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賭撚 二十四回:港女電波的真正源頭+賭撚 二十五回:凌辱女主播

1 16479 [ 2008/08/14(Thu) 17:49 ID:mGsfC30A ]
賭撚 二十四回:港女電波的真正源頭





轟隆巨響,塵土飛揚,最後一座電波發射塔倒坍崩壞!一眾高登大軍齊聲歡呼喝采!


賭撚等人回總部報捷,並打算大肆慶祝一番,卻被腦魔撥了一頭冷水,道:「別高興的太早,現在才是開始。」眾人才冷靜下來。


一切干擾已除,鄧幹廉操作電腦,搜索港女電波的源頭,不到一會,結果出現,只見他張大嘴巴,驚道:「不會吧?」


眾人問道:「怎麼了?」


鄧幹廉把訊號轉為圖像,顯示出來,只見螢光幕上,是銅鑼灣的街道地圖,地圖上一光點正緩慢移動,眾人見狀,「啊」了一聲。


畫面切換,只見黑壓壓一堆人頭,鄧幹廉把方格鎖定在一人頭上,進行特寫,畫面一旁的數字立即大跳特跳,影像飄忽不定,出現陣陣雪花,證明此人是電波源頭,賭撚後退一步,道:「竟然是她?」






眼前此人,眾人熟悉不過,她,正是視財如命,臭名遠播的女主播-----漲畏遲!





2 16479 [ 2008/08/14(Thu) 17:50 ID:mGsfC30A ]
這位漲主播是個極品港女!她開班授徒,傳授港女心得,她撰寫專欄,荼毒市民內心,一次,漲畏遲在她的港女專欄敍述,曾要求男友把所有財產給她,男友自不答應,漲小姐赫然心道:「此人嫁不得。」不少無知婦孺見之,竟爭相效法,令無數男性慘受其害,還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一些激發派反港女義士計劃將其暗殺,後來經各方面調停,事情才不了了之。


煙民勃然大怒,道:「早就該殺掉那婆娘!」當年的暗殺行動,正是他一手策劃。


腦魔道:「她是公眾人物,不會輕易露出真面目,若在她人類形態時殺之,會被豬幫反將一軍,反而不妙。」


賭撚怒道:「可惡!眼看電波源頭在此,竟不能出手!」


西哥道:「時間再拖,那些被強行覺醒的女性便沒救了。」


眾人一籌莫展時,Passer-by-02翻閱漲畏遲道:「且慢!此人有機可乘。」


眾人看見一線曙光,大喜道:「願聞其詳!」


Passer-by-02道:「根據調查員的資料,漲畏遲每逢假日,都會到酒店跟情夫幽會。」像漲畏遲這種豬幫要員,高登會派出調查員跟蹤其起居生活,以知已知彼,反之豬幫也有派人調查高登人士,雙方互相監視,互相牽制。


Passer-by-02笑道:「看來漲餵遲那位肯把所有財產給她的丈夫,未能令她「滿足」!」


蔣雅榮嘆道:「女人的慾望永無止境,像個填不完的大坑。」


丫鵬右掌握成爪狀,道:「殺掉那情夫,漲畏遲情緒激動,必會露出怪獸面目,到其時便可名正言順將她除掉。」


Passer-by-02道:「這主意不錯,但漲畏遲跟情夫幽會,其中有不少豬幫港女把風,一場大戰,在所難免。」當下眾人擬定戰略,不提。


翌日,酒店房間,漲畏遲的情夫一邊哼歌,一邊跳壯陽舞蹈,心裡盤算著一會兒後,要說甚麼甜言蜜語,來討漲畏遲的高興。


此時房門響起喀喀叩門之聲,情夫開門一看,只見眼前兩個男子,一個身材矮小,一個西口西門,正是賭撚和西哥,情夫呆了一呆,道:「你們是…」


賭撚二話不說,「嚯」的砍出一劍,情夫一生,告一段落。


眾高登人在酒店各處就位,等待漲畏遲到來,只見漲畏遲滿臉歡喜,步入酒店大堂,鳩毛仔以對講機向眾人報訊,道:「報告,「女主角」進入生日會場。」


漲畏遲乘搭升降機,前往情夫所在樓層,當漲畏遲踏出升降機時,Passer-by-02道:「報告,「女主角」前往「拆禮物」,大家各就各位,準備工作。」


撚西二人,滿頭汗水,兩人正置身情夫房裡,只見情夫陳屍地上,死狀慘不可言,眾人計劃在漲畏遲看見情夫死相,情緒失控,化身成怪物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擊殺,這樣一來,被殺的就是一頭怪物,事件會被秘密處理,絕對不會公開。


