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二十二回:女權橫行的國際大都會+賭撚 二十三回:高登大軍 萬眾一心

1 16479 [ 2008/08/13(Wed) 17:22 ID:tBpJE0SE ]
賭撚 二十二回:女權橫行的國際大都會





耶帝雖死,黑球卻未消失,眾人唯恐眾妖魔來犯人界,逐於禁地興建一軍事基地,由鄧幹廉副官,外號「生滋狗」的皇甫志輪留守。




2 16479 [ 2008/08/13(Wed) 17:22 ID:tBpJE0SE ]

安頓一切後,一行人押著大口狗啟程返港,眾多科技武器中,鄧只運了數十個別機械人來港,以免引人注目。


到了羅湖,大口出現異常舉動,不時整古作怪,大聲喧嘩,腦魔見狀,冷然道:「再敢生事的話…」只聞「啪」的一聲,牆壁上一隻蟑螂爆成粉碎,腦魔續道;「你的下場將跟它一樣。」一路上大口安份守己,不敢造次。



在過境大堂,眼前奇景,教人難以置信!只見萬里長城似的一條大隊伍,不知通往何處,完全不見末端,這種情況,本不足為奇,奇怪的是,人群只集中在一個過境關口,其餘關口人流疏落,有的甚至空無一人,賭撚見狀,道:「他們是傻瓜蛋嗎?怎麼只在一個關口裡擠?」


眾人往一沒人排隊的關口辦理手續,一職員上前攔住,道:「這邊是女性專用的過境關卡,先生。」


腦魔奇道:「過境關卡竟有男女之分?」


那職員手指那長長的隊伍,道:「是的,那邊才是男性的過境關口,其餘的,都是女性專用通道。」


眾人驚駭莫名,齊聲道:「不是吧?」


那職員道:「千真萬確,先生,這是為了使女士們能夠以最快的速度過關!」


賭撚叫道:「那男士呢?排那巨龍似的隊伍,何年何月何日才可返港啊?」


那職員微笑道:「先生,不好意思,規定就是這樣。」


煙民喃喃地罵了一句粗話,俓自燃點香煙,那職員見狀,道:「先生,這裡是不可以抽煙的!」


此時,幾個妙齡女子走了過來,只見她們個個口銜香煙,高談闊論,大聲說笑,人未至,先聲奪人,少女們在賭撚等人身邊經過之時,突然下顎朝天,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以示不屑。


那職員恭敬道:「幾位,請過來這邊!」少女們浩浩蕩蕩過關。


煙民怒道:「喂!她們可以抽煙,我幹麼不可以?」


那職員道:「先生,女性是享有特權的。」


煙民勃然大怒,一手揪那職員衣領,喝道:「他媽的特權特權,便教你吃我一拳!」


腦魔馬上喝止,道:「住手!」


煙民雖然憤怒,腦魔的說話依然不敢違背,千萬不願也只好放手,那職員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悻然,煙民轉身就走,腦魔叫道:「去那裡?」


煙民頭也不回,道:「洗手間!」


腦魔怕他又生事端,便著Passer-by-02跟了上去,賭撚嚷道:「我也要尿尿!」三個人一起去了。


大口見眾人吵架,心中大樂,暗笑一聲,結果被丫鵬租重重一記耳光,牙掉血流。


三人走了一會,找不到男廁何在,一問之下,方知整橦大廈只有一個男廁,且地處偏僻,位於地庫底層,三人走了半天,終於抵達男廁,驚見又一條驚心動魄長隊伍,一氣之下,遂往後梯解決。


方便過後,三人前往跟大隊會合,途中一個小女孩迎面跑來,小女孩跑的太快,腳下一滑,「砰」一聲跌在地上,賭撚上前扶他一把,那小女孩卻一手推開賭撚,不屑道:「憑你也想碰我,拉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吧!」


