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第二十回:瘋狂世界+賭撚 第二十一回:怒斬耶帝

1 16479 [ 2008/08/13(Wed) 16:28 ID:tBpJE0SE ]
賭撚 第二十回:瘋狂世界







香港某處,一個乖巧小女孩做好家課,辨妥家務,便觀看教育節目,增進知識,小女孩天真純良,邪惡尚未覺醒。


可是,每隔幾秒,電視螢幕上便出現詭異的聲音和古怪的圖案,正對小女孩進行精神暗示,令她潛移默化。



2 16479 [ 2008/08/13(Wed) 16:29 ID:tBpJE0SE ]




廣西山區,眾人正等待鄧幹廉調配的科技兵器前來,西哥道:「原來陶先生前世乃除魔勇士,失敬失敬。」


賭撚當仁不讓,道:「好說!」


丫鵬道:「可是那老傢伙說肯定賭撚不是杜能轉世。」


鄧幹廉笑道:「也許有人不想救主降世,是以從中作梗,把杜能和一個呆子掉包。」眾皆大笑,賭撚木無表情。


蔣雅榮道:「愈來愈離譜了,竟要前往地獄跟耶帝決一死戰,我…不能接受。」這次的對手是天上神仙,蔣雅榮難免有點不安。


腦魔語氣平靜,道:「女性會變成怪物,這事本身就令人難以接受,但這是事實,我們也只好面對事實了。」


鳩毛仔嘆道:「原來罪魁禍首是可恨的耶帝,害我一直以來也交不到女友。」鳩毛仔五短身材,樣子猥瑣,即使港累絕跡於世,他成功結識女友的可能性依然為零,他把一切責任都推到耶帝身上,完全是逃避現實,自欺欺人,眾人聞言,默不作聲。




鄧幹廉的科技兵器從空路抵達廣西,但山區地勢高低起伏,沒平地可供擺放這批先進的超時代武器,眾人把心一橫,對禁地附近幾個山頭狂轟爛炸,將之夷為平地,以供降落,更蓋了一個臨時軍事基地,方便行動。


面對未知世界,眾人不敢亂闖,逐放出迷你偵察機械,搜集資料,數百個偵察機械穿過黑球,進入地獄,眾人從接收裝置觀看影像,只見赤地千里,一望無盡,血紅天空燃燒著熊熊烈火,此時螢幕上顯示出一些數字,鄧幹廉道:「地獄的大氣成份和地球完全一樣,我們可以在此自由行動!」


偵察機械向四方八面散去,各自蒐集情報,電腦迅速進行分析,繪畫出地獄的地圖,並加上地勢、土質、空氣和磁場的分析。


一小時後,數百個螢幕上只剩一半有影像顯示,其他的都已失去聯絡,原因不明,電腦即在機械最後出現的位置打上一個大交叉,以示此處為危險地帶,絕對不可接近。


又過了一段時間,只見荒野上一個木搭瞭望台,台上一隻肥胖魔鬼,正在倒頭大睡,蔣雅榮見狀道:「它並不是一個稱職的守衛!」


偵察機器飛過高山,越過密林,通過深不見底的沼澤,穿過妖魔居住的城市,終於抵達耶帝的賊窩----耶和華堡。


壯觀宏偉的城堡後是個一望無際的廣場,場上站滿猙獰凶惡的怪獸,作振臂高呼狀,鄧幹廉開動收音系統,聽見眾魔大聲朗誦:「全能的天父,謝謝袮給我們一個美好的早晨,謝謝袮寵幸我們的妻子和母親,謝謝袮讓我們每天都有米田共可吃,以主耶帝聖名祈求,誠心,所願,耶帝大人萬歲!萬歲!萬萬歲!」


只見台上一個老態龍鍾的白袍老者舉手示意,群魔肅靜,朗誦停止,衪就是滅眾神,亂三界,令人類陷入萬年浩劫的宇宙第一敗類----耶帝。


眾人看見這狗畜生,即時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其煎皮拆骨,耶帝說道:「經過多年準備,我方屯積兵力已足,那陽具的力量則持續下降,此消彼長下,這一戰我們輕易獲勝,繼而攻佔人界,消滅人類!」


眾人知道「那根陽具」是指膠人長老,當年大戰後,長老膠力大減,假若這些窮凶極惡的魔鬼再度來襲,必定無法抵擋,耶帝又道:「那些人類要求小丑神攻擊地獄,害各位弟兄家破人亡,現在是報仇雪恨的時候了!」群魔歡呼。