漲畏遲到了房門前,只見她嘴角含春,臉上緋紅,雖已克制,仍難掩心中快樂,她推開房門,看見眼前景像,不禁尖叫起來!」




3 16479 [ 2008/08/14(Thu) 17:50 ID:mGsfC30A ]
只見情夫血淋淋的頭顱放在地上,旁邊龍飛鳳舞著七個鮮紅血字:「請笑納,高登人上」,西哥按下按鈕,藏在情夫頭裡的炸彈引爆,情夫人頭當場爆炸粉碎,腦漿血水濺得漲畏遲一身一臉。


漲畏遲雙手抱頭,全身劇烈震動,喉嚨發出可怕聲音,淡淡黑氣正透體出現,撚西二人心道:「機會來了!」


意料之外的巨變發生了!一個手捧花束,身穿白色西裝的中年男子飛奔而來,只見他身材肥胖,樣子猥褻,頭上的毛髮疏疏落落,大叫:「遲遲,請收下我對你的愛吧!」說著把手中花束塞給漲畏遲。


漲畏遲大驚失聲:「AE二千,又是你?」


AE二千道對漲畏遲道:「老婆,我們洞房吧!」兩人糾纏成一團,混亂中,漲畏遲掙脫AE二千,拔足而去,AE二千連忙追上。


變生制肘,兩人嚇得呆了,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不約而同心道:「行動失敗了!」


撚西二人不敢久留,馬上離開,到了酒店大堂,只見場中一片混亂,AE二千被數名保安員按在地上,口中不住大叫:「遲遲,我愛妳!」漲畏遲則站在一旁,驚慌害怕,臉青唇白。


記者警察陸續到場,撚西則乘亂而去,和腦魔等人會合時,只見煙民被五花大挷,口塞毛巾,撚西見了早心裡有數,是以沒有過問,眾人上了汽車,回高登總部去了。


回到總部,煙民大怒喝道:「那傢伙是甚麼東西?竟給他壞了大事!」一手擲出椅子,撞在床上,撞成粉碎,木屑四飛。


煙民手指眾人,怒喝道:「為什麼你們剛才阻止我殺漲畏遲?」


腦魔道:「那是為大局著想,當時場中多少傳媒記者和警方人員,你又不顧一切要衝入場裡,要不是大家一起拉住你,後果不堪設想。」


煙民向撚西二人怒道:「你們兩個,當時漲就在身旁,怎不出手殺掉?」撚西默不作聲。


腦魔道:「國際公約有明文規定,未變成港累怪物的女人不能宰殺,他們沒有做錯!」


煙民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怒道:「人類快完蛋了,還管他媽的規定,呸!」轉身走了。


腦魔道:「找幾個人二十四小時看管他,別讓他亂來!」


丫鵬向Passer-by-02道:「知不知道那中年胖子是甚麼來路?」


Passer-by-02道:「他名叫「AE二千」,是個極度迷戀漲畏遲的瘋狂支持者,有妄想症,他幻想自己是漲畏遲的丈夫,時常在漲畏遲的住宅外流連,是個不受歡迎人物。」


丫鵬不經意道:「原來如此。」說時眼神閃爍,Passer-by-02沒有為意。


鳩毛仔吃過午飯,打算到後梯休息一會,到了後梯,看見丫鵬在聽手提電話,為免侵犯他人私隱,鳩毛仔只好迴避,怎料卻被他聽到一句:「照我說話去做,漲畏遲就是你的人了,AE二千。」


鳩毛仔聞言大驚,遂躲在一旁細心聆聽,愈聽下去,冷汗也愈出愈多,原來丫鵬聯合了一眾漲畏遲的瘋狂支持者,要在她上班途中埋伏突襲!