眾人見小女孩一臉稚氣,卻說出如此說話,不禁一呆,小女孩補充道:「只有醫生和律師才可以碰我!」


煙民大皺眉頭,道:「這世界完了!」


只見一老虔婆飛奔而來,擋在小女孩身前,叫道:「你們想對我的孫女怎樣?」


Passer-by-02沒好氣道:「婆婆,他是好心扶妳孫女一把而已!」


老虔婆定睛看盯著Passer-by-02,說出一句出人意表的話:「非禮呀,強姦呀!」


老虔婆不住尖叫,聲音傳遍整橦大樓,一群好事之徒圍成圓圈,包圍Passer-by-02和老虔婆二人,不住大呼小叫,煽風點火,叫Passer-by-02快點認罪,呼叫聲驚動腦魔等人,使他們前來看個究竟。


事情愈鬧愈大,最後要聯絡呂布,讓他出面調停,事件才告一段落。


一行人乘坐呂布準備的車子回高登總部,那車子外表是旅遊巴士,裡面卻另有乾坤,裝置了各種先進設備,擺放了各式強力武器,高登大軍每次出擊,就是乘坐這種「旅遊巴士」以掩人耳目。


車子上,煙民盡情吞雲吐霧,就Passer-by-02慘被冤枉一事,眾人瘋狂恥笑,Passer-by-02心情惡劣,沉著臉坐在一旁,赫然眼有淚光。


嘈博士操作儀表,顯示螢幕上出現香港地圖,只見地圖上密密麻麻,滿佈光點,嘈博士大驚道:「瘋了,真是瘋了。」


眾人走了過去,問道:「甚麼事?」


嘈博士答道:「這是港女分佈統計系統,光點顯示的,是邪惡港累能量,光點愈多,表示該區的港女問題愈是嚴重。」


眾人看去,只見地圖上除郊野外,所有城市、鄉村、凡有人居住的地方,皆滿是光點,賭撚道:「有甚麼希奇,港女多又不是第一天的事。」


嘈博士道:「看電腦的統計數字。」


鄧幹廉看了,大驚道:「這是…不可能…這個數字…」


嘈博士道:「這是全港港累的數字。」頓了一頓,道:「也是全港女性的總和。」


眾人聞言,大吃一驚,整輔巴士,也跳了起來,賭撚道:「一定是出錯了,沒可能所有女性也是港累。」


煙民道:「他媽的不合理,女性由十歲起覺醒成港累,至六十歲停止,即使所有女性也是港累,一些年紀太少,或年紀太大,還有一些絕無僅有的,道德水平高的女性,就不會是港累。」


Passer-by-02道:「我們在邊境遇上的兩婆孫,絕對是港累。」


賭撚道:「究竟怎麼回事?我們在內地期間,香港發生了甚麼可怕的異變?」


正在駕車的呂布道:「電波,豬幫港女使用有毒電波入侵電視、收音機等資訊媒介,使之出現肉眼無法看見的圖案,和無法聽到的聲音,那些聲音和圖像會對女性造成精神暗示,令她們覺醒邪惡,小孩老婦,不能倖免。」說著緊握軚盤。


西哥見他愈說愈激動,便道:「團長,小心駕駛。」


呂布道:「抱歉。」把汽車更改為自動駕駛模式,加入討論,道:「她們已開始行動了,女性登上天壇,令全球反港女義士士氣大受打擊,此消彼長,港女勢力乘機坐大,入侵政界,擾亂政綱,推出一系列偏袒女性的條例,並大幅增加女性專用設施。」他停了一會,說出最關鍵,最驚天動地的一句:「豬幫首領,HappyGal已參與這次特首選舉。」


此言一出,眾人一齊大叫,旅遊車內,發出轟動全球的慘叫聲!鳩毛仔縮在椅子底下,蔣雅榮雙手抱頭,西哥重拳打在椅背上,大叫:「當日早點出手,便不會弄致如斯田地了!」



3 16479 [ 2008/08/13(Wed) 17:23 ID:tBpJE0SE ]

