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雪音

1 Luyoz [ 2008/08/21(Thu) 04:53 ID:XWecmUrA ]
  我...很喜歡那個孩子;可是那個孩子,卻看不見我、感覺不到我,當然他也觸摸不到我。
  誰能想像世界背後的景色呢? 這裡永遠都下著不知所謂的雪,以及完全的無聲。
  據說聲音是神賜給人們最大的禮物,因此人們能用聲音來溝通,從來沒有一種動物的聲音,有人類這麼多樣化。
  這個世界是無聲的,所以我也是無聲的,就像雪花落地時那般,靜靜的、冰冷的。
  一個男人走入了這個世界,他也和我一樣是在這家醫院裡過世的。他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想到什麼似的住口了。
  他是說不出來的...一但來到這個世界,剩下能做的,就只剩下像我這樣呆望著那個世界,或者讓那些迴繞著的幽光帶走。
  據說那些幽光會幻化成人們生前最牽掛的樣貌,帶著人們前去該去的地方。
那個地方與世界的背面只隔了一條從沒有名字的河。
  那條河之所以沒有名字,或許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聲音,所以大概也不需要名字吧!
  男人走了,跟著一道幽光離開。
  『或許再過不久,那個孩子也能到這裡來了吧? 到那個時候這個世界還會這麼孤獨嗎...? 』
  每當發現自己這麼希望著的時候,就不由得悲從中來。
  不能這麼想的! 不該這麼想的! 那個孩子不能到這裡來!
  我只要...永遠孤獨的守護著她就夠了...
  究竟是什麼讓我變得這麼狡詐? 是這份無聲的孤獨嗎?
  人會厭惡、害怕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我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醫院裡揮之不去的消毒水與營養劑的味道,維持生命的機械規律的擺動著,來往的人群穿梭,一滴滴、一聲聲、一步步都在生與死之間。
  那個孩子也站在這條線上,與那時的我相同,同樣的病名、同樣的病床、同樣的藥物、同樣的主治。
  幸運的是,過了這麼多年,技術的進步讓這樣的病症也能有活命的機會。
  明天,就是進手術房的日子了....
  『她會...來陪我嗎? 』
  情不自禁的,我...又這麼想了。不知是不是因為看穿了自己,覺得有點悲哀。
  偶而她會望向窗外,在病床上能擁有的景色,也只有那片由天空染成藍色的窗景而已。
  偶而他會露出微笑;因為在樹梢短暫停留的麻雀歌吟;因為孩童們在樓下嬉戲的笑鬧;又或因為沙沙做響的枝椏嘈雜。
  我總是坐在窗櫺,期盼當她忘向窗外時,不經意的注意到這個曾在人世的我。
  我總是側耳傾聽,但耳旁除了雪花飄落的寧靜外,毫無渺音。
  她眼中的這個世界,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呢? 是不是也在下著雪?
  如果可以的話,我永遠不希望她看見這麼悽涼悲傷的世界。
  病床被推入了綠色的手術房,手術刀整齊的擺放在工作台上。
  燈光被打亮了,穿著無菌實驗衣的幾個人走了進來。
  她睡著了。她將有幾個小時的安眠,而這群人將決定那條生與死的線。
  外頭坐著的,是一位年約四十的中年男子,那是他的父親。他默默唸著詩篇第二十三篇:「....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
  他的旁邊坐著一位美麗的女子,是她該稱為母親的人。低頭默禱著。
  她們都擁有澄澈的眼神、端正的五官,以及溫柔的性格。
  幾個小時過去了,他們從來沒有離開,只是不斷的祈禱。
  我也在這裡等候著,不願、也不想看見她被切開的樣子,更不想把死亡的氣息帶到她的身邊去。
  我已經決定了,她會活下來的! 至少我是這麼希望的。
  她該有這樣的人生的;在挫折中得到成長,在悲傷中學會溫柔,有很棒的工作,談很多場的戀愛,然後結婚,養幾個孩子,然後...然後....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
  ( 註: 啟示錄第二十一章)
  高掛在手術室門口上方的紅色警示燈,終究還是暗了下來。
  雪似乎緩了下來,景色也變得明亮了起來。
  明明該是無聲的世界,此時我卻聽見了什麼。
  確實是聽見了什麼...
----------------------------------------------------------------------------------------------
  隔著 ICU 她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爸爸,叫她聽好嗎?」
  她從來沒有給過那個他該稱呼母親的女人好臉色,她們並沒有血緣關係。
  「..........」雙方都沉默了許久。
  她不知道該用什麼開場白,拿著話筒的女性也只是熱切的望著她。
  最後兩人相視而笑。
  「....媽媽....」
  「是,我在這.....」
  那個原本該屬於我的稱呼,終究還是讓給了她。
  她繼續說著:
  「我...會活下去,因為天上的媽媽這麼說了:要擁有一個這樣的人生;.........」
  「所以....媽媽...我不會再逃避了.....」
  直到那時,雪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我才明白,我逗留在這裡的理由是什麼,這麼在意她的理由是什麼。
  『要走了嗎?』
  在我身邊佇立著另一個與她相同容貌的孩子,她是前來迎接我的幽光。
  『嗯,走吧。』

-------------------------------------------
-------------------------------------------

難得被朋友說還不錯的一篇,
請各位指教.....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