鳩毛仔心臟大跳特跳,心道:「不好,必須通知大哥!」正想離去,卻發現腳下毫不實在,低頭看時,只見身子浮在空中。


丫鵬掛上電話,走了過去,道:「好了,你聽了這麼久,也省得我向你說明,這事聽者有份,你參加定了。」


鳩毛仔別無選擇,只好答應,鳩毛仔事後想起,當時沒有阻止,不禁後悔莫及。









待續

下一回:凌辱女主播


4 16479 [ 2008/08/14(Thu) 17:51 ID:mGsfC30A ]
賭撚 二十五回:凌辱女主播





神清氣爽,大好早晨,煙民一早起來,便在總部門外盡情吞雲吐霧。


只見煙民身後數十個男子,個個身穿強化戰鬥裝甲,正是腦魔以防煙民輕舉妄動,派往看管他的高登警衛員。


煙民向外走去,一警衛員上前阻止,道:「腦魔主席有命,不可讓閣下離開總部。」


煙民道:「我要散步,滾開。」


那警衛員說甚麼也不肯答應,煙民罵了一陣,蹲在地上,繼續抽煙。


當他抽了七包煙時,賭撚走了出來,看見煙民,大笑道:「煙老師,一大早便在「晒馬」嗎?」


煙民回頭罵了一句粗話,看見賭撚身後也跟著數十名警衛員,遂道:「也不看看自己!」


賭撚十分無奈,道:「我昨晚想到漲畏遲住處埋伏她,怎料被師父抓個正著,結果變成這樣。」


煙民道:「大哥真是,這種時候,應該出兵討伐豬幫才是!」


賭撚道:「肚子餓了,回飯堂吃早餐吧。」


煙民道:「不用了,剛才閱讀報章,看見那HappyGal的選舉消息,看得我快要嘔吐,甚麼食慾也沒有了。」



總部飯堂的電視裡,只見HappyGal正在發表演講,這絕世妖孽胡言亂語,看得眾義士怒火中燒,蔣雅榮道:「真是看不下去了。」關閉電視機。


眾高登人無法阻止漲畏遲發放港女電波,以致士氣低落,飯堂裡死氣沈沈,西哥問道:「就這樣任由那漲畏遲把全港女性變成豬幫中人,不怕被她羸盡女性選票,當選成特區首長嗎?」


腦魔答道:「排除不能投票的外地女傭和小孩,本港仍是男多女少,她們便把女性選票盡入手中,只要男性齊心合力,全力抵抗,曾蔭權依然有取勝機會。」


蔣雅榮道:「對,那些豬幫港女,平日不會輕舉妄動,若他們露出真面目,就是給予我們殺死她們的大好機會,我們自求之不得。」


腦魔道:「現在最大問題是我怕賭撚和煙民會擅自行動,一不小心闖下大禍,豬幫婦權份子便會大造文章,到時便大大不妙。」


鄧幹廉道:「放心,我剛才看見他們還在外邊。」


腦魔道:「現在的環境一定要懂得忍耐,採取守勢,穩打穩紮,才能穩中求勝,只要不出意外,這次的特首選舉,必定是曾特首的勝利。」


蔣雅榮嘆道:「可是,全世界的女性也成了港累,教我們如何娶妻生子呢?」


腦魔苦笑道:「由我們成為反港女義士,知道女性皆為邪惡那一天起,我們已有跟女性永遠絕緣的覺悟,可不是嗎?」眾人聞言,低頭不語。





車路一旁的樹叢裡,隱藏了丫鵬、鳩毛仔和一眾面目猥褻,不堪入目的醜陋男子,那裡是漲畏遲每天往電視台上班的必經之路,丫鳩二人在此躲藏埋伏,打算在漲畏遲經過時將其格殺。


二人集合了一群漲畏遲的瘋狂支持者,就是為了擾亂對方,丫鵬道:「鳩毛仔,這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鳩毛仔「嗯」的應了。


鳩毛仔加入這次行動,完全是被丫鵬強迫,才勉強答應,心想是次計劃太過過份,想要反對,卻又不敢。


丫鵬對眾醜男道:「各位,很快便可以和你們的女神漲小姐親近親近了,耐心等待吧!」


眾醜男發出歡天喜地的大叫聲,只見他們神態古怪,舉止失常,有的西裝畢挺,手持花束,有的披頭散髮,不修篇幅,有的更一絲不掛,唾液長流,他們一臉雀躍,十分興奮,有的不斷大叫:「遲遲,我好想妳啊!」有的甚至拿出漲畏遲的照片,當場自瀆起來,鳩毛仔見眾醜男行經瘋狂,別過了臉,不敢再看。


丫鵬道:「各位先生,請安靜下來,一親香澤的機會多的是,正手淫的,還是先停一下,「養精蓄銳」一會還要送給漲小姐呢!」眾醜男稍為靜下。


鳩毛仔鼓起勇氣,道:「丫鵬,中止這次行動吧,做的太過份了。」


此言一出,眾瘋漢群情洶湧,紛紛起哄,丫鵬安撫他們,道:「各位,今天他還未吃藥,才會胡說八道,其實他也很愛遲遲的,只是佔有慾太強,不想一起分享,打算一人獨佔。」


眾瘋漢道:「原來如此,這倒情有可原。


鳩毛仔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天啊,被當成他們的同類了。」他其貌不揚,被女性排斥厭惡,早習以為常,但行事光明磊落,自問跟眾瘋漢相去甚遠,這時被視作瘋漢,心裡不是味兒。


