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第三回:暴力教畜煙民

1 16479 [ 2008/08/07(Thu) 16:58 ID:.nbHQt3o ]
賭撚 第三回:暴力教畜煙民







雷霆萬鈞的一掌把煙民打得吐血倒地!只見他身後橫七豎八躺著幾個人,不知是死是活,腦魔、鳩毛仔赫然也在其中,煙民眼前一個全身散發驚人氣勢的男子,那男子緩緩收掌,把身邊女伴抱得更緊,道:「我的膠力是不是很厲害啊?」





煙民怒道:「無恥!」





那一對男女卿卿我我,對煙民毫不理會,煙民大喝一聲,全身冒火,勢如瘋虎的衝向那人,那人頭也不回,強大無比的硬膠能量貫滿手臂,一掌擊出,叫道:「上路吧!」





這一掌來勢極猛,煙民避無可避,注定要轟個慘死收場!





























猛地裡煙民大叫一聲,睜開眼睛,只見自己置身睡房床上,剛才發生的,只是南柯一夢而已,他全身汗水,氣喘吁吁,遁:「巴打們,你們都到那裡去了?」













一個陽光普照的早上,陶國能在上學途中,突然身後一把響亮的聲音:「賭撚!」





陶國能轉過頭去,只見一個理龐克頭的少年,正是同班好友尖頭文,陶國能掛念著死去的欣宜,是以沒精打采道:「甚麼「賭撚」啊!」





尖頭文笑道:「你賭錢賭得把自己老二押上的事,全天水圍已無人不知,連名字也變成了「賭撚」,在社團人士間傳得很是厲害,有的說你會「如來神掌」,有的說你會「鎧甲力量」,是以才把一大群流氓殺得片甲不留,一些社團人士間更宣佈要殺了你給兄弟報仇!」





賭撚聽得黑道人士在搜尋自己,心中大驚,卻故作鎮定道:「別胡說八道,聽說我們有新的班主任,你知道嗎?」





尖頸文搖頭道:「昨天是開學日,無聊透頂,所以我沒有回校。」





賭撚道:「我也沒有上學,嘿,甚麼新老師,全是我們的作弄對象而已。」





尖頭文笑道:「對,記得往年那短腳章,被脫了褲子,拍攝影片在互聯網供人瀏覽,真是有趣極了。」





兩人說說笑笑,又到遊艇機中心玩了一會,錯過了集隊的時間,兩人直接前往教室,只聞班房外靜悄悄的,和往常人聲吵鬧的氣氛大不相同,心中不禁奇怪:「莫非他們集體逃課?」推門而入,幾乎以為自己進錯班房!





只見課室裡清潔乾淨,眾學生坐得端端正正,校服整整齊齊,男生個個陸軍裝,女生一律冬菇頭,賭撚抱頭叫道:「天,這是怎麼回事?」





賭撚這班別是臭名遠播的「垃圾班」學生全是無心向學的滋事份子,男的衣衫不整,愛惹事生非,女的毫無儀態,不知所謂,是社會的寄生蟲,這時竟變得和以往完全相反,極盡不可思議之能事。





一個同學回應賭撚的話道:「陶國能同學,請勿在課室大聲喧嘩。」





賭撚認得那是個社團高層的兒子,平常橫行無忌,態度不可一世,見他說出謙遜有禮的話,不禁目瞪口呆。





那同學把一柄剪刀遞給尖頭文,道:「新老師十分嚴厲的,快把頭髮剪去,否則要闖大禍!」





一向視髮如命的尖頭文那肯答應?一隻踏在椅子,拍案怒道:「他媽的, 那新 老師很可怕嗎?讓我尖頭文來操他祖宗十八代吧!老子天不怕地不怕,放馬過來,老子必定奉陪到底,跟我對著幹?我要他媽的在天水圍無處容身呀!」





全場鴉雀無聲,尖頭文只覺豪氣干雲,快意無比,閉上眼睛,陶醉起來。





突然眾同學齊聲道:「老師早晨。」尖頭文猛頭轉過頭去,只見身後站著一個樣子凶惡的人----煙民



2 16479 [ 2008/08/07(Thu) 16:59 ID:.nbHQt3o ]




尖頭文全身冒汗,心想他才到不久,未必把自己一番「豪語」聽進耳裡,怎料煙民很平靜地道:「說的非常好。」尖頭文正想解分辯,面上已吃了重重一拳!





尖頭文跌在地上,鼻血長流,心中害怕之極,煙民指了指他的頭道:「這是甚麼東西?」





尖頭文一把抓起剪刀,大聲應道:「是沒有用的廢物,我這就丟掉!」咔嚓咔嚓的,尖頭文變成光頭文!





煙民把目光移到賭撚身上,賭撚認得他是早陣子在天水圍公園遇見的抽煙怒漢,害怕的全身發抖,心道:「千萬別認得我!」





煙民把他從頭到腳掃了好幾遍,見沒有違規之處,才沒有理會,賭撚吁一口氣,心道:「走運!想來晚上公園燈光昏暗,他一時間記不住我的樣子!」





開始上課,課室瀰漫著沉重的氣氛,眾人不敢說話,靜得呼吸聲也清晰可聞,學生專注聽書,煙民用心授課,倒是平安無事。





可是好景不常,一個女學生走進課室,只見她色彩鮮艷的秀髮,短無可短的裙子,使她整個人就像一朵盛放的鮮花,教人認不住想要「採摘」一番,此女子正是這學校的校花!全校男生的性幻想對像!