丫煙撚三人怪叫著衝到大口身邊,拳打腳踢,把大口打得不似人形,腦魔道:「不要再打,他快死了!」勸了一會,三人才肯罷休。


腦魔道:「香港是所有反港女力量的總部,全世界馬首是瞻,絕對不能失守,一旦被女性當權,便代表男性權力徹底崩潰,反港女力量完全敗北。」


丫鵬道:「大哥,其實對方的情況也一樣,只要乘這機會,挫敗豬幫,她們便會大亂特亂,我們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嘈博士道:「各位,剛才的說話要作出更正,不是全港女性。」


賭撚道:「對吧,都說了不可能的。」


嘈博士道:「是全球女性,她們全都是港累。」只見螢幕上的世界地圖,各國主要城市都閃著密集光點。


眾人呆若木雞,鳩毛仔搖頭道:「不行了,這場戰爭不論是勝是敗,人類也要完了。」


煙民噴出火焰,道:「休得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鳩毛仔道:「可不是嗎?即使我們殺光女性,得到勝利,失去異性,人類也活不下去,難道我們永不結婚生子嗎?」


眾人無言以對,場內死氣沉沉,賭撚打破悶局,道:「總有辦法的,現在的「煲軚特首」曾蔭權樣子挺聰明的,應可成功連任」


腦魔對撚西二人道:「你們兩個,一會見到大王,二話不說,便跟他道歉,我們也幫忙勸說,望他不計前嫌,合作對抗港女。」轉頭向大口道:「現在是全人類最危險的事刻,只有團結一致,方有取勝機會,大口,這就是我們一直不殺你的原因,戰力是愈多愈好,現在大敵當前,希望你懂分輕重。」


大口心道:「呸,我才不會為高登賣命呢!」


呂布「唉」一聲,道:「不用跟大王道歉了。」


賭撚道:「此話何解?」呂布嘆一口氣,不勝唏噓。


房間裡,濃稠精液,遍地皆是,放肆笑聲,不住迴響,高登大王精神失常,整天跟吹氣娃娃交媾,眾人見一代梟雄,變成如斯模樣,不忍多看,紛紛退出房間。


腦魔道:「有沒有方法把「真心膠」從大王體內取出來?」


嘈博士道:「不成,「真心膠」已跟他融為一體,成為血液和細胞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丫鵬道:「殺了大王,「真心膠」會不會離開他的身體,從新成型?」


