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隨手亂寫的超短篇

1 未來我夢 [ 2008/12/16(Tue) 04:17 ID:o3qNBVbI ]
睡了一覺,醒來後卻發現一切都變了。有人相信會有這種事嗎?
我相信,不過也與我無關。
胸口沉甸甸的,跟我無關。
身高好像變矮了,嗯......跟我無關。
頭髮好像變長了,嗯......還是跟我無關。
鏡子對面那位美少女是誰啊?哦?好像是......咦?


我口裡叼著巧克力棒,趴在床上翻閱小說。啊!真是人生一大樂事,人家死而無憾啦!
咦?我剛剛用了「人家」嗎?對喔,已經過了一個月,也該習慣了。時間怎麼老愛像羚羊那樣一跳就是幾十個單位數啊?算了,那不重要。
「......國際科學聯合會始終保持沉默,有消息傳出第一階段的實驗已告失敗......」
怎麼好像有些雜音在耳邊徘徊?對喔!是新聞!隔著房門傳進來了,重聽的老媽又把音量調到超大,鄰居來抗議的話我可不管喔!
「理論上,這次實驗是以病毒為載體,將那特製的基因段送入細胞核內......」
嗯?這群科學家還沒放棄啊?算了,我還是繼續吃我的巧克力棒吧。
話說回來,在這僅僅一個月內發生的事還真是有看頭。首先是......呃,日期我忘記是幾號了,算了,那不重要。總而言之呢,在將近一個月前,全世界的男性全都變成女性啦!而且還是人類限定,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什麼?你說我?人家當然也變成女生嘍!長相還很可愛呢!
印象中那一天還真是混亂,不過學校能多放一天假我也挺樂的,等等!這可不表示我討厭讀書喔!人家我可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呢,雖只限於在師長面前......這不是重點,略過略過,你們什麼也沒有看到!
「相信你我都同意,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假如沒有找到解決辦法,人類就要絕種了!」電視上那位還穿著男性西裝的白髮老女人這樣說,記得她好像是某北美大國的總統?
「神罰!神在懲罰人類長久以來的惡行!請盡速懺悔一切罪過!」電線桿上的台詞又變了,那些宗教神棍又想騙啥?我可不會花任何一毛錢買你們的赦罪卷喔!
「我對這個現象的發生有許多種解釋,大家都知道,有許多魚類會自動轉換性別......」螢幕上那位女扮男裝的某國學者這樣說,不過我記得魚類往往是雌性轉雄性居多?
「歐耶!我們朝思暮想的百合王國終於誕生了!這真是太美啦!」MSN上某網友這樣說,記得他本人挺胖的,就算性轉換了恐怕也沒啥看頭。算了,與我無關。
至於我們學校的情況又是怎麼回事咧?
據我觀察,各班好像都有出現一兩個班對。別鬧了好嗎?我們是男校耶!即使現在成了女校也不用那麼急著繼承傳統吧!
嗯?你說我啊?
這麼嘛......當然是在第一時間就把全身上下都探索過一遍嘍!畢竟科學告訴我們有求知的精神!
這個柔軟度,無法一手掌握,應該是C以上沒錯吧?
兩腿之間空空的感覺還真是新鮮,可惜上廁所變得比較麻煩。
這一頭長髮是怎麼回事?還有我的身高縮短了10公分又是怎樣?把XY替換成XX應該和頭髮與身高無關吧?
還好我父母在很久以前就離了婚,不然就尷尬了。看隔壁那對新婚夫妻,她們現在每晚都在吵架,聽起來似乎是(元)男方無法忍受女方拿道具自行解決?不知道其他人家中的情形有沒有好一點?
啥?你問我的女朋友怎麼辦?拜託!人家還只是個高中生,本來就嚴禁不純(?)的異性交往。
不過這下好了,以後該怎麼辦咧?生物學上人類女性和女性是無法繁衍後代的,難道我們家族就要這樣絕後了嗎?還是說科學家能想出啥好辦法?對喔!以現在的幹細胞科技已經可以分化出精細胞了,雖然只是在實驗階段,但應該還是有希望的,以後可考慮考慮。
不過這下子問題又來了,該是「她」生還是「我」生啊?算了,先喝牛奶滋補胸部比較重要,這可是身為女人的驕傲呢!
至於其他人怎樣想、這事件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人類該如何延續種族......都和我無關!
別忘了我們可是升學主義的國家呢!
「身為學生只管把書讀好、把考試考好,別分心去想亂七八糟的事!」
就不信你在學生時代沒被前輩或父母還是師長這樣唸過。
讀書、讀書、考試、考試,我那小小的腦袋瓜裡只需要塞這些東西就夠了!國家大事還是世界大事都跟我無關!
反正只要能吃到好吃的料理、能看到喜歡的節目、能買到想要的漫畫和小說、能收藏喜歡的DVD、能繼續玩360……
變成女生?跟我無關!
人類絕種?跟我無關!
世界大亂?跟我無關!
百合星人趁機進攻地球?嗯……還是與我無關!
對了,老媽現在正被新聞弄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根本無法打擾她。所以......有誰能教教我衛生棉怎麼用嗎?