丫鵬碰一碰他,低聲道:「幸好剛才安撫得住,若他們一氣之下,一走了之,你說如何是好。」


鳩毛仔一臉無奈,沒有回答,心道:「他們跑光最好。」


過了一會,只見漲畏遲的車子漸漸駛近,經酒店一役,豬幫提高了警覺,只見漲畏遲前後兩輛車子,雙方保持距離,看似毫不相干,實則是保護漲畏遲的港女護衛。


車子接近,時機到臨,丫鵬叫道:「是機會了,鳩毛仔,出手吧!」


只見鳩毛仔雙手交叉胸前,毫不理睬,丫鵬急道:「還等甚麼?」


鳩毛仔道:「我本就不贊成這次行動,是你硬拖我進來的。」他掙扎良久,方才下定決心,拒絕出手。


丫鵬皺眉,道:「喂,這種時候,不要開玩笑了。」


鳩毛仔緩慢而堅決道:「我不是開玩笑。」


丫鵬揪住他衣領,道:「他媽的,你出不出手?」


鳩毛仔見他雙目圓瞪,心裡非常害怕,但還是道:「我不出手。」


丫鵬無計可施,罵了一聲:「他媽的!」拍了鳩毛仔一下,複製鳩毛仔的能力,他本想模仿Passer-by-02的異能,以「密碼神功」把漲畏遲打成粉碎,徹底毀屍滅跡,不留點滴痕跡,但鳩毛仔不願出手,眼見機會稍縱即逝,逼不得已,唯有親自出手。


「嗖嗖嗖」三道破空之聲,三輛車子的左前胎應聲爆開,車子急剎停下,丫大叫:「各位,機會來了,「上」吧!」


眾瘋漢早按捺不住,一擁而上,轉眼間已把漲畏遲的車子團圑包圍,他們大力拍打車門車窗,發狂大叫:「遲遲,出來吧!我愛妳呀!」有的以舌舔車身,有的更全身赤裸,把陰莖貼在車窗上,大叫:「快看,快看!」有的更把一瓶白色汁液澆在車上,淫笑道:「這就是我對妳的愛了,很多吧…」


車廂裡的漲畏遲嚇得縮作一團,不住飲泣,妳的丈夫不斷安慰她,道:「有我在,沒事的!」按響喇叭,企圖以噪音嚇跑瘋漢,可是卻徒勞無功。


前後車輛的港女守衛下車,看見如此光景,都怕得卻步不前,丫鵬箭步一衝,走到後方車輛的港女面前,喝道:「鳩毛飛刺!」他叫的是「鳩毛」,射的卻是頭髮,因為他不像鳩毛仔一樣天生異稟,擁有長得驚人而且可極速再生的「鳩毛」,只好把頭髮激射而出,充當飛針使用。


幾個港女在慘叫聲中離開人世,倒在血泊之中,前方車輛的守衛見狀,連忙變回真身,去攻丫鵬。



5 16479 [ 2008/08/14(Thu) 17:51 ID:mGsfC30A ]

此時一聲大喝:「鳩毛萬斷斬!」只見鳩毛過處,眾港累狗頭落地!


丫鵬冷笑:「還不是出手了?」鳩毛仔無言以對。


丫鵬喝道:「好,是時候幹掉漲畏遲了!」


此時漲畏遲已被拖出車外,被眾瘋漢恣意凌辱,漲畏遲的丈夫則被打得倒在地上。


丫鵬冷笑道:「嘿,就看一會好戲,才殺她不遲。」


只見漲畏遲被眾瘋漢輪姦施暴,精神崩潰,黑氣爆發,把身邊瘋漢震的支離破碎,化成一隻纏滿電線的擎天一柱!只見柱上裝滿電波發射器,底部一大堆粗如大腿的電纜正緩緩蠕動。


一個被黑氣衝擊,但僥倖未死的瘋漢叫道:「遲遲,我是妳的丈夫AE二千呀,不要殺我呀!」漲畏遲伸出無數電線,撕開AE二千。


漲畏遲的丈夫醒了過來,道:「其實我早就知道妳是怪物了,但我一樣愛妳,我願把所有財產給妳!」


漲畏遲吼道:「無法在心理生理滿足我的傢伙,沒有安全感,死吧!」電線飛出,漲畏遲丈夫和AE二千同一下場。


丫鵬頭髮如暴雨激射,喝道:「變成禿頭也要收拾妳!」鳩毛仔也大叫一聲「鳩毛萬斷斬!」一劍怒劈,漲畏遲張開電磁力保護牆,把所有攻擊化解阻攔,電線纏繞丫鳩二人,二人雖未被撕開,卻被高壓電殛得死去活來。