嘈博士,道:「是有機會,但也有可能,「真心膠」將隨著大王的死,徹底消失。」


丫鵬道:「值得一試,我們雖打不過大王,但可以在食物下毒殺他。」


腦魔道:「不要亂來。」


丫鵬道:「大哥,成就大事,別拘泥一些小節!」


煙民也道:「大哥太婆媽了,大王這狗賊害我們兄弟各散東西,吃盡苦頭,本就死不足惜。」


嘈博士道:「大王無法發揮出「真心膠」的真正威力,主要是身體承受不住,是以他可以使出來的,大概只有本來億份之一的能量。」


嘈博士:「經過分析,得知賭撚的身體成份,和「真心膠」一模一樣,只有他才能發揮「真心膠」的強大能量。」


煙民叫道:「還等甚麼?快殺掉大王吧!」


嘈博士搖頭攤手,道:「很可惜,即使大王只能使出億份之一的力量,也比你們加起來強,而且以他的特殊體質,食物下毒絕對殺不了他。」


丫煙二人逐提議用炸彈炸死大王,腦魔只不答應,丫煙二人費盡唇舌,也沒法將其說服。


一行人邊走邊說,到了康樂室前,只聞一陣陣笑聲自房裡傳來,煙民怒道:「這群只懂自瀆的笨蛋! 只顧吃喝玩樂」


賭撚一腳踢開大門,叫道:「蠢才們,別再玩小弟…」一個「弟」字卡在口中,竟然說不出口,眾人見狀,道:「怎麼了?」


進房一看,都是一呆!只見一群醜男正簇擁著幾個青春少女,正在為一女孩按摩的[sosad]一見眾人,大驚道:「你們…怎會在…這裡?」


賭撚指著眾女孩喝道:「你先給我說明,她們是甚麼回事?」


只見一女孩走上前去,握著[sosad]手掌,兩人四目交投,十分親密,[sosad]道:「她是我女友阿煩和她的朋友。」


眾人聞言,心中立即燃燒起一團熊熊妒火,賭撚失聲叫道:「女友?憑你?」


一直客觀判斷,冷靜處事的腦魔,竟然大叫大嚷起來,道:「這裡是神聖的高登總部,絕不容許女性進入,全給我滾出去!」腦魔手指著[sosad]額頭道:「這件事,我會跟你好好計算!」


要是平日,[sosad]被大聲喝罵,便會馬上縮成一團,但這時女友在旁,竟使[sosad]變得充滿勇氣,反駁道:「我帶女友來是我自由,你憑甚麼趕她走啊?你分明是眼紅我有女友,才會大發雷霆吧!」


此話正中要害,腦魔為之語塞。


賭撚大叫:「豈有此理!」煙民暴喝:「這個垃圾!」兩人衝上前要打[sosad],阿煩攔住二人,哭道:「我們走就是了,別為難[sosad]了!」


眾女一同離去,[sosad]尾隨追趕,鳩毛仔看著阿煩的背影,出神道:「真是一個懂事的好女孩。」


腦魔怒道:「可惜一朵鮮花插了在牛糞之上!。」


丫鵬冷冷道:「沒甚麼好可惜的,全球女性也是港累,她也不會例外!」


蔣雅榮道:「電腦出錯就好了。」眾人心情複雜,許久說不出話。


[sosad]追上阿煩,將她拉住,道:「別走!」


阿煩掙扎著道:「放開我吧,我不要連累你!」


[sosad]道:「能跟妳一起,我甚麼都不在乎!」阿煩感動落淚,兩人緊抱對方。


[sosad]叫道:「我會保護妳,不要離開我!」涕淚齊流。


正當[sosad]沈醉在甜蜜的愛情世界時,只見阿煩樣子猙獰,臉罩寒霜,心道:「咭咭,男人真是白痴,實在太好騙了。」








待續


下一回:高登大軍 萬眾一心


4 16479 [ 2008/08/13(Wed) 17:23 ID:tBpJE0SE ]
賭撚 二十三回:高登大軍 萬眾一心





一間放滿威武裸男塑像的房間裡,HappyGal正接見阿煩和另一中年港女,那港女道:「報告首領,已按照計劃,把全球女性變成港累。」HappyGal把玩著塑像上的陽具,只「嗯」一聲回應。


阿煩道:「首領,硬膠七子、陶國能、大隻西和嘈暈威已回到香港。」


HappyGal聞言,眉頭一皺,臉色一沈,把塑像的陽具一手捏碎。


那中年港女道:「首領,我馬上命各發射站停止運作,以免打草驚蛇。」


HappyGal奸笑道:「不必,漿主播,著各發射站加強守衛,我有一妙計,可一舉殲滅那堆高登太監。」


HappyGal說出計劃,二人聽罷,都稱妙極,HappyGal從懷中取出照片一張,道:「有這秘密武器在手,最後勝利必屬於我,特區首長之位,本女王志在必得。」





高登總部,控制室中,螢光幕上,香港地圖,六個光點,閃動不已,地點分別是:打鼓嶺、八鄉、西貢、鴨脷州、深井、香港仔。


賭撚道:「這是港女電波的源頭嗎?」


嘈博士道:「不,這是干擾訊號的起點位置,發出干擾訊號,妨礙我們找到真正源頭,假如找到港女電波的源頭,並阻止它繼續發放的話,一些被強行覺醒的女性,是有機會變回人類。」


