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第九回:醜!嘔心!!如狼似虎!!(下)

1 16479 [ 2008/08/10(Sun) 08:44 ID:1P4pgns2 ]
賭撚 第九回:醜!嘔心!!如狼似虎!!(下)





烏雲籠罩天空,潮水不住起伏,屯門蝴蝶灣大戰一觸即發!


程大姊喝道:「姊妹們,把臭男人殺光!」港累們應聲齊上,賭撚和硬膠四子以寡敵眾,亦毫不畏懼,憑著一顆正義熱心和一身高強本領,各施異能,迎戰港累!


鳩毛仔的鳩毛變化多端,時而作劍,時而為槍,有時則變成密如暴雨的尖刺,貫穿港累的身體。


蔣雅榮十「A」齊發,只見十個「A」飛來飛去,彷彿漫天飛舞的妖精,使眾港累看得陶醉發呆,就在此時,可愛的妖精化身凶猛的怪獸,發出強大的膠力,把港累震得肢離破碎。


煙民拳風虎虎,剛猛霸道,火焰一出,港累即成灰燼!


賭撚要保存能量對付程家三姊妹,故不使用「功德完滿」,連日來的戰鬥鍛鍊了他的本事,使他不用上膠力,亦足以應付。


腦魔發動精神念力,令港累互相撞擊,或拋上半空,再重重摔在地上,或捲起黃沙,把港累生葬活埋,或掀起巨浪,把港累拖進深不可測的大海之中。


不到一會,港累死傷過半,剩下的都怕得不敢進攻,賭撚向一直坐山觀虎鬥的程家三姐妹喝道:「輪到妳們了,來受死吧!」


程大姊叫道:「姊妹,擺出「三娘教子」陣法!」程二姊和程三妹應聲就位,三姊妹圍成三角,包圍眾人,賭撚不以為然,冷笑:「且看妳們耍甚麼花樣!」


程大姊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下,眾人腳下轟隆作響,一個三角平台從沙底浮起,三姊妹恰好站在三角之上,腦魔一見,面色大變,道:「大家快逃!」


一切都太遲了!程大姊按下開關,陣法啟動,只見橙色半誘透明的三柱體罩住眾人,與此同時,煙民的火焰忽然熄滅,蔣雅榮的十「A」憑空消失,鳩毛仔的鳩毛軟軟垂下,沈重的壓力當頭壓下,眾人伏在地上,不能動彈。


程大姐見奸計得逞,笑得口水滿地,道:「這「三娘教子」陣是以我三姊妹的力量作媒介,化解硬膠力量,並產生障壁和超重壓力封鎖一切活動,你們是絕對逃不出去的!」


形勢逆轉,剛才龜縮不前的港累再度張牙舞爪,準備向賭撚等人好好「侍候」。


另一方面,眼鏡怪人飛奔趕赴戰場,道:「巴打們支持著,我這就來了!」


鳩毛仔被拋來拋去,賭撚被餵了滿口泥沙,眾人失去膠力,肉在砧上,任人宰割,被眾港累以殘忍變態的手段折磨得不似人形。


程大姊道:「高登提供道具對付你們,可見連男人也不幫你們了!」程二姊道:「甚麼反港女義士,說穿了只是一群欺負女性的廢物!」程三妹道:「別太快弄死他們,慢慢玩,讓他們好好體會恐怖的滋味呀!」


此時,一把並不響亮但字字清晰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住手!」把眾港累喝止,
發話者正是那眼鏡怪人!





2 16479 [ 2008/08/10(Sun) 08:45 ID:1P4pgns2 ]
一個巨蛇狀的港累對被喝一事感到十分憤怒,狂風閃電似的衝向那眼鏡怪人,只見眼鏡怪人伸出左掌,在巨蛇港累面上輕輕一抹,便即向旁退開,那巨蛇港累叫道:「這是攻擊嗎?不痛不癢呀!」那眼鏡怪人雙手放在背後,滿面滑稽笑容。


巨蛇港累面上赫然結起一層「馬賽克」,覆蓋她整個頭顱!「馬賽克」使她無法呼吸,在地上掙扎打滾,喉間發出「唔、唔」的聲音,此時陽光普照,但眾港累全身發冷擅顫抖,程老二發出一陣不成話語的怪聲,煙民叫道:「Passer-by-02早就知道是你了!」


過不多時,巨蛇港累腦部缺氧死了,港累群中一個全身帶刺觸手的港累飛身而出,撲向Passer-by-02 ,大叫道:「死亡擁抱!」長滿尖刺的觸手如萬蛇纏身,包裹Passer-by-02全身每個角落。


那港累大怒道:「殺死我的好友碧蓮?我杜佩君要擠碎你所有骨頭呀!」過了一會,還不見血水滲出,心中奇怪,加強力道,突然,杜佩君怪叫後退,眾人齊聲驚呼,只見她全身尖刺變成寸碎,但令眾人吃驚的,是全身「馬賽克」的Passer-by-02!