賭撚心道:「他媽的耶狗,唆使小丑神攻打地獄,然後又安撫眾妖,將他們收為己用,一切全是他在自編自演!」


耶帝說道:「我們進入人界後,會有一段長時間不會回來,出發前,大家先回家跟家人道別吧!」群魔呼嘯而散,各自歸家。


煙民道:「幸好及時發現,我們這就過去,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Passer-by-02道:「不錯,兵貴神速,先下手為強。」


鄧幹廉道:「對方數量太多,我們對地獄又不熟識,太多不穩定因素,不宜硬碰。」


賭撚不好意思道:「可以的話,就只殺耶狗好了,那些妖魔只是被耶狗欺騙,十分可憐。」


煙民瞪賭撚一眼,皺眉道:「你不要說沒可能的事好不好?」


只見腦魔沈思半响,道:「就只殺耶帝,我們潛入地獄,趁那些妖怪跟眾人歡聚,城堡守衛減少,把耶帝暗中殺掉,那些魔物自然難成氣候。」


眾人都稱妙計,眾人裝備齊全,一切就緒,戰機、戰車和機械人在人界守候,鄧幹廉發動能力,便可搖控眾機械武器前往地獄支援。


丫鵬道:「我們這一次為宇宙除害,不像某位陽具足足拖延了億萬年。」


腦魔道:「長老怎麼說也是小丑神的…化身,不可無禮。」


丫鵬道:「好,我不說。」言下之意,是口中不說,但會在心裡罵。


長老對眾人行動毫不理會,這時對丫鵬的挑釁也不理不睬,只報以不屑笑容。




撚西、硬膠七子到達地獄,只覺熱風撲面,灼膚生痛,眾人根據偵察機器描繪出的地圖,沿最安全的路線直線前進,他們使用嘈博士發明的隱形裝置,把自己的存在、氣息、體溫、思想、膠力徹底隱藏,以免敗露行蹤。


當他們經過那木塔瞭望台時,賭撚在那胖魔鬼面前作怪一番,見它沒有反應,知道它是受隱形裝置的特殊電波影響,才會看不見自己,賭撚臨走時還把瞭望台轟散,胖魔鬼一屁股跌在地上,一臉茫然,眾人見了大笑。


一行人橫過荒漠,翻過魔山,走過妖林,憑著嘈博士的科學道具和眾人一身本領,一路上暢行無阻,賭撚見Passer-by-02悶悶不樂,逐道:「怎麼了?」


Passer-by-02道:「太順利了,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死亡世界,不應如此順利。」


賭撚叫道:「一帆風順也說不好,真是瘋了。」


到了惡魔之城,只見房屋以泥土堆成,發出陣陣異味,一副窮鄉僻壤的樣子,蔣雅榮道:「小丑神當年出兵攻打地獄,害它們一直過著這種生活,難怪它們如此憎恨小丑之神。」


Passer-by-02笑道:「在你眼中那是一堆臭泥土,但在妖魔們眼中說不定是豪華大宅呢。」


眾人一路上看見不少跟家人話別的惡魔,眾魔擁抱痛哭,依依不捨,哭聲震動全城,眾人不忍多看,加快腳步前進。



到了耶和華堡,眾人乘城門打開時,浩浩蕩蕩,大搖大擺地走進堡裡,鄧幹廉在城堡每個角落都裝置了偵察機器,是以對城堡構造瞭如指掌,不一會就到了耶帝房間,眾人走進房裡,只見耶帝滿是皺紋的老臉上掛著奸狡笑容,道:「嘻嘻,那群惡魔真好騙,人界很快就是我囊中之物了。」說著大笑起來。


眾人怒火中燒,賭撚挖出一顆鼻垢,彈到耶帝口中,耶帝感到異物入口,連忙掩住嘴巴,奇道:「好像…有點甚麼東西到肚子去了?」


耶帝走到椅子旁打算坐下休息,只見Passer-by-02拉開椅子,耶帝坐了個空,屁股撞在地上,痛得哎唷哎唷地叫。


3 16479 [ 2008/08/13(Wed) 16:29 ID:tBpJE0SE ]


西哥道:「別鬧了,快點解決衪吧!」


煙民喝道:「讓我來!」掄起火焰之拳,直轟耶帝國主義,總算耶帝是個神仙,向旁一跳閃過,叫道:「出來吧! 我知道有人在的,不用躲了!」眾人哭笑不得,因為耶帝這句話,是背著他們說的。