西哥奇道:「邪惡覺醒了也可以還原?」


嘈博士道:「不是自然覺醒,而且成為港累的日子不是太久的,如老人和小孩,在停止電波供應後,邪惡將變回潛伏狀態,直到自行覺醒為止。」


腦魔道:「那麼事不宜遲,立即通知該地區的反港女部隊出動!」這時高登上下唯腦魔馬首是瞻,由他發施號令。


過不多時,各部隊皆傳來訊息,道:「遇上港累猛烈攻擊,我方不敵,要求增援。」


腦魔從鄰近地區抽調人手支援,好不容易,才獲得勝利,可是,地圖上又出現十二個發訊地點,人手嚴重短缺,各分部已不能應付,賭撚拿起小丑性劍,道:「我親自出兵去救!」


當下腦魔留守總部,撚西六子各領隊伍,攻打十二個發訊地點去了,不題。


十二個發射點被破,又測到二十四個發射站,眾人通過視像會議交談,西哥道:「這樣下去可沒完沒了!」


賭撚道:「來便來,怕甚麼?」


鄧幹廉道:「大哥,發射塔數量太多,分佈又散,我建議集中火力,逐個擊破!」


煙民道:「太花時間了,時間一久,那些被強行覺醒的女性就沒救了,大哥快增派人手,一口氣殺個乾乾淨淨!」


眾人各持己見,展開激烈爭論,撚西和六子中,贊成集中火力的佔大多數,支持分散兵力的只有賭撚煙民,煙民見爭持不下,便老羞成怒,叫道:「真是說不明白的笨蛋,大哥,決定權在你身上,別管那些傢伙,出兵吧!」


眾人屏息靜氣,等待腦魔答覆,腦魔最後決定:「全軍出擊,分頭行動!」


鄧幹廉急道:「我們人手不夠,不宜再分散戰力啊。」


腦魔道:「正如阿民所言,拖的太久,被強行覺醒的女性便神仙難救,我們要速戰速決。」他對[sosad]交了女友一事,感到深深不忿,妒恨之火蒙蔽了他的眼睛,使他不能冷靜分析,無法客觀判斷,終於鑄成大錯。


高登大軍全體傾巢而出,總部裡只剩下:腦魔、嘈博士、gigi-tim和留守的警衛員。


[sosad]出發途中,阿煩來電,道:「[sosad],有空嗎?我想過來看你。」


[sosad]道:「我現在沒空,都是那些混蛋的錯,平白沒事要別人到處跑。」


阿煩道:「我到高登總部等你回來好嗎?」


[sosad]忙道:「千萬不要,大家都外出辦事,只剩下那幾個混帳東西,他們討厭女性,十分變態,不要過去。」


阿煩道:「好的,再聯絡吧。」兩人互道「我愛你」便掛了線。


[sosad]春光滿面,心裡甜絲絲的,竟忍不住傻笑起來。


另一邊廂,只見阿煩神態猙獰,吼道:「哈哈哈,本小姐揚名立萬的機會來了。」



嘻嘻哈哈的嬌笑聲中,三十八個女孩子,來到高登總部門外,兩名守門警衛火燒後欄和赤化十年連忙攔住,道:「小姐,高登地方,女性與狗不可進入!」


眾女孩立即七嘴八舌地叫嚷起來,有的頓足怪叫,有的故作憤怒,有的更抱著兩個警衛員苦苦哀求,兩警衛身在花叢,早心蕩神馳,連父親姓氏也忘個乾淨。


阿煩道:「兩位大哥行行好,我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派對。」


兩警衛唯唯諾諾地答應幾聲,眾女已歡呼著衝進大門,阿煩口稱:「謝謝兩位大哥!」心道:「真蠢,我便給你們一個充滿驚慄和恐怖的死亡派對呀!」兩警衛神情陶醉,仔細回味著剛才被群芳簇擁的快樂時光。


戰場上斷肢紛飛,人頭亂滾,慘叫聲和喊殺聲此起彼落,在過百港累猛烈攻勢之下,高登大軍傷亡慘重,鄧對傳令兵膠得有道理叫道:「通知所有作戰中的巴打,全體撒回總部!」


一直指揮作戰的腦魔對港女入侵總部一事慒然不知,直至阿煩闖入控制室時,腦魔才驚道:「妳是怎樣進來的?」


阿煩含羞答答道:「我有一事相求,可以說嗎?」


5 16479 [ 2008/08/13(Wed) 17:24 ID:tBpJE0SE ]