2 ロリになりたいロリコン [ 2008/12/16(Tue) 16:41 ID:7M2Y3Q8o ]
這讓我想到.....我是女生這本漫畫
但是不一樣的是,這篇是只有女的XD

3 Billy West [ 2008/12/17(Wed) 02:28 ID:cgwkiUko ]
我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構想,不過有一點點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全世界的男女性別調換,但同樣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當天的受孕率一定高到爆表

百合星人進攻地球?確定我們不會先變成百合星人去侵略其他星球嗎(Blue Drop的意味)

4 未來我夢 [ 2008/12/19(Fri) 14:09 ID:Vm9KPePY ]
真神奇...
兩位居然都看出了在下取材的作品...
島民果然不容小覷...

5 未來我夢 [ 2008/12/19(Fri) 14:14 ID:Vm9KPePY ]
下面是以同樣的世界觀延伸而出的長篇版(主角和短篇那位不同人)...
因為考量到日後可能會拿去投台灣角川第二屆比賽...
所以就只貼出第一章的一部份(不到五千字)...


第一章

扣上最後一顆釦子,我拉了拉制服的衣領。望著鏡中的自己,不由得嘆了口氣。
都已經當了一年多的高中生,卻是第一次穿上這套制服。先聲明,這可不代表我過去都是穿便服上學喔!是因為……
「哥,你換好了嗎?」
熟悉的聲音從門板的另一端傳了過來,聽起來無憂無慮,真令人羨慕。
我將身子轉了一圈,底下涼颼颼的,真的有辦法適應嗎?
「換好了。」
我拉開房門,一名少女出現在眼前。
「唔……」
她的雙眼睜得大大的,嘴角開始微微顫動。不一會,她一手抱著肚子,一手指著我的鼻尖,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沒禮貌!有什麼好笑的?
我皺起眉頭,臉頰開始發燙。「妳幹麻笑得那麼誇張啊?有這麼奇怪嗎?」
「不是,是因為太適合你了,所以我才忍不住!」
她強忍笑意又看了我一眼,隨即又抱著肚子蹲了下去。
就說嘛!有必要笑得那麼誇張嗎?看妳那樣不顧形象完全失態,連我都開始替妳擔心了,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喔!
話說回來,眼前這位綁著馬尾、皮膚白皙、身高中等的女孩子是我的妹妹,目前和我一樣是高二生。
什麼?我們是不是雙胞胎?說來還真是挺不好意思的,其實是因為我國中的時候因故休學了一年,所以才會變得和這個小我一歲的妹妹同年級。至於為什麼休學就不提了,反正根本不重要。
「妳要笑到什麼時候啊?再拖下去就要遲到了喔!」我拍拍她的頭,突然有一種想拉拉那馬尾的衝動。
「放心,還早得很!話說回來,你打算這樣披頭散髮去學校嗎?」
「咦?我平時不都是這樣的嗎?」