腦魔道:「夠了,現身吧。」


隱形裝置解除,耶帝看見眾人,跳了起來,道:「你…你們是誰?」


賭撚伸出中指,笑道:「是袮媽媽!」


耶帝大驚逃出房外,眾人馬上追趕,耶帝把眾人引到城堡的陷阱位置,企圖以此脫身,怎料鄧幹廉早對城堡構造了然於胸,不但避開所有陷阱,更反過來利用陷阱攻擊耶帝。


耶帝一個不留神,被一個大鐵球壓成肉餅,好個耶帝,吸一口氣,全身發光,恢復原狀,眾人包圍耶帝,賭撚道:「袮死定了,認命吧!」


耶帝咬牙怒道:「爛船尚有三斤釘,你們別太過份了!」仰天一叫,眾人即時頭昏眼花,金星亂冒,天旋地轉,上下顛倒,左右不分,賭撚感到自己在空中解體,西哥看見五十個鄭奀宜,煙民一拳打出,竟然打中自己,亂七八糟,一塌糊塗。


耶帝猙獰笑道:「嘻嘻…這招「瘋狂世界」可以干擾所有神經,迷惑一切感覺,時間和空間也會被扭曲,你們就在錯亂中死去吧。」


耶帝看著在地上爬來爬去賭撚,端詳一會後,道:「我認得你,你是那個賭徒,想不到你可以來到這裡。」


耶帝走了過去,一掌擊下,道:「去死吧!」


賭撚霍地站起,左手擋格,右手反擊,重重一拳,打在耶帝下顎!


耶帝顫抖著後退兩步,口中滿是鮮血,驚道:「嗚…為什麼…你會…」


賭撚一腳蹬向耶帝胸口,喝道:「我是勇者杜能投胎轉世,雖然失去了前世記憶,但反港女的決心和堅定不移的意志是永遠不變呀!」


耶帝吃了一腳,撞在牆上,賭撚衝上前去,雙手合十,祭起「功德完滿」,耶帝淚涕交流,慘叫道:「不要殺我呀,我是你的恩人呀,媽媽,不要殺我呀!」


賭撚大喝:「語無論次,去死吧!」雙掌一轟,耶帝頓成飛灰。


耶帝一死,「瘋狂世界」立即解除,眾人甦醒過來,賭撚抬頭道:「一切都完了。」


突然,耶和華堡大門轟然打開,衝進來一大群妖魔鬼怪,賭撚揮手道:「退下吧,你們的主子已經死了。」


賭撚頭上一道陰惻惻的聲音笑道:「嘻嘻..我何曾死了?嘻嘻…」


抬頭看去,只見耶帝在縣空飄浮,賭撚驚道:「你…」


耶帝笑道:「你以為我會被凡人殺掉嗎?嘻嘻..」


形勢逆轉,眾人成為甕中之鱉,耶帝叫道:「弟兄們,上呀!」


眾魔怪洶湧而至,眾人別無選擇,逃往上層,直至屋頂。


就在這時,眾人看見真正的地獄!


只見由遠至近,一片黑壓壓的,放眼看去,全是邪魔妖獸!


煙民叫道:「阿鄧,叫機械人救命!」


鄧幹廉雙眼無神,道:「從剛才就在叫了,沒有…回應…」


賭撚道:「不是吧?」


只見耶帝出現眾人面前,道:「你們以為我甚麼也不知道嗎?告訴你們,從你們放偵察機器進來地獄時,我就甚麼都知道了,直接解決你們太沈悶了,是以我將計就計,跟你們玩一玩,我已封鎖所有連絡方式,你們完了,嘻嘻…」


睹撚不禁感到絕望,跪在地上,道:「一切都完了。」




香港,辛勞的父親完成一天工作,正準備回到家中迎接女兒的笑顏,可是,乖巧小女孩已不復再,取而代之是习蠻任性的小港女,小港女道:「給我錢!」


父親還不知自己死期將近,大惑不解道:「女兒啊,妳怎麼了?」


小港女臉罩寒霜,聲音漸漸低沈,道:「沒有錢,你不配當男人,沒有資格當我的父親,死吧!」


小港女化成大港累,把錯愕萬分的父親活剝生吞。


那一天,城市裡充滿著可怕的吼叫聲和驚訝的慘叫聲。








待續




下一回:怒斬耶狗


4 16479 [ 2008/08/13(Wed) 16:30 ID:tBpJE0SE ]
賭撚 第二十一回:怒斬耶帝






六道輪迴凶間,眾鬼魂喝過孟婆湯,便在輪迴室外排隊,等待投胎轉世。


任你生前是何方神聖,也無法在死後帶走任何身外之物,是以眾鬼魂都是全身赤裸。


杜能身份特殊,無須排隊,直接前往輪迴,只見杜能身後跟住一個矮小瘦削的醜男,道:「老兄,真有你的,竟然不用排隊,我看你沒了老二,難道跟我一樣賭輸被人切了?我是被去勢時失血過多死的。」