覆蓋全身的「馬賽克」猶如刀槍不入的鎧甲,抵擋了港累的攻擊,Passer-by-02朗聲道:「我的左掌可在物件上加上鋼般堅硬的「馬賽克」,右拳可使「馬賽克」徹底粉碎,港女們,知機的便夾著尾巴去罷,否則她就是妳們的榜樣!」說著朝
杜佩君拳掌齊出,加密解碼,一口呵成,杜佩君當場粉碎!


這一招震攝全場,眾港女嚇的屁滾尿流,程家三姊妹要維持陣法,不能走動,否則早親自出手,程大姊喝道:「全部人給我上,否則家法侍候!」眾港累硬著頭皮,一擁而上,Passer-by-02笑道:「沒空和蝦兵蟹將玩!」展開詭異的身法,閃過來襲的港累,衝向程家三姐妹!


爛泥一般的程二姊喝道:「溶解毒液!」嘔出一堆腥臭撲鼻,蝕肉化骨的漿狀液體,Passer-by-02再度穿上「馬賽克」鎧甲,強酸液體傷不了他一根鳩毛,他一衝一跳,已到了程大姊頭上。


Passer-by-02道:「馬上解除機關,不答應便宰了妳!」


貪生怕死的程大姊連聲答應,解除陣法,賭撚等人除去重擔,馬上回復功力,如猛虎之勢殺向眾港累。


飛天狼虎程三妹見大姊被人要挾,心急救人,便一飛沖天,俯衝而下,全身高速旋轉,使出必殺絕技「龍捲疾衝」撕裂萬物的爪牙直取Passer-by-02!


頭上響起巨大的破空之聲,Passer-by-02早已察覺,他裝作不知,待殺招臨門的一刻,笑道:「白痴港女!」向旁躍開,程大姊閃避不及,照單全收,堅硬的鐵甲抵擋不住,結實的肌肉無法支持,紅水飛濺,背上一片糢糊!


程二姊嚇得呆了,賭撚心道:「機不可失!」祭起「功德完滿」從後偷襲,竟忘了程二姊的身體是強腐蝕性的爛泥,賭撚雙掌打中時,被她那遇物即化的強酸的蝕得皮肉腐爛,慘叫倒地,但程二姊也不好過,被神聖的膠力震得打回原形,雖未成白痴,但已身受重傷,不能再戰。


眾港累見大勢已去,連忙抱頭鼠竄,衝動的煙民還想追殺,腦魔叫道:「窮寇莫追!」煙民這才停下,程三妹也帶著兩個姊姊跑了。


強敵一去,眾人心情放鬆,一個個都倒在地上,原來他們經一番折磨後,早身受重傷,剛才只是迴光返照,幸好腦魔及時喝止,否則煙民追趕上去,必定死得極慘。





3 16479 [ 2008/08/10(Sun) 08:45 ID:1P4pgns2 ]
回到賭撚家中,硬膠五子敍舊言歡,腦魔道:「你當日向我們送出蔣雅榮的消息,為何自己卻不露面?」


Passer-by-02笑道:「我故意不露面,想讓你們猜上一猜。」


煙民皺紋道:「想也想到是你了,找到丫鵬和鄧幹廉沒有?」


Passer-by-02搖頭道:「沒有,肯定他們不在香港,高登大王又有動作,這次事關重大,大家好好商量。」又道:「快到的小丑神節有一個搶膠山活動,你們一定知道了。」眾人點頭,煙民:「快入正題!」


Passer-by-02道:「搶到的黃金大膠,將由高登大王送到小丑天壇裡的神廟中,獻給小丑神,己示天下萬民誠心祟拜小丑。」


眾人聽到這裡,已隱隱感到事情非同小可,面色都沉了下來,Passer-by-02道:「小丑天壇代表著男性尊嚴,神聖不可侵犯,女性是絕不可以進入的。」


眾人知道事情極度嚴重,面上全是汗水,賭撚更忍不住大叫起來,Passer-by-02平靜地道:「小松奈奈要求上天壇看風景,大王已答應了,呂布曾經反對,但大王一意孤行。」


賭撚大叫:「竟然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還得了嗎?」


腦魔抹掉面上汗水道:「用盡一切方法,也要阻止他。」賭撚大聲應道:「對!」


一眾滿腔熱血的反港女義士,為守護男性尊嚴,拋頭顱,洒熱血,粉身碎骨,在所不措!




充滿憤怒的一拳,睡床斷成兩截!只見房間裡無一物完整,西哥跪在地上,悲痛莫名,欲哭無淚,為自己的無能感到憤怒,眼見男性尊嚴慘遭剝奪卻無能為力。




待續


請看下回:小丑清醮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