命更重要呀!」





陶國能看著他愈跑愈遠,漸漸看不見了,西哥面如死灰,一語不發,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兄弟會對自己棄之不理。





這時怪物狂性大發,四處破壞,市民爭相走避,怪物過處,皆成廢墟!





怪物張大了它的血盆大口,朝天發出撕天裂地的咆哮:「我失戀「大x晒」呀!」





西哥大罵道:「媽的,有種把我放下,讓我大隻西宰了你這怪物!」





那怪物瞪了西哥一眼,怪叫道:「我先吃了你! 」





西哥眼見長而尖銳的牙齒朝自己身體逼近,心想必死無疑,索性閉上眼睛,靜靜等死。





此時,一道身影飛奔而來,在怪物身上轟了一記重拳,叫道:「不要放棄希望!」那人正是------陶國能!!!





3 16479 [ 2008/08/07(Thu) 16:56 ID:.nbHQt3o ]




那拳成功把怪物的注意力引開,它不再理會西哥,巨爪和流星鎚不住向陶國能身上招呼,陶國能吃力地一一避過,他汗流浹背,喘氣吁吁,被攻破防守只是時間問題!





西哥叫道:「你快點逃吧!」





陶國能百忙之中也回答道:「不,我絕不會讓它繼續殺戮,絕不會讓它再破壞天水圍這美好城市!」





這番說話使西哥大受感動,決定絕不坐以待斃,是以他不住掙扎,那怪物轉過頭來,叫道:「吃了你!」





西哥大叫:「看飛劍!」一口濃痰吐出,不偏不倚,正中怪物的眼睛!





那怪物不住搖頭,眼水長流,攻勢也慢了下來,陶國能笑道:「原來眼睛是他的弱點,好,看我的!」衝上前去,看準時機,朝那獨眼狠狠一記飛腿,痛得那怪物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雙爪一鬆,西哥摔在地上。





陶國能抱了西哥往遠處躲避,陶國能問道:「沒事罷?」





西哥應了,此時,那怪物在地上痛苦打滾,往身邊的建築物亂衝亂撞,做成嚴重破壞!





西哥嘆道:「唉,看來沒有人能夠對付它了!」





陶國能道:「不!我使出「功德完滿」定可一擊殺之!」





西哥心道:「那招式運聚力量需時,蓄氣時又不可等移動,根本無法用在實戰使用,但要打倒怪物,這招是最後的希望!」





西哥沈思半响,終於下定決心,叫道:「讓我來引開怪物,你趁機會蓄氣!」也不待陶國能回答,便朝著怪物衝去。





陶國能立即站起工字馬步,雙手合十,祭起驚天動地的必殺絕技「功德完滿」!





西哥為引開怪物,東竄西逃,,好幾次幾乎又被怪物抓住,險象環生!





西哥向陶國能看去,但見那光團變成約足球大小,聖光四射,連身在遠處的西哥也感到渾身舒泰!





陶國能叫道:「好了!」西哥見時機成熟,向陶國能跑去,那怪物啟動了噴射推進器,以追風遂電的速度猛撞過去!





到了陶國能身前,西哥猛地向旁躍開,那怪物看見陶國能掌上的神聖光芒,馬上大驚失色,想要轉彎避開,但猛烈的噴射衝力使它停止不著。





終於,陶國能雙掌轟出,正中那怪物身體,那怪物放聲慘叫,全身碎裂瓦解,轟隆一聲爆得徹底粉碎!





陶國能被爆風震得整個飛起,西哥上前一把接著,只見陶國能全身散發白光,他表示沒有大礙,西哥鬆一口氣。





突然,陶國能驚呼一聲,手指爆炸方向,西哥只道怪物尚未死去,立即全神戒備,過了良久,煙塵方散,定睛細看,發現爆炸中央赫然躺著一個肥胖如球的女子!





兩人連忙上前,陶國能道:「剛才我看見的黑影原來是她!」





西哥道:「看來她是被怪物活生生吞進肚子,先給她急救罷!」說著蹲下來,要為那女子作人工呼吸。





陶國能見狀推開西哥,道:「老兄,這種粗活讓小弟來罷!」他心道這個飛來豔福,機會難逢,當然不可錯過!





他滿心歡喜的把頭臉湊近,在快四唇相交時,那女子突然張開眼睛,瞧見面前醜怪無比的男子,嚇得大叫起來,給陶國能賞了一記耳光,登時鼻血長流!





西哥向那女子道:「小姐,沒有事罷。」伸出手要扶她一把,誰不知那女子目露凶光,一手把西哥推開,大叫:「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飛奔而去。





西哥呆了半响,轉身看陶國能時,見他早已走到遠處,連忙喝道:「喂!你還未切小弟弟還債,別跑!」陶國能聞言,立即拔腿飛奔,轉瞬不見蹤影。







此時正是黃昏時份,日影西斜,夕陽把天地萬物映照出一道道長長的影子,西哥站在頹桓敗瓦中,呆若木雞,為今天發生的事情感到驚訝不已,他不知道,一切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待續





請看下回:港女的真面目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