杜能道:「我是自宮的。」


醜男奇道:「有老二卻跑去自宮?太浪費了。」


一個肥胖的老虔婆衝了過來,拉著醜男道:「臭小子,不喝老娘的孟婆湯也想轉世?想也別想!」


醜男哭喪著臉,道:「我的「帶住前生記憶輪迴轉世當神童計劃」泡湯了,嗚呀!」杜能哭笑不得。


辦妥手續,準備前往輪迴通道時,只見耶帝氣急敗壞地趕來,叫道:「大事不好了!」


杜能道:「怎麼了?」


耶帝道:「你快回去,小丑神有要事找你!」


杜能不加思索,轉身就去,耶帝舉起手掌,集中神力,嘻嘻奸笑,杜能猛地裡察覺有異,逐回頭一看,但一切已經太遲。


輪迴凶間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眾鬼魂全部永不超生,只剩下醜男在向耶跪地磕頭,道:「不要殺我呀,我不想死呀! 大爺饒命啊!」竟忘記自己早已死亡。


耶帝見狀,忍不住仰天狂笑。




回到現在,妖魔大軍,鋪天蓋地,賭撚眾人,無路可走,賭撚萬念俱灰,跪在地上,腦魔道:「振作點,想想我平日是怎樣教你的,在任何時候,面對任何困難也不可以放棄!」


賭撚道:「可是…」


腦魔道:「就是這種時候,更加要堅持信念!」


賭撚重拾勇氣,道:「對,明知不可能也要堅持到底,即使最後一刻也不會放棄,這就就是我們反港女義士!」


耶帝冷笑道:「嘻嘻,說的真好聽,死到臨頭還要自慰一番。」


回應衪的,是一記震天巨爆和無數慘叫!只見幾輛戰機從耶堡上空呼嘯而過,投下炮彈,又是幾下猛烈爆炸,群魔被炸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賭撚奇道:「這可不是我方的戰鬥機?是誰在操縱?」


長老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道:「控制這些玩意和轉移到此處,又浪費了不少寶貴的膠力。」眾人無言以對


賭撚道:「長老…懂使用現代武器?」


長老道:「廢話。」


長老抬頭看著天上耶帝道:「耶狗,好久不見了。」


耶帝別過面去,道:「我是不會跟陽具說話的,以免自降身份。」


長老催動硬膠力量,氣勁飛沙走石,性劍大放紅芒,對鄧幹廉道:「胖子,那些玩具還給你!」一躍而起,飛上半空,去戰耶帝。


耶帝接戰,兩神在空中決鬥,鬥得火花倂射,巨響連連,彷彿蒼天連起數十個霹靂,激烈異常,精采萬分,看得眾人如癡如醉。


腦魔見狀,道:「各位,我們別再「吃花生」了,反擊吧!」眾人振臂大喝:「好!」


眾人各展異能,把眾妖打得抱頭竄,戰機、戰車和機械人的密集炮火把群魔轟得粉身碎骨,耶帝見形勢不妙,大叫:「左右惡魔元帥,八大妖獸將軍,重整陣勢,對抗敵人!」


妖魔群中,十隻魔物大聲答應,只見為首左右兩隻:左方七個怪頭,十隻尖角,獠牙利爪,凶暴瘋狂,正是鼎鼎大名的七頭十角左元帥,右方一副身披黑袍的人形骷髏,頭是山羊頭骨,一雙巨大尖角,周遭黑焰繚繞,正是威名遠揚的雙角羊首右元帥,身後八隻可怕魔物,卻是八大妖獸將軍。