「但是配上這套制服就完全不搭啊!來,乖,轉過去,我幫你整理一下。」她終於從地上站了起來。
雖然不太希望有人動我的頭髮,不過讓她轉移一下注意力也是好事一件。但那個「乖」字是怎麼回事?
「真沒想到,你的髮質還挺不錯的耶,雖說還是比不上我就是。」
她一面撫摸著我的頭髮,一面還不忘自誇一下。
「該給你整理成什麼樣子比較好呢?糟糕,我那身為美髮師的魂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別亂動啊!隨便梳一梳就好了啦!」
而且妳也根本不是什麼美髮師吧?
「隨便梳一梳根本是糟蹋了這一頭秀髮!對了!」
頭頂傳來了奇怪的感覺,雖然不是很懂神經傳導的運作方式,不過還是分辨得出這是老妹在拉我的頭髮。
「等等……啊!好痛!輕一點啦!」
不知她到底對我的頭做了啥好事,只是梳理個頭髮,卻活像是受到了酷刑。
「有個這麼可愛的妹妹在幫你整理頭髮還不好?不少人可是很羨慕的呢!嗯,好了。」
會羨慕的只有那些妹控吧?人家我可是信奉實妹不萌論的!不過說實在,我這個妹妹確實很漂亮,學校裡有不少人追過她,只是全數都被發了卡。原因至今不明,神秘的程度和水晶骷髏頭製造之謎有得拼,就連我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在她放開雙手後,我終於重獲自由,立即朝鏡子裡一望。
「咦?」
這個是……馬尾?
「因為時間不太夠,沒辦法作什麼造型,就這樣將就一下吧。」她點了點頭,似乎挺滿意的。
我摸了一下,的確是貨真價實的馬尾。用來綁的帶子上頭還有隻可愛的小貓,看來是她自己的東西。
一時之間,心中五味雜陳。「可以換一條嗎?」
「咦?這條不好嗎?我覺得很可愛啊!而且也和我這條成對呢!」
她轉過頭去,讓我看清楚馬尾前的帶子式樣。那上頭的確也有隻小貓,不過是紅色的,附帶一提,我的是白色。
「我不適合這麼可愛的東西啦!」
應該說這是我最後的一絲自尊吧?至於是身為什麼的自尊就先不提了。
「有什麼關係?難道你討厭和妹妹用一樣的東西嗎?嗚嗚,人家好受傷喔!」
明明都已經十六歲了,她卻還是作出了像小女生一樣的拭淚動作。真是的,她的演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啊?眼角居然還有些淚光,不過應該是剛剛哈哈大笑時留下來的吧?
「……好啦,我知道了啦。」
我嘆了一口氣,舉白旗投降。「別再鬧了,再不出門就真的要遲到了。」
「啊!對喔!我去拿書包,要等我喔!」
這女人真是說變就變,前一秒還在那邊擦眼淚,下一秒卻又蹦蹦跳跳衝上樓去。
我搖搖頭,再度望著鏡子裡的自己。
和妹妹一樣白皙的肌膚、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胖不瘦恰到好處的身材,以及那如同神來一筆的馬尾……
「真可愛耶。」
等!我剛剛說了什麼?取消取消!我什麼都沒說!你什麼都沒看見!
「久等了!嗯?你在幹麻啊?」
看到抱著頭蹲在地上的我,老妹露出了狐疑的神情。
「……沒事,我們走吧。」
順手提起書包,我們一同走出了家門。