腦魔道:「請說。」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阿煩一記手踭撞擊打得腦魔吐血,阿煩乘勝追擊,低掃一腳,腦魔倒在地上,阿煩上前將腦魔制伏,道:「請你吃我的泰國拳,好不好味道啊?」


嘈博士擎出「鐳射激光劍」直劈阿煩,阿煩怪叫一聲,化成一團黑雲,黑雲中飛出一條如柴手臂,先格開神劍,再一拳轟在嘈博士的胸膛之上,連消帶打,轉守為攻,嘈博士撞在牆上,暈了過去。


黑雲消散只見阿煩是隻竹竿身體,獨眼三腳,六條手臂的邪惡港累怪物!


阿煩叫道:「姐妹,動手吧!」


一隻軟體圓筒狀的港累走了進來,把皺布條似的觸手伸進電腦裡頭,螢幕上飛快閃過無數資料,阿煩叫道:「這高登總部的支配權已歸我所有,一切設施都會照我命令行動,哈哈哈哈…」


腦魔道:「媽的,一時大意…」


阿煩腳底加力,踏得腦魔臉頰變形,道:「你們這些臭男人實在太笨了,一見美女便色授魂與,我略施小計,便把這裡落入掌握…」又是一陣大笑。


腦魔被踏得面容扭曲,說話斷斷續續,道:「別…高興的…太早,我…巴打回來,便是你們的…死期…」


阿煩奸笑道:「最怕他們不回來呢,看,言猶在耳,他們回來了。」


螢光幕上,一隊隊人馬排列在總部門外,煙民不耐煩道:「我正殺的興起,怎地召我回來?」


鄧幹廉道:「進去再說。」


高登大軍魚貫進入大樓,阿煩見狀,嘿嘿奸笑,道:「快點進來吧,讓我把妳們一網打盡!」




阿煩看著賭撚一行人,道:「先從你們開始!」隱藏牆壁內的「活火山熔港女激光炮發射裝置」準備妥當,一聲令下,撚西和六子便會被殛成飛灰,死到臨頭,八人毫不察覺,猶自說說笑笑。


阿煩大叫道:「動手!」激光裝置啟動!只見毫無動靜,一切如常,撚西等人並未慘死,激光裝置根本沒有起動,阿煩大驚失色,叫道:「為什麼沒有發射?」


那軟體圓柱港累急道:「不知道,電腦顯示一切正常!」


正當軟體圓柱港累操作電腦,忙得滿頭大汗時,通話器傳來鄧幹廉的聲音,道:「不用試了,沒有用的。」


兩港女大吃一驚,只見賭撚等人的畫面霸佔整個螢幕,撚等八人一齊抬頭看著監視器,賭撚舉起中指,笑道:「白痴港女,你們自掘墳墓了!」


阿煩又驚又怒,問圓柱港累,道:「不是已控制了所有電腦系統嗎?」


圓柱港累沒有回答,因為她已全腐爛,噴出紅黃紫綠四色汁液,漸漸化成一灘臭水,死無全屍,鄧幹廉笑道:「我來回答你吧,我的能力可控制全世界所有電腦,當你們進入總部時,我立即知道,並已知會大哥,大家假裝不知,將計就計,成功令爾等入局,妳們完了,慢慢等死吧!」


論電腦控制能力,鄧幹廉技勝不止一籌,剛才阿煩打算以激光殺害眾人時,鄧幹廉暗中改變程式,激光自然無法發射,更反過來以電腦病毒和垃圾郵件破壞圓柱港累的半機械細胞,將其擊斃。