那七頭十角左元帥大喝一聲,尖角暴長,把機械人貫穿突破,牠的堅硬身體面對漫天炮火亦絲毫無損,橫衝直撞,把裝甲車撞個粉碎。


右元帥口中唸唸有詞,祭起那妖術邪法,一時間,天空怪風亂颳,大地四分五裂,飛機撞毀爆炸,戰車跌入地底。


群邪見狀,即時士氣大盛,形勢再度扭轉。


賭撚見兩大元帥如斯厲害,不敢應戰,只好找一些落單的弱小妖魔盡情欺負,卻不幸地和七頭十角左元帥碰個正著,左元帥七個魔頭一齊咆哮,道:「喂,他媽的來戰吧!」


賭撚見它打穿鋼鐵如刺破紙張,那敢接戰,連忙轉身就跑,左元帥大叫:「喂,不要跑呀!」從後追趕。


七頭左元帥行動緩慢,被賭撚拉開距離,賭撚做個鬼臉道:「大笨牛,你追不上我的!」


怎料白骨身體的雙角右元帥從天而降,倒掛著攔在面前,道:「玩夠了。」


眾妖魔紛紛上前,把賭撚徹底包圍,西哥和七子本欲上前營救,但正跟八大妖獸將軍鬥得難分難解,無法抽身,愛莫能助,賭撚命在旦夕,長老見狀擲出性劍,喝道:「接著!」




5 16479 [ 2008/08/13(Wed) 16:30 ID:tBpJE0SE ]
賭撚接著性劍,赤晶劍身發出神聖紅光,只見左右元帥面露痛苦神情,功力較弱的妖魔當場灰飛煙滅,長老叫道:「集中精神,讓性劍引導你出招!」


賭撚眼觀鼻,鼻觀心,抱元守一,聚精會神,只感到源源不絕的膠力貫入體內,性劍紅芒不斷增強,雙角右元帥見勢色不對,嚇得轉身而去,罵道:「瘋了!」


七頭左元帥則仰天咆哮,以壯聲勢,豁出所有力量,十隻尖角注滿能量,變得碩大無朋,左元帥撞向賭撚,大叫:「大宇宙終極衝擊!」


賭撚儲足能量,大喝一聲:「港女滅絕斬!」橫砍一劍,血紅劍氣破空而出,方圓十里的妖魔鬼怪全被腰斬,左右惡魔元帥亦當場慘死,無一悻免。


左右元帥一死,軍心即時大亂,八大妖獸將軍先後倒下,其餘魔怪驚得四散亂逃,耶帝見兵敗如山倒,怒道:「媽的,都是些垃圾!」雙目魔光一閃,邪氣暴發,大叫:「黑暗狂蛇!」只見黑色雷電激射四方,游走全場,攻擊不分敵我,眾人群魔,全數中招!


距離太近,長老避無可避,唯有硬擋,怎料一擋之下,完全招架不住,被黑色的電蛇雷殛得全身焦黑,冒出陣陣白煙,耶帝哈哈大笑,道:「嘻嘻,竟敢反抗我,全部給我死吧!」


場中死傷無數,堆屍如山,尚未倒下的,還有五人:長老、腦魔、丫鵬、蔣雅榮、賭撚。



長老膠力強大,自不用提,腦魔丫鵬功力深厚,勉強支撐得住,賭撚有性劍護身,亦無大礙,蔣雅榮雖及時啟動「十A結界」自保,但耶帝的邪惡能量實在太過霸道,「十A結界」被生生轟爆,蔣雅榮也身受重傷,無力再戰。


耶帝狡獪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來掃去,道:「一個個宰掉好呢?還是一口氣收拾好呢?還是先從最弱的開始吧!」手掌伸出,射出黑暗電光,打的正是蔣雅榮!


長老眼明手快,一出手擋住這致命一擊,「轟隆」一聲,長老左臂被炸得一乾二淨,電光去勢未止,還是擊中了蔣雅榮,多虧這麼一擋,電光能量減半,蔣雅榮只是暈了過去。


長老以膠力斷臂再生,只見再生速度緩慢,長老心道:「膠力不足,得速戰速決了。」


耶帝哈哈笑道:「欺負弱者是多麼有趣啊!」


丫鵬怒道:「我來為蔣雅榮報仇!」運起模仿能力,使出蔣雅榮的「十A」,十個A飛到耶帝身旁,將其圍住,丫鵬左腳踏地,叫道:「十A結界」啟動!


光球包裹耶帝,耶帝冷笑:「雕蟲小技!」大喝一聲,把結界震破,白光散開,耶帝眼前一片血紅,原來賭撚早已殺到面前,一劍劈下!