街道上人來人往,絲毫看不出「那件事」造成的影響。好啦!其實仔細看還是看得出來。
對了,是否有人注意到我們出門時完全沒跟爸媽道別?這當然是因為家裡沒人啦!「高中生的主角獨自與妹妹兩人共住一個屋簷下」,你們現在心中一定這樣想吧?拜託!這又不是什麼美少女遊戲,怎麼可能如此美好呢?
實際上,我家的成員共有三個人,我、我妹,還有我媽。我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所以對他真的沒有什麼印象。多年來,身為單親媽媽,我母親相當盡心盡力地養育我們,每天都不分晝夜都在辛苦地工作著……才怪。
忘了是幾年前,應該也有十年以上了吧,她連續中了兩期統一發票的頭獎,從此我們家衣食無慮。而她自然也樂得輕鬆,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幾乎都黏在電視前。附帶一提,大部份的家事都是我和妹妹分擔的。
今天她是因為看到了某某百貨清倉大拍賣的廣告,所以早早就衝去排隊了,也就因此而「家裡沒大人」。奇怪,明明家裡有那麼多錢,卻還要去擠那種促銷活動,真是搞不懂。
「你在想啥啊?」
我回過神來,注意到有隻手正在面前上下揮動。
「在想這身打扮真的非常非常適合你嗎?」
拜託!我又不是妳,光這樣走在街上就已經很不自在了,若又這樣想,恐怕臉都可以拿來煎蛋了。
「我是在想最近發生的這些事啦!」我撒了一下謊。「妳看,街上幾乎已經恢復往日的樣子了。」
「還好吧?」她看了一下四周。「還是看得出差別啊。」
我看看喔,和店家殺價的家庭主婦、牽著狗出來散步的老婆婆、穿著水手服的女高中生、穿著男生制服的女高中生、穿西裝打領帶的女上班族……啊,就如我剛剛所說的,仔細看的確還是有差。
眼角瞥見路旁的電線杆,上頭還是貼著一些宗教宣傳標語,只是這幾張似乎是新的?上頭寫著過去未曾見過的字句「末日審判已降臨,盡速悔改信……(以下略)」。什麼?已降臨?
「早安!我可愛的小文文!」
後腦杓傳來奇妙的觸感,上半身隨即被擁入某人的懷中。
「兩天不見,有沒有想我啊?咦?你換上女生制服了?好合適喔!」
不到十分鐘居然聽到兩次同樣的台詞,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這樣的機率有多高呢?
「妳想做什麼?快放開我哥!」
「抱一下而已有什麼關係?妳也可以一起來啊?」
「唔……」
我妹的臉上露出了遲疑的神色。她在考慮!她居然真的在考慮!
「夠了!學姊,快放開我!」
經過奮力掙扎,我終於從那乍看舒適實際上卻宛若地獄的臂彎裡掙脫而出。
「請妳別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事好嗎?妳不害臊我都害臊了!」我盯著那張熟悉到不行的臉孔,發出嚴正抗議。
「哎呀!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啦!女孩子之間這樣卿卿我我是很正常的!」
正常個頭啦!
為了尋求認同,我將視線轉向我妹,想不到她卻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什麼?難道妳也同意她的話?
「你就乖乖認命,讓姊姊好好疼一疼吧。」
臉上露出邪惡笑容的是我那三年級的學姊。雖然身高180公分、擁有模特兒般曼妙的身材與堪稱完美的臉蛋,骨子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百合」,各位應該懂百合的意思吧?對了,雖說不怎麼重要,聽說她是F罩杯。
「我才不要!我也不是什麼女……」
「嗯?你說什麼?」
「……算了。」

6 未來我夢 [ 2008/12/19(Fri) 14:15 ID:Vm9KPePY ]
到這裡,大家應該已經看出端倪了吧?沒錯,我的確是個男生,至少曾經是。和地球上其他人一樣,就在那一天,我們通通被變成了女性。

○ ○ ○

講白話一點,就是全球的男性都被性轉換了。別跟我說啥可喜可賀之類的風涼話喔,要知道這真的是挺麻煩的。
事情要回溯到一個半月前。
那天早晨,我如往常般在夢境中和西斯派殺得你死我活。正當我舉著光劍,大喊「黑暗大君去死!」的時候,胸口卻突然有股沉重的感覺。
當下我立刻醒了過來,一邊遺憾自己沒有完成重建銀河聯盟的使命,一邊低頭朝胸部看去。不看還好,一看腦袋立刻當機。
這兩團沉甸甸的「腫塊」是什麼?我不記得這幾天有撞到什麼東西啊?難道是有小動物跑進衣服裡取暖?
松鼠?老鼠?小貓?還是……
這下子我完全清醒了,會跑來被窩裡取暖的野生動物,第一個想到的自然是那種細細長長,身上又披覆了鱗片的冷血動物。對啦!就是蛇啦!
雖然我家是位於住宅區,但在這個路旁水溝都會出現鱷魚的年頭,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抱著難以言喻的不安,我小心翼翼地掀起自己的上衣,腦袋頓時又當了機,這次似乎還飄出了一股焦味。
據我長年累積的目測經驗,這個大小、這個份量,應該有D吧?不對!我在說什麼?!
我從床上跳了起來,衝到鏡子前。
天哪!這位美女是誰啊?
雖然一副睡眼惺忪樣,外加頭髮四處亂翹,但還是看得出這是位相當可愛的女孩子,至少是我喜歡的類型……不對!又扯遠了!
「我還在作夢嗎?」
發生這種事的時候,照慣例應該是要捏一下臉頰吧?
我的手在臉頰旁游移不定,遲遲無法下手。這可不是因為我怕痛喔,是怕這一捏下去會糟蹋了這張可愛的臉蛋。
腦袋裡突然浮現出那個莊子夢蝶的故事,到底是男生的我夢到自己變成女生?還是我本來就是個女生,只是剛剛作了個自己是男生的夢?
正當我陷入一片混亂,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房門卻被粗暴地踢了開來。
「哥!快來看新……」
可想而知,瞪大了雙眼站在那裡的是我妹。順便提一下,我們平時都是叫她的綽號「小悠」。
那一瞬間,我終於明白了「啞然」一詞的意義。

