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十四回:假食品的背後

1 16479 [ 2008/08/11(Mon) 18:22 ID:qxQ7m0IY ]
賭撚 十四回:假食品的背後





羅湖過境處前,站著呂布和腦魔為首的硬膠五子,蔣雅榮問道:「呂團長,你放走我們,不怕大王怪罪嗎?」


呂布微笑道:「沒事的,奈奈死後,大王終日躲在房間,哭成淚人,早已不問世事,再者放走反港女的大英雄,即使受罰,也是值得。」


煙民道:「在三沙一水那邊,有港累肆虐,造成軒然大波,我們去看一看吧,有港女的地方,自然有反港女義士。」想到可以拳打港累,心裡燃燒起來,全身冒出淡淡的火焰。


腦魔道:「呂團長,別留在高登了,跟我們一起來吧。」


呂布搖頭:「天壇被女性闖入,引起難以想像的大混亂,各地分部,不少幹部和員工紛紛逃走,豬幫港女乘機擴張勢力,高登面對存亡之秋,自私自利的大口狗早已另謀去路,而我溫侯呂布,當然不可以獨善其身。」


腦魔也不強人所難,拍拍呂布肩頭,道:「好好保重。」話別過後,五子的背影漸漸隱沒在人海當中,呂布也回高登去了。





一間工廠,被人縱火,滾滾濃煙,熊熊烈火,一眾員工爭相走避,工廠廠長被打成血人,倒在地上,睹撚毫不留情,一記大腳踏在他小腹之上,廠長口鼻噴血,賭撚叫道:「好!終於收拾了你這害人的狗畜生,為地球掃了一件廢物!」


話說西裝胖子為答謝撚西二人勇救三沙一水,邀請兩人回家用膳,西裝胖子毫不吝嗇,取出頂級魚翅,名貴鮑魚,陳年紅酒等美味佳餚招待,撚西二人見了,食指為之大動,正要大快朵頤,但一吃之下,兩人卻勃然大怒,只見橡皮圈冒充魚翅,罐頭鮑偽裝四頭鮑,紅藥水假扮紅酒,桌上飯菜全是假食物!


賭撚大發雷霆,一腳踢翻飯桌,一手揪住西裝胖子,怒道:「可怒也,戲弄你爺爺我嗎?」


胖子大搖其頭,哭道:「小人不敢呀,那些食物太名貴,我買回來後一直沒有吃過,不知道是假的呀!」


西哥勸止道:「他不像說謊,算了吧。」


賭撚叫道:「一腔怒火,如何發洩?」


西哥在垃圾箱裡,撿起一張包裝紙,指著上面的地址,道:「冤有頭,債有主,找人算賬,該到這裡。」


食物工場裡,數百工人,夜以繼日,不停工作,面無人色,形銷骨立,無良廠長,鞭策催促,要以最快速度生產最多假食品,讓這傷天害理的犬畜生賺個肚滿腸肥,正當他洋洋自得時,兩大煞星已走到身前……


撚西放走所有工人,再把工廠燒成焦土後,已是午夜時份。


夜深人靜,街上冷冷清清,兩人邊走邊說明天再往其餘假食品製造工場替天行道時,幾盞街燈,突然熄滅,漆黑一片,不見五指,只聞腳步之聲大作,兩人亂成一團,未及反應,已被包圍起來,痛毆一頓。


撚西二人狂性大發,猛打暴踢,卻徒勞無功,黑暗中賭撚胡亂出拳,竟然錯有錯著,打中一人,大喜之下,飛撲上去,飽以老拳,發現對方異常健碩,賭撚那敢怠慢?大叫一聲踏在那人下陰,那人大聲慘叫,睹撚認得是西哥的聲音,驚道:「哎唷,打錯人了!」


兩人分開,四周又是一輪棍棒破空之聲,打得兩人遍體鱗傷,二人不能視物,毫無還手之力,賭撚想使「功德完滿」弄點光亮出來,怎料才剛站好馬步,已被打倒地上。


西哥心道:「從被打的感覺看來,對方是一群手持鐵棒的人,而且對方能在黑暗中辨認方向,這一架無論如何是打不羸了。」叫道:「我們在上來的地方會合!」


賭撚會意,立即拔腿狂奔,跑了一會,身後的腳步聲仍舊如影隨形,揮之不去,賭撚加快腳步,豈料「砰」的一聲巨響,竟重重撞在一條電線桿上,仰天倒地,滿面鼻血,不省人事。



不知多久,賭撚終於醒來,張開眼睛,只見漆黑一片,想要站起,方知手腳受捆,無法活動,只聞四周陣陣人聲,約有百人,在高聲朗誦:「無盡黑暗,遮蔽日月,誠心信者,富貴榮華…」氣氛詭異莫名。