校花一見眾人模樣,忍不住大笑起來,她樣子秀麗,卻滿口粗言穢語:「幹你媽的,你們攪甚麼鬼?神經病。」說著大模大樣走座位處坐了下來,眾人心中叫苦,果然,煙民走到她面前,道:「回家整理好妳的儀容,再回校上課。」





校花不屑地看他一眼,道:「神經病!」自顧自撥了手機,跟遠方的好友說話。





煙民一手揪住她的秀髮,把她擲在地上,道:「滾蛋!」





校花何曾受過如此待遇?不禁又驚又怒,道:「好哇,你敢碰我!」煙民一言不發,又是一記耳光,打得她嚎啕大哭,只見她披頭散髮,淚水溶化了面上的化妝,使她彷如一隻面目猙獰的厲鬼,那有半點校花的樣子?





校花沙哭著向眾男生吼道:「看我被打沒一個出手相救,你們都不是男人!」其實夢中情人受辱,眾人早怒火中燒,但面對凶惡的煙民,那敢造次?





正當校花怒斥一眾敢怒不敢言的懦夫時,煙民又走近身前,嚇得她連忙抓了手袋,叫道:「我們走著瞧!」怪叫一陣,奪門而出,從此,沒有人見過她回校上課。





眾男生對煙民恨之入骨,因他令大家失一個性幻想對象,眾人商議之下,打算把他圍毆一頓,但直到放學,沒一個人敢動手,事情也不了了之。











放學時,校花帶著一群大漢到校門外,大漢們高聲叫囂,點名要找煙民,一眾師生正議論紛紛時,只見煙民越眾而出,低聲跟眾大漢道:「此地人多不好動手,我們另覓僻靜去處。」接著朗聲向眾師生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大家不要擔心,各位同學怏回家溫習功課,切勿在街上流連。」





煙民、校花和眾大漢一同離去,煙民教訓校花的事早傳遍校園,人盡皆知,現在校花領著幫手來找煙民晦氣,必有好戲連場,眾好事之徒那肯罷休?偷偷尾隨在後,賭撚自然也在其中。





到了一個地處偏僻的籃球場,大戰爆發,眾大漢在煙民重拳之下,全部不堪一擊,被打得不省人事。





校花見全軍覆沒,氣得面容扭曲,狂踢暈到在地的大漢,罵道:「起來啊!沒用的垃圾,你們是不是男人啊?」





眼見煙民逐漸走近,她驚怒交集,雙手抱頭,仰天大叫一聲,全身暴漲,變成一隻兩眼大如足球,長著八隻長腳的怪物!





除賭撚外,其餘「觀眾」都嚇得逃之夭夭,煙民氣定神閒,吐了一口煙霧,道:「好傢伙,最怕妳不肯現出真身。」說著一記火拳暴轟而去,那怪物八腳挪移,閃避開去,長在頭頂的嘴巴電光閃爍,射出一束鐳射光線!





煙民一跳閃過,鐳射光線打在地上,立即把水泥地燒得焦黑,升起陣陣白煙,血肉之軀若被打中,必定灰飛煙滅。





激戰中煙民被踢了一腳,早陣子被欣宜所傷的傷口裂開,使他動作緩慢起來,那怪物動作敏捷,又以鐳射光線作遠距離攻擊,不讓煙民接近,煙民一個不小心,摔在地上,傷口的痛楚使他站不起來,那怪物見機不可失,立即蓄積能量,要給煙民致命一擊!





能量聚合成球,散發刺眼光芒,煙民心道:「我命休矣!」怪物身後突然一股強光,怪物正奇怪時,已被巨大的硬膠力量重重轟爆,出手的,當然是賭撚。





校花打回原形,她被膠力震成白痴,坐地發呆,煙民走了過去,一拳打得她當場化灰!





火光中煙民轉身向賭撚道:「原來是你。」賭撚心道:「麻煩了。」





煙民道:「今天不會再讓妳逃掉,一定要你回答問題。」





賭撚也不理啋,拔足而逃,煙民連忙追趕,兩人你追我逐,跑到一條天橋上,煙民有傷在身,不便行動,被賭撚漸漸拋離,賭撚正心道逃過大難時,只見迎面來了一個高大威猛,西口西面的人----大隻西西哥!





西哥一見賭撚,立即大怒:「欠債還撚呀!」





賭撚正想轉身,煙民已追了上來,成前後包抄之勢,前無去路,後有追兵,賭撚插翅難飛!





賭撚見天橋下來了一輛巴士,情急之下,立即跳出天橋,躍到車頂之上,逃過兩人追捕,巴士駛遠時,賭撚神情得意,揮手叫道:「再見,以後不要再見!」看得兩人火冒三丈,卻又無可奈何。





折騰一番後,賭撚終於回家,他心情大好,走路時左搖右擺,吟道:「本大帥吉星拱照,逢凶化吉,兩隻怪人怎能抓得住我?」他在家門前大力拍門,叫道:「是我,快開門!」





「咔」的一聲,大門應聲而開,再也意想不到的情景呈現賭撚眼前,來應門的,竟然是煙民!

















待續





請看下回:高登、豬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