漲畏遲大叫:「港女電波max!」受電波影響,鄰近城市的女性立即化成港累怪物,四處大肆破壞。


高登總部,港女危機警報器鳴叫不已!腦魔看見區裡出現大量港累,道:「怎麼回事?港累竟大舉出擊!」


鄧幹廉道:「儀表顯示,漲畏遲發出極強烈的港女電波,令城內所女性化成港累,有兩名我方高層人員正跟她戰鬥!」


腦魔道:「可惡,定是賭撚和煙民兩個東西擅自出動!」


賭撚和煙民跑出來,道:「我們在此,別冤枉好人!」


腦魔道:「那麼是誰在戰鬥?」


鄧幹廉道:「查到了,是鳩毛仔和丫鵬!」


腦魔道:「丫鵬也罷了,連鳩毛仔也跟他亂來?」續道:「全體出動,阻止港累破壞城市,賭撚西哥前往救丫鵬他們!」眾人大聲答應。


丫鳩二人被殛得魂飛魄散時,撚西二人趕到現場,漲畏遲伸出電線來襲,西哥以「回帶盾」將其一一震開,掩護賭撚衝到漲畏遲面前,小丑性劍貫滿膠力,祥和紅光照射四方,電線鬆開,丫鳩二人掉在地上,賭撚一躍而起,大喝一聲:「港女滅絕斬!」一劍直劈而下,硬生生衝破電磁力保護牆,憤怒地把漲畏遲一分為二!


不知是賭撚尚未把小丑性劍運用自如還是漲畏遲命不該絕,這一劍中途停下,未能把漲畏遲徹底格殺。


撚西二人大吃一驚,漲畏遲看準機會,大叫:「去死!」拼出全力,電纜飛出,把撚西二人打倒地上,無巧不成書,被砍成兩截的巨柱倒了下來,壓在撚西二人身上,漲畏遲變回人形,向電視台方向逃了。


丫鵬銜尾追趕,撚西二人數動彈不得,西哥把丫鵬又生意外,遂向鳩毛仔叫道:「快追!」鳩毛仔隨即會意,跟了上去,可見鳩毛仔步履緩慢,不一會已被拋離。


丫鵬追逐漲畏遲,一直未能追上,突然,漲畏遲停下腳步,丫鵬見機不可失,猛烈一爪把她心房貫穿,漲畏遲滿口鮮血湧出,笑道:「你下輩子就在監獄渡過吧!」


丫鵬正不明所以時,明滅不已的閃光燈提醒了他,只見數十名傳媒記者在不住拍照!


兩人追逐期間,不知不覺到了電視台門外!


證據確鑿,丫鵬被判終身監禁,即時執行,而在附近的鳩毛仔,則被視為共犯,同樣終身監禁,兩人一同入獄,結伴同行。


而賭撚西哥因身在遠方,腦魔又請來劉兆倫律師、陳律師和「補習老師」黎展通律師為他們辯護,方才洗脫嫌疑,未致失去賭撚西哥這主要戰力。


丫鵬,鳩毛仔入獄,但事情仍未結束,豬幫港女乘機借題發揮,大造文章,對政府施加壓力,儘管腦魔已公開聲明此事為丫鳩二人自把自為,私下行動,與高登絕無關係,又把兩人戶籍從高登剔除,但依然難逃責任,被嚴重削減經費,又被禁止一切活動,各區分部被迫關門。


選舉臨近,HappyGal的呼聲日漸壯大,高登勢力則逐萎縮,一旦港累再大舉發難,人類將無力對抗!



高登義士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眾人如何應對?請看下回分解。









待續

下一回:網絡上的色情照片


6 名無しさん [ 2008/08/14(Thu) 18:24 ID:ejVIG1G6 ]
這文到底有多長?你還要po到什麼時候?
這裡不是香港,有多少人看得懂這堆高登人物及香港用語?
我記得有人說過香港網絡文化不是這邊的主流吧,可以自重一下嗎?

我該罵你港廚嗎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8/14(Thu) 19:23 ID:66zicn1E ]
同意樓上的...
而且至少集中一篇吧 囧?

8 名無しさん [ 2008/08/14(Thu) 21:59 ID:yhSiekHw ]
我查了一下......有48回,目前正好一半。
還有我很努力的在看,卻還是搞不懂點在哪裡。
完全不了解
香港網民要自HI不是說不可以,但是HI到台灣來也得HI的讓我們看得懂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