賭撚張口欲呼時,身邊傳來西哥的聲音:「醒來了嗎?」


賭撚道:「西哥嗎?這是那裡?」


西哥道:「我聽見他們說是甚麼「黑暗教」大本營,他們的說話聲引起回音看來,我猜這裡是山洞地方,聽他們說,我們被抓是因為我們破壞了這邪教管轄的食物工場。」





2 16479 [ 2008/08/11(Mon) 18:22 ID:qxQ7m0IY ]
鬼哭神號似的朗誦聲停了下來,一道悶雷似的聲音響起:「信奉黑暗大神者,享盡富貴,衣食無憂。」賭撚的眼睛已適應黑暗,他仰起頭,看見一個全身上下包得密不透風的人,賭撚心道:「此人定是這邪教的頭頭。」


那邪教教主身後一個八呎高的大鐵箱,那教主道:「各位來崇拜黑暗大神。」眾教徒排成一行,輪流到鐵箱前參拜,磕頭不已,口中吟吟有詞,陰森可怖。


參拜完畢,那教主宣佈:「相信各位對腐敗的政府已忍無可忍,黑暗大神保祐,無邊黑暗將覆蓋大地,現在我已跟多個組織、團體取得共識,約實日期便會進行全國大規模武裝起義,打倒土共,令全國人民脫離魔爪。」歡呼聲充斥全場,迴響不斷,震耳欲聾。


賭撚心中無比震撼:「想不到竟在這裡知悉一個絕世大陰謀,一定要設法阻止,先要想辦法逃出生天!」


那教主道:「我們屬下一個食物工場被兩名壞蛋破壞,我們已把兩犯人抓住,把他們的靈魂獻給黑暗之神,食其肉,飲其血,餘下的骨頭則拿去熬湯,送給街坊鄉里。」登時又是一陣喝采聲。


賭撚心中驚道:「原來是一群茹毛飲血的瘋子!」掙扎一陣,絲毫動彈不得,只見那教主手持尖刀,緩步走近,賭撚心道:「我命休矣!」


此時,西哥大一聲,崩斷繩索,撲向教主,一交手即將其制伏,眾教徒驚呼陣陣,西哥隱約看見眾教徒頭上一副夜視眼鏡,心道:「難怪能在黑暗中視物,原來戴了夜視眼鏡。」


西哥向一教徒喝道:「把你的夜視眼鏡給我!」


西哥戴上頭盔,馬上眼前一亮,又命令放了賭撚,挾著教主,向出口走去,一路上無人敢阻。


到了出口,即時一片光亮,只見林木處處,正是山腹地方,回頭看去,只見一個山洞,賭撚道:「一群不見得光的老鼠!」


皎潔月色之下,兩人看見那教主全身墨黑,頭臉用黑布包裹,竟沒有一寸肌膚暴露出來,賭撚笑道:「交給公安前,先見見他的盧山真面目!」伸手去脫他面罩。


就在這時,教主大叫一聲,發出強勁的力量震開西哥,賭撚見狀,打出一拳,被教主反手一扣,大力一拉,整個人直摔地上,賭撚站穩身子,便看見那教主站著工字馬步,雙手合什,獰笑道:「嘿,讓你見識一下黑暗大神的力量吧!」


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教主雙掌聚起一個小光球,耀眼光芒令天上明月亦為之失色,賭撚驚道:「不…不可能…」


教主雙掌齊轟,大叫:「功德完滿!」霸絕的力量如山洪暴發,衝向賭撚,賭撚呆若木雞,一動不動,眼看要被轟個正著!


西哥猛地撲出,推開賭撚,「功德完滿」去勢筆直,兩人向橫閃避,這一擊打了個空,西哥也不說話,抬起賭撚,飛奔下山,西哥拚盡吃奶之力狂奔,一直不敢回頭,直至被石子跘了一跤,兩人滾地胡盧似的滾將下山,撞在樹叢上方才停止。



兩人喘氣良久,賭撚顫著聲道:「他竟會…「功德完滿」…」


西哥站起身來,撥去身上樹葉,道:「還有他們顛覆全國的大陰謀,我們一下山,便往報公安,屆時抓住那教主,一切都可水落石出。」


賭撚虛擊一拳,以壯己膽,道:「對,大瘋狂已令全國人民沒有好日子過,現在好不容易才漸漸回氣,豈能被戰火再度點燃?」


此時天邊一線曙光,日出東方,昇起一個紅太陽,驅走黑暗,照亮神州大地。






待續


請看下回:嘈暈威與科學牛河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