阿煩發狂大叫:「腦魔在我手上,不想他死…」腦魔雙眼精光一閃,大叫一聲,強大念力把阿煩整個拋起,撞在天花板上,只見被阿煩打落的激光劍離地飄浮,「嗖」一聲刺進阿煩身止,直至沒柄,腦魔站了起來,笑道:「以我的戰能,妳真的認為可以制伏我嗎?」


阿煩強忍傷痛,衝出控制室,正好迎著賭撚等人,阿煩拼出吃奶力量,三腳狂奔,六臂揮舞,出拳密似天雨,眾人抵擋不住,被她衝出重圍,但阿煩也不好過,廝殺中被賭撚一劍砍去兩條手臂,又被西哥轟了重重一拳,還給Passer-by-02用「密碼掌」在左腿上拍了一下,「馬賽克」慢慢地向全身漫延,眼看命不久矣。


在鄧幹廉指揮下,入侵港累被逐一擊破,雙方數量懸殊,眾港累幾乎尚未還手,已遭到殲滅,有幾隻港累成功突破包圍,卻極度不幸地闖進大王的房間,結果被鐵拳轟個粉碎,被神掌拍作肉泥,死狀慘不可言。


高登大軍也非沒有死傷,像gigi-tim就被逃跑中的港累一腳踏穿肚子,肚破腸流,大口發現離死不遠的gigi-tim,將他抱入懷裡,大聲哭叫道:「我幹你的媽,我不要你死呀!」


gigi-tim氣若游絲,道:「她…受不了的…你不介意的話…我…」與世長辭。




阿煩被追殺得走投無路,逃上天台,前方高登大軍,後方離地萬丈,眾人怕她生出翅膀飛走,竟連對空炮火亦安排妥當,阿煩名副其實,插翼難飛!


賭撚高舉小丑性劍,叫道:「竟敢闖入高登總部,妳死有餘辜,受死!」一劍劈下!


劍至途中,竟硬生生停了下來!原來是[sosad]橫伸雙臂,擋在賭撚面前!


賭撚喝道:「她一定要死!」


[sosad]哭成淚人,道:「連我也砍了吧,我們真心相愛,沒有她,我也不想活了!」


眾人中心腸軟的,都流下眼淚,連賭撚也想放生二人不殺,就在這時,阿煩叫道:「媽的,誰要你保護了,跟你這「毒撚」交往,使我無時無刻也想嘔吐,告訴你,你不配跟我說話,我寧願死,也不想見到你!」向旁一跳,從萬丈樓頂直墜地面,粉身碎骨。


[sosad]跪在地上,掩面痛哭,賭撚道:「看,這就是港女了。」事情急轉直下,看見此情此景,眾人不禁黯然。


從那天起,[sosad]下落不明,過了幾天,出現在眾人面前的[sosad],已搖身一變成為身披袈裟的光頭和尚,眾人驚道:「[sosad],你是怎麼了?」


[sosad]雙手合十,微妙笑道:「各位施主,[sosad]已死,不再存在世上,貧僧法號「無恥」,將傾盡全力,助高登對抗港女。」經歷巨變,[sosad]看破世上萬事萬物,遂把碩果僅存的三根毛髮削去,出家為僧。





高登總部的校場上,成千上萬的高登大軍排列整齊!大口來回巡視,證實隊伍真正井然有序後方肯罷休,愛侶慘死,使他明白港女魔爪,無法逃避,唯有反抗,方有光明,遂全心全意,輔助高登。


大口巡視完畢,返回講台之上,只見台上一眾高登要員:賭撚、西哥、腦魔、丫鵬、煙民、Passer-by-02,蔣雅榮、鄧幹廉、鳩毛仔、溫侯呂布、三六九大口、嘈暈威博士、無恥大師等等…


只見賭撚離座而起,走上前去,把小丑性劍高高舉起,大喝:「小丑之神,無所不能,高登大軍,萬眾一心!」


一時間,眾反港女義士一齊振臂大呼!氣勢一時無兩,聲音震天價響!


高登大軍,躊躇滿志,準備萬全,勇敢迎接和豬幫邪惡港女的最後決戰。







待續

請看下回:毒電波的真正源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