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連接的思念 - 櫻咲剎那

1 名無しさん [ 2008/12/18(Thu) 14:24 ID:oldqjbvE ]
"我要保護木乃香小姐..."
這句話, 在每一個失眠的夜晚裏在我的耳邊迴響.

時間是冬天, 地點是京都的深山.
以日復日, 我都沒有停止過劍士的修行.
然而, 我修行的原因改變了.

在那天之後,
在那櫻花爛漫的相遇之後,
在我找到第一個朋友之後,
在我發現到我的軟弱和無力之後,
在我發現到我有守護的對象之後,
在我發現到我的心意之後.....

劍士的修行, 只有艱苦.
我的肩膊在抽痛, 腳像注了鉛一樣,
腳跟也開始抵受不了站了一天的時間,
腿有好幾處痛得要哭的瘀傷,
手指的皮肉大多都裂開了,
手腕的骨頭也隨著長久的修行而變形,
身體被寒得入骨的雪鋪著,
就連眼睛也很難打開...
"集中! 站起來! 再握起你的劍!!"
青山小姐的鞭策,
每次也在我認為自己無法支持下去的時侯,
提醒了我.
我的人生被詛咒著,
同時我也詛咒著自己的人生.
我不斷的努力著,
為了能夠有一天能夠向踐踏自己的上天反目,
我為什麼不可以活得快樂?

直至那一天的邂逅, 我有了更多的人生.

艱苦的修行裏面, 我找到了希望.
為了大小姐的安全和幸褔, 我甘願接受更艱辛的修行...

時間過去了, 就在一遍爭論的氣氛中,
我最後背負了 "背叛者" 的名義,
從關西走到了關東, 入讀木乃香小姐的麻帆良學園.
大小姐長大了.
昔日及肩的短髮, 現在已經長至及腰,
雖然還有當日的稚氣, 但經已散發著少女的氣質.
終日只穿著和服的她, 和西洋風的校服非常合襯.
大小姐, 變成了少女, 有了更多的朋友, 有了更大的圈子.
我靜靜地守望著她, 自問: "大小姐還需要我嗎?"
我找不到答案, 我只能靜靜地守望著她.

重逄的第一日,
我跟大小姐四目相投,
霋時間我被過去的罪惡感和責任感所支配,
我沒有面目正面面對大小姐,
我別過頭, 放低一句 "對不起, 我很忙." 就轉身走開了.

這樣就足夠了.

我的劍術, 我之前的所有辛勞,
也是為了大小姐的幸褔, 只要大小姐快樂, 一切已經足夠了.
而且隔別幾年, 我開始注意到,
我和大小姐之間身份的差別.

如是者, 時間又再過去了一點點.

京都的修學旅行, 天箇崎千草把握了機會,
對大小姐處處不利.
在我被水淹至快窒息的一刻, 我覺醒了.
我的劍, 我的手足, 我的全部, 也是為了保護大小姐.
而就在我每次抱著剛脫險的大小姐時,
在彼此體溫協調著的時間裏, 我的不安被瞬間緩和了.
能夠與大小姐相伴, 是最能令我最寬容和藹的.

我忘記了詛咒對我不公的上天,
反而感謝上天賜給我的救贖.
我們能夠相擁在一起, 就是最大的幸褔.
大小姐接受了我是半妖的事實,
而我也能夠體會大小姐的心意.
身份和過去的隔漠, 在那一晚的相擁飛翔之中,
消失了.

"小剎..."
木乃香輕柔的呼聲, 送走了我所有的憂愁.
我們雙手交接, 互補了體溫的流失,
在寧靜的夜晚中, 我們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呼吸` 體重.
我們緊抱在一起, 沒有分離的意願.

對..., 保護木乃香小姐只不過是一個藉口...
只要跟木乃香一起, 失眠之夜是不存在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