之後我們兄妹之間的那團混亂就先略過不提,總之我終於來到了電視機前面,上頭正播著即時新聞。
「這場世界性的災變似乎正在持續擴大,各地都傳回了同樣的狀況!我們先將鏡頭轉回棚內!」
看著畫面上大大地打著『全球男人變性事件』的新聞標題,我終於可以放心了,自己真的不是在作夢……不對!
「天哪!我怎麼變成女孩子啦?!」
「天哪!哥哥怎麼變成姊姊啦?!」
在旁邊和我一起大喊的當然是小悠,平時唯恐天下不亂的她,此時終於也露出了驚惶的神色。不過仔細一瞧,裡頭似乎還參雜了些許的興奮?
「你們兩個一大清早在吵什麼啊?」
睡死了的老媽終於起床了,看來是昨晚又熬夜看日劇,一副沒睡飽想找人算帳的表情。
「啊!媽,那個……」
「妳是誰啊?」
她以看到陌生人的眼神上下打量我。也難怪啦,畢竟我變了這麼多,諒誰都猜不到眼前這位美少女居然是原本那個呆到不行的高中男生。
「我是妳兒子小文啦!」
「小文?!」她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這很難以置信……」
一旁的小悠為了支援我,也在那裡拼命點頭。「媽,她是小文沒錯。」
「我也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妳也快來看新聞……」
出乎意料,我媽居然遮著雙眼蹲了下去。「嗚……你終於還是踏上那條不歸路了。」
啥?不歸路?
無視我的疑問,她繼續蹲在那邊啜泣:「雖然以前我渴望能多個女兒,所以常常給你換上可愛的女裝拍照,但沒想到卻給你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
什麼?妳以前居然對我做過這種事?!
「即使你長大後還是娃娃臉,甚至有同班女生羨慕你的皮膚比她好,但你畢竟是個男生啊!怎麼可以就這樣一聲不響去動手術呢?」
意思是有說一聲就可以嘍?不對!
「妳誤會了啦!」
我硬是將老媽拖到電視機前面,經過了數分鐘的新聞洗禮,她終於進入了狀況。
「所以……你並沒有去動手術?」
謝天謝地,妳終於懂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小悠,新聞剛剛還報了些什麼?」我轉頭問道。
「看來是世界各地的男性都在同一時間內變成了女性,原因到現在還不清楚。」
同一時間?也就是說我們這裡只是剛好發生在早晨睡醒的時刻?美國和加拿大則是發生在晚上?
「看來是這樣沒錯,據目擊者所言,當時就是一陣閃光,然後眼前的男人就通通變成女人了。」
一陣閃光?這是哪門子的三流科幻情節啊?
仔細一聽,慘叫聲在屋外此起彼落,事後據說在那一個小時內,全球各地的慘叫數與頻率都創下了金氏世界紀錄。
「只有人類而已嗎?其他動物沒有發生同樣的情況?」我媽也發問。
「沒有,就只有人而已。」
小悠用力搖了搖頭,馬尾在她後腦杓晃啊晃的真誘人。別誤會喔!這可不代表我萌馬尾喔!
真是的!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又還沒到第五太陽紀結束的2023年,聖經密碼預言的2006年也早就過了,還是說……這是遲到了十年的諾斯特拉達姆斯大預言?可是現在也不是七月啊!
「那現在該怎麼辦?」
屋內的三人妳看我、我看妳,就這樣在電視機前度過了一整天。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