這一劍從頭至腳,劈出一道深可見骨大血痕,耶帝發狂大叫,手腳亂揮,傷口洩出濃濁魔氣,無法復原,耶帝大怒打出一拳,叫道:「殺了你!」


剛才一劍,是賭撚全力一擊,務求一招格殺耶帝,現在全身虛脫,無力躲閃,眼看必死無疑。


突然,賭撚離地飛起,避開攻擊,正是腦魔發動念力,助他避開殺著,耶帝大怒望向腦魔,大吼:「是你幹的好事嗎?」發出反物質念力振動,只見腦魔七孔流出鮮血,跳了起來,倒地不起。


耶帝大叫:「還有你!」丫鵬全身衣衫粉碎,不省人事。


排山倒海的一掌轟得耶帝臉頰深陷!耶帝未及反應,又被一掌打中,出招者正是長老,他瘋狂進攻,耶帝被轟得不似人形,耶帝大叫一聲,把長老震上半天,跌在地上。


耶帝聚合能量,道:「是時候宰掉你這根陽具了!」


賭撚上前營救,一劍劈下,耶帝閃避開去,賭撚馬上追擊,只見賭撚攻勢愈來愈烈,性劍光芒愈來愈強,攻得耶帝一退再退,賭撚看準時機,全力劈下一劍,要把耶帝一分為二。


只見耶帝雙掌一合,一招「空手入白刃」把性劍接住,賭撚大喝一聲,劍光暴長,耶帝滿面汗水,眼看抵擋不住,賭撚叫道:「身為救世主,今天一定要把你除掉!」


耶帝道:「嘿,你甚麼也不是,只是向我搖尾乞憐的一條狗矣!」只見耶帝眉心光芒一點,賭撚墮入幻景,看見杜能在輪迴凶間給耶帝打得魂飛魄散,耶帝順道殺盡陰間鬼魂,一酷似自己的醜男向耶帝跪地求饒,只見那耶帝笑道:「嘻嘻,我想到一新穎玩法。」


耶帝把醜男踢入輪迴,奸笑道:「讓你在邪惡橫行的千萬年後出現,你這種廢物縱有無上膠力亦難有作為,好讓人類看見一絲希望,再將其徹底粉碎,使他們完全絕望。」往事結束。


回到現在,耶帝道:「看吧,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廢物矣。」


賭撚意志動搖,性劍能量減少,耶帝乘機反撲,雙掌用力,性劍出現裂紋,耶帝大叫:「給我消失吧!」強大邪力,迎面襲來,賭撚喘不過氣,全身沁血,快被壓成微塵!


突然,一雙手抵賭撚在背上,道:「前世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要砍掉這狗賊!」發話者正是長老。


賭撚回復信心,性劍恢復原狀,一人一撚同時發功,誓要消滅耶帝!


但他們已是強弩之末,時間一久,逐漸不支,耶帝大笑:「哈哈哈哈,搞這麼多花樣,最後還是要完蛋!」


只見腦魔等硬膠七子也加入戰團,一齊傳送膠力,七子一齊叫道:「別忘了還有我們呀!」


沒有膠力的西哥,看著這場震古爍今的正邪大對決,道:「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們!」


眾人齊心合力,性劍力量充盈,發出燦爛奪目的七色聖芒,神光照射,耶帝痛極慘叫,身體逐漸粉碎瓦解。


賭撚喝道:「那怕一輩子交不到女友,我們也絕不向港累低頭!用盡一切方法,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把邪惡徹底消滅!不管是天神惡魔,也會將其打倒!萬眾一心,反抗港累,正義必勝,邪惡必亡!」


性劍神鋒,迎頭而下,這個萬邪之首,耶和華邪帝,在正義的光前芒中灰飛煙滅!


眾人回過神來,發覺已身處禁地山谷,只見西哥抱著慢慢化成光點的長老,正嚎啕大哭,長老道:「不要哭,今天殺了耶狗,為小丑神報了大仇,為宇宙除了大害,該高興點才是。」長老對賭撚道:「賭撚,你雖非救主轉世,但你擁有貫徹正義的意志和反港女的決心。」


賭撚大聲聲答應:「是!」長老微笑點,逐漸消失。


夕陽下,眾人站在長老墳前,向這個千萬年來默默守護人類的英雄誠心致敬,賭撚淚流滿面,道:「雖然耶狗已死,但港累尚未滅絕,人間災劫未停,戰鬥仍未結束,我們在此發誓,我們將全心全力,創造一個沒有港累的美好世界。」












待續


下一回:女權橫行